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五十話、拜別的黃昏.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Johannes Plenio on Unsplash

從朦朧的混沌中醒來。
炙烈的的陽光灑在身上,感覺眼皮猶如上了鉛塊,只是睜開這樣簡單的動作也得耗盡力氣。眼前的一切非常模糊,聲音與氣味都在遙遠的地方。等到模糊的視線終於找到落點,聖才意識到自己正睡在陌生的床上。
雙手分別被翼姬與聖握著,能感覺亞德手心傳來的溫暖。
「聖,你終於醒了!」
聖反應不及,被翼姬摟在懷裡,幾滴眼淚落在黑色的絲製襯衫上,帶來些許濕潤的觸感。聖安撫地輕拍她的肩,「好啦,別哭了。要是妝花了怎麼辦?」
翼姬抬眼瞪他,聖連忙改口:「那是不化妝更好看。」
「你是說我化妝的技巧很差嗎?」
聖被噎得說不出話。
亞德笑著打圓場:「他的意思是化妝跟不化妝是兩種不同的漂亮,但是他喜歡平常的那種。因為能夠更常看到。」
這回答顯然不錯,因為翼姬嘴角微翹,不再生氣了。
亞德說到自己在城內偶爾閃現的畫面,而聖與翼姬談起了這段時間的經歷以及幻境中的幼小少女。
「說起來,我在夢境裡看到一個自稱戰神的人。」聖遲疑地停頓了一會兒,視線落在翼姬身上。「他說要把混沌之源交給我。」
至於翼姬那部分,聖不好意思說出口,就晚點再說吧。
「他剛才提過要去做什麼準備。」
突然間,整個城市劇烈搖晃,翼姬沒有站穩直接摔在聖的懷裡。三人驚魂未定,卻沒想到災難還沒有結束。
城市正在移動?不,不對。
走到窗邊往下看,這才確信了那股不祥的猜測。因為這個城鎮正在往下墜。
亞德倒抽一口氣,慌亂中找到了在噴泉旁的月。此刻他正享受著午後的陽光,與溫與珞緹雅一同喝茶。「你們都來啦?隨便找位置坐下吧!」
亞德著急過度,連敬稱與禮貌都忘了。「不是可以悠閒喝茶的時候吧?」
「當然是,因為這是我控制的。來,坐。」
這位被稱作月的男人與聖幻境中一致。那股雍容是出身尊貴者與生俱來,三人被他的口吻安撫,居然各自落坐。
「蒂法妮瑟,我很滿意你挑選的丈夫在幻境裡的表現。我作為父親認同你的選擇,並且,準備以父親的身分送給你們禮物。」
月彈了個響指,一對黑色皮革金邊的戒指盒出現在眼前。
「這是王蝶城主的對戒,我在製作的時候就一直希望能夠交給女兒繼承。」
翼姬顫抖著接下戒指。「我真的可以收下嗎?」
也難怪翼姬這麼激動,因為,那對戒指蘊含的光輝正是翼姬與聖尋找的混沌之源。月笑道:「當然可以,因為這是本來就是我為妳十五歲準備的禮物。當年我想將戒指交給妳,讓妳能夠離開皇宮。只待在皇宮是不可能遇到適合的對象,唯有離開王宮去闖蕩,才能真正認識個世界。」
月頓了頓,嘴角抿出緊繃的線條。
「雖然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我的願望算是完成了。這座城一直由混沌之源跟聖花提供力量,現在我把這座城堡跟戒指交給你們。」
「這座城市會怎麼樣?」
「會墜落,然後沉到水裡。」溫說。
聖表情凝重地注視著戒指,卻沒有立刻收下。
「如果我先使用一半的能量,能夠讓城堡回到空中嗎?」
「當然可以,但是以你的狀況,要維持魔力必須耗盡全力。你的靈魂本來就不完整,也還沒有足夠的時間累積魔力,要維持整座城市,會像我一樣暫時陷入沉睡。」月奇道:「你就乾脆地接受吧!你不是在這座城市出生,這些財寶的主人都已經死去很久,這裡就只是古老時代地殘骸罷了。」
「這我知道,但是這對翼姬、對您甚至對亞德來說,都是充滿回憶的地方。翼姬,妳也是這麼想的吧?」
聖回頭看著翼姬,她雖不發一語,表情有些複雜。空城墜落的趨勢暫停,月陷入短暫的沉思。「但我有個方法,你們不妨試試看。」
月所說的方法很單純,與在水之都時使用的方法類似,就是大量種植聖花。
將這些聖花以特定方式種植,倘若成功,就能代替永動魔法陣維持一定的能量循環。到時候,即使帶走混沌之源,城市也不至於墜毀。
