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四話、復甦的龍血.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Paweł Czerwiński on Unsplash


亞德睜開眼睛,看見的是沒有盡頭幽暗迴廊。
牆上有一片發光的掛畫。不,不對,那並不是畫,而是熟悉的風景。滿開的花、少女的笑聲言猶在耳,那是無數次出現在亞德夢境的地方。
聖法提加的王宮。
亞德透過光鏡看見童年的自己握著妹妹的手,兩兄妹沿著花原的走廊散步。亞德被妹妹拉著往前跑摔倒。
再次起身,一陣風輕吹過膝蓋上的傷口,光籠罩之後傷口消失得無影無蹤。
幼年時期的亞德瞪大眼睛,很快就放棄思考。
……是聖!
接著往下走,畫面中是幽暗的王蝶之城。聖在翼姬的凝視中睜開眼睛,看見翼姬的瞬間便愣住了。翼姬的第一句話:「你活著嗎?」
再次往前,畫面中出現的聖王藍在黑龍君主身邊長眠。
下一個畫面出現的是小時候的珞緹雅,看見弟弟因為守護自己而死。
幼小的她拒絕接受現實,以魔力操作亡弟的屍骸,乘著幼龍在世界各處闖蕩,活在虛偽的夢裡。最出乎意料的是,透過珞緹雅的視線注視自己並不是在十五歲春天的雪櫻之下,而是在更早之前,在亞德收下晨曦之前沒多久。
當時諾雅以來到聖法提加,還沒能博得威尼爾的信任。
她雖然為亞德而來,卻是心有餘力不足,大多數時間都在照顧斐斯特蕾雅。拉娜在這時生了場病,唯一算得上靠山的人倒下之後,亞德的待遇急轉直下。
先是送來冷掉的三餐、接著是變硬的麵包,最後連盤子都沒送來。亞德餓了一整天,唯一值得信賴的諾伊莎也忙於照顧拉娜。
餓暈睡醒後,桌上多了一些洗乾淨的果實、麵包跟果醬,偶爾還有肉湯。
亞德還以為跟過去一樣,是伊芙蕾希雅的支持者們的協助,就感激涕零地吃了。送來果實跟麵包的是珞緹雅,而麵包是從廚房內摸來的。
原來是路過的珞緹雅感受到亞德的氣息,出於好奇觀察他好幾天,還暗暗替他擋下了一些暗殺者。看他餓暈就悄悄送了食物給他,悄悄地在亞德口袋塞了防禦的魔導具就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珞緹雅幫助過亞德不只一次,始終沒有現身的打算。
——直到亞德成年、琉璃出現為止。
這是夢,還是現實呢?過去的殘影讓亞德更加感激。原來他們結緣在更早的時候,而且還是珞緹雅親自為兩人結緣。
珞緹雅肯定只是覺得很有意思,沒有考慮更多。
亞德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寂寞到無法忍受之時,強烈的思念化為無聲的呼喚,珞緹雅循著亞德的氣味來到聖法提加,與亞德在純白色的雪櫻底下相遇。
……
……
亞德朝向走廊盡頭的光裡面,一名金髮紫眼的美麗女性正等待著。她一身古典的聖法提加風格長袍,短金髮以金葉髮圈束起。
白皙透紅的膚色、如陽光般燦爛的金髮與纖長的睫毛。眼前的女性有一種高貴純潔的美麗,令人不敢褻玩。
亞德立刻認出了對方的名字。
那是在聖法提加光聖教教堂,光明女神座前的第一人——初代聖王藍。藍微笑著握起亞德的手,「這些日子以來辛苦你了。我很高興你願意代替我與月見面,你的善良同時拯救了我們。現在,我終於能夠安心地離開了。」
她將一把通體赤紅的劍遞給亞德。
亞德由衷地說:「妳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救贖。」
「這是與血月杖成對的劍,只可惜當年沒能完成。能夠請你收下嗎?」
亞德沒有立刻伸手去接。「我還以為您會想把劍轉交給月。這麼重要的東西交給我真的好嗎?」
「我跟月都是來自過去的人,現在是你們的時代了。」
象徵著新舊時代的交替,更意味著過去緣分的終結,亞德收下了赤紅的劍。
「為什麼您不親自去見月呢?」
「不是不去見他,而是因為無法見面。」藍的聲音猶如嘆息,「現在的我只是記憶的殘片,只在你我的記憶才能暫時存在。」
