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五話、武鬥祭前夜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Ricardo Cruz on Unsplash


這天夫妻倆難得不在闇之華,而是去了歡迎宴去過的皇家競技場。
路上珞緹雅連忙幫亞德補充沉睡這幾天武鬥祭的進展。
這段時間內,滄雨的民間挑戰者已經快要出爐。據說直到直到報名截止前,整個滄雨上下都忐忑不安地猜測,究竟雪之君主閣下是否會像上回那樣橫空出世?擔心的人們懇求魔王陛下與三皇子殿下親自出馬,非要他們提前問到答案。
最後徹轉達了眾人的關心,難得心情不錯的雪之君主給了個傲慢無比的答案。
「我對爭奪螻蟻的王座毫無興趣。」
最後她也實現了承諾,乖乖地坐在貴賓席上。
珞緹雅簡單地講述了亞德昏迷這幾天發生的事,「滄雨王族是由龍跟那個將出馬,民間的挑戰者今天也會出爐。其中一個我們也認識。」
兩人通過秘密道路進入競技場,珞緹雅顯然來過很多次,拐彎完全不猶豫。好幾次還提前警示,亞德才沒有因為忘了計算角的高度而卡在某些通道。
「不是雪之君主閣下,該不會是妳吧?」
「很可惜,不是。我本來想去,但是我希望你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是我。」
亞德笑道:「真是貼心。但我還是想不到,能公開答案嗎?」
這回兩人已經走到了貴賓席,只屬於王家的競技場只有在武鬥祭對外開放,震撼大地的歡呼聲隨著靠近競技場越來越大,震動著鼓膜。光是聽著歡呼,就能感覺人民對賽事的熱情,連帶亞德也跟著好奇起來。
終於穿越走廊來到貴賓席,亞德在席上看見了一張張熱情洋溢的臉。撼動大地的呼喊與加油,彷彿為黯淡的雨都驅走了烏雲,此時炙熱的秋季豔陽仍然高掛。
珞緹雅眨了眨眼:「那個人跟我們是同族。」
同族?亞德腦中浮現龍人們的臉龐,首先浮現的是精實的女戰士身影。「是妮塔嗎?」
「很可惜妮塔昨天輸給他了。你看,就是那孩子!」
循著珞緹雅的手勢往前看,亞德看見一名少年模樣的嬌小黑髮少年。他額頭上有細小的黑角,雙臂與雙腳佈滿鱗片。除此之外,他正揮著一把將近百公分的重錘,將對手逼得退無可退。炙烈的黑火纏繞著少年手上的武器,招招能夠奪人性命。
這魔力好像在哪裡碰過?
雖然距離很遠,進化後的敏銳感官還是立刻注意到這股熟悉感的來源。
亞德在珞緹雅身上嗅了嗅。「是那孩子嗎?」
「是哦,那孩子跟我告白了呢!」珞緹雅一把摟住亞德的手臂,「不過我好好拒絕過了,不用擔心。」
「等等,為什麼我現在才聽說?」亞德突然想起了夢境中看到的畫面,開口問道:「妳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
珞緹雅表情一片空白。「我在你昏迷的時候親了你、給你綁了辮子。」
居然還綁了辮子嗎?看樣子她是真的等到很無聊。
亞德嘆氣:「我不是問這個。妳是不是在我小時候來過聖法提加?」
「哦,有啊!你小時候好可愛,我可以盯著你看一整天。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
原來小時候偶爾會感覺到的視線是因為這傢伙嗎?
「我在沉睡的過程中,看見了聖王藍。是她讓我看到過去的。」
「她還說了什麼嗎?」
亞德突然頓住了,凝視著珞緹雅。「她說沒有想要帶給月的話。但她問我,是否感到幸福……並且祝福我能夠更幸福。珞緹雅,妳幸福嗎?」
珞緹雅想了想。「還差了一點呢。」
「等到武鬥祭結束之後,我們去一趟禁地吧?」
珞緹雅道:「雖然我是可以帶你過去,但是我現在還是被放逐的人,不能進去。你想請父親幫忙提供魔力嗎?」
「不是,」亞德笑著說,「我想請他把女兒交給我。」
珞緹雅呆了呆。「跟父親說的話就是求婚了噢。」
「我知道,書裡寫過。」
「可、可是我……我不適合當貴族的王妃啊!」
這傢伙已經考慮得那麼遠了啊。亞德笑道:「我的母親是聖法提加的聖女公主,若父親成為女王,她會是魔族的大皇后。妳覺得她真有那麼適合當魔族的王后嗎?」
「她漂亮又厲害,我覺得很適合。」
亞德凝視著珞緹雅:「妳害怕嗎?」
這句話戳穿了痛處。珞緹雅很不能適應宮廷生活,雖然對滄雨的比聖法提加好很多,可是亞德可是打算成為常悠的王。
一國的王后可不能像現在這樣自由。珞緹雅被亞德看得撇開頭,「我很不喜歡王宮,我覺得我可以跟雪君一樣偶爾過來就好。」
「那可不行。要是太久沒見到妳,不論妳躲在哪,我都會去找妳。」
亞德抬起珞緹雅的下巴,湊到幾乎要吻上,卻留了一個指尖的距離。
珞緹雅挑眉,語帶不快:「你是要我配合你嗎?」
「是的,直到我退位為止。」
其他人這麼說只會惹得珞緹雅大怒,亞德偏偏就是例外。
「妳就放棄掙扎,乖乖成為我的王妃吧?」
小雞啄米般的親吻輕觸嘴唇。
微熱的吐息隨著曖昧的語言傳來,溫柔難得強硬的話語意外地讓人心動。明明做過更讓人害羞的事,珞緹雅卻臉頰發紅,臉頰、耳朵與腦袋都因為害羞而發熱。
