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六話、舊友與敵人.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Ricardo Cruz on Unsplash


例行的午餐時間,是這對試圖保持距離的父子難得見面的機會。徹經常在用餐之後就先行離開,跟子女的交流很少。
伊芙蕾希雅注意到這回徹卻留下來,跟露與亞德隨意聊著近況。
徹雖然並未出行為邪劍嗜血獻祭,卻因為身體狀況不穩定,近來很少接觸政務。除了必要場合之外,細節工作基本交給星澄代理,談論的必然不是政務。也就是說,是武鬥祭有關的話題?
龍抽空在餐後甜點上桌前開口:「父親,歐龍的人選出來了嗎?」
「是歐龍女王微.亞特寧。」
龍稍微瞪大眼睛,「哦,是她啊。」
露毫不遮掩地皺起眉頭。「那小女孩來這裡做什麼?憑她那點實力也覬覦魔王的位置,是把獻給神的祭典當成宴會嗎?」
亞德好奇道:「這位女王陛下很強嗎?」
「倒也不是……」一向率直的露難得欲言又止,望向徹。
徹道:「微.亞特寧並不是武鬥派的女王,是五王中難得的頭腦派。她雖然不弱,戰力卻無法跟其他五王比相提並論。最重要的是……她是維亞.曼特爾的妹妹。」
伊芙蕾希雅注意到,聽見「維亞﹒曼特爾」這個名字,龍的耳朵微微一動。若不是對他足夠熟悉,肯定無法注意到龍的動搖。
龍雖然情史豐富,實際上卻很少真的把人放在心上,只是情人不可能讓他動搖。
這個維亞究竟是什麼人?
珞緹雅道:「沒想到信仰龍族歐龍居然選了弱小的人當女王。」
「並不是選擇的,是因為她是歐龍王族唯一的倖存者。」
「倖存者?」亞德詫異地重複。
「詳細的事情我不便多說,但是,我們曼德沙家與曼德爾家族歷來不睦,十幾年前才平定內亂。這回微.亞特寧來訪,肯定別有目的,你們也要多家注意。」
「你是特別留下來提醒我嗎?那還真是謝了。」
徹蹙著眉,最後卻是嘆息。「我不是提醒你,這句話我是說給別人聽的。」說著視線往伊芙蕾希雅的方向看來,並對她稍微點頭。
「我準備去休息了,月妃那邊如果有什麼狀況我也會通知你們。」
伊芙蕾希雅慌忙回禮,目送魔王陛下離去。
亞德問:「我們曼德沙家跟亞特寧家族發生過什麼嗎?」
露說道:「魔族自古以來就是曼德沙家族與亞特寧家族的天下,算是政敵,近年也有過內亂。最後國王與王后被殺,才由王家唯一的女兒即位。」
「剛才提到的維亞呢?」
珞緹雅的問題一出,突然陷入沉默。
露表情顯而易見地尷尬,「這個話題還是到此為止吧!」
「沒關係,我來說。」龍打斷她,「反正他們總有一天會知道,由我親自來說更好。總而言之……十幾年前內戰的遠因是我殺了歐龍王子,雙方和談不成發動內亂。本來其實是我方勝利,但最後是我沒能下手殺死那位小女王,反倒被她殺死。之後就得問姊姊了。」
「歐龍王跟王后多半以叛亂罪斬首,禁軍入主歐龍宮殿,整個國家都在曼德沙家的嚴密掌控下。但這位女王陛下一直不受影響,反倒是……」
「我知道她想見我。」
「她連絡你了?」露不自覺提高音量。
龍微微笑,「我是從妳反應猜出來的,別那麼大聲,我耳朵痛。」
「龍,你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你之前就是——」
「不會有第二次,我很珍惜自己的命。」
在露徹底安心之前,龍接著說下去:「但我確實很好奇她到底想對我說什麼。是看仇人不順眼想再殺我一次,還是有什麼目的。坦白說,我實在不想見她。但甚至願意浪費一個名額來滄雨,總會見到面。不如先做好準備。」
「你打算怎麼做?」
「沒什麼打算,但我準備好好想想。」
露道:「如果在競技場見面,你可不能手下留情。」
