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二話、跨越悠遠之闇.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Carolina Pimenta on Unsplash


來到競技場之前,亞德剛結束與龍人們的晨練,沒有算準時間。亞德匆忙間沒能整理儀容,輕裝抵達競技場。才剛踏入競技場,場內已經人滿為患。
入席之前,亞德突然被拽住。
捏住他手腕的是一名紫色頭髮、褐色肌膚的嬌小女性,年齡看來與龍、伊芙蕾希雅相仿,雖身上的盔甲與披風都是上好材質,附上的繁複
她為了攔住亞德還一路狂奔,後來跟上的幾名護衛打扮的人這才追了上去。手上的武器少有的杖劍、肩膀上的徽章是代表歐龍帝國的龍爪與沙漠國徽。
亞德瞬間意識到對方身分。「別擔心,我不會逃掉。請稍微休息一下。」
對方還在撫著胸口喘氣,打量著亞德的視線好像看著某種怪物。
但她始終沒有放手。
亞德任由對方的護衛將他包圍其中,率直地回應對方的逼視。
「你收到我的信了嗎?」
「請女王陛下看仔細,我並不是您要找的人。」
對方這才認真端詳起亞德,從上到下看過一輪,這才瞪大了眼睛,「你是……」
亞德對她稍微欠身,「初次見面,我是第六皇子亞德。雖然我不是本人,但魔王陛下已經將您的來信轉交給父親,相信您很快就會得到答案。」
「但那個人明明退回了魔劍?」
眼前的女性雖然比亞德年長,亞德卻不知何故想起了紫晶。
看來鎮定、帶了點逞強的強勢……
但眼前的人明明是一度殺死父親的人。真的該幫忙嗎?
「我沒辦法代為保證,但就我所知很有機會。」即便是這般語帶保留的話,也給了這位女王信心。她難掩激動:「你說真的嗎?」
「女王陛下若有誠意,還請您單獨過來。我能理解您的焦急,但這理畢竟是滄雨,您這樣的作法容易引來不必要的誤會。還請女王陛下多加注意。」
這句話雖然還算合理,這句話是帶了點刻意的下馬威。
「你這小子居然——」
女王抬手制止,對亞德稍微欠身。「抱歉,失禮了。我是歐龍的女王,微.曼特爾,一時心急誤認,還請殿下海涵。」
亞德報以微笑。「並不是什麼大事。我先離開了,祝女王陛下一切順利。」
上前一步,護衛們自動讓開。
經過這段插曲,亞德抵達的時候,首場比賽的選手熱身完畢,龍正好從看台走下,笑著去搭亞德的肩。
「你今天來得挺晚的。是覺得我肯定會贏嗎?」
「我是這麼想的,但是路上遇到了您的客人。她把我認成您了。」
「我的客人?」龍先是一愣,很快就意會,「那傢伙這麼快就來了?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先別想了,好好贏下這場再說。」
龍一臉不情願地「喔」了一聲,在亞德臉上用力親了一口。
「抱歉,我會儘快把這些事情處理好的。別太擔心。」
「我看起來很擔心嗎?」
龍發出愉快的笑聲。「對,不過我很開心。我很快回來。」
亞德目送龍踏上競技場,拔出腰間的魔劍「亞雷特」,
……
……
魔劍「亞雷特」與魔王的「嗜血」齊名,是武聖皇廷留下的雙子邪劍,更是黑暗神本身的寶物。神代以來,為了替亞雷特尋找主人舉辦過無數次武鬥祭,可惜即使得到武王的稱號也無法得到劍的承認,這把邪劍只成了一把豪奢的裝飾。
直到龍在將近二十年前在武鬥祭上奪魁,這把被冷凍在滄雨的大殿千年的邪劍終於重見天日,又在龍死去之後被封入水晶棺殉葬。
這是滄雨的人們睽違兩千年看見這把傳說中的劍。
緊接著,帶著藍色的幽火帶來詭異的光——
邪劍出竅,強大的黑暗氣息籠罩著整座競技場,白日的黑暗吞噬了光。人們被邪劍壓倒性的力量鎮住,一瞬間被奪走了呼吸
零散的黑藍色火焰包圍著龍。看慣了父親總笑得輕浮的神情,突然換成凝神拔劍的肅殺表情還真不習慣。幽微光中的他被照得面無表情,慣性往上挑的嘴角在戰場肅殺的氛圍中,有幾分似笑非笑的譏嘲。
那頭長及腰的黑色長髮隨風飄揚,昂首挺胸。
