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八話、永恆迷宮.中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igmund on Unsplash


下一個地區有一眾無頭騎士徘徊,這群身穿盔甲的死者坐在腐朽的骨馬上指揮著著一幫骷髏士兵。聖抬手用光劍招呼的動作被身後的悲鳴聲打斷。
「嗚呃呃呃呃呃呃——!」
屬於少女的尖叫聲來自蒂法妮瑟。
兩人愕然回頭,只見一名骷髏兵抬起長刀,就要往她身上招呼。
「鏘」一聲,血月杖與長刀撞出清脆的聲響。
聖一手格擋,另外一隻手抱著蒂法妮瑟,用光盾把兩公尺高的巨型骷髏擊飛,數道光劍疾射而出,
「妳怎麼進來的?」
垂頭一看,蒂法妮瑟赤眸蓄滿淚水,幾乎要哭出來。看樣子是被腐肉與屍骨嚇得不輕。少女嬌小的身體微微顫抖,把臉埋進聖的斗篷裡。
聖拍拍她的頭,「好啦,乖,沒事了。說起來妳是怎麼進來的?」
蒂法妮瑟很是沮喪:「用魔導具。我本來以為你們跟之前一樣在約會。」
「沒想到我們的公主殿下還有偷窺的興趣?」
「對不起。」
雖然聖表面在笑,可幻境也許可以設計魔物,但可不能放置真人。但是,蒂法妮瑟實在太像人了,一點也不像設定在幻境的一個關卡。
最後兩人只好勉強帶上蒂法妮瑟一起行動。
翼姬依稀記得自己小時候很沉默,可惜凡事都有例外。
——因為蒂法妮瑟實在太聒噪了。
「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是誰告白的?」「喜歡對方哪一點?」
面對這連珠炮似的問題,聖給的答案非常簡單。「不告訴妳。」
「為什麼?」
「這是對壞孩子的懲罰。」
與翼姬討論後,兩人決定不折返而是帶著她一起行動。
雖然嘴巴很壞,但聖還是盡責地護著幼小的蒂法妮瑟一邊探索。穿過無盡長廊、進到迷宮本體的時候,聖因為能量消耗過度而暫且休息。
結果翼姬居然跟過去的自己談天,一一回答她剛才的問題。
「妳可真有興致聊天,我都快累死了。」說著靠在翼姬肩膀上假寐。
可是蒂法妮瑟似乎以為他是真的睡著,孩子柔軟短小的手指在他臉頰試著戳了幾下。而翼姬也不阻止,只是看著蒂法尼瑟發笑。
聖正想睜眼,感覺食指被握住。
溫暖的魔力從相連的手源源不斷地傳入。這孩子是在為他提供魔力啊?聖暗暗有些感動,本來要罵出口的話也就吞了回去。
一般來說,聖不需要睡眠,偶爾才會有一次意識中斷的時間。翼姬把這種時間稱呼為「休眠」。短暫休眠後醒來,身體狀況、魔力以及精神狀態都可以重新調整,只有非常安心的時候才會休眠,
自己是不是太沒有警戒心了?
聖認真地自我反省。
聽見蒂法妮瑟軟綿綿的聲音:「死神姊姊,我也會碰到喜歡的人嗎?」
「會的,但並不容易。」
「我覺得這一切都很不公平,所以我不喜歡這個世界。」「可是我還是小孩子,我不想死。難道我是為了死掉而出生的嗎?」
「不是的,」翼姬說,「妳是為了與這個世界結緣而誕生的。」
「為了與這個世界結緣嗎?」蒂法妮瑟若有所思地低頭,陷入短暫沉思。「但這是以對我來說,死掉、失去記憶後,即使靈魂續存也沒意義。我想要的不是那麼……那麼高尚的東西。」
蒂法妮瑟以同型小孩來看確實沉穩,但畢竟只是人類,
「感受世界與追求夢想並不衝突。生而為人,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裡去經歷、感受,促使靈魂成長昇華達到更高的境界。為了與世界結緣,為了與等待妳的人相遇,絕對不要放棄任何機會。」
「如果活著只有痛苦,也不會遇到等待的人呢?」
翼姬答得很乾脆:「那就擁抱死亡重新來過。」
「妳的意思是、是說自殺?」
「也有活著比死亡還痛苦的時候,即便尋求解脫也不是什麼罪惡。」
一個活過兩千年另一個則是不到十歲的女孩,兩人在地下迷宮討論著生死問題,怎麼想都很古怪。
聖忍不住暗想,妳告訴過去的自己可以自殺是想表達什麼啊?
