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八話、最後的祭典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Vincent Wachowiak on Unsplash


魔王指的是魔族五國的統領,意即魔族之王。魔王領導魔族五個主要國家,五國的君主均需向其俯首稱臣。
每百年,魔都滄雨將舉辦爭奪代表魔王的魔劍「嗜血」,由五國統領親自選出貴族與平民對魔王發出戰帖。除了售到舉薦之外,平民亦可通過海選證明自己的實力,來到滄雨的戰士們更可獲得準貴族的資格。
而所謂「武鬥祭」由魔族皇室主持,為決定魔劍持有者而舉辦的祭典。
滄雨王室持有九把邪劍與無數把魔劍,其中六把邪劍最為特殊,分別代表魔族五大國與魔都滄雨。取得邪劍意味著取得王權,因此爭奪代表魔王的邪劍「血噬」的武鬥祭同時也是魔王寶座的爭奪戰。
在魔族超過千場的武鬥祭,有過不少外族成為衛冕者登上國王的寶座。
唯有邪劍「嗜血」始終鎮守著首都滄雨,不曾離開國門。
……
……
長達一年的賽事終於進入尾聲。
接下來,將由常悠國王,也就是魔王陛下的親哥哥闇.曼德沙親自迎接來自民間的百餘名挑戰者。表面上魔王遴選似乎是全民運動,實際上,擁有魔劍的貴族們擁有絕對的優勢。
經過數個月的籌備與遴選,魔族五國舉薦了各自的人選。
曼德沙家族領導的滄雨舉薦了包含三位皇子在內的五名成員,西方的那華、闇星各舉薦了兩位挑戰者,唯有西方的歐龍遴選了五位挑戰者為其中最多,人選基本都在意料之中。只不過,世事總是有例外。
名單公布前一週,滄雨收到了月妃官方的來信。
接到來信的星澄立刻將信奉到魔王陛下的跟前。「陛下,月妃的來信。」
此時龍翔與徹正在下棋,看樣子兩方僵持不下,不分輸贏——不過這只是表面上罷了。只要稍微懂點棋局,就能看出徹有意相讓。要是雪之君主閣下看出他的貼心,想必不怎麼高興。
龍翔心情正煩,這下乾脆轉移注意力。
「怎麼回事,我們的大皇后還改行當信差?」
星澄語氣不悅:「這才是我要說的話,妳在這裡待太久了。什麼時候給您舉辦鑑別會呢?」
「那可不必費心,我還要待上好一陣子。」
「妳待在滄雨到底有什麼目的?」
「能有什麼目的?」龍翔笑笑地往旁邊看,徹早就習慣兩人針鋒相對,接過信正在閱讀。龍翔好奇地湊到徹的身後,看見署名顯得很意外。「這不是月妃的封蠟嗎?我怎麼不知道,那些光明神的信徒還參加武鬥祭啊?」
「真有意思。」聽見徹這麼說。
兩位女士的視線重新回到徹那邊,同時瞪大眼睛。
因為信封上寫的並不是任何一個祭司的名字。
月妃國不只舉薦了參加者,舉薦的人還有兩位。其一是聖王,另一位則是曾經的聖女公主,現在成為魔族皇室一員的聖法提加公主伊芙蕾希雅。
這是希望聖法提加的公主成為魔王嗎?
「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順利。」徹嘴角揚起微笑。
龍翔對於政治毫無興趣,乾脆把頭靠在徹的肩膀上:「你好像很開心,解釋給我聽吧。用龍族也能聽懂的方式。」
徹伸手推了推她,可龍翔堅持要噁心星澄死都不放手。
徹乾脆放棄。「妳應該還記得月妃吧?那是……」
「是被服從芙維亞希的愚民統治的國家。」龍翔接話。
雖然帶強烈偏見,可這形容其實不算錯。
徹苦笑:「月妃是宗教國,國主通常是光明女神的代行者。數千年來,月妃不曾涉入魔王的遴選。他們確實希望伊芙蕾希亞取勝,但是,提名真正的意義是表達與滄雨合作的意願。」
「就是說,真正的意思是表態支持伊芙蕾希雅成為魔族皇后。」星澄解釋,「這樣一來,我方除了常悠、闇星兩國之外,若能夠拉攏月妃為盟友相當有利。」
「有什麼關係?不管是誰,龍都會贏得武鬥祭成為下一任魔王。就算沒有月妃國的支持,他的背後也有我。我可是雪之君主,是歐龍人民信仰的龍神。如果真要進犯,那華光要爭論是否該對龍神之子拔劍就得打上一場。」
星澄有點詫異:「這我倒是沒想過。」
「那妳可以快點思考。」龍翔咧嘴笑的時候,露出尖銳的犬齒,「龍肯定會贏得毫無懸念,兩位作為魔王與大皇后,只要思考怎麼贏最有利就好。」說完又縮回床上,找了個舒服的角度躺著去了。
「陛下,真有可能這麼順利嗎?」
徹注視著信封若有所思。「可以樂觀,但仍須謹慎。」
那封寫著伊芙蕾希雅以及聖名字的舉薦信,隔天就出現在伊芙蕾希雅的書房。
結果也不出徹的預料,伊芙蕾希雅接受了月妃的請託。
加上各國的后妃、王儲、男女眷等,代表貴族出身參加者終於確認。
除了上一屆武鬥祭的衛冕者龍之外,包含將、冽與五國國王都必須與平民中選出的三十二人總共六十四人參與戰鬥。
……
……
這天是武鬥祭首日,由魔王陛下親自念誦名單並且分組進行。
