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六話、人偶公主蒂法尼瑟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Photo by Birmingham Museums Trust on Unsplash


彷彿聽到了什麼雜音,將自己從沉重的黑暗中拽出來。
「……」
「聖……」
聲音彷彿隔著沉重的海面傳來,被橫亙其中的海水擊碎,變得虛弱又模糊。
呼喚聲重複了數次,聖終於緩緩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黑髮赤眼的少女,看來十四、五歲。五官精緻、眉毛纖長,搭上不健康的白皙膚色,聖愣了三秒才意識到對方的身分。
「翼姬,妳怎麼變小了?」
翼姬微微歪頭,這才找到鏡子看到自己如今的模樣。
「我的頭髮?」翼姬找了鏡子,看清她現在模樣的時候,表情有些凝重,「這是我成為天人前的模樣。這裡應該是王蝶之城……不過是兩千年前的。你看窗外。」
聖循著她的手勢看去,不禁瞪大眼睛。窗戶外是飄浮的雲影,有些陌生的鳥型魔獸在窗戶邊駐足,發出悅耳的低鳴。
「神代的魔獸在五界合一之後,因為適應不了魔力劇變,兩百年前滅亡了。」
兩人沿著大廳的紅毯往上走,從連接兩座城池的迴廊能夠感覺到風。翼姬為聖講述她作為蒂法尼瑟的往事,談論古老時代的文明與魔法。
和煦的陽光穿透包圍城堡的結界,平等地為眾生帶來溫暖。
這座城堡被強烈的魔力包圍,珍貴的魔法道具隨處可見。近年才培育成功的水玫瑰、魔力傳輸裝置,在這座古老的城堡中隨處可見。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牆上的雕花、窗簾上的裝飾以古代符文書寫,經過精密設計的符文撐起了整座城池。
踏上迴廊往下看,能夠從漂浮在空中的皇宮俯瞰整座城市。
迎面吹來的風帶來些許冷意,半透明的台階連接著數座浮空的台階。沒走幾步,翼姬就氣喘吁吁,兩人只好停下休息。仔細一看,白皙的臉色蒼白如紙,猶如殘燭風中,彷彿隨時會倒下。
聖試著用魔法為她調整紊亂的魔力,可惜效果有限,她似乎變得更不舒服了。聖這才意識到翼姬是魔族,改用神術治療就陸續有了效果。
「妳的身體狀況很糟嗎?」
翼姬艱難地點頭,「我小時候身上也有很多種魔力,但小孩子的身體還無法容納,也找不到替代的方法,只能住在魔力儲存裝置堆成的屋內生活。」
「是天然的魔力水晶製造者。」
這說法讓翼姬抿嘴微笑,「當時的我,一個人的魔力就可以撐起整個王蝶之城浮空所需的魔力。我才是真正意義上這座城堡的心臟,父母親都對我寄予厚望。」
聖笑道:「我們翼姬挺厲害的啊……不對,這不就是溫研究的魔導具嗎?」
「母親為了讓我活下去而研究的魔法,最後卻救了亞德。我經常看著你,但我那時候想的是,要是母親的研究早有成果,我現在會是什麼樣子?世界還是只有帝國嗎,我會是好幾代以前的英明女王嗎?我當時腦子裡想的都是這些事。」
聖知道該說點什麼,卻找不到適合的話。最後她只能握住翼姬的手。
那雙屬於少女的手纖細又溫暖。
聖內心感到些許遺憾,不可言說的內心某處卻又可恥地覺得慶幸。
「由工藝女神親自雕琢的人偶,在我的注視之下獲得新生,然後與我一同回到這裡。聖,你知道嗎?除了三位降臨下界的聖皇之外,還有另外三位神祇,分別是時間混沌以及命運。主宰命運的神祇會為下界的靈魂布置許多考驗,歷經重重試煉之後,靈魂才能夠有所成長。」
聖抿嘴卻不說話。
