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七話、舊友與敵人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Ricardo Cruz on Unsplash


經過這段插曲,伊芙蕾希雅才開始注意龍的人際關係。
過去兩人身分相當,見面交際也是水到渠成,並沒有細想。這樣一路觀察,才發現龍的朋友還挺多的。
貴族身分的龍認識的人不少,卻沒把在身邊圍繞的諂媚之人看在眼裡。扣掉那些只在夜晚見面的「朋友」,他能算朋友的人屈指可數。即便是以偽裝的身分來到民間,他也始終保持警戒。
於是,伊芙蕾希雅暗暗做出結論:要跟他成為朋友遠比爬上他的床要困難。
考慮到龍的性格,這似乎也不是怪事。
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伊芙蕾希雅決定暫時不去細想。
——直到在家宴見到大皇子將.曼德沙為止。
感覺有人從身後搭她的肩。回過頭,伊芙蕾希雅認出對方的身分,壓抑下內心不快對他行了個提裙禮。「大皇子殿下。」
這位呼聲最高的皇子殿下身材高挑、壯實的肌肉搭上健康的膚色,背後掛著沉重的大劍當作武器,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道。比起稱得上纖細貌美的魔王陛下,眼前的男人更符合伊芙蕾希雅對魔族的刻板印象。
「妳就是所謂的神族之花,是挺漂亮的。」
將垂頭打量伊芙蕾希雅,眼神像是在看擺在架上的商品。除此之外,他視線的落點盡在肌膚裸露處,這也很讓人不快。
「多謝誇獎。」伊芙蕾希雅勾起一個不算愉快的笑。
「抬起頭。」
伊芙蕾希雅壓抑著怒火,保持微笑:「這不妥吧?」
「有什麼不行,妳這麼好看,不就該讓人看得更清楚?」將甚至想抬起伊芙蕾希雅的臉以看得更清楚。
伊芙蕾希雅「啪」一聲拍開他的手。「請您適可而止。」
伊芙蕾希雅突然想起龍對這位大哥的評價,他是這麼說的:我們滄雨的大皇子殿下是典型的魔族。
對伊芙蕾希雅來說,這個形容完全不是讚美。
將也不生氣,反而笑出來。
「看不出來妳還會咬人。妳在床上也是這樣嗎?」
如果這裡是聖法提加,她會說「我為你感到羞恥」,回頭寫信表達抗議,要求正式道歉。但這裡是滄雨,這種迂迴的方法效果有限,更無助立威。
伊芙蕾希雅按上腰間配劍,依舊帶著笑。「我不只會咬人,還能殺人。但我已經很久沒用劍,能否請大皇子殿下稍微指點一二?」
說是指點,其實是警告。
將是真的感到驚訝。
「那就不用了,要是傷了妳那漂亮的臉蛋,有人可能會不開心。」
「鏘」一聲,散發神聖氣息的聖劍出鞘。
「如果您不是大皇子殿下,我還以為您是怯戰。畢竟您在之前的武鬥祭,信心滿滿地輸給了龍。」伊芙蕾希雅語調溫柔,卻絲毫不退讓,「美麗的人並不意味著弱小。您不知道也不奇怪,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從失敗中學會教訓。」
將的笑臉有點掛不住了。「伊芙蕾希雅殿下可真是有自信。」
「可不是嗎?這世界上存在很多美麗又強大的人,我們的魔王陛下正是如此。因為外表小看他的人,想必死前應該非常懊悔。」
「……」
伊芙蕾希雅保持得體微笑,優雅地收劍行禮。緊接著,她向侍者取來兩杯酒,遞給將一杯。「為滄雨的未來祝賀。」
即便有滿腹不情願,將也只能接下。「……為滄雨的未來慶賀。」
