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三話、復甦的龍血.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Paweł Czerwiński on Unsplash


競技場騷亂並未在海面激起波瀾,暫且蓄積著能量。
浪濤中心的亞德雖無力抵抗,卻也不願隨波逐流。在這座只有強者聲音的城市裡,如果想被聽見也只有往上爬,時刻提醒自己不要沉迷於權位而注視著理想。
亞德曾為離開聖法提加、成為不掌實權的公爵,或許就可以脫離世界的紛擾。只要安靜地離開聖法提加,保持有禮的沉默,雙手奉上權位就能免於煩憂。可惜他繼承王族血統,即便無意成王,在這個充滿改革與變化的時代,亞德知道,倘若他執意袖手旁觀、逃離俗世與責任,父母與妹妹也會尊重他的選擇。
亞德在孩童時代曾無數次自問,自己的出生究竟有何意義?
他甚至在眾人的輕嘲下哭著詛咒讓自己出生的父母。
我究竟是為什麼而誕生的?
如今這個提問終於有了答案。
亞德認為,自己是為了成為神族與魔族的橋梁而誕生的。
……
……
在魔族的觀念裡,唯有站在高處的強者才有權俯瞰世界的全貌。
亞德比自己想像中更能適應滄雨,也逐漸喜歡上這座雨都。
這段時間,魔族五國的武鬥祭也逐漸接近尾聲。隨著勝利者出爐,意味著最終的武鬥祭即將展開。滄雨內外對於武鬥祭的討論更熱絡。看上去似乎不知壓力為何的龍似乎也被這份熱情感染,提高了日常訓練的強度。
日常就這樣緩慢而確實地流逝。亞德笨拙的魔族語有了長足進步,也在徹與龍的指導下逐漸習慣了新的戰法。
在冬季降臨之前的秋天,武鬥祭定在九月中旬舉行。
……
……
這是在闇之華競技場十分常見的場景。
珞緹雅趴在一旁發呆打著哈欠,而刀劍相向的並不是別人——
「鏘」一聲。亞德橫劍扛下迎面而來的一擊,雙手被這有力的一擊震得發麻。神聖斬擊破開結界,削下亞德一段前髮。
「呼、呼……」
亞德喘著氣,額頭上的薄汗沿著額頭往下落,滴到了鼻尖。
揮出這一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亞德親生母親伊芙蕾希雅。這位擁有聖女稱號的美麗女性穿上輕甲仍舊美麗,從容戰鬥的樣子猶如女武神的化身。
孩提時代的亞德經常看著母親的肖像,想像母親的聲音。
亞德認知的母親正是被聖法提加人民仰望崇拜的聖女公主殿下的形象。莊嚴、神聖,她的存在如此神聖不可侵犯,就像是光本身。
可是亞德從未想過,端莊優雅的聖女公主戰鬥起來居然可以這麼強大。
治療的光線從天而降。
「你看起來挺累的,要不要稍微休息?」
「我還可以。」亞德搖搖頭,微妙地有種難以言喻的失敗感。
伊芙蕾希雅還是給了亞德幾分鐘時間休息,兩人這才繼續鍛鍊。
劍擊聲再度響起,亞德勉力招架伊芙蕾希雅的攻勢。
明明用的是細劍,進攻的姿勢也優雅地彷彿舞蹈,看似若有似無的揮擊卻讓亞德難以招架。在遇到徹、伊芙蕾希雅與龍之前,亞德一直以為威力與靈巧兼具的劍法並不存在。身為龍族的珞緹雅姑且不論,但是伊芙蕾希雅可是神族更是聖女!那麼纖細的手腕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力量?
臉頰一痛,帶著強烈聖氣的勁風劃過臉頰。
風斬越過亞德劃開了身後成年男人可以環抱的樹,亞德嚇出一身冷汗。緩緩回過頭,正好注視著大樹被風刃斬斷的切面。
伊芙蕾希雅自己也嚇了一跳。「抱歉,你沒事吧?」說著上前確認亞德傷勢,還為了安全起見為他施了個治療術。
「我沒事。」
太可怕了。亞德不禁想起幾天前與龍的對話。
最初亞德增加戰鬥經驗去過競技場,但是幫助不大,於是在徹的建議下。
兩人練習了數天,可隨著武鬥祭接近,龍也日漸忙碌。最後伊芙蕾希雅主動提出想要幫忙。第一回練習的時候,龍語重心長地拍伊芙蕾希雅的肩。「小心一點。」
伊芙蕾希雅笑著說「我會的」。
亞德這才意識到,原來父親那番話其實是要她注意手下留情。
伊芙蕾希雅道:「休息一下吧,我有些話想告訴你。」
伊芙蕾希雅卻沒選擇在原處休息,卻走到了溫室。溫室內的桌上是早已準備好的茶點與毛巾,伊芙蕾希雅為亞德抹去汗珠。
稍微散步休息,喝過茶點,伊芙蕾希雅才說起正事。
「關於前陣子你在競技場遇到的事情……那確實不是偶然,本來也快要查到決定性的證據,但證人卻自殺了。跟魔王陛下與大皇后討論之後,他們認為接下來一段時間滄雨可能很危險。我們對於該讓你留下還是離開產生不同的意見,最後我們決定交給你自己決定。亞德,想離開還是留下來?」
「我想留下。」
「那很好,我有幾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第一,就是你跟珞緹雅在武鬥祭結束之前暫時別去競技場。第二,也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前陣子去滄雨的龍人們回來了。還帶了一封信給你。」
