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九話、悶雨之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Vincent Wachowiak on Unsplash


武鬥祭的第三回戰,為貴賓準備的空間稍微有些冷清。
龍翔在為魔王準備的特等席獨酌,能夠容納十幾人的空間只有她一人,桌上擺著徹提早為她準備好的酒與肉。
對於熱愛天空的龍族,細雨不斷的城市令人格外氣悶。
悶雨之下即使有翼也無法舒展,不論直球過者拐彎對固執的魔王陛下效果有限。幾個月下來沒有進展,饒是龍翔也有幾分氣餒。
煩悶的心情不退、能夠說話的對象也很有限,偶爾來這裡散心就變成雪之君主閣下唯一的娛樂……不,也沒有那麼開心。
第一回戰雙方水準參差不齊,不論看或不看心情都很鬱悶。
心情不佳的雪之君主嘆著氣喝下半杯啤酒。
「不介意的話,讓我來陪您吧?」腳步與聲音同時傳來,回頭正好看見龍走進來。「兩個人喝酒總比一個人好喝。對吧?」
龍翔一臉好奇地看著龍很自然地在她身邊坐定,將半空的啤酒杯斟滿。
「你不是對競技沒有興趣,怎麼有興趣過來?」
「我來看伊芙蕾希雅。」
飲酒後腦袋有些遲緩,龍翔花了一段時間才想起這個人是誰。「哦,是你的妻子啊。她好像挺強的?」
循著龍的視線往下看,很快就看見了他所說的人。
並不是因為龍翔仍記得她的容貌,只是因為她實在太引人注目。
在黑髮紅眼的魔族中,金髮藍眼的白皙神族美女簡直像是誤入叢林的小女孩。龍翔搖了搖半滿的啤酒,打了個酒嗝。「你是擔心伊芙蕾希雅會輸嗎?」
「也不是,我就是想看她戰鬥的樣子。」
龍翔想起了徹,內心很有同感。「這種心情我也明白。」
不知覺談到尷尬的話題,兩人沉默地飲酒。
坐在衛冕者的寶座上觀戰是個有趣的體驗。從這個位置往下,可以看清整個競技場的環境,從勝者的狂喜到敗者的懊悔都映入眼簾。
龍翔順口轉移話題:「伊芙蕾希雅為什麼參戰,總不是想成為魔王吧?」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理由。我跟她亞雷特的武鬥祭認識,但她因為政治原因中途棄權,現在正好有機會,就順道讓她練練手。」
最初龍翔沒有真正理解龍口中的「政治原因」代表什麼意思。
看著伊芙蕾希雅的戰鬥,龍翔終於了解龍話中的含意。
遇上伊芙蕾希雅的人總是有著相似的反應。先是詫異,接著是自以為能夠奪魁的欣喜,輕佻些的甚至會開口調戲。
而這份傲慢與對美貌女性的輕視,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伊芙蕾希雅的初戰只花了不到三分鐘。
被光柵困住的對手失去活動能力,含恨失敗。
武鬥祭雖是爭奪魔劍的祭典,卻未限制戰士必須持劍。像伊芙蕾希雅這類魔法與劍都有造詣的戰士特別稀有,有經驗的人反倒應該嚴陣以對。
龍翔道:「我實在不懂。伊芙蕾希雅是很漂亮,但她可是聖女啊!芙維亞希的孩子是不擅長殺戮,但他們是祝福之子,就算不用聖劍也能夠壓制魔族。難道現在的魔族不知道這件事嗎?」
龍發出悅耳的低笑。「很遺憾,屬性克制在現在這個時代依舊是常識。因為這群人腦袋裡也是肌肉吧。」
「還真是可憐。」
有了徹以外的共同話題,氣氛和緩了不少。
為了打發時間順道跟龍製造共同話題,龍翔跟著龍一起關注伊芙蕾希雅的戰鬥。從體型來看,伊芙蕾希雅肯定不會是力量型劍士——這對魔族來說就意味著弱小。
伊芙蕾希雅的對手是來自那華的貴族女性。
