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四話、王蝶之城.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Photo by Caio Silva on Unsplash


等到訂製的服裝完成,月還是沒有現身。與這位性格古怪的戰神閣下有過幾次書信往返,終於敲定了兩週後拜訪。
翼姬與聖穿的都是以黑色為主、紅色為輔的禮服,實際看見兩人穿上,亞德終於摸清楚內心那股模糊違和感是為何。
……因為他們身上的確實是正裝,而且還是滄雨的結婚禮服。
翼姬跟聖一起選了這件衣服,陪同的星澄與徹也沒有表示不妥。可知情的翼姬刻意安靜,亞德也只能保持有禮的沉默,接受這小小的心機。
翼姬對亞德投以感激的視線。兩人交換著視線,突然被聖擋住。看見聖難得不高興的臉:「你們在幹什麼?」
「沒什麼。」「沒事。」
看著默契十足給予相同答案的兩人,聖不禁皺起眉頭。
「到底是什麼,快說。」
珞緹雅道:「是衣服吧!你是聖法提加的光明神的代行者,一般來說只有親近的人死去才能穿著黑衣。要是這是在聖法提加,恐怕教會那些傢伙又要說你瀆神、違逆光明女神的意思,自甘墮落之類。」
「那些老化石懂什麼?我這叫做入境隨俗。」聖滿臉不以為然,「按照光聖教的教義,聖王就是光明神的代言人,也就是我說我的意志即神的意志。難道說他們這些人要指點上神何為正確?」
亞德一臉震驚地聽完聖的講述,忍不住喃喃:「原來你真的是聖王。」
「廢話,你也算是半個聖王不是嗎?我們加起來就是完整的一個!」
四人就這樣閒談著完成試裝、調整好領結,來到位於闇之華西側遠處附近的別棟。此處說好聽點叫做安靜遠離塵世,難聽的說法就是窮鄉僻壤。
搭沒有車夫的無人馬車,從側門離開了皇宮。
此時夏季的陽光正好,可惜這罕見的燦爛太陽終究還是會被常雨的霧都掩埋。
珞緹雅問:「翼姬,這位戰神閣下是不是很難相處?不過是見個面,規矩也太多了,簡直比死掉的那個神王還要囉嗦。」
翼姬道:「父親很開明,也不大在乎禮儀。」
「哦,是嗎,妳要不要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回答這個問題?」聖把視線投向兩人身上的正裝,臉上寫滿了懷疑。
翼姬欲言又止:「從我有記憶開始,父皇就特別厭惡接近我的異性,有可能會特別刁難你。不過我想母親應該會幫忙。」
聖表情微微扭曲。「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
翼姬握住聖的手,表情真摯:「沒關係,到時候我會保護你。」
「妳就免了,道時候我會拉亞德來墊背,這樣一來,戰神閣下可能會下手輕一點。」聖說著勾住亞德的手。亞德苦笑:「能夠成為聖王大人的盾,是我的榮幸。」
「為什麼我不行?現在還是我比較強!」
翼姬使勁去拉,聖被重新扯回她懷裡。每當扯到強弱,聖跟翼姬總是免不了爭吵。這回聖難得沒有反唇相譏,猶豫片刻,伸手輕輕拍了下她的頭。
翼姬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
「這跟強弱沒有關係,我是想保護妳。如果妳護著我,只會讓妳父親更生氣而已。我不只想被溫認可,也想要得到妳父親的承認。」
「萬一父親不認同呢?」
聖笑著對翼姬伸出手:「這有什麼關係?真有這種時候,我們就一起逃跑吧!反正亞德跟溫都會幫忙,真要跑也沒有那麼困難。」
不知道是因為午後的陽光、此刻的話語,還是因為聖難得貼心?總而言之,翼姬瞪大眼睛,蒼白如臘像的面容罕見地染上一抹紅霞。
「聽起來好像說要私奔。」
聖沒像往常那樣嘲笑,而是報以微笑,「就是這個意思啊!」
帶著笑意的話語稍微遮掩了面對未知的緊張,一行四人終於來到魔王陛下為這幾位貴客準備的別棟。
聖吞了口口水,做出準備敲門的姿勢。「準備好了嗎?」
眾人用力點頭。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氛圍。
翼姬代表敲開別莊的門。「父皇,我是蒂法妮瑟。」
門嘎吱一聲自動打開,敞開的的鐵門彷彿歡迎著來客。
透過門外往內看,外頭是滄雨城的連綿細雨,門內則是炙烈的夏季豔陽。一條半透明的浮空台階往上延伸,連接著湖畔的青草與浮空的黑色城池。底下的巨大的湖泊內映著的城市倒影,與空中的堡壘相映成趣。
遠遠地有個侍者模樣的女性朝他們傾身行禮。
他肩上有著象徵唯一帝國的龍與日月的金線繡成的徽章,袖口的銀線低調而奢華。雖然剪裁有幾分古樸的精美西服即使放到兩千年後仍屬精品。
翼姬道:「這是父親的製作的人偶,跟人類很像吧?」
珞緹雅好奇地上下打量著。「臉上表情很僵硬、體內也沒有靈魂,這是故意的嗎?」
「父皇畢竟是魔法師,遵守著人不能創造生命的法則。」
侍者們胸口的紅寶石綴飾散發著耀眼的流光,亞德看得目不轉睛。不只如此,晶體能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流動,那股能量猶如心臟跳動般規律地鼓動。
為首的女子在翼姬身邊跪下:「公主殿下,陛下已經恭候多時。還請跟我走。」
此時雨正好結束,泥土與草地的氣味迎面撲來。
走在雨後的小路,空氣中的潮意仍未完全退去。遠處的天邊是醞釀著下一次驟雨,還是被探頭的太陽拉出一條跨越城市的彩虹呢?