在她說明的時候,少女聖王的身影正逐漸變淡。
「我離開以後一直很擔心月,所以才無法離開。現在看著他繼續前進,我感到非常欣慰,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
「您有什麼想對他說的話嗎?」
藍撐著下巴思考了片刻。「亞德,你過得幸福嗎?」
亞德突然被這麼問,一時難以回答。
雖然未來猶如重重迷霧,不知道與聖能否再會,就像晨曦升起前的深林。但與少年時代那種在黑暗中踽踽獨行的苦痛相比,此刻的困難堪稱溫柔。
「是的。」
藍笑著握住他的手:「那就請你變得更幸福,並且讓月知道你過得很好。」
「這樣就夠了嗎?」
表情始終淡淡的藍漾開耀眼的笑。「這就非常足夠了。」
雖然亞德還有很多話想說,最後還是選擇沉默。
「兩位不愧是姊弟,在這方面非常相似。」
藍笑著在化成光的破片逐漸消失,只有那把紅色的長劍仍在。透過劍柄能夠感受到聖魔力的鼓動,即便他身在遙遠的地方仍舊感受到他的存在。
此刻他們終於了結過去的因緣,聯繫的緣分如今已經昇華。
「恭喜您,聖王閣下。」亞德由衷地說。
……
……
睜開眼睛的時候,亞德幾乎被窗戶外的陽光亮晃了眼。
珞緹雅放大的臉出現在面前,翡翠綠的眼眸正好奇地打量著他。
「亞德,你還好嗎?」
「……還好。」
朦朧的思緒仍一片渾沌,亞德努力撐起上半身。感覺四肢百骸像是被輾碎了又重組一般,稍微有點疼痛。介於舔舐與吻之間的碰觸落在鼻尖,珞緹雅的聲音帶著壓抑的興奮:「我可以摸摸看嗎?」
「當然可以……咦?」
珞緹雅向亞德伸手,輕輕碰觸亞德的臉頰。
平常不是早就摸過了,為什麼要那麼小心翼翼?
亞德才這麼想,突然覺得被碰觸的感覺很奇怪。伸手碰觸臉頰,是一種特別陌生的手感。稍微有些粗糙、微涼的手感,就好像珞緹雅身上的鱗片。
珞緹雅讚嘆道說:「不愧是雪的繼承者,真是漂亮的鱗片。」
「鱗片?」
亞德這才注意到,手背上與小腿間布滿了半透明的鱗片,手感猶如細切的薄冰,連接著肌肉的鱗是淡淡的藍色,看來非常漂亮。亞德伸手去摸,微涼的觸感提醒他,這不是夢而是現實。
「恭喜你,現在你也是龍族的一員了。你現在很漂亮,快看!」
珞緹雅的聲音顯而易見地愉快,她拉著亞德走到鏡子前。
起身的瞬間,沒能控制好距離,頭上的角撞歪了床邊的檯燈。起身的瞬間,尾椎感覺尾巴隨著行走的姿勢規律地擺動。
亞德才意識到自己的改變似乎比想像更多。落地的鏡子前站著一名銀色長髮、深紅色雙角的男性。他的外表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暫時未脫去少年的天真,容貌帶了幾分成年男人的俊秀氣質。化身龍族的亞德眼睛仍然是紫色,臉頰下半部、上半手臂與腳踝遍布淡藍色的鱗,尾椎處則是與鱗片同色的尾巴。
「這是……我嗎?」
珞緹雅撲在亞德身上,「感覺怎麼樣?」
亞德瞥了一眼壓在手臂上的柔軟,還是沒有開口。「為什麼頭髮不是橙色?」
珞緹雅道:「特別的龍族不會是橙色頭髮,會顯現出自身的魔力。像我的父親是黑髮,母親是藍髮,你的銀髮……應該是因為渾沌魔力。」
「混沌魔力,就是由希之前說想研究的那個嗎?」
「混沌就是光跟闇,就是原初的魔力的來源,是創世的魔力。」
珞緹雅掬起亞德一縷頭髮,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
與此同時,肚子發出響亮的咕嚕聲。
珞緹雅笑道:「我知道你今天會醒來,所以先替你準備好食物了。你看!」
循著珞緹雅的手勢看過去,亞德看見堆成盤的大量肉類,旁邊還有酒與湯。
亞德訝然:「不可能吃得完吧?」
珞緹雅搖搖手指,「這你就不懂了,畢竟我當龍族可是比你多當了幾百年。」
「……幾百年?我以為妳六十多歲。」
珞緹雅眨了眨眼,「在魔法穩定之前,常常會不定期沉睡,那些時間都不算。總而總而言之,我們一起吃肉慶祝吧!」
亞德請妃晴向父母傳達一切平安的消息後,坐在桌前。
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飢餓。
