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 / 第二話,菜鳥冒險者的日常 (2)

冒險者 修龍

Photo by Albert S on Unsplash


總而言之,被伊文潔琳暴打一頓,還被指使替她跑腿排隊,總算換來伊文潔琳一句「沒關係」。
平常她大概會壓著克洛托,要他請客,吃到把他本月的預算榨乾才能善罷甘休。雖然身上多了幾處傷口,跟過去真正惹怒她的時候──身上多處凍傷、手指差點凍傷到差點需要截肢重生,肋ㄡ骨還斷了幾根──要好上太多了!
克洛托忍不住發自內心的感謝:「真是太好了,看來伊文姊心情很好。」
「真是太好了……嗎?」
坐在克洛托對面的伯特頓了頓,表情微妙的看著他。遲疑好陣子,才小心翼翼地問:「為什麼會這麼說?」
「從我的傷口上,我感受到導師對我的憐惜之情。」
克洛托用歡愉的表情說,沒注意到伯特微抽的嘴角。
身經百戰的祭司大人壓抑了不自在的表情,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
之後,南都內偶爾可以聽見克洛托是被虐狂的謠言,成為令克洛托最困擾的謠言之一。
──而這些,當然是後話了。
與伯特告別之後,克洛托再次出發。
揹著重劍的少女、穿著法師袍的紅髮少年,最後則是會走路的鏡子!路人皆對這奇妙的組合投以注目禮。
「接下來我帶您去公會,領受卡片後,可以到大廳瀏覽──」
克洛托盯著前方的鏡子──看見它正直直往左邊走,用力把他拉回來。
「沒方向感的就不要走在前面」。
精靈歪著腦袋,像是聽不懂,兩人比手畫腳,溝通得滿臉通紅。
希爾達突然道:「要不要給他字典?像是狄蘭這種自然精靈,有可能原本就能夠理解人類的語言,只是需要時間回想而已。」
克洛托接受希爾達的建議,隨手買了本字典,遞給狄蘭。
於是,長出雙手的鏡子拿著字典前進。一個沒留神,狄蘭又跑歪了,克洛托只好抓著精靈的手前進。
希爾達一臉想嘗試又不敢的表情,克洛托抓著狄蘭的手湊到她面前。她小心翼翼地伸手,終於握住狄蘭的手,首次對克洛托露出笑容。
「他的手手好涼,會冷嗎?」
「大概因為是水精靈吧!」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氣氛比剛開始好多了。
勉強算是好的開始。
希爾達帶著克洛托經過檢查哨。
抱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克洛托踏入專屬冒險者的「艾森豪」區──正式成為冒險團一員的一步。
道路的盡頭坐落著巨大的石製建築,給人莊嚴又沈重的第一印象。城堡外頭有一些衛兵不時巡邏戒備。
克洛托雙眼發亮,「那個就是鋼鐵城堡吧?」
「是的,我有時候也會負責城堡的警戒。」
令人意外的,希爾達搭話了。
「這麼說,妳見過英雄王……那位瑟爾芬陛下?」
希爾達微笑點頭,「陛下年紀也大了,很少在公開場合出現,見到她並不容易。這算是騎士團的特權吧!」
她指著前方崗哨前,直通鋼鐵城堡大門的道路:「這條道路就是基多恩德。我們通常都叫他它『鋼鐵大街』或『公會大街』。」
「右邊是鍛冶屋,這裡能夠找到精良技藝的鐵匠。而他們左邊則是合格藥師、治療師等等輔助職業的公會區。」
她走到其中一間叫做「索諾索諾」的鍛冶屋前,指著招牌上頭的金獅子徽章。
「這間就是直屬城堡的鍛冶屋,只為南都的冒險者服務,根據冒險者的階級給予不同程度的優惠。」
「好現實!這不是跟艾莉森那邊一樣嗎?」
「可能有點類似,但是最大的不同是,如果因為冒險而蒙受巨大損失,可以在這邊免費獲得基礎的補給。」
「公會大廳跟學院內差不多,可以接受一些簡單任務。但是,想加入遠征隊就找騎士團,參加團體任務可以在酒館內你想要的同伴。」
「包含盜賊?」
身為以正義為信條的騎士,希爾達明顯皺起眉頭。
「是的,公會大街也有通往黑暗世界的狹道『黑街』,據說只有被選中的人才能看見。那裡是夜世界居民的所在地,也有自己的領主,被他們稱作『黑主』,與我們的英雄王互不干涉。」簡短解釋後,希爾達謹慎地問:「您這麼問,難道是對那裡有興趣嗎?」