「回答呢?」
「好。」
亞德握住她的手,吻在左手無名指的位置。
「我能理解妳在擔心什麼,但是我無法想像跟妳以外的人結婚。在那之前,我們一起找看看妥協的方法吧?」
「噢。」
執起左手,亞德眉眼間都帶著甜蜜的笑。
「我同意妳說的話,母親確實強大又美麗。但妳也一樣啊?」
發自內心的讚美比任何情話更加誘人。
就算這是陷阱,珞緹雅也不會拒絕。
……
……
兩人抵達貴賓席正好休息,新加入的兩人仍十分引人注目。
好奇觀望的人也包含貴賓席的魔王陛下,徹.曼德沙。
如初冬的新雪般純白的頭髮及肩,紅色的龍角往內懸。陽光照耀在少年臉上的鱗片,為半透明的淡藍色鱗片帶來夢幻的彩光。
「陛下,很抱歉我來晚了。」
直到對方出聲呼喚,徹才確認銀髮的龍族確實是亞德。少年臉上沒有看慣的笑容,縱然穿著隨意,仍給人難以親近的氛圍。
「身體狀況還好嗎?」
亞德垂頭鞠躬,比起最初緊張的模樣,已有幾分皇族應有的從容。
「謝陛下關心,只是仍有些不習慣。陛下您近來可好?」
這句看來平凡無奇的招呼聽來彷彿話中有話。徹依舊笑臉從容:「我很好。我為你留了位置。下一輪的比賽很快就要開始了。」
亞德與皇子們點頭致意,在龍與伊芙蕾希雅為他留下的座位坐下。包含龍翔在內的三人好奇地觀察亞德的新造型,突然感覺尾巴被從上到下撫摸。
那種搔癢般的感覺遍及全身,亞德發出小小的驚呼。「父親!」
回過頭,伸手騷擾的果然是龍。「抱歉、抱歉,我只是覺得這好像是假的。」
龍翔道:「擅自碰觸龍族的角跟尾巴可是很失禮的,剛才那種摸法是只有戀人才能碰觸的。」
龍難得有點尷尬,撓撓腦袋乖乖道歉。卻又補問了一句:「有什麼感覺?」
龍翔表情嚴厲:「不要問這種像是性騷擾的問題。亞德,我回頭教你控制魔力的方法,以你的學習能力應該很快就能上手。」
控制不住嘴巴跟手的失格父親被驅逐,悶悶不樂地在遠方看著亞德頭上的角。他用視線說著「真想摸摸看」,展現了濃厚的興趣。
亞德刻意無視龍好奇心十足的視線,專注在觀戰。這麼一看,亞德本來就敏銳的五官被強化不少。亞德遠遠地就能看出兩人身上的魔力流動,好處是一眼掃過去就能判斷勝敗,懷處是滿場的噪音更讓人頭痛欲裂。
龍族少年身手不錯,視線時不時往這邊飄,似乎因為珞緹雅觀戰而更賣力了。
看他的眼神不像是會輕易放棄,亞德更頭痛了。
獲得挑戰權的少年接下象徵挑戰者身份的裝飾劍,取得這把劍相當於取得侯爵身份,同時擁有滄雨的永久居住權,這是每個人的嚮往。
那黑龍少年態度平和,絲毫沒有一點獲得貴族身份的喜悅。
他注視著亞德走來,抬起頭與亞德四目相接的瞬間居然臉紅了。
這小子行不行啊?聽見龍帶點戲謔的笑。
小少年清了清喉嚨,對亞德行了個蹩腳的貴族禮。「六皇子殿下,請您與我一戰!如果我贏的話,請您把龍妃殿下借給我一天。」
「我可以跟你交手,但我不會把珞緹雅交給你。」
短暫沉寂後,會場一片譁然,戲謔的笑聲此起彼落。
「如果你對她感興趣,應該是請求她的關注,而不是打敗我。」
「那、那就請殿下陪我一天!」
這也可以?亞德盯著他數秒,確定他不是開玩笑。「沒有問題,但為了安全考量,地點由我來選。如果我贏了……你就成為我的部下。」
「部下?」
「是的,部下。」亞德笑容滿面地重複,「我是第六皇子亞德,你的名字是?」
「昊。我的名字是昊。」
亞德點點頭,「那麼昊,你想現在上去還是改天再約?現在的話,就會是你本日的第三戰,對你來說不公平,但如果你的目的是要讓我難看就另當別論了。」
「今天。」黑髮的幼龍說。
對旁人來說,兩人的勝率對半,事實卻非如此。
想像中的苦戰沒有發生,亞德沒有張開翅膀,就將這位民間的挑戰者玩弄於股掌,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於是,這位少年幼龍被亞德收編麾下。魔族其餘五國的人選也陸續出爐,武鬥祭前夜正該是塵埃落定之時。
戰鬥的餘波方興未艾,新的波瀾就要來臨。
……
使者東來,帶著印有歐龍國徽的信箋在魔王徹.曼德沙面前跪下,爾後離去。
魔王陛下看見上面的文字,不禁皺起眉頭。民間挑戰者是兩個陌生的名字,寫在貴族挑戰者上面的名諱卻是一直以來被魔王陛下謹記在心的人。
星澄關心道:「陛下,怎麼了?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
徹扶著額頭,嘆著氣將寫有參加者的信箋遞給他。
猙獰的龍爪國徽底下,屬於女性的娟秀字體寫著熟悉的名字。
上面寫的是「微.亞特寧」。
那正是西方歐龍女王的名字。
「看來她是打定主意要來,陛下有何打算?」
難得困擾的魔王陛下扶著額頭沉思了片刻,赫然起身。
「我親自把信帶過去,星澄,妳也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四話、復甦的龍血.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六話、舊友與敵人.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