這種飢餓感像是多天沒有進食,胃中那種微疼的飢餓感幾乎燒穿了胃。珞緹雅將肉拋空,用餐刀將肉片俐落地切成整齊的數片,將其中一片戳到亞德面前。
亞德咀嚼著肉看珞緹雅表演切肉,感覺撕咬肉塊比以前輕鬆不少。
珞緹雅一邊為亞德切肉,一邊向他說明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在亞德沉睡這幾天,滄雨的皇子們為決定的代表權齊聚一堂,龍作為邪劍亞雷特與上一屆的武王代表滄雨出戰,剩下的那名額毫無懸念地由將擔任。
旅行的龍人抵達滄雨,與珞緹雅以及龍翔見過面。龍翔拒絕接納龍人的要求,表示禁地只會為有緣人敞開,同時承諾將協助援救被困的龍族。
珞緹雅道:「我最近在幫他們訓練。」
「感覺怎麼樣,妳在聖法提加不是也訓練過墮天使?」
「墮天使像是蒼蠅一樣很麻煩,龍人比較耐打。」珞緹雅的簡評還是老樣子,非常不留情,她接著說:「等等要跟我打一場嗎?」
亞德表情複雜地看著視為未來妻子的戀人。
珞緹雅自以為看懂了亞德的眼神,「我知道了,那就是要關門的那件事嗎?」
「……那個晚上再說。」
「噢,好。」
之前除了能夠讀到靈魂之外,五感也略微增加,但就是感覺更敏銳罷了。亞德能感覺他跟珞緹雅身上都有彼此的氣味。平常珞緹雅不用香水,亞德卻從他身上嗅到一種非常好聞的香味。可這股氣味中,似乎還夾雜著令人不快的異味……
亞德湊到珞緹雅的身邊嗅了嗅,「這是什麼味道?」
「因為我去過練習場指導了一些龍人,你應該是聞到了他們的……唔。」
帶著醬料味道的吻突然奪走了呼吸,珞緹雅有點驚訝地配合亞德的親吻。靈巧的舌帶著好吃的味道,舌被曖昧擒住、吮吸,終於結束親吻分開的唇拉出一條銀沫。
珞緹雅輕喘著,眼神朦朧地抬頭。在容貌有點陌生的戀人眼中看見了意料之外的情緒——那是與冷靜外表相反的佔有欲。
她並不討厭這種意料之外的強勢。
珞緹雅嘴角揚起。「別擔心,我從角到每個鱗片、身體全部都是你的。」
亞德看起來很懊惱,「我並不是懷疑妳,但是這很難控制。」
「現在你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了吧?」
「……嗯。」
這回的改變比上次更多,只要專注地凝視,能更清楚看魔力的流動與靈魂的能量。他能清楚的看見,自己身上有著細的線往遠處拉伸。
亞德毫無道理的相信,線的盡頭連接的就是聖與月。
「珞緹雅,我做了很長的夢。」
「畢竟睡了很久嘛。」
「我是夢到了聖王死前的事,也夢到兩千年前的聖法提加。」
亞德笑著去摟她。「妳一直在等我吧?謝謝妳。」
「不客氣。」珞緹雅笑著在他臉頰上的鱗片用了親了一下。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吃完的盤子已經跌高成幾座高塔,甚至比珞緹雅平常的食量還誇張。最糟糕的大概是因為亞德還只是半飽。但這樣吃下去是不是不太好?
「別擔心,我已經請廚房準備平常的三倍食材。」珞緹雅給自己比了個拇指。「我也有很貼心的地方,快誇獎我!」
說著還伸出腦袋,全身散發著求誇獎的氛圍。
亞德好笑地摸著珞緹雅的頭,「妳這樣好像古特。」
「我難得這麼用心,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亞德戳用力戳了下珞緹雅臉,鼓起的臉頰發出「噗」的聲音就這樣消氣,珞緹雅被自己發出的聲音逗笑。
兩人笑著鬧成一團,亞德決定以半龍的模樣覲見家長。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職場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三話、復甦的龍血.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五話、武鬥祭前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