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七話、永恆迷宮.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igmund on Unsplash


拜別人偶公主的空中花園、越過在空中交錯的長廊回到城堡的入口。點綴夜深的星辰之下,鎮住城堡噴泉的雙子戰神雕像仍然兀自沉思。
在城池內繞了數次,兩人再也沒碰到能看見他們的人。
之後的第二天、第三天,甚至第十天仍舊如此。前進的道路猶如被陰沉的雨天包圍,時間流動太慢,在重複的每一天裡循環往復的過程逐漸消磨了意志。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隨著時間經過日漸模糊,腦中有兩個聲音在低語。
——就這樣活下去有什麼不好?
——絕對不想這樣活下去。
兩種想法在腦中徘徊不去,彼此牽制。
被困在幻境中對一般人來說非常可怕,但聖在某種程度上卻感到有點開心。翼姬很少說自己小時候的事,至少能夠藉此認識翼姬的過去。
於是兩人一邊在王蝶之城閒晃休息,一邊尋找著離開的線索,甚至還學了不少新魔法。可翼姬就沒有這種心情了,抽走聖正在翻閱的書。
「聖,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
「我喜歡這座城堡,而且跟妳獨處很開心。」
到口的抱怨被迫吞了下去,翼姬一噎,臉上微紅。
「都已經這麼危險了,你怎麼還在說這種話?」
聖感覺自己似乎知道怎麼對付她了。「難道妳不開心嗎?」
翼姬尷尬、開心又是害羞,就被翼姬推了一下。聖好像有點理解珞緹雅的心情了,調戲喜歡的人真的很有意思。
「好啦,不開妳玩笑了,我也是認真考慮過的。我們兩個都不是人類,即使不吃東西也不會死。也就是說,現在的首要目的不是在王蝶之城遊覽,學點古代的魔法,順便尋找離開的方法嗎?」
翼姬被說動了,表情有些糾結。
「而且我大概有個方向。一般來說,這種擬真的幻境通常都有個鑰匙,可能是實體或是人,甚至是一句話。但除了那位小公主之外,就沒碰過其他人,也就是說她應該就是是這個幻境的關鍵。」
「原來你還想過這些,我怎麼沒有讀到?」
聖笑道,「因為妳那時候忙著吃醋啊。」
肩膀被翼姬不輕不重的拍了下,翼姬嘟噥道:「你還有什麼沒說,快告訴我。」
「那個人偶不是給過提示嗎?他祝福我們武運昌隆,也就是說得在這附近尋找迷宮,得經過一番戰鬥才能出去,我這是在養精蓄銳。」
按照這脈絡下來,聖的說法還真有幾分道理,翼姬頓時有些發楞。
「就算是戰神閣下,也不可能弄出整個大陸的幻境。就是說,我們要找的地方就在這個世界的某處,而且很有可能是這座城堡的腹地。妳知道有什麼地方嗎?」
翼姬沉吟了片刻。「有,是父親製作秘寶的工作室。但它不在城內,而是在城堡地下湖裡的的寶藏庫,圖中需要經過一條盛產水晶的迴廊。你身上的金色晨曦跟血月就是在那裡製造,只不過,那裡是充滿魔力的地下……也有很多麻煩的東西。」
「是海之民嗎?」
「從我的年齡來看,父皇還未徹底統一大陸,時間應該在水神殞落之前。這個時代還沒有海之民,水下居住的只是毫無理智的魔獸。父皇刻意在迴廊附近放置能夠吸引魔獸的植物作為天然屏障。」
聖「啪」一聲闔上正在閱讀的書。
「我們看看吧?」
……
……
將神聖氣息化為劍氣破空,張牙舞爪的魔物被無數的光刃斬碎。
淡綠色的血在湖底擴散,在透亮的湖內暈開,汙染了清澈的湖泊。
此處正是位於王蝶之城底下的湖泊,藉著風魔法來到湖心,果然看見了隱藏在樹叢間的魔法陣。
兩天後的滿月,翼姬啟動魔法陣。
湖心浮出半透明的石板,兩人循著往下的透明台階步入水池。
可惜此處並不是水之都,兩人花了好些時間才習慣在水裡步行而不被流水影響。由於身處幻境之故,部分治療魔法效果受限。翼姬雖然保有成人的得知識,卻只有小孩的魔力量,戰鬥起來綁手綁腳。
兩人遭遇的第一組敵人是巨大的漂浮水母,大概有聖的一半高。這種半透明的水母遠遠看像是浮空的燈火,體內有淡綠色的血液流動,遠遠看就像是飄在湖底的樹木。這種魔物移動速度緩慢、攻擊手段有限,漂浮在水下看來也別有一番風情——前提是對方並不攻擊。
一聲低頻的鳴叫後,相同尺寸的水母從四面八方過來。
經過一番波折,聖以最小消耗獨立斬殺水母群。