「我已經畫好設計圖,就剩下實行了。按照你現狀看來,你最少還有兩年左右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你就留在這裡好好努力吧!等到能量不足,就在我留下的棺木裡裡面休息,等你靈魂穩定的時候,亞德也會完成神術的一切準備。」月頓了頓,「到時候,我會親自為你們證婚。」
亞德有點慌了:「等一下,您是打算把這個重責大任交給我嗎?」
「那當然,對你來說這是很容易的。你過去是聖王,如今是龍族的一員,真要」
月笑著對亞德伸出手:「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承襲自靈魂的記憶裡,也有過這樣的場景。當時還是皇子的月對聖王伸出手,邀請她離開聖法提加移步西方。
「非常感謝您的邀請,但是我對現在的自己很滿意。」
「這樣啊,還真可惜。」雖然這麼說,月卻早已料到這個答案。「可是你得快點,只要你們靈魂的聯繫仍然存在,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消失。經過兩千年的消耗,永恆之棺能夠維持的時間最多數百年,你得抱著可能會死的覺悟強逼自己成長。」
亞德毫不遲疑:「有什麼建議的方法嗎?」
月對亞德投以讚躺的視線,「問題不在魔法,而是你得鍛鍊出啟動魔法陣所需的大量魔力。我寫給溫的手稿裡記載了啟動永恆之棺的方法。只要能夠在棺木裡面長眠,就能夠從神那裡偷到一些時間。現在的你還沒有能力維持棺木的運行。按照目前的速度,起碼要一千年才會醒來。」
「千年嗎……」
一般神族的壽命大約在六百歲至七百歲,活過八百年的神王希尼斯算是相當長壽。亞德即便擁有龍族血統,能否活到千年也很難說。
想到這裡,亞德的表情一點一點地下沉。
月拍拍亞德的肩膀,「別著急,就是溫也花了快兩千年。不管你再怎麼努力,這段時間都不可能縮短。但是,時間對你來說不會是問題。因為你是混血的龍族,又與黑龍君主結緣,你體內的龍血很快就會甦醒。」
「你身上有晨曦對吧?記得戴著,那可以幫助你維持體內魔力的穩定。」
「我曾經把黑色的龍心做成秘寶,現在不曉得去了哪裡……喔,對了,那東西好像有個名字,叫什麼來著?我本來就叫他黑水晶,但是被溫嫌太沒有辨識度就稍微調整了一下。」月捏著下巴陷入沉思,突然打了個響指,「我想起來了,那東西叫做黑暗之心。」
「黑暗之心」別稱「永恆之暗」,是滄雨魔族珍藏的藍月祕寶之一。
亞德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幸運的是亞德知道祕寶的所在,問題是這個秘寶不好取得。因為「永恆之暗」不只是藍月秘寶之一,這顆小孩拳頭大小的水晶度過悠長的歲月,如今鑲嵌在常悠國國主的權杖上。
「怎麼表情那麼凝重?」
「現在那個東西在常悠國王的權杖上。」
月理所當然道:「有什麼問題,你成為常悠王不就好?」
亞德一怔。「要我成為常悠王?」
「有了混沌之源跟永恆之棺,聖至少可以支撐一段時間。也不是叫你立刻挑戰現在的王,但是,你只要在本屆魔王遜位之前成為同輩的頂尖奪下王座。等到你成為常悠王、成為真正的龍族活過了千年,到時候就能夠與聖再會。」
比起像是無頭蒼蠅般尋找出路的日子,有期限的等待實在太美好了。
「請給我兩百年的時間,到時候,我會帶著權杖來見您。」
月笑道:「你結婚的時候不打算邀請我嗎?」
亞德心想著他是怎看出自己有結婚的打算?雖然兩人確實是情侶,但在王蝶之城裡可沒有表現的像城內那麼親近。
「如果您願意過來,是我的榮幸。」
「那我就為了你等到那天好了。加油啊。」
「這段時間我會暫時留在滄雨,我本來打算在這之後就離開這裡,但是……看在你們這麼想我的份上,我會等到把這座城堡正式交給你們之後再離開。接下來還有點時間,蒂法妮瑟還有聖,你們兩個就先回去跟朋友們道別吧!我會親自教會你們所有必備的知識,得花上一段時間。你們準備好了嗎?」
翼姬與聖交換視線,堅定地點頭。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九話、永恆迷宮.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一話、拜別的黃昏.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