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一話、仰望的約定.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總是跟在他身後、仰望著他的孩子已經能夠俯視他,隨著時間的經過逐漸走出只有父親的世界。可惜曾經無話不談的他們逐漸走成了兩條平行線,不再擁抱與談話,在相對無言的過程中日漸陌生。即使龍開始流連花叢、遊戲人間,卻始終拒絕固定的交往對象,與徹藕斷絲連。
龍會刻意帶著與他人歡愛的痕跡而來,在他身上留下細小的傷口而去。
在共同的默契中,一方洩忿而另一方贖罪,維持著危險的動態平衡。
——而這危險的平衡終究還是崩潰了。
那大概是與龍相識以來最糟糕的一次做愛經驗。在酒精的渲染下,失去理智的愛人帶來身體上的疼痛。
高揚的快感相反,被輾碎的自尊消融在晦暗的夜色。
拒絕了星澄的幫助,徹帶著滿身傷痕進入不穩定的睡眠。在黑暗中醒來的時候,褪色的世界一片荒蕪,世界無色無味。從那天起,一度對龍敞開的心門徹底關閉。他在與龍爭吵的時候告訴他自己非常後悔。
此後見面與過夜不再愉快,而是身心的折磨。
徹不再主動見他,曾經說不盡的話語只剩下空白。
雖然珍視著與龍牽手的時光,同時為了自己伸出手感到無比後悔,耽溺於悔恨與喜悅的苦痛中無法自拔。看著龍與伊芙蕾希雅越走越近、終於找回笑容,走向徹曾經為龍設想過的美好藍圖。
他作為父親為龍感到欣喜,作為曾經的愛人卻也為不能給他帶來幸福而感到懊惱。對徹來說,用盡辦法為龍找到美好的未來就是贖罪,即便生命終結於此也無妨。能夠看著龍登上魔王之位,更是為神魔族共存共榮的未來鋪下穩固的基礎。
「你好像一直期待自己變得不幸。你以為龍真的這麼希望嗎?」
從高處往下看,正好與龍四目相交。不知何故,徹想起了殺死維亞.曼特爾那天,龍彷彿被奪走靈魂般虛無又空洞的眼神。
這回龍身邊有伊芙蕾希雅、有露還有亞德,絕對不會重蹈覆轍。
但想到他會因此痛苦,還是不免覺得心疼。
維亞被殺之前說的是「若沒有與您相遇就好」,可徹毫無道理地認為這並非出自真心。維亞興許只是以最殘酷的方式,逼著龍記住他。
徹對此非常不以為然。
——但若按照現在這樣走到末路,自己與維亞無異甚至更糟。
「就按照妳說的吧。」徹說。
談話有了結論,兩人先後回到席間。
徹突然問道:「為什麼要幫我?」
「我討厭你沒出息的樣子,這顯得我眼光很差勁。」
「還有呢?」
龍翔嘴角微抬。「我在想,或許你會因此喜歡上我。」
「夢想總是美好的。」徹笑笑地說。
「這我知道,所以才是夢啊!我感覺你好像對我稍微溫柔一點了。」
「那很好啊。」魔王陛下的口吻是毫不掩飾的敷衍。
雖然如此,龍翔卻偷偷地笑了。她已經很久沒看過徹這麼放鬆的笑容。她暗暗覺得自己贏了這局,努力克制不斷上揚的嘴角。
……
……
結束談話回到席間,伊芙蕾希雅已經贏了比賽,正在接受英雄般的歡呼。
徹若有所思地旁觀這個場景,打從心底期待著這樣的溫暖可以延續下去。眼角看見龍選了點東西,讓亞德送來。
亞德早就習慣被當傳聲筒,做來倒也駕輕就熟。「您還好嗎?」
帶著笑容接下本是龍與徹之間的默契。這回徹卻什麼也不回答,只是笑著對龍舉杯致意,將酒杯一飲而盡。
這意思就是讓龍親自過來。與伊芙蕾希雅竊竊私語後,龍一臉壯士斷腕的表情,徹暗暗感到有點好笑,乾脆親自走過去。
「我有話想說,借一步說話吧?」
兩人面面相覷,最後伊芙蕾希雅用手肘頂了頂龍。意思是快去。
「請兩位一起過來。」
伊芙蕾希雅肩膀一抖,「我、我也要嗎?」
「是的,我是以現任魔王提出邀請。還請王妃殿下務必賞光。」
「那、那當然,只不過……這樣好嗎?」
看伊芙蕾希雅的眼神,好像覺得自己是電燈泡。
這孩子該說是太有信心,還是太相信龍呢?不論原因為何,徹並未從伊芙蕾希雅身上感受到敵意。