黑色微卷短髮搭上深色肌膚、一身鍛鍊得當的肌肉是漂亮的線條,與伊芙蕾希雅對戰時正好展現了女性截然不同的兩種美麗。
這回伊芙蕾希雅改以輔助魔法搭配光劍,佐以適合纖細身軀的靈活劍法,很快就將對手壓制得無力反擊。
龍笑道:「我知道她很漂亮,但我更喜歡她戰鬥的模樣。」
垂首觀察戰場的雪之君主想起了徹。
看著龍笑望伊芙蕾希雅的側臉,龍翔終於理解徹為何很少到訪。那傢伙很擅長遮掩,就算到來也可以表現得很從容。忍了又忍,到最後就是內傷。
過去徹對星澄與龍翔都是喜愛但是並不在乎,如今親眼看到他深愛某人的樣子——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兒子——心裡實在不好受。
龍翔看同族執著於戀愛,總覺得他們愛得窩囊,內心暗暗不認同。可是,真正輪到自己也不見得可以瀟灑放手。
「我準備走了,下回我帶推薦的酒過來。」
「路上小心。」
龍的親近不能說毫無目的,但他的態度實在太自然,讓人討厭不起來。
龍翔坐在席上看著龍迎接伊芙蕾希雅,遠看兩人笑談後牽手遠去。龍翔並不期待那種有點過頭的甜膩,卻也對跟徹的互動不怎麼滿意。她本還在想,在一切事情結束後,算是了結了與魔族的滄雨,此後不再回到這座雨都。
倘若龍獲勝成為魔王,又該幫他到什麼程度呢?
龍翔輕啜著啤酒咀嚼自己此刻的心情,趴著睡著。接著被珞緹雅帶來的食物味道喚醒。她才剛結束禮儀訓練,一身魔族風格的輕洋裝,跟亞德一同來訪。
真可惡,走到哪裡都是幸福的人。
「雪君,您醒了?」
龍翔沒有立刻回答,「我睡了多久?」
「最後一場比賽才剛結束。」亞德接話。
「哦,那還挺久的。怎麼過來了?」龍翔隨意回應,起身到看台邊。此時天邊已暗,賽事已經結束,只有寥寥數人仍在善後。
「我跟亞德參加了下午的練習賽,兩場都贏了喔!」
三人談論著今天經過,珞緹雅突然在空氣中嗅著。「好像聞到一股很香的味道。您用了香水嗎?」
龍翔認出黑玫瑰的氣味,嘴角上揚,「不是。」
沒有什麼是比心上人的到訪更好禮物了。
憂鬱的心情隨著徹到來的事實稍微拂去,龍翔決定將不好的事情暫時拋諸腦後。
……
……
翌日,閒來無事的的龍翔來到競技場,準備欣賞低水準的戰鬥打發時間。
昨天窩著的地方已經重新布置,換上柔軟的床墊。躺椅隔壁的矮桌擺上黑玫瑰,薄紗的床墊上附有簡易的結界以遮蔽外面的視線。
看樣子精心布置過。
唯一的桌上放了紙條,上面寫了簡短一行字。
「我為您準備了餐點與舞者,如果有需要,請撕掉紅色的紙。」署名是龍。
花瓶底下壓著幾張紅色的紙,上頭附有魔法陣。
龍雖然沒來,卻差遣僕人送了酒、食品與表演者,龍翔靠在軟墊上。椅子軟硬適中,酒也正好是喜歡的口味。
這怎麼看都像是抓住猛獸的陷阱。
只不過,看這用心的程度,龍翔決定給兒子一個討好自己的機會。對壽命悠久又強大的龍族來說,是否插手下界事務並無規定,純粹看心情。
天氣晴朗,上場的戰士筆昨天水準好多,但龍翔內心仍有幾分鬱結。
她忍不住想,要是徹也像龍這樣就好了。
至少她想出手幫忙的時候不用像現在這麼憋屈。
快點過來吧,龍翔心想,要是你再不過來的話,我可就要去找你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職場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八話、最後的祭典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話、仰望的約定.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