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五話、王蝶之城.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Photo by Caio Silva on Unsplash


古老時代帝王的聲音逸去,偌大的城堡尚能聽見聲音的殘響。
這座莊嚴而古舊的城池終於復歸寂靜。
聖問:「翼姬,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翼姬果斷做出決定:「我們分成兩組行動。亞德你們從下面開始走,我跟聖從大廳往上爬樓梯。」
珞緹雅道:「為什麼要分開,大家一起行動比較安全吧?」
「如果我們一起行動,就不能得到父親的承認。唯得到父親認同,才有可能請求他的協助。亞德,如果不順利的話,就只能靠你了。」
兩隊人馬各道珍重,分頭行動。
……
循著翼姬指定的方向,一路上大抵順利,透過靈魂的連結,能感覺聖一直維持高度警戒狀態,精神始終緊繃。
也難怪如此。畢竟
「王蝶之城」是神代三座空城之首,也是唯一留存至今的浮空城。
講述著神代軼聞的典籍是這樣開場的——
這座空中堡壘是五界之王的居所,是五界最安全之處、亦是五界最危險的地方。見亞德愁容滿面,似乎擔憂著聖。
珞緹雅試著開啟話題:「亞德,你知道這座城堡的名字來源嗎?」
「是什麼?」亞德目光可見的漫不經心,珞緹雅暗暗有些氣餒。
「聽說這座城堡是由無數的金翅蝴蝶撐起城堡,才讓這座城池飄浮在空中。而戰神閣下在城堡的核心能量用盡時,從上一任主人那裡買下這座城堡。不知何故,這座城堡在戰神殞落之際卻沒有墜落。」
明明腦中沒有想法,亞德卻出言糾正:「不是因為蝴蝶。這座城堡可以飄浮在空中,主要是因為城堡的梁柱以及花園裡的噴泉組成接近完美的能量循環,剩下的那部分則是由花圃裡的水玫瑰補足。之所以叫做王蝶,是因為水玫瑰會吸引天人之境的金翅蝴蝶。因為金翅蝴蝶只在這座城堡可見,又被稱做王的蝴蝶,因而得名。」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這就是所謂靈魂的記憶嗎?」
連亞德自己都愣住了,「我不知道。」
抬頭往前,這座本來應該陌生的城堡卻非常熟悉。隨著往前的步伐,一幕幕過往的畫面、來自熟悉陌生人的話語擅自鑽入腦海。
亞德遊走於過去與現在,受到古老時代榮光的緣分祝福與糾纏。即便能夠看到屬於聖王藍的記憶,亞德仍舊對自己繼承聖王魂魄一事沒有實感。
自從能夠看見靈魂開始,偶爾會在夢裡看見一段過去,整體來說悲傷更多。亞德固然同情為弟弟自我犧牲的她,卻沒有打算連同聖王的哀傷一同背負。
所以,以初代聖王的身分請求月的協助簡直就是說謊。
如果可能的話,亞德也想拋下聖王的身分向黑龍君主、向戰神月請求協助,可亞德這個身分相對這些久遠時代的王者實在過於渺小。
亞德否定著初代聖王的同時,又想利用這點謀取利益。
直到現在,這種矛盾仍在內心縈繞不去。
「皺眉頭了。」
珞緹雅伸手按在亞德眉頭間隆起的皺紋。
亞德偶爾會陷入思考中,被自己的想像拖垮。這種有點可愛的打擾,就是珞緹雅特有的貼心吧?亞德把臉埋入她的頸窩,感受著熟悉的氣味與溫度。聽見她還在說話:「你哭了嗎?」
「我沒有,別亂說。」
「你一直不說話我會覺得很無聊。」
亞德低笑著蹭了下她的臉頰,「那就覺得無聊好了。」
「怎麼這樣……」
珞緹雅真的安靜了兩分鐘,之後又忍耐了三分鐘,才試探地喊:「亞德?」
「以前我小時候經常聽著聖的聲音,跟他說話,這樣才能度過那些很討厭的日子……」亞德感覺腦袋被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忍不住發笑。「我跟聖還是很親近,可以分享所有的秘密。可是,我想要擁抱的時候總會想到妳。」
「是嗎?」
上揚的語調是遮掩不住的好心情,珞緹雅現在應該咧嘴笑吧?
珞緹雅稍微鬆開擁抱,單手抬起亞德的下顎,這個吻果然落在嘴唇上。
「你可真有興致,在這種地方告白。」
亞德微笑。「等我們回去再繼續吧。」
「好。」
……
……
陽光透過半透的玻璃撒入屋內,溫暖了偌大的白色城堡。眼前的景象跟聖法提加皇宮很類似,柱體與雕塑卻是魔族風格。
漫步在美麗的城堡中,感覺陽光落在身上的溫度。融合了東西方兩地文化的城堡完全符合亞德的理想,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真不可思議,這這跟我小時候看過的繪本完全一樣。」
「神代的故事嗎,裡面是怎麼說的?」
「裡面說,王蝶之城是由戰神閣下為和平未來打造的理想藍圖。」
亞德試著感受聖的存在。總是連接彼此精神的那條線被迷霧籠罩,感知道的情緒非常模糊,更別說傳遞話語了。
「聖好像一直很緊張,不曉得會不會有危險?」
「應該不至於,但月王大概打算戲弄一下他們。畢竟他最擅長的空間魔法與幻術最適合製作陷阱。在這種地方使用空間魔法,是想考驗聖。」
如果認為聖沒有存活價值……那又該怎麼辦?