越過被碧綠鮮血污染的水池,兩人終於進入迴廊的腹地。
「說起來,為何戰神閣下不把藏寶庫放在空中?放在水底總會被人發現。」
「寶庫裡的祕寶是都是父皇的試作品,放在那裡的都是還算滿意可又算不上獨一無二的魔導具。看這樣子迷宮還沒有完全建置完成,這大概是不幸中的大幸。」
聖乾笑幾聲,「要真的那樣,我們就乾脆放棄離開在這裡生活下去。」
「聽起來好像不錯。」翼姬笑著附和。
之所以有此言,正是因為翼姬所說的「還算滿意」這句。
神代留下的無數寶藏中,就以出自戰神雙子的祕寶最為知名,甚至有「藍月秘寶」這樣的稱呼。相傳藍月秘寶被珍藏在王蝶之城的湖泊深處,由長眠水底的巨蛇守護。在月王長眠之後,還是東西方種族傾盡國家之力探索才分別取得了寶藏。其中有不少祕寶更是作為王的權杖代代相傳。
「既然這樣,妳父親有什麼滿意的作品嗎?」
翼姬思考了一會兒。「就是父親沉睡的棺木,好像是被說『永恆之棺』的水晶棺材,那並不是單純的棺材,在棺木的空間裡,時間會暫時停止流動。所以,沉睡其中的人才能夠經過長遠的時間後復活。」
「妳是說黑森林裡面那堆水晶棺嗎?沒想到那東西有這麼厲害的作用。」
「父皇雖然被稱作戰神,但醉心設計魔導具,他還給這座地底城取了名字,外頭的長廊叫做無盡迴廊,往內走會抵達的空間叫做永恆迷宮。」
聖道:「這對迷宮侵略者來說,可真是危險的名字。不過以戰神閣下的能力來說,這個迷宮未免也太簡單了點。」
「那是父皇刻意製作的,這座地底迷宮,包含裡面的財寶、魔法與典籍才是他留給世界的遺產。」
「遺產嗎?」聖喃喃道:「與其這麼說,這個迴廊的設計好像在歡迎挑戰者。」
「也可以這麼說吧。父皇常說弱小的人沒有資格使用他的作品,經常為魔導具設置十分嚴苛的使用條件。比如限制血統、魔力量、屬性,或者是體內的能量。」
「可是神聖紫水晶也有類似的限制,初代聖王不是那種類型吧。」
翼姬笑道:「她本意是不希望親手製作的魔導具被濫用。」
「真是理想化,這種做法就是讓強者更強;弱者更弱。更何況,能夠從永恆迷宮帶走魔導具的通常本身就是強者。」
越過了無波的湖底、將守門者的鮮血滴在傳送陣,魔法運作的光芒之後,翼姬與聖的身影消失在無盡迴廊的入口。
為了避免誤殺海中生物,兩人把精神花在辨識敵意對象。
正因為如此,也就沒注意到遠遠地跟在兩人身後遙遠處的小小身影。
……
……
第一關是亡者之地常見的水晶骷髏。
這種骷髏對光屬性魔法有一定程度的抵抗能力,可惜對一般聖職者仍是挑戰的水晶骷髏仍是黑暗的子民——也就是說,神術對它們仍然效果卓越。
從天而降的聖光柵欄從上而下刺穿了不死生物。
翼姬偶爾會跟聖一起進神殿。看他閱讀聖典、宣講,有時候是為被詛咒的傷者治癒。聖經常說自己只是空有聖王的頭銜,沒有當聖王的資格。
之所以閱讀聖典、學習魔法、為傷者治療,因為這是聖王的工作。
剩下那部份大概是對聖王藍那種若有似無的競爭意識。
「我姑且還是受到不少特殊待遇,這就當成打工費好了。」
對翼姬來說,沐浴聖光中的他與「聖」這個名字十分相稱,看來格外神聖不可侵犯。她很喜歡聖助人時那種理所當然,因為有能力便伸出手,轉過身就不會記得自己施恩。富有的、尊貴的、貧苦的、低劣的,這些人在聖面前只是需要幫助的人。
如果「蒂法妮瑟」知道自己的初戀對象是未來的聖王,大概會很驚訝吧?
不,或許會很開心也說不定。
死亡之後,幼小的蒂法妮瑟因為驚嚇失去了部分記憶。拋棄舊名成為冥神眷屬之後,冥王閣下為了維持翼姬情緒穩定,壓抑了她的情感。
雖然不再恐懼可也不再快樂,真正意義上成為了人偶公主。
「翼姬,妳在發什麼呆啊?」
「要是我們以前真的見過面就好了。」
聖笑道:「就當成是這樣就好。反正以前的事情妳也不大記得?」
翼姬含笑說了「好」。
雖說父親是為了考驗聖才將他們拉入幻境,對翼姬來說,共處的回憶、相倚著閉眼休息的時光,肯定會成為未來最懷念的時光吧?
謝謝您,父皇。翼姬發自內心這麼想。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六話、人偶公主蒂法尼瑟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八話、永恆迷宮.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