以往爭奪血劍都只是貴族的遊戲,在徹.曼德沙為王的時代一度被禁地的龍王破壞,這回自然也無法平靜,稍微增加了一點變數。
挑戰者除了五國的強者,還多了另一個人。
——那就是應該出現在觀眾席上為丈夫加油的伊芙蕾希雅.曼德沙。
伊芙蕾希雅現身在競技場的時候,引發不小的議論聲。
她作為神族女性已經算是高挑,可一片與黑髮紅眼的魔族中實在柔弱纖細得過分,猶如跑錯了地方。人們都在問,那個女的是誰?面對眾人質疑的視線,伊芙蕾希雅甚至還笑盈盈地對擂台的方向做了個提裙行禮的姿勢。
這大膽的動作引發同行者的注目,有人咋舌有人讚許,評價褒貶不一。
龍發出愉快的輕笑:「妳看,大家都在看妳。」
「也不一定,或許覺得我們站在一起很合適?」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能夠讓神族之花甘願下嫁的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龍笑著執起伊芙蕾希雅的手,這個略顯輕浮的吻還落在手甲上。
「如果我贏了,你得嫁給我。你在魔族還欠我一個婚禮。」
龍一愣,笑了出來。「那我可不能輸。」
「如果我們能在決賽再會,你可不要手下留情。」
「不可能,這太強人所難了。」龍一臉好笑地看著她,「如果妳能成為我的對手,就足以證明自己的實力。就算我不能把妳當成將那樣修理,也絕對不會小看妳。」
「我知道。」
龍握住她的手,上前走上屬於衛冕者的台階。在衛冕者出現之前,他只要作為挑戰魔王的關卡,站在上頭俯瞰就足夠。
……
……
睽違將近二十年再踏上武鬥祭的會場,心境已經截然不同。
龍站在屬於武王的貴賓席上眺望遠擂台上的伊芙蕾希雅,有種時光倒轉的錯覺,彷彿回到了傾心於伊芙蕾希雅的午後。
人們都說她是神族之花,是繼承了聖法提加最高血統的光明之女。同樣的金色長捲髮、雕著象徵聖法提加王室的銀白色輕甲,腰間配的是光聖教的神劍「光之禮讚」,上回擅自代表聖法提加上場,此番上陣代表的卻是魔族。
她穿起洋裝來端莊聖潔,換上盔甲仍舊笑靨如花。
龍最喜歡她高綁馬尾、套上輕甲的模樣。
「感覺如何?」聽見徹問。
龍的視線始終停留在擂台上,沒有挪開。
「像是在作夢。」
「還會有比現在更好的事。我已經讓星澄為妳們安排了婚禮。等到你正式即位那天,我想正式地邀請各國國王過來。瑣碎的事情已經大致處理好,你可以趁這段時間跟伊芙蕾希雅一起確認細節。」
不需要回頭,也能夠聽出魔王陛下語調中帶著的笑意。
他的心情似乎不錯。是因為龍翔的關係嗎?
「……謝謝您。」
一般的父子這時候該說些什麼呢?
正常的父親會斥責兒子驕傲自滿,讓他更謙虛地面對未來的挑戰。
「如果需要幫助,你跟星澄直接決定就好,不需要問過我。」
「好的。」
想著恪守禮儀,所有疑問反而變得更難開口。
負責宣讀戰士名諱的大皇后喊著滄雨的代表,龍笑著起身接受臣民的歡呼。等到呼喚聲暫歇,龍才猶豫不決地開了口。
「到時候您也會參加嗎?」
「您」這個稱謂出乎意料地刺痛了他。
徹總是告誡龍,讓他稱呼自己為「父皇」,應該離開自己身邊才能看到世界的廣闊。如今龍果然如願離開自己身邊,也在歲月的洗鍊下逐漸表現出一個皇子應有的獏樣。他有了溫柔賢淑的妻子、善良上進的兒子,這個家庭簡直像是新時代的典範。
一切都按照著他的期待走,可是內心深處卻隱隱作痛。
實在太可笑了。徹心想,難道我到現在還沒有死心嗎?
龍等了一會兒沒等到答案,只有多說一句:「如果您不願意,我也能理解。」
「我會去。」徹說,「根據魔族的禮儀,由父母親為孩子證婚。如果你對此沒有意見,我會讓龍翔一起過來。」
「那星澄大人呢?」
「……我還沒問過她的意見,但我想她應該會很開心。」
「是嗎?如果真是這樣就好。」
負責宣讀戰士名諱的大皇后喊著滄雨的代表,喊到月妃國代表的名字時,場內先是一片譁然,緊接著是震耳欲聾的歡呼。
「沒想到她在魔族也這麼受歡迎。」
這其實只是感嘆,不需要回答。徹仍舊開口了:「這是因為我們魔族中也有不少光聖教的信徒,主和派的人也比想像中還多。」
隨著唱名結束,長達一個月的武鬥祭最終戰於焉展開。
從魔王的位置上能看見龍翹首盼望,看見伊芙蕾希雅的瞬間露出笑容。
——這樣就好。
以笑容蓋過內心最深處的刺痛,徹熟練地戴上了微笑面具。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七話、舊友與敵人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九話、悶雨之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