「這我知道,我可不打算把魔王的寶座讓給任何人。我下午還有點事,先休息了,有什麼新消息隨時跟我聯絡。」
龍對伊芙蕾希雅點點頭,伊芙蕾希雅對露行禮後追上龍的背影。龍沒有等她,看樣子這個消息似乎帶給她不小的衝擊。
正如伊芙蕾希雅所料,龍沒有回房卻是往溫室走。
——這點跟魔王陛下一模一樣。
想到這裡,內心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
好像是嫉妒,卻又不只如此。
伊芙蕾希雅推開半掩的溫室大門,黑玫瑰的香氣迎面而來,她看見龍坐在池塘邊仰望星空發楞,見她找來,輕聲喊了她的名字:「伊芙。」
伊芙蕾希雅攏了攏裙子,在他身邊坐下。
兩人許久無話。
「維亞是我在水之都的朋友。不,不對……我以為他是我的朋友。」
「以為?」
龍簡單講述了與維亞.曼特爾熟識的經過。
龍口中的敵國王子,是個身材削瘦、稍微有些駝背,總抱著精裝厚書的學者型人物。這樣的他與崇尚力量的歐龍格格不入,為了能夠接觸鍾愛的書本便留在水之都。
由於兩人種族相同,又是高階貴族,就學期間就由維亞負責指導龍。兩人隨著時間經過成為朋友,神族語以及其他的古代語言也是在跟維亞吵架時學會的。
「你們用古代語言吵架?」伊芙蕾希雅失笑。
「他會用古代語言寫紙條罵我,就欺負我看不懂。我氣得要死,只好想盡辦法翻字典學習,我們能夠認識某種程度上也要感謝他。」
「聽起來似乎是個挺好相處的人。他是病死的嗎?」
這回,龍沉默了相當長的時間。
「他是被我殺死的,」龍艱難地開口,低下頭的時候,瀏海遮住眼眸,神情看來更加憂鬱。「是在床上。」
龍彷彿陷入回憶,許久沒有開口。與好親近又隨意的外表相反,龍不擅長依賴人、不喜歡細究自己的情緒,意外地很沒有安全感。與看來強勢又任性的外表相反,看似浸淫於愛中恣意成長的他內心有很多隱密的傷口,刨根問底對他來說是禁忌。
伊芙蕾希雅知道自己是例外,但這種親近並不是毫無止盡。
在龍允許之前她不會擅自靠近。
於是她問:「需要我暫時離開嗎?」
這回,他沒有笑、不像往常轉移話題,只是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
這沉默的時間看來更接近拒絕,伊芙蕾希雅站了起來。
「我想認識你的全部,包含那些不怎麼讓人開心的部分。」伊芙蕾希雅認真地揀選措辭,小心翼翼地窺看龍的反應,卻也不能太明顯。「我之所以提問,不是想讓你難過。直到你準備好開口之前,我會保持耐心。」
伊芙蕾希雅試著露出微笑,可惜不怎麼成功。
「要喝點酒嗎?我替你拿來。」
「……好。」
伊芙蕾希雅去而復返,龍維持相同的姿勢抬頭仰望。她觀察龍的表情,認為他似乎沒有什麼談興,於是提裙要走。
身後傳來龍有點驚訝的聲音:「伊芙,妳不陪我嗎?」
「不會打擾你嗎?」
「這怎麼可能。」
聽見龍起身,一雙溫暖的從身後摟住她,下顎靠在他的肩上。「我想告訴妳,但是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說比較好。」
遲疑片刻,伊芙蕾希雅輕輕撫摸他的頭。「不說也沒關係。」
「妳不好奇嗎?」
「我很好奇,但是在你準備好開口之前,我不會發問。」
感覺擁抱的手稍微收緊,肩膀上有溫熱的液體滴落。
伊芙蕾希雅沒有回頭,卻閉上眼睛。擁抱的力度增加,幾乎有些疼,耳邊聽見龍的吸氣聲夾雜著壓抑的泣音。
他實在太不擅長療傷了。
伊芙蕾希雅雖是心疼,卻沒有回頭。她知道,高傲的龍不會希望自己此刻的表情被看見。龍偶爾會用帶著玩笑的口吻說起自己的傷痛,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語調也輕描淡寫,他心情好的時候會回應伊芙蕾希雅略顯冒犯的提問。這並不代表他就對伊芙蕾希雅無話不談。