亞德壓下憂慮,與珞緹雅繼續向前。越過滿是聖花的堡壘,乘著薰香抬頭往前,看到一扇豎起的大門。
珞緹雅不顧亞德阻止,上前碰觸了門扉。「沒有魔法,看起來是歡迎光臨的意思。或許戰神閣下想見見繼承初代聖王靈魂的人?」
兩人別無選擇只能向前。門扉盡頭是署名列隊歡迎的人偶侍者,還有溫以及一名陌生的黑髮男人。
「我是月.曼德沙,這座城堡的主人。」
那是個相當符合滄與美學的男人。個黑髮赤瞳的魔族青年,稍微往外翹的髮尾帶著淡淡的紅色。一身黑色緊身披風往下開到腰,露出大半胸膛——這是典型的魔族打扮。除此之外,男人腰間皮帶掛著短刀手上卻握著杖,符合以上標準的人不算多。
他比龍高一些,身材精瘦卻穿著寬大的魔法師袍,肌肉線條充滿了力量。從赤紅眼眸與髮尾的顏色可以看出對方應該是貴族,甚至是曼德沙家族的人。
男人咧嘴微笑,露出尖銳的犬齒。「覺得我很眼熟嗎?」
亞得連忙收回視線,「抱歉,戰神閣下。您跟翼姬很像。」
「你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
「可是,您……」
「如果你改變稱呼,我可以給你個優惠。我會誠實回答你三個問題。」
「聖跟翼姬他們會不會有事?」
月對亞德露出微笑,「別擔心,他們不會有事。我只是給他們一個小小的考驗,不論結果我都會幫忙。那麼,請。」
亞德與珞緹雅被請到了會客室,茶香與甜美的味道在室內蔓延。
「你們的事情我都從黑龍君主那裡聽說了。我為了可愛的女兒還有她的心上人準備了禮物,請不要太擔心。」
「所謂的禮物是指什麼?」
月並不直言,只是微笑。「我可以保證,是會讓你開心的事。」
那雙執著的血眸注視的是兩千年前的聖王藍,而非亞德這個人。
亞德理智上知道接受這份好意雙方都能滿意,可是亞德雖有藍的記憶、也能夠使用屬於初代聖王的部分神術,但他畢竟不是藍,只是記憶的繼承者。若以戰神的姐姐的身分自居、甚至直呼其名,難道不是撒謊嗎?
亞德樂意為聖說謊,但想到月為了與藍再會而付出的努力,就沒有那麼確定了。
「我知道你不是藍,你也對我們的往事不感興趣。」
亞德表面上微笑,內心暗叫不好。難道我表現得那麼明顯嗎?
看著那張高深莫測的笑臉,亞德似乎能夠隱約感受到對方的情感。
「我知道你不是藍,也不是打算把你變成藍。我之所以從煉獄的深淵回來,就只是把欠給藍的恩情、受到的幫助……甚至借來的靈魂還給她。」
「借來的……靈魂?」亞德瞪大眼睛。
月笑著揉亂亞德的頭髮,親暱地不像初次見面的人。
亞德其實不喜歡陌生人的碰觸,月的親近卻非常理所當然,彷彿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面而是相識百年。
「對,就是你想的那樣。我跟藍也是共享靈魂的雙胞胎,只不過,我們出生在不同世界,彼此雖有聯繫但是不像你跟聖那麼深。要喝點什麼嗎?」
於是侍者為亞德送來葡萄汁,而月的那份則是紅酒。
兩人杯子相碰各自喝下,聽見他說:「看到你過得還不錯,真是再好不過。以前姐姐她雖然是聖王,可是男人運不怎麼好。」
在神代的記述中,聖王藍幫助弟弟成王後病逝,心愛的人也在功成之前背叛。這說法帶起亞德的笑容,對話的氣氛也輕鬆許多。
月漫無目的地講起與藍的相遇、成為王的過程,以及最重要的——
她的死亡。
即便強如藍月,也不能擺脫世間隨著時間的經過,藍日漸衰弱,在最終戰結束、月登基以前獨自離開,在龍族禁地長眠。
「我找了很久,最後才知道她去了禁地。或許就是因為這層執念加上與龍族的緣分,你才會做為龍族的一份子誕生。而我始終放不下對姊姊的罪惡感。姊姊死後數年,我的魔法造詣已經越過人類的境界,只差最後一步就能夠離開世界成為天人,我卻在最後一刻遲疑,對世間留有牽掛。」
月注視著亞德,赤紅眼眸卻是執著。
「我就像甘願留在世間的亡靈,漂泊於世間兩千年,就是為了見你。所以,亞德,我不是把你當成藍,而是想了結過去的緣分。」
亞德又是感激又是抱歉,一瞬間不曉得怎麼回應。
「我並不討厭聖,如果動他反而讓蒂法尼瑟討厭可不值得。只不過,我作為父親,刁難女兒的戀人是很正常的吧?」
亞德笑出聲音。「確實是這樣。」
「不管結果怎麼樣,我都會出手幫忙。因為他可是我女兒第一次喜歡上的男人,或許不夠好,但絕對不可能不好。所以,你就坦率地接受我的幫助吧?」
「那我就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四話、王蝶之城.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六話、人偶公主蒂法尼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