「總不是希望我們關上門來單獨談吧?我會作為父親與魔王放下自己的成見,誠懇地說出我接下來的規劃。你們有接下這個位置的覺悟嗎?」
「那當然。」
競技場邊、美酒、鼓譟聲中,三人迴避人群,找了個相對安靜的地方談。
「歐龍女寫過信給我,希望能夠交出魔劍以換取跟你對話的機會。這件事我本想代為拒絕,但我想還是交給你親自決定更好。」
「交出魔劍?這怎麼可能。」
「我一開始也這麼想,但她曾經把魔劍交給使者送過來。那是真品。」徹遲疑地說,「我聽過一些令人在意的傳聞,也派人打聽過,這件事情跟維亞.曼特爾有關。我本來是想代替你拒絕,但我猜你應該更想親自做決定。明天歐龍女王就會到訪,後天會參與戰鬥,你可以趁這段時間好好考慮……以未來魔王的身分。」
聽到維亞的名字,龍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
許久,他才有點不情願的給出反饋:「是。」
「目前西方的狀況還算穩定,月妃有意加入滄雨的聯盟,那華對亞德正在訓練的龍人軍團很感興趣。目前看來,雖然有區域性的混亂,但大都在可控範圍。只要你跟龍翔關係不要太差,那華會將你視為龍神之子,這對穩定局勢非常有利。」
龍難得乖巧地聽他訓話,表情越來越古怪。
「如果順利的話,我們跟水之都本來就有一些基本的合作,聖法提加也可以依循相同模式。有過水之都的經驗,從學術交流開始推進的阻力會更小。這方面伊芙蕾希雅應該很清楚,我就不贅述了。」
「您是打算離開滄雨嗎?」
「是的,我準備離開滄雨休息一段時間,或許永遠不會回來。」
誰都沒有揭穿,但是,雙方都充分理解了「休息」的含意。
龍嘴巴開闔數次,彷彿有許多話想說。只可惜,複雜的念想與不捨歷經時間只釀出了簡單的一個「好」字。
「婚禮的事情已經準備萬全,只缺魔王的桂冠。我已經請星澄開始準備相關的文件,在你即位那天親自交給你。這是我作為父親與魔王給你的禮物。」
四目相交的瞬間,龍的眼眶似乎有不明顯的水霧。他深呼吸數次,閉眼後再睜開,就完美地控制好表情,垂頭稱是。
回到席間,徹.曼德沙單手支投,從王座俯視刀劍往來的競技場。遠天依舊是滄雨常見的連綿陰雨,可內心卻舒緩不少。在龍死之後,那股死掐心臟的沉重稍微減緩,十幾年來,徹頭一次感覺自己能夠呼吸。
雖然最重要的話暫時還沒說出口,但這也無妨。
與龍地對話算是個好的開始。
距離走到末路還稍微有一點時間。徹打算用這段時間好好地思考,從回顧過往開始檢視自己一路走來的經歷,整理此刻的心情。
龍翔說得沒錯。他是個膽小鬼、更是不負責任的父親。
可這一切尚未塵埃落定。他要將自己精心規劃的未來,為他除去到路上的大石、準備最好的婚禮、親自為他戴上魔王的王冠,看著他在全世界的祝福下牽起妻子的手,這才是作為父親、作為曾經的愛人能給予最美好的祝福。
至於看著他笑容感覺到的些許刺痛,才是應該帶進墓碑裡的東西。
徹輕輕吐氣,將這段時間來的鬱結與憤恨吐出去。
終於撥開霧氣朦朧的深林,看見通往未來的蹊徑。
即便前路漫漫、崎嶇難行,卻不再如幽靈徬徨。猶如終於落地的蒲公英找到了休息之處,浮動不安的心終於找到歸所。
距離魔劍「嗜血」正式易主還有五天。
為新王訂製的冠冕還有一個月就會完成。
一度紊亂的未來終於恢復常軌,沒有酒精、藥劑甚至魔法,輾轉十多年的魔王陛下終於順利進入夢鄉。
彷彿終於找回遺落於過往的魂魄那樣,徹難得做了個好夢。
夢的場景就在他魂牽夢縈的玫瑰園,百花齊放的玫瑰園馨香如故,卻不只是爭執與懺悔的所在,夾雜著笑語的聲音迴響。
宛若神終於聽見遙遠過去哭泣,賜予的祝福。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話、仰望的約定.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二話、跨越悠遠之闇.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