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九話、永恆迷宮.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igmund on Unsplash


在蒂法尼瑟的協助下,一行三人穿越黑色長廊來到迷宮的盡頭。
一股強大的力量透過繪有古代文字的厚重石門傳來,稍微走近,就被一股巨大的能量震退。這純粹的巨大魔力,果然非龍族莫屬。
而且狀況遠比想像還糟。
蒂法尼瑟道:「這裡面的就是深淵的白龍,跟你一樣是神聖屬性,能夠使用絕大多數的神術。弱點在龍的心臟部位。只有拿走白龍胸口那顆代替心臟的魔力水晶,才能徹底讓它停止活動。」
聖撓著腦袋正在考慮對策,
翼姬的語調有幾分喜色:「妳是說……代替心臟的魔力水晶?」
「是的,那是父親從龍族禁地那裡拿到的,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珍寶。那種特殊的魔力水晶叫渾沌之源,父親說那是靈魂的碎片,在天人之境的盡頭有一條靈魂之河,是世界上所有生物的起源。」蒂法尼瑟似乎看懂了翼姬的表情,續道:「就算只是碎片,應該也對你很有幫助。」
「聖,出手的時候小心,不要破壞渾沌之源。」
聖扶著額頭,「我儘量。」
聖走進時,門前的石碑逐漸發光。逐漸發亮的文字寫的是古代的魔族語,措辭艱深文雅頗有詩意,聖在翼姬的翻譯下才能看懂。
「命運亦是機會,此間煞那即為永恆。」
對那些性命為籌碼豪賭的人而言,這段話無疑是最好的註解。
深呼吸數次,聖在沉重的石門上輸入魔力,門應聲打開。
大門揭開、強大的神聖氣息迎面而來,蟄伏黑暗中的龐然大物只是輕吐,迎面的勁風就讓聖差點站不住。洞窟內有些黑暗,巨龍盤踞之處是光的所在。
遠遠看還沒有感覺,稍微走進,這只巨龍龍的身軀實在大得驚人。與想像相反,巨大的白龍並不是枯骨,反而更接近殭屍。甦醒的巨龍吞吐著不祥的黑色雲霧,在整座洞窟繚繞,所到之處都被霧氣侵蝕。
整個洞窟、以至於整座永恆迷宮,彷彿都因為這座甦醒的巨龍而顫抖。
「吼——」
一聲震天的吼叫後,巨龍空洞的巨大眼珠看來。
雖然腦子很清楚這只是幻境,可是,這股屬於遠古生物的威壓、強大的殺氣與森然的尖牙,每一件都讓人發自靈魂顫抖。
此刻的恐懼、對未來的不安是如此真切,可卻有另一種情感遠遠超過這些。
聖握緊血月杖。
這也太古怪了,吐在臉上的龍息、震動的地板以及震痛耳膜的龍吼……
這種時候,應該感到恐懼,聖卻感到異常興奮。
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想要挑戰強者的慾望猶如細小的藤蔓,深入靈魂、侵入骨髓,無法克制的興奮感帶起聖嘴角的微笑。
比起躲在某個地方惴惴不安地等死或者冀望亞德的努力,他更想靠著自己的手親自拓出一條活路。就算是鏖戰力盡而死,也比被恐懼消化鬥志安祥而亡好多了。
即便是蜉蝣般隨時消失的生命,倘若能夠在最後一刻燦爛的話,也是死得其所。
……
……
花費半分鐘搭出的複合結界只困住巨龍數秒,高達十層樓高的巨龍光靠著體型優勢就能夠輾壓渺小的螻蟻。聖集中精力閃避白龍的動作,無暇思考對策,魔力在閃躲與防禦過程急劇消耗。
先不說對方是遠古巨龍的遺骸,還是神聖屬性。面對這樣的敵人,聖在身體與魔力上毫無優勢,魔法甚至只有原本一半不到的效果。
只是一瞬間遲疑,結界重組的速度跟不上巨龍進攻。
「嗚呃——」聖被龍爪壓倒在地,還好這副軀體是由工藝女神製作而並非肉體,要是一般人早就被直接碾碎。
完了。
這麼想的同時,耳邊傳來翼姬與蒂法妮瑟的驚呼。「聖!」
白龍停止了動作,空洞的眼睛往聲音的來源看去。緊接著,牠緩緩開口稍微抬起頭——那是準備吐息的預備姿勢!