稍微遲到的龍才落座,就看見一臉不快的大皇子連袂而去。
人們帶著讚許的視線與議論鑽入耳中——大都是對伊芙蕾希雅的帶著驚訝的讚美,甚至有人提起當年武鬥祭時人們私下給她的稱號。
一些光聖教的信徒說她是「女武神」。
龍很喜歡這個暱稱,這與在祭典奪魁取得武王稱號的他非常相稱。過去只能壓著聲音的議論,成為最好的祝福。龍找到冽:「冽,你哥是怎麼回事?」
「問你家的聖女大人啊!想不到她性格這麼直接。」
龍笑道:「很不錯吧?」
知道是伊芙蕾希雅的傑作,龍的笑容更深了一點。他很快找到被人們包圍的伊芙蕾希雅,那頭燦爛金髮在魔族環伺的大廳中更顯光彩奪目。
若將現實比喻為一天,那麼龍的一天就是恆久的夜晚。
對他來說徹是天空中的明月,而伊芙蕾希雅則是永夜裡的太陽。
以前他從未想過自己能真的將朝陽據為己有,如今美夢成真仍有些不真實。
有她在就不會寂寞、更毋須恐懼,總會踏上台階立於眾人之上,最終成為魔族之王。從被保護的人成為保護人的那方,作為滄雨的劍與盾抬頭挺胸。
安定西方歐龍、維繫父親長久以來企盼的和平,最終將這一切榮耀歸於父親。這是龍做為孩子能夠獻給父親的贈禮。
龍打從心裡覺得,能夠與伊芙蕾希雅再遇真是太好了。
不必像這樣只能遠遠地看著她站在另一人身側,還必須表現得大度又從容。
「抱歉,我來晚了。」
伊芙蕾希雅含笑抬頭喊了他的名字。「龍。」說著提著裙子,滿臉笑容向他走來。她笑著問:「怎麼了,你心情不錯?」
「我剛剛看見將先走了。是妳的傑作?」
伊芙蕾希雅妝容精緻、一身華服,優雅地展開摺扇遮掩嘴角揚起的冷笑,「走了也好,要他還有臉留下,我就忍不住了。親愛的,記得讓他輸得更難看一點。」
「遵命,我的皇后。」
伊芙蕾希雅微微笑,「不,我的意思是我要親自打贏他。」
宴會上,魔王陛下正式公布五國的六十四人名單。
有幾個名字不斷出現在人們的議論聲中。
其一是打敗各方挑戰者的龍人少年,另外一個是歐龍女王微.亞特寧。
讓所有與會者萬分錯愕的是最後一個名字。在武鬥祭缺席兩千年的月妃國首次舉薦人選,而且那個人還是神族曾經的聖女公主,現在的三皇子妃伊芙蕾希雅。
……
……
在酒精的催化與季節的氣氛下,龍終於提起了那位舊友。
「從小開始,大哥就一直自詡為魔王的繼任者,特別討厭我。小時候我還聽不大懂,長大以後才知道我小時候碰到的一些糟糕的事情跟他有關。我本來一直以為,是星澄送人來我這裡,但實際上是大哥放人進皇宮。」
糟糕的事。這句話聽起來別有深意。
伊芙蕾希雅想問又開不了口,就錯過了時機。
從他口中套話得很有技巧,而伊芙蕾希雅已經逐漸習慣。
「這件事讓徹大發雷霆,拔掉他作為繼任者的頭銜。之後徹為了保護我,才讓我改住到闇之華。後來的事情其實就跟傳聞差不多,但也沒有外面說得那麼誇張。我們一開始交往的時候也是很純情的……不要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啊!」
「你也有純情的時候啊。」
「那當然!妳到到底是怎麼看我的?」
伊芙蕾希雅思索了片刻,從上到下打量了一輪。「怎麼說呢……感覺很美味。」
「美味?這是什麼奇怪的形容?」龍一臉好笑,「總而言之,徹是想徹底甩掉我,才讓我提早去了水之都。我就是在海亞大圖書館跟由希還有維亞成為朋友。」
「那個維亞不是歐龍的皇子,在圖書館待著會被嘲笑吧?」
「是這樣沒錯。他生為魔族卻不喜歡爭鬥,比起魔劍對書更感興趣……總之跟妳一樣,是生錯種族的人。」
「我哪裡生錯種族了?」伊芙蕾希雅抗議。