作為翼姬的戀人,他很清楚翼姬性格中有股飛蛾撲火的浪漫,倘若自己能夠順利活下去那當然很好,可若不能的話……翼姬可能會不顧一切也要讓自己活下去。
「聖,你還在擔心我會殺亞德嗎?」
理智上知道不可能,聖依舊止不住擔心。「抱歉。」
「如果是認識亞德之前,還有這種可能。可是今非昔比,他不只是你的半身,更是我的朋友。我們一起度過了那麼多時光,他總是在我們吵架的時候幫忙傳話。就算我真有能力殺他,也不可能下得了手。」
聖沒能想出好的回答,只能緊握翼姬的手。
「我會把這當成命運之神對我的考驗,盡全力努力並且接受結果。但是聖,答應我一件事。」聖的手被翼姬反握住,少女模樣的翼姬抬頭仰望著他,熟悉的深赤色瞳孔承載著強烈的執念。「絕對不要輕言放棄。就算要死,也得掙扎再死。」
聖抬起被她握住的手,親吻了她的手背。
「我答應妳。」
……
……
循著翼姬的記憶在城堡中前進,穿越過空迴廊、花圃、鐘塔與秘密地道,最終抵達了翼姬兩千年之前的居所。
那是位在城堡中心的浮空城,不,與其說是城堡,不如說是個秘密基地。
花朵盛開、鳥語花香,伴隨著宜人的潺潺流水聲,絕美的窗簾編織初精美繁複的窗簾。靠窗的位置就是帝國公主蒂法尼瑟的特等席。
未闔上的書籍被微風好奇地翻閱,快速翻書聲格外悅耳。
這裡是帝國公主蒂法尼瑟.曼德沙的房間。
聖站在窗戶邊往外眺望,坐在窗邊的搖椅上,想像著當年的翼姬。宛如被囚禁在少女的軀殼,只能從窗口往外眺望的公主殿下期待的肯定不是這樣的未來。
想到這裡,聖不禁有點感傷。
可惜這種傷感沒能維持多久,就被翼姬興本人掐斷。「找到了!」
「什麼東西?」
翼姬把那東西藏了進懷裡。「是日記,就算是你也不准看。」
「好啦、好啦,不看就是了。還有什麼特別的嗎?」
聖隨手拿起藤椅上的娃娃,突然聽見少女的聲音。
「無禮之徒,你是何人?」
聖嚇得鬆手,原來是屋子的主人回來了。
外貌看來七、八歲的帝國公主蒂法尼瑟.曼德沙抱著花束,詫異地看著聖。面對突然闖入的陌生人,她的態度十分鎮靜……不如說是鎮靜過頭。她以一種品評的目光從上到下打量他,「以男人的角度來說,你長得太漂亮了。」
跟聖熟悉的翼姬.瑪格琳相比,兩千年前的「蒂法妮瑟」更符合人們口中的「人偶公主」。這種品評的口吻加上語調中的傲氣,立刻激起了聖的反抗意識。
聖勾起一個譏峭的笑,「難道妳不喜歡嗎?」
「當然喜歡,」就算是兩千年前的翼姬還是這麼不按牌理出牌。「但你身上有股熟悉的臭味……跟那個死掉的人好像。」她說到一半頓住了,瞪大眼睛看著聖身後的翼姬。「妳是什麼人?」
兩張同樣的容貌越過聖彼此相望,翼姬開口了:「我是死神,前來告知妳的死期。」
「騙子!死神怎麼會跟滿身臭味的傢伙一起,咳咳咳!」
這咳嗽之劇烈,彷彿要將五臟六腑也咳出來似的。聖本想伸手拍她的背,可想起兩人並不認識也只有改用魔法,過了數分鐘蒂法尼瑟才緩過來。
「什麼臭味,這是神聖氣息。我是兩千年後的聖王。」
被蒂法尼瑟懷疑的視線看得惱火,聖索性召喚血月杖,這才讓她閉嘴。
「既然我死了,就是說母后的研究並沒有成功嗎……」
翼姬微微笑。「不,她的研究很成功。是因為別的事。」
不論氣焰怎麼囂張,她畢竟是個十多歲的孱弱少女,很快就壓不住失落。「為什麼非得是我呢?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情,還沒談過戀愛呢!」
最後的補述讓聖忍俊不禁,笑出來的同時收穫蒂法尼瑟的瞪視。
「有什麼好笑的!」
聖很輕鬆閃開她的巴掌。「別生氣,我只是在想,妳果然很可愛。」
「可、可愛……」蒂法尼瑟蒼白的臉蛋明顯紅起來,聖暗暗覺得好笑,「可惜我對小孩子沒有興趣,等妳長大之後再來吧!」