身體比腦袋動得更快,聖一個瞬間移動閃身到翼姬與蒂法妮瑟前,用血月杖硬是扛下重擊。可惜,這回就沒有上次那麼幸運了。
應該無堅不摧的血月杖、連帶握著杖的手一起斷裂。
這是聖算不上長的人生中,頭一次看見自己軀體的切面。與人類肉體完全不同,由散發華光的魔力晶石組成。
雖然這不該是死前的想法,但聖想的卻是——
真漂亮啊。
尖叫與悲鳴逐漸遠去,意識隨著軀體碎裂逐漸消失。
……
……
等待的這段時間亞德也沒有閒著,經常泡在王蝶之城的書房,偶爾也向兩位傳說級的魔法師請教施行神術的細節。
亞德想要實行的是創造的神術,是十六神創造眷屬的魔法。
簡單來說,就是從靈魂撥離一小塊並提供魔力。靈魂的破片在靈魂之河裡漫遊,累積了與世間的緣分就會產生意識,成為獨立的靈魂。
聖有著不完整的靈魂,剩下那部分可以用特殊的物品填補。
最關鍵的魔力當然要由亞德提供。
這段描述猶如在深夜中的一道光亮,亞德興奮地讀下去。
亞德在珞緹雅的幫助下緩緩閱讀文件,可是,對魔法的理解增加,內心就一點一點往下沉。即使亞德已經是神族與魔族的王室混血,擁有很高的魔力上限,但是與這些不滅的種族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珞緹雅放大的臉突然出現在面前。
「怎麼露出這種表情,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
「我很擔心自己的魔力不足,無法驅動魔法。」
珞緹雅一副困惑的表情微微歪頭:「既然這樣,你就吞下父親給你的鱗片,成為龍族的一員不就好了?」
「哎?」
「擁有龍族血統的人,只要吞下三位原初龍王的鱗片就有機會轉化成龍族。只不過,這個過程會重新塑造你的身體,」珞緹雅似乎正在思考適合的措辭,「簡單來說,就像是活著感覺骨骼被置換、肌肉與皮膚重新長出來的感覺。」
亞德想像了一下,不禁毛骨悚然。
「一定會很痛,但是沒關係,我會安慰你。」
珞緹雅笑著對亞德張開雙臂,亞德笑著靠到她懷裡:「那就交給妳了。」
「好啊!」
……
……
最初他其實沒有意識到自己身在何方。
「恭喜你,你合格了。」陌生男人的聲音響起。
回頭看,一名黑髮赤眼的男人正對著他笑。
頗具壓迫感的視線、強烈的黑暗魔力搭上配劍與法杖,聖很快意識到眼前的人多半是王蝶之城的主人,戰神月.曼德沙。
「戰神閣下。」
「我的考驗很簡單,就是看你在危急時刻是否會捨身保護翼姬。我是個寬容的父親,這就是我對女兒未來丈夫的唯一條件。」
丈夫?
聖表情有點茫然,腦袋雖然知道他跟翼姬互許終身,卻從未考慮關於結婚的事。一方面是因為翼姬不是人類、二來是因為自己時日無多,為了避免分離時的哀痛,逼著自己不去考慮未來。
月的語氣帶了幾分火氣:「意思是我準備把女兒交給你,怎麼,你不願意?」
「我很樂意,但是……我大概活不了那麼久。」
月微微笑。「你還記得幻境裡的蒂法妮瑟說過的話嗎?我手上還剩下最後一點混沌之源,而我準備把它交給你。」
「我的心願已經了結,接下來準備前往天人之境。聖,蒂法妮瑟是我心愛的女兒,是我最重要的寶藏。除了祈禱姊姊一切平安,我想的就是讓她一切順遂。你是她幸福藍圖中最重要的一片,你願意接受我的請託嗎?」
此刻,翼姬那些無聊的禮儀訓練終於發揮了效用。
聖稍微垂頭,那些禮儀在重複了無數次之後,事到如今幾乎變成直覺。他很高興自己並未在戰神月之前失態。
徹與月同樣都是王,那種久居上位的氣質即使穿樸素也無法遮掩。
「請您請務必把她交給我。」
月愉快地笑出聲音,「好好掙扎吧,記住,我別讓她等太久。」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八話、永恆迷宮.中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五十話、拜別的黃昏.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