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一話、拜別的黃昏.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Dave Hoefler on Unsplash


一行眾人回到闇之華,向龍與伊芙蕾希雅辭行。
龍為聖與翼姬準備了簡單的家宴,對外則宣稱聖準備外出巡行暫且離開滄雨。
甚至親自去信神族女王斐斯特蕾雅,讓她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道別信。可惜聖法提加尚未穩定、百廢待興的狀況下,她縱然想到滄雨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只有派沙當代表來為聖與翼姬送行,並約定了百年之後再見。
分別前天,亞德因為輾轉難眠與聖在黑玫瑰的溫室相會。
兩人並肩坐下,對坐無言。
是聖開口打破沉默:「我從來沒想過有機會活下去。能夠活著走到今天,都是多虧了你的幫助,也是因為的好運。」
「別說得一副像是要永別一樣,你只是暫時去王蝶之城,我隨時可以去拜訪。」
聖笑道:「以後你也會很忙,如果結婚也有了孩子,甚至有想要管理得領地,就很難有機會像這樣單獨談話。」
「說得也是。」
亞德悠悠嘆息,突然間陷入沉默。
「我以前有沒有跟你提過?小時候我一直以為你是我的守護天使,心情不好得候常常會找安靜的地方跟你說話。那時候,拉娜陛下一直以為我有個幻想朋友,因為太擔心我,就讓紫晶主動跟我接觸。」
聖噗嗤笑出來。「什麼天使,亡靈還差不多。」
「其實我也搞不懂你到底是什麼,能看你從幻想來到現實,我覺得很開心。」亞德伸手擁抱了聖,「……我會想辦法變強,無論如何都絕對不會放棄。等到我握住常悠王的權杖那天,就是我們再會的時候,」
「好,我會等你。」
亞德鬆開擁抱的手,同樣清澈的紫羅蘭色眼睛互相凝視。
「從今以後,我們就不必再討論是誰死誰活了,因為我們會一起活下去。」
「一起活下去」。
這句話對每天倒數殘餘壽命的聖而言,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約定、是永遠不敢妄念的渴求。
打從在翼姬的凝視誕生的那天、知曉自己滅亡厄運的那天開始,他作為光聖教的祝福者與聖王、使用著神的權能,卻不曾真正相信過神。他敬愛這位賜與自己祝福的神,同時詛咒著祂。
取血月杖、作為聖王巡行的時候、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抬頭仰望繁星,內心總有個聲音在說:雖然你能夠救人,但卻唯獨救不了自己。
那幽微的低喃盤據腦海、揮之不去,不論在黑森林、水之都甚至是滄雨都如影隨性。聖拒絕參與光聖教事務,除了對宗教儀式的繁瑣感到厭煩,更是因為聖潛意識自認配不上聖王的稱號。
這身軀裡的靈魂不屬於自己、這身魔力亦是剽竊而來,自己的存在宛如浮光掠影轉瞬而逝,毋須多於的關注、更不適合有多餘的遐想。
聖甚至不敢想像自己會活下去,以至於到現在仍然沒有實感。
這種幸福真的能夠屬於我嗎?
感覺眼眶有些酸澀,洶湧的淚意襲來,聖一時之間居然有點想哭。
「剛離開聖法提加的時候我還很弱,總是被你保護。這次就換成我保護你了。」
聖笑著說好,兩人握拳輕碰,同時笑起來。
並肩仰望天空的日子還剩下六十多天。
在夏去秋來的日子,在銀白色的新雪徹底覆蓋西方的魔族大地以前,魔王的繼承者就會誕生,而西方的滄雨也將迎來全新的局勢。
而那也是亞德與聖將是暫時道別的日子。
這是出生至今共享情感與生命得兩人重生與死亡之日,雖然不免感傷,可只要注視著理想的未來、有能夠努力的目標,這段百年長路似乎沒有那麼難熬。
「最少要兩百年才能再見嗎?……還真的挺漫長的。」
「是啊。」
「要是能夠參加你的婚禮就好了。」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應該會有兩次婚禮。一次是作為貴族的婚禮,另一次……就是作為龍族的婚禮。」
聖本來沒理解亞德的暗示,「那龍族的婚禮是什麼時候,一百年還是一千年後?」
「不一定。」亞德撓撓臉頰,「也可能會很快。」
亞德只有在一種時候才會露出這種尷尬的表情,聖輕輕「啊」了一聲。
「你這傢伙是吃飽太閒,就不能幹點正經事嗎?」
亞德一臉無辜:「這對我來說就是正經事。」
聖感覺臉頰有點熱。好啊,這小子還真能一臉純真的說這種話題啊?