「只是好奇。」
「雖然稱不上禁忌,但是……也有些來自黑街的人在我們這邊自由活動。」希爾達往前走,停在某個地方,意有所指的目光停在遠處。
那裡亮著紅色的燈火。
是紅燈街?
克洛托瞬間理解希爾達微妙的表情,瞬間滿臉通紅。希爾達的口氣變得跟心情不好的伊文潔琳一樣冰冷:「想找紅燈街的話,就從這裡過去。」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經過一番解釋,希爾達的表情終於和緩不少。
「目前南都的召喚師很少,大多數是魔法師或者一些……想進入黑街的人。有幾間據說是陛下經營的店,收藏了很多不錯的書籍。從非常艱澀的、進階書籍到入門都有,最貴的大約五個金幣以內就好,初學者可以去那邊領書。托馬斯先生想去看看嗎?」
「當然!」
希爾達確認了懷錶,「三十分鐘左右應該還可以。走吧?」
下一個目的地是召喚師的藏書店。
在希爾達的帶領下,兩人進了一間招牌寫著「召喚師之夢」的小書店。
外表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不仔細看很容易被遺忘。招牌的角落寫著瑟爾芬陛下的名字。
克洛托抱著期待的心情踏入店裡,櫃台後坐著一名削瘦的中年女性,一頭淡金色長髮,上半身穿著法師袍,繡著四星,一隻腿是木腿。
看見他們,她杵著拐杖用預料之外的快速走出來。
克洛托好奇地直看她的腿,女子毫不介意,對兩人露出營業用笑容:「歡迎光臨。想找接什麼?」
「我想找一些入門書。」
女子目光在克洛托的劍上短暫停留,很慢地露出詫異的表情。「這是……」
「我父親的劍,我受傷之前本來是戰士。」
她的聲音微微顫抖:「能借我看嗎?」
「可以是可以……」
她在看見克洛托身後的「鏡子」狄蘭後愣住了,很快露出理解的表情。
「啊,原來如此。我有幾本書可以給你。」
說著一溜煙進了倉庫,拿了三、四本精裝的入門書交給克洛托。
「先看看這些吧!如果還有問題,歡迎隨時過來。」
克洛托道過謝,離開了召喚師之夢,到隔壁的書店買了幾本辭典給狄蘭用,便隨著希爾達走進公會大街。
穿過門口的結界,希爾達熟悉地在迷宮般的大街內行走,來到有著英雄王雕像的噴泉之前。雖然是騎士,但希爾達對公會也很熟悉,「這裡就是公會大廳,一樓是接待區。關於階級提昇以及正式文件都可以在這裡領取。櫃台……」她微微一愣,接待區什麼人也沒有。
「咦?人呢?」
「會不會是去上廁所了?」
最後,克洛托在搖搖欲墜的代處理文件山區,發現了埋頭苦幹的人:一名褐膚的年輕女子,身穿鋼鐵城堡事務官的制服,以驚人的效率處理文件。
「那個──」
身後的幾名男女正愉快地聊天,不時發出笑聲。
「你好?」
她沒有聽見,希爾達特喊了幾聲,她才終於回過神,慢吞吞地抬起頭,眼眶下是濃濃的黑眼圈。
她揉著眼睛,奮力打起精神,口氣卻很不客氣。
「是妳啊。今天來做什麼?」
「他是昨天通過的召喚師,克洛托.托馬斯,我帶他來領卡片跟制服。」
「噢,是新人啊……等我一下。」她轉過頭,對相談正歡的男女喊道:「你們最近收到新召喚師的卡片嗎?」
後頭的中年男女完全沒有回應,女子翻了翻白眼,無奈地起身。「抱歉,請稍等一下。我替兩位去找。」
希爾達找了位置坐下來,克洛托站在一旁等著。
十五分鐘後,那對男女仍然在聊天,希爾達開始與狄蘭玩耍。
「希爾達,裡面出了什麼狀況嗎?」
「說是狀況,也不是狀況。總之……這算是常態吧?」希爾達陡然壓低聲音,「那幾位事務官再幾個月就要退休了,所以──」
克洛托聽懂了未盡之言。
「是、是嗎?但是剛剛的那個女孩子……」
希爾達偷偷看了後方一眼,迅速收回視線:「因為沒有後台。她跟你一樣是菜鳥,被工作上的前輩扔了很多雜務。你剛剛看到的那兩個人,雖然一直是中階事務官,卻因為父母親曾經與英雄王一起征戰,所以沒事。」
「啊、天啊……那還真是慘劇!」
「而且,那兩個人下個月就要退休了。他們的固定薪資每個月是三百金幣喔!跟退休前完全一樣!」
提到錢的話題,克洛托感同身受:「真是太過分了,冒險者