此刻終於停雨,冷月的光穿過玻璃照進溫室。
龍接下來的話用的是母語,而且語速頗快、也沒有什麼邏輯,只要不夠專心就會錯過——
「其實我不是想殺他,我只是覺得很不甘心。」
「我知道維亞喜歡我,但我不想承認。假裝不知道又一邊希望他能放棄。」
「這比直接拒絕還殘酷。」
夾雜著不甘、悔恨與懊悔,比起講述更像是懺悔,其中夾雜著幾句抱歉。龍在動搖至極的時候會說母語,平常通行語居多。
饒是伊芙蕾希雅,也很久沒看見龍動搖至此。
伊芙蕾希雅稍微有些嫉妒。
以三皇子的王妃的身分來滄雨後,伊芙蕾希雅才知道龍究竟有多受歡迎。到處都是他的情人、收到的賀禮多到塞不下皇宮、接見的賓客多到自認記憶不錯的伊芙蕾希雅幾乎記不得所有人。
這些人有人依舊未婚,大老遠從四面八方而來,就是為了見龍一面。最神奇的大概是絕大多數人跟龍關係不錯。並非那種帶著曖昧的「朋友」,而是擁有共同記憶、不同未來的人再次相遇時的祝福。
來往的人雖然不少,卻只有徹還有維亞能讓龍這麼動搖。
「我知道我的戀愛很失敗,但是,我連個朋友都沒有。從頭到腳都是失敗的。」
「維亞也沒把我當朋友過,他之所以接近我,只是因為我是徹的情人。我只是他手上的棋子,是個想玩朋友遊戲的笨蛋。」
「我是被捨棄的人,是個沒有價值沒有目標的行屍走肉。直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會想,活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龍似乎被回憶拽入深淵,情緒越說越低迷。
「龍,你弄錯了,你還是有朋友的。」
「是嗎?」
回頭看見龍一臉茫然,眼睛因為哭過而微紅,纖長的睫毛掛著淚滴。
「不就是由希嗎?」伊芙蕾希雅說,「那個人不是你的情人,也對你沒有興趣。如果要在你跟書裡面選一個,他肯定不會選你。」
「確實如此。」龍被伊芙蕾希雅這麼一點,似乎很高興,還笑著問:「如果讓妳在書跟我之間選一個,妳會怎麼選?」
伊芙蕾希雅眨了眨眼睛,「為什麼要選?我兩個都要。」
伊芙蕾希雅笑著把手探進半敞開的黑色襯衫,另外一隻手解開領巾。
龍有點驚訝地看她的動作。「我以為妳是想要跟我心靈交流。」
伊芙蕾希雅從善如流,真的停下來。龍揪住她準備收回的手,「等等,妳還真的停下啊?」
「不是說要心靈上的交流?」
「我覺得靈肉合一會更好。」
伊芙蕾希雅還是很好奇,但她深知馴化龍的方式。可以比起試探不如詢問、與其刺探不如等待,等到他準備好的時候就會開口。
以前如此,現在也不變。
伊芙蕾希雅抬頭,吻在龍的臉頰上。
……
……
說也正好,提到由希的幾天後,龍收到了聖法提加女王陛下與宰相閣下的祝福。
宰相閣下的祝福有兩封信,其一是官話,另一個則署名由希.海亞。難得話多的他寫滿兩頁,回憶過往、講述現在,最後則給予祝福。
「即便是看來嬌貴的花朵也能成為帝國之盾。猶如水之都為聖花守護那般,但願閣下成王一路順遂。」
署名是「你的朋友」。
離開水之都以後,兩人其實很少聯絡,偶爾在社交場合見面也只有簡略的社交辭令,偶爾會交換情報。
不論在政治或者研究上,由希不會主動提供意見、不去刺探也不加以干涉,雖然經常被說冷淡,於由希而言卻是很好的相處對向。
龍將信件壓在胸口,發自內心地對遠在東方的朋友說了「謝謝」。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五話、武鬥祭前夜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七話、舊友與敵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