這句話不但是說給蒂法尼瑟本人聽,更是說給翼姬聽。
翼姬道:「雖然妳會死去,但會以別的方式獲得新生。在遙遠的未來,會遇見妳等待的人,雖然不能像父親一樣被朋友環繞,會有屬於自己的朋友……雖然必須歷經困難,但是能夠跟心愛的人相守。」
蒂法尼瑟似乎忘記了懷疑,血色眼眸瞪得很大。
「真的嗎?」
「真的。」
幼小的蒂法尼瑟咬著嘴唇,「那我就姑且相信妳好了。那麼,這位死神小姐跟聖王閣下是為何而來,總不是為了鼓勵我吧?」
或許因為對方是小孩,聖看她發怒只覺得好笑,連帶說話聲都帶了一點笑意。「因為我是神的孩子,說不定會為了妳大發慈悲呢!」
蒂法尼瑟一臉受不了:「為什麼像你這種人會得到血月的承認啊……」
「誰知道?或許是天人之境沒有人才了。」
感覺袖子被扯了一下,聖帶著笑回頭,卻看見翼姬緊繃的臉。
「為什麼你對她比較有耐心,明明我才是你的戀人啊!」
聖撓撓腦袋,「不知道,因為是小孩子?而且很有趣。」
這回答顯然不能讓翼姬滿意,她的表情一點一點沉下去。四周的氛圍以眼睛可視的速度變暗,憂鬱的黑色魔力不受控地包圍著三人。
聖嘆著氣伸手把她摟到懷裡:「為什麼要跟自己吃醋啊?」
「我控制不了嘛。」翼姬把臉埋在聖的懷裡,口吻有幾分委屈。
聖自然地親吻她的臉頰,難得帶著哄誘的語調:「好了,別生氣了。既然妳不高興,那我們這就走了。」
蒂法尼瑟卻有意見了:「等一下,你們到底來這裡做什麼、又是怎麼進來的?跟自己吃醋是什麼意思?」
聖笑道:「這裡是戰神閣下的城堡,我們當然是受到主人的邀請而來。」
「你雖然是聖王,卻也是魔法生物……這副軀殼不是肉體。就是說,你之所以來到王蝶,是想請父親救你嗎?」
不愧是戰神藍月的女兒,一眼就能看穿聖靈魂衰弱的問題。聖笑著拍拍她的腦袋:「算是吧,但我可不抱什麼期待。可是人嘛,總得垂死掙扎一下。」
蒂法尼瑟說:「我可以救你,低下頭。」
「那可真是太感謝了。喔對了,可不能偷親我啊!」
「誰會幹這種事,你這個、你這個……」
教養良好的公主小妹連難聽的字眼都還沒學會,憤憤不平地在聖的額頭落下一個吻。源源不絕的魔力隨著接觸的傳來,純粹、沒有屬性的魔力在體內擴散,很大程度為聖提供了活動的能量。
聖稍稍瞪大眼睛。「這可真是……感激不盡。」
蒂法尼瑟哼了哼,小臉帶著遮掩不了的驕傲。「毋須言謝。倘若我能夠活到那個時候,你再親自跟我道謝吧!」
聖發自內心地笑了。
「再見了,蒂法尼瑟,兩千年後再見吧!」
「為什麼不告訴她?只要開口,妳就能夠活下去。」
翼姬搖搖頭。「這我知道。但我畢竟是神的眷屬,即使回到過去也不能打破禁忌。更何況,我對現在的自己很滿意。」
「我也很滿意啦,可是——」
「因為我不是想活下去。」翼姬說,「我是想救你。我不能改變未來,而且,我願意為了與你相遇而選擇死亡。」
翼姬的表情太過認真,正要出口的一連串揶揄也說不出口,聖尷尬地撇開頭:「妳一本正經地說這種話,要我怎麼回應?」
「不回答也沒關係。」翼姬食指碰觸聖的指尖,兩人摸索著十指相扣。「我會一直等著你,所以不要輕易放棄。不論是我、亞德還是珞緹雅甚至父親都會幫助你。走吧,我們得去找離開這裡的方法。」
「好。」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五話、王蝶之城.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七話、永恆迷宮.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