最近幾天,亞德的感官以可怕的速度拓展。除了專注的時候能夠凝視靈魂,不需要花太多力氣也能感受魔力流動。亞德逐漸能從不同地光與氣味辨認出不同的魔力,被熟悉的魔力流包圍著也讓他感到安心。
也因為這層緣故,亞德能夠從包圍莊園的結界感受到主人對自己的歡迎之意。那股強大的魔力有股令人懷念的熟悉感,亞德不知覺放下警惕。
走進莊園盡頭空曠處的魔法陣,抵達的陌生的異空間有無數散發光芒的浮空魔法陣。侍者們以近乎競走的速度引領著他們踏過無數個魔法陣,重複啟動魔法陣與傳送的過程好幾次,侍者才終於停下腳步。
「公主殿下、聖王御下,我們到了。」
說是到了也沒錯,可是……那座城堡在天上啊!
「我的任務就到此為止,請各位想辦法見到陛下。」侍者對翼姬深深行禮,「祝福各位武運昌隆。」
結束了無數次眼花撩亂的傳送,亞德讚嘆之餘仍有點頭暈。
比他更習慣魔法的珞緹雅早就恢復精神,正在東張西望。
「這裡也是戰神閣下創造的空間吧?不愧是五界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魔法師,居然能夠同時維持那麼多傳送陣,還能創造這麼大的空間。」
翼姬自豪道:「父皇不只是強大的魔法師,更是五界首屈一指的魔導具專家。直到現在,父皇的作品通過了時間的考驗,在兩千年後仍然完美運作,他是最棒的!」
聖把眼睛投向天空。「這階梯也是妳那位偉大父皇的傑作嗎?」
亞德定睛一看,才從魔力的流動中看見微小的停滯。那些停頓的地方以樓梯的方式逐漸往上,抵達飄浮在空中的巨大堡壘。
聖試著召來風,卻只有微風前來,即使加上咒語依舊效果有限。
翼姬道:「在這個空間,魔法的效果會大幅度下降。看來父親是希望我們慢慢走。」說著提著裙子跨步,但這種曳地長裙走路就有難度,要想爬樓梯就更加困難。看翼姬懊惱,聖嘆氣對她伸出手:「我抱妳走上去吧。」
「你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是怕妳踩到裙子摔倒,到時候弄壞裙子可就不好了。」
聖似乎很不習慣對翼姬體貼,難得紳士還是忍不住多說幾句。翼姬也不生氣,伸手摟住聖的脖子,以公主報的姿勢被他摟著往上爬。
珞緹雅發出「哇」的讚嘆。「亞德,我也要!」
「是,遵命。」
亞德笑著執起她的手背,刻意裝模作樣地行了個吻手禮,惹得珞緹雅哈哈笑。她被亞德抱在懷裡,能夠感覺因為發笑而胸膛微微震動。
亞德被珞緹雅的好心情影響,話語聲都帶著濃厚的笑意。
「有那麼開心嗎?」
「我以前想像過這樣被你抱起來,沒想到居然成真了。」
「我還以為妳想像中的我是被抱著的那個。」
珞緹雅在亞德耳尖輕吻了一下,「兩種都有。」
通過帶著小小刁難的陷阱,回頭去看,侍者仍站在原處。
感受到亞德的視線,對他深深鞠躬。亞德用口型對他說了「謝謝」。
侍者是透過道別語提醒他們。可是,能有這麼細緻思考的存在……真的能夠說是人偶嗎?
問題還未有解,沉重的大門已經關閉。精心雕製的彩色玻璃在地板投下精緻的彩色投影,圖樣是象徵唯一帝國的龍與日月。
聽見古代語言說的男性嗓音:「歡迎各位來到王蝶之城,我是城堡的主人月.曼德沙。為感謝各位遠道而來,我特別為你們準備了賀禮。」
他在「賀禮」兩字上特別加重。
「歡迎各位向我親自領取。」
男人的聲音咬字精準,揀選措辭精確,能聽出對方必然身分尊貴。而且說也奇怪,亞德總感覺這男人似乎跟龍有不少相似處?
「蒂法妮瑟,如果你們能夠來到我跟前,我就會給妳想要的東西。」
「父皇,您願意救他嗎?」
「哈。」一聲高深莫測的輕笑,男人說:「原來我在女兒心裡是這麼好的人啊?很可惜,我可能會讓妳失望了。只不過,要是妳足夠努力,我可能會改變心意也說不定。總而言之,你們就用盡全力掙扎吧!可千萬別讓我感到無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黑森林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二話,菜鳥冒險者的日常 (3)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五話、王蝶之城.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