「妳之所以適應良好,是因為善於偽裝。但妳在魔族不需要掩飾,就會很受歡迎……像是剛才那樣。」
……好像無法反駁。
「是嗎?但是我有你了,就不需要其他人。」她說著盯著龍看了老半天,「我以前好像沒特別跟你說過,你從外表到性格都是我的理想類型。」
「外表還好理解……性格是什麼意思?」
回想起兩人在社交場合外的第一次見面,龍實在不認為自己除了私生活荒淫無度之外還展現了什麼優點。
「難得碰上一個不想追求妳的男人,感覺很特別?」
「不是,你跟我想像中不一樣。你外表看起來很隨便,但卻對我很紳士。」
「因為妳是聖法提加的公主,這種程度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伊芙蕾希雅搖搖頭,「這不一樣,你是打從心底把我當成鄰國的王族看待,不因為我是個漂亮的年輕女人而小看我。」
這理由可真是古怪,龍仔細回想與伊芙蕾希雅的前幾次會面。
第一次是在宴會上,第二次是在武鬥祭初選的森林裡,第三次則是在闇之華。第三次會面,龍對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一是場合,兩人見面時各自都與當時的情人過夜,伊芙蕾希雅穿著純白色的睡衣打量著衣衫不整的龍,然後問道:「你覺得舒服嗎?」
就是這個問題把半夢半醒的龍直接嚇醒。
伊芙蕾希雅說了下去:「當時我是神族的王位繼承人,同時是聖女也能使用光之禮讚。但是,威尼爾只會勸我放下武器,老是連哄帶騙說刀見這種東西不適合我。我是女王,也是出行者中最強的,但沒有認會認為我應該參加武鬥祭,因為我是個女人。」
「神族可真是無聊。」
「這跟種族沒有關係,因為你的大哥也是這麼看我。不是因為容貌好看就該被小看,是有些空有自尊的弱者正好也長得難看罷了。」
這句話逗得龍大笑,「哈哈哈,我喜歡這個說法。」
「你跟那個叫做維亞的人成為朋友,在那之後呢?」
「我為了跟他吵架,特別學會很多種語言,也會一起上課跟學習。我發現維亞是歐龍安插在我身邊的間諜,他讓我快點逃跑才能活命同時又跟我告白,除此之外還對我下藥。我很生氣,跟他上床之後就殺了他。他死前跟我說,他很後悔遇見我。」
這個故事聽起來很不愉快,也難怪龍不願意回想。
但這個故事似乎跟她知道的略有不同?
「我後來才知道,他給歐龍的情報跟毒藥都是假的,他很早就通知徹,所以我才能安然無事。之後因為國內異音很多,作為始作俑者的我負責西方歐龍,雖然戰爭贏了,但因為猶豫不決所以被微殺死。」
伊芙蕾希雅點點頭:「也就是說是曼德沙家的主要敵人。」
「可以這麼說。但這點更是奇怪,因為小女王對滄雨還算友善。我打算跟她見個面,妳要跟我一起去嗎?」
「那當然。」
「那我就回信答應她見面。只不過,妳在那之前要稍微做點準備。」
於是伊芙蕾希雅在龍的幫助下讀完了歐龍的簡史,對於這個國家有基本的了解。
雖然徹提供必要的幫助,卻對她的努力不抱太多期待。
畢竟兩國作為世仇長年交戰,除了武鬥祭之外交流甚少。在徹為王的年代,神魔族之間的交流甚至超越相同種族的歐龍。
很快地,武鬥祭就要到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六話、舊友與敵人.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八話、最後的祭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