「我明白了,我會想辦法不讓自己真的變成那樣。」
經過這段對白,兩人似乎有了共同話題,蒂法妮瑟也對這個自稱死神的可疑女性放下警戒。「我一直很好奇……那個人到底是什麼。」
「那個人」當然是說聖。
「不是人類、也不屬於自然,很類似天人卻又不是神。最奇怪的是,他雖然是金髮,卻有從武聖皇那裡繼承的紫色眼睛。」
這小鬼還知道得不少。喔,對,這小鬼就是翼姬嘛。
「不久之前的神代,世界由三位聖皇統治。過去的人都是純血,從血液中繼承自古老神祇的祝福。在五大世界合而為一之後,魔力的型態產生了轉變,能夠使用多種魔法的人在未來會變得非常普遍。」
「也就是說,那個人是聖法提加跟滄雨的主人所生下的後代,跟父親一樣。除非成為半神,否則活不了太久。」
蒂法妮瑟語雖用了推測語氣,口吻卻十分篤定。
蒂法妮瑟嘆息:「真可惜,我還挺喜歡他的。」
良久,翼姬才悠悠道:「我也是。」
聖錯過了醒來的時機,本來打算就這樣休息一陣子恢復魔力,可聽到這種刻意的表白實在忍不住了,直接睜開眼睛。
「啊,你果然是在裝——」小小少女得意的聲音嘎然而止。
聖吻住翼姬的嘴唇作為回答。
……
……
在小小公主的幫助下短暫休整,聖的身體狀況恢復了不少。
三人一路上斬殺不死生物、收集財寶,對充分掌握神術的聖來說,這個迷宮簡直是為他量身打造。
越是往下走,迷宮的設計證明了聖的猜想。
這個迷宮是為了同時擁有光暗魔法適性的人而打造,也就是說,這些祕寶是戰神月為了自己以及雙子姐姐打造的地下迷宮。
兩人本以為蒂法妮瑟會是拖油瓶,可這孩子出乎意料地博學,為兩人指出了最輕鬆的道路。本來預估要一週天甚至一個月以上才能探索完成的迷宮,只花了不到一半時間就玩大概掌握了迷宮的構造。
「左邊是不死騎士,右邊是人造天使。往左邊比較好。」
「用結界直接通過就好,這裡的魔物是打不死的。」
起初兩人還半信半疑,可同樣的提示成功了數次,兩人不得不承認蒂法妮瑟是個很不錯的嚮導。聖忍不住問道:「翼姬,為什麼這小鬼知道這麼多啊?」
翼姬蒼白的臉色微微發紅,「成為死神之後,我失去了死前一半的記憶。但是,以她的身體素質不像是親自探索出來的……」
「我不是小鬼,還有,我確實不是靠探索得知的。因為,這個地下迷宮的構造跟父親為我製作的遊戲很像。」
「哦,是嗎?那遊戲破關的條件是什麼,是殺死白蛇嗎?」
「怎麼可能是那種弱小的生物,當然是龍!而且是上古的白龍!」
勾起的笑容僵在半路。
聖的笑臉有點僵硬:「妳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然不是,因為這裡不但是父皇的寶藏庫,更封印了被父皇跟聖王大人共同封印的危險魔物。其中一個,就是三隻始祖龍族之一的白龍。雖說她死後被削弱不少,但也不是可以輕鬆擊敗的對手。怎麼樣,父皇很厲害吧?」
聖抬頭望天。
「對,很厲害。」而且有點厲害過頭了。
想起自己曾經見過的黑龍君主與蒼龍君主,聖與翼姬面面相覷。於是兩人改變戰略,決定先在迷宮內儘可能搜刮可用的祕寶,做好萬全準備再前進。
……
……
與幻境內的時間相反,外面的世界才過了短短數小時。亞德在月的陪伴下探索王蝶之城,而珞緹雅則跟著溫一起去了城內的墓地尋找其餘龍族的遺骸。
這座巨大的城堡總共分成五大區、三大層,貴族、特殊貢獻者住在空中,絕大多數人住在地表,水裡與地下各住著海底智慧生物與地底人。
興盛時期城中共有數萬人居住,如今除了冰冷的人偶侍者與皇宮內的訪客,再無他人。城內的死寂與壯闊建築成為強烈對比,看來不只寂寞更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您……你準備了什麼賀禮?」
「當然是符合蒂法妮瑟公主身分的禮物。」月得意地昂起頭,嘴角帶著笑。「就是這座城堡,還有我的一切。」
亞德循著他的視線往下看。
和煦的陽光穿過結界,雨中的城堡看來夢幻又朦朧。
看著眼前的景象,亞德腦中閃過了同樣的畫面——自己看著稍微年輕的月俯視著城堡說:「不只這個城堡、這五個世界都屬於我們。日出的東方屬於妳,而日落的大地就由我來守護。神的時代已經過去,太陽升起就是新的時代。」
空氣變得稀薄、彷彿心臟像是被掐著那樣無法順利呼吸。
許久,亞德才聽見自己說:「聽起來很不錯。」
「舊的時代是由神治理這五個世界,那麼,就稱作神代吧。藍,妳覺得我們的時代應該怎麼命名才好?」
被喚藍的自己稍微偏頭思考了一下。
「叫做藍月怎麼樣?」
於是,新舊時代的命名就在這對姊弟的閒談下誕生。
「怎麼表情那麼奇怪?」
亞德抬頭看著笑臉迎人的月,遲疑地說:「我好像看到藍的記憶了。」
「是好的記憶嗎?」
「是的。」
月沒有追問,露出微笑:「那就好。」
兩人雖然認識不深,卻有默契的保持距離。月經常自顧自地講述跟藍有關的事,幫忙的時候也有點不容拒絕的強勢。可他與黑龍君主甚至蒼龍君主不同,他很清楚亞德不是藍,只是將亞德當成繼承聖王藍記憶之人。
雖然聖仍被困在幻境,亞德卻並不擔心。
他相信月不會傷害自己,也不會傷害作為亞德半身的聖。之所以屢屢推遲見面的時間,不過是為了讓迷宮更加完整。
亞德閉起眼睛,感受迎面而來的風。
希望聖一切順利。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七話、永恆迷宮.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九話、永恆迷宮.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