「這是……」
熟悉的蜂蠟上是百合與金葉,此乃聖法提加王室的徽章。署名是神族女王斐斯特蕾雅.拉斯奇,收件者既不是亞德更不是伊芙蕾希雅,而是龍.曼德沙。
「我可以看嗎?」
簡單的問安之後,紫晶簡單敘明來意。
遣往東方的混血龍人傳來捷報。在墮天使族與聖法提加的協助下,成功救出被雷爾契家族奴役的幼龍且無人傷亡。成功獲救的龍族中,有一半是擁有部分龍族血統的返祖龍族。信裡寫道,為維持五界長久的和平,聖法提加神族決定為三皇子殿下登基一事貢獻綿薄之力。
除了仍在聖法提加養傷的龍族之外,已動身前往滄雨。
「我希望你能夠跟他們談談,說服他們加入滄雨。」
亞德有些遲疑:「意思是……要讓他們成為王儲的私兵嗎?」
「最主要的目的是,讓滄雨的魔王成為他們背後的靠山。若有機會,也能像你在聖法提加收容墮天使那樣,找個適合的聚落讓他們隱居。希望你能夠跟他們談談,探詢他們的意見。」
也就是說讓他們支持龍登上王位,同時為未來的魔王貢獻力量。
這是非常合理的利益交換。
「我明白了,請交給我。」
……
……
晚餐後的休息時間,龍跟亞德談論了與龍人見面的時間與細節,也提到目前五國的狀況。目前魔王的熱門人選主要有二,都是出身滄雨,因次作為常悠國友邦的闇星國——也是大皇后星澄的母國——並未表態,維持中立。常悠國支持國的是將,而西方的那華支持擁有龍族血統的龍,歐龍國支持自己的女王。
「父親您有多少勝算?」
龍笑問:「你是想問真的答案嗎?我肯定會贏。整個滄雨城中,只有母親有機會與我一較高下……不對,還有一個人。」
應該是魔王陛下?
「伊芙蕾希雅。雖然我們各方面都很合,但我還真不想在戰場上碰到她。」
「母親有那麼強嗎?」
龍乾笑。「是很強,但主因是我不忍心真的對她動手。而且她的武器也很麻煩,你這幾天跟她切磋應該也感覺到了吧?」
「那把劍上有一種純淨的神聖氣息。」
「那當然,因為那是光明女神親自製造的神器。」
亞德楞楞了一會兒,還以為龍在開玩笑,殊不知她居然沒有一點玩笑之意。
「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這把劍只是被當成一般的神代遺物放在寶物庫,不是應該被教會擺在聖壇上嗎?」
「是故意不讓他們知道的。總之,我會成為魔王,與聖法提加成為盟國。在走到那一步之前,需要儘量獲取人民跟盟國的支持。你還好嗎?」
「什麼意思?」
「我是說,你之前老是跟斐斯特蕾雅還有聖待在一起,現在表現得這麼平常,反而很讓人擔心。」
「謝謝您的關心……好痛。」
臉頰被無情地拉扯,許久龍才鬆手。「少唬弄我。你看起來像是有什麼心事,不如說來聽聽?我是那種在關鍵時候特別可靠的類型。」
亞德揉著被捏疼的臉頰。
「雖然連結減弱不少,但我其實跟聖精神上還有一點聯繫。感覺他似乎過得很不錯,所以我不怎麼擔心。」
「挺不錯的。還有呢?」
「在水之都見過黑龍君主的時候,他給過我三個鱗片,說是要我吞下三片鱗……您覺得我可以吞下去嗎?」
龍一臉不可思議:「當然,那可是黑龍君主的鱗片!是我早就在拿到的時候就吞下去了。你在猶豫什麼?」
「珞緹雅說會變強,但同時也會變成龍族,如果真的是那樣……是不是應該要找個適合的地點?」
「什麼適合的地點?」龍愣了一會兒,哈哈大笑。「哈哈哈!你搞錯了,不是你想的那樣。據我所知會有鱗片跟角,類似珞緹雅的半龍型態。大概跟返祖的龍人差不多?如果你擔心的話可以問問母親,她應該知道得更詳細。」
亞德想起之前看過珞緹雅的半龍型態,突然意識到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龍道:「對現在的你來說,最重要的是提高魔力上限。別顧慮太多,就吞下去吧!龍王的鱗片會有很大幫助。」
於是亞德還是去問過龍翔的意見。龍翔告訴他,吞下鱗片不會讓他變成真的龍族,只是會激發他原本就有的潛能。
在龍與龍翔的鼓勵下,亞德睡前翻出那篇隨身的黑鱗折半吞下去。
感覺冰涼的黑色鱗片滑過喉嚨,接下來會被身體吸收。
亞德突然感到有些緊張。吞下第二個鱗片就能夠看到靈魂的流向,那吞下第三片鱗片會怎樣呢?期待與憂慮中,亞德在黎明的陽光升起之前,在床上輾轉反側的亞德終於在沙發上睡著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二話、返祖的龍人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四話、復甦的龍血.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