「你為什麼害羞了?」
聖強自鎮定:「……沒有,是你看錯了。」
亞德也不拆穿,就看著他笑。
兩人在溫室裡漫步,欣賞逐漸添上各種顏色的黑玫瑰。
這座幽暗的花園隨著時間經過逐漸變得繽紛,首先只有兩人的夜間散步漸漸變成了三人、四人,甚至是五人或者六人。
寂寞百年,闇之華除卻風嘯之外,終於能夠被笑聲感染。
臨別前幾天正好是魔王陛下的四百歲生日。
兩人敲開了魔王陛下的寢室,無視魔王陛下滿臉困惑,笑著一左一右地拉著他到溫室。好段時間沒來,百年來看慣的幽暗花朵仍在,冷清的溫室甚至擺上了可以容納十人的餐桌,熟悉的場景卻不再寂寞。
遠遠能聽見笑語宴宴,徹不禁停下腳步。「我能進去嗎?」
「當然。」亞德刻意開朗地說。
少年樣貌的魔王徹.曼德沙不再微笑,神情居然透出一股不明顯的驚慌。
聖笑道:「陛下您可不能臨陣脫逃啊!要是你沒來我會寂寞的。」
「你會嗎?」徹居然還反問。
「那當然,因為我跟亞德一直受到您的照顧。別再囉嗦了,茶都要涼了。」
徹低聲說「這種時候喝茶會睡不著」這種沒有情調的話,還是被兩人推進了溫室。晚風帶來熟悉的香氣,摻雜了不同氣味的香仍舊宜人。
「你可終於來了,要是你再不過來,我就親自把你綁來。」龍翔雙手抱胸,滿臉不耐煩:「你又不是女人,到底在磨蹭什麼啊?」
徹沒有接腔,視線緩緩地掃過在場的眾人。狹窄的溫室裡有著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們。他的一雙兒女,牽手走過的人與他們的伴侶。
能夠看見這副光景,可以說是不虛此生,
小小的笑容終於爬上嘴角。
在這個慶賀與道別的日子裡,承載笑與祝福的風吹到整座滄雨城的角落。
終於揭過灰暗的歲月,嶄新的時光將逐漸到來洗刷了堆積已久的塵埃。道別之日終於來臨,只有亞德、珞緹雅與父母為兩人送行。雙方互道珍重,約定再見。亞德抬頭仰望著翼姬與聖牽著彼此雙手往上行的背影,低聲說了「再見」。
即使背對著背走上不同的道路、雖然不知何時能夠相見,但兩人都對未來懷抱著希望,引頸期盼再會的日子來臨。
最終亞德與聖互道再見。
秋季的陽光終於畫破滄雨城的連綿陰雨,為這座北方的城市帶來了秋意。
在樹葉漸黃的季節,枯敗的落葉帶來北風蕭瑟的寒意。
魔王陛下四百歲生日的這天,爭奪象徵魔王的魔劍「嗜血」的武鬥祭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準備。
……
……
進入秋季之後,來自太陽之都聖法提加的亞德終於習慣滄雨的氣候。亞德並不喜歡聖法提加,可是午夜夢迴時還是經常夢到與妹妹斐斯特蕾雅與露一同一同午茶。
夢中的一切是如此清晰可見,醒來時亞德甚至能夠記住每一個細節。
雨後太陽照在濕潤青草地的香氣。
已經是女王的斐斯特蕾雅發出愉快的笑聲。
當時還是雷爾契夫人的露在身後守護著他。有時拉娜會加入,四人的笑聲合奏成名為往昔的歌,直到夢醒依舊徘徊不去。
偶爾的閒暇,去到熟悉的房間裡早已人去樓空,空蕩的房間內唯有白狐呼嚕呼嚕撓著肚子的聲音。
隨著身分變換,亞德在貴族圈已經不像過去在聖法提加時那麼不受待見。
內心那股空洞感隨著時間日漸消逝,亞德己逐漸習慣沒有聖陪伴的日子。察覺這一點的時候,亞德無比悵然。
漸冷的風越過篇飛的窗簾,為深夜的城市帶來些許冷意。
在充滿希望的寂寞日子裡,時間正在緩緩地流動。對亞德而言,一切早已塵埃落定。但對西方的魔族而言,未來暫且無人知曉。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話、拜別的黃昏.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二話、返祖的龍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