這瞬間,亞德終於有了父親將成為魔王的實感。
龍拔劍指著對方。
「我打算速戰速決,請您做好充足的準備。」
被邪劍強大的威力震懾,對面的男人先是吞了口口水。他深呼吸數次,壓抑身體不自覺顫抖。再次抬起頭,滿臉恐懼卻帶著狂喜的笑容。
那不只臣服未來魔王的恐懼,更是能夠挑戰強者的興奮之情。
「還請三皇子殿下無須顧慮,全力攻過來吧!」
龍輕揮邪劍當作回答。
——緊接著,早就決定好勝利者的戰鬥展開。
亞德仔細打量龍的對手。與其說那是個男人,不如說,那是個老者。
亞德本以為髮色跟尤爾一樣是與生俱來,仔細看見對方顏面上的皺紋,這才意識到對方並不年輕。老人褐膚白髮、身體精壯、站姿挺直,身上除了輕便皮甲再無其他,那身打扮與其說是簡便不如說是寒酸,能以這樣的條件站在這個舞台實屬難得。
——老人是八強的戰士中最年長的人,更是破格的龍人以外唯一平民。
亞德打從心底尊敬對方。
龍身上也有許多護身魔導具,雙方的出發點完全不同。
會有剛剛那段話,是同樣作為戰士的敬重,而非勝券在握的俯視。
「東面是來自海國那華的戰士映雪,西面是滄雨代表三皇子殿下龍.曼德沙。」唱名的聲音稍微頓了頓,「戰鬥開始!」
有著與外表不相稱的美麗名字的戰士,擺出穩固的戰鬥姿勢。
裁判的尾音才剛逸去,映雪已閃身到龍面前。拳頭的指虎與邪劍相撞,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速度極快,幾個起落再度拉開距離。
龍在數次交鋒也被提起興致,兩人卻忘卻勝敗互有往來。
老人的手指虎以珍貴的合金打造,並透過煉金術加強。能夠勇闖至今,這武器絕對不算凡物,即便如此,與受到雙子邪劍相比不免遜色。這樣糾纏了十來分鐘,映雪怒道:「三皇子殿下,這就是您的全力嗎?」
龍確實不經意手下留情。
「……我知道了。」
這回龍終於用上魔導具與邪劍,映雪的四肢被在黑焰的纏繞下逐漸發黑。
引以為號的靈巧速度,在亞雷特的詛咒下逐漸遲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驕傲的戰士身上被劃開數道深可見骨的刀傷。
即便被詛咒吞噬,老人依舊站得猶如護衛疆土的死士那般筆直。
戴著黑火的邪劍架在老人的脖頸上。映雪昂首挺胸,口氣卻滿載遺憾:「直到最後,您仍不願意全力戰鬥。還不動手?」
「因為我是未來的魔王,」龍說道,「有比冥界更適合您的地方。」
老人發出嗤笑。「我不會成為你飼養的狗。」
「你是歐龍那派的人?」
映雪冷回:「我的忠誠只屬於偉大的龍神,而不是你這樣的混血。」
「我準備在常悠境內分配一塊屬於龍人的居所。」
老人的耳朵動了動,臉上仍不動聲色。
「那裡將會是新的龍之鄉,歡迎龍之君主與龍的子民進駐。」
「沒想到您會想要拉攏我這樣的小人物,看來魔王之眼似乎沒什麼了不起。」
黑色的烈焰炙熱,詛咒的火焰往心臟爬,幾乎就要掐住心臟。
龍並不發怒,卻是微笑。「王的成就是由後人決定的。那華西海的戰士啊,是要去地獄還是龍之鄉,隨意選一個吧?」
老人垂首歛眸,壯士斷腕似的。
刀起刀落,幾縷白髮散落,亞德別開頭不忍看。
「……我認輸了。」老人的聲音滿是疲倦,顫抖著在龍面前跪下。「反正我也活不了太長了。從死神那裡偷點時間,看看你的白日夢也無妨。」
「勝者,龍.曼德沙!」
這天開始,魔王龍.曼德沙設想的龍之鄉以這位名為映雪的那華人為中心,再加上雪之君主、第六皇子亞德與龍妃的存在終於初具雛形。
只不過,這已經是距今百年之後的事情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一話、仰望的約定.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三話、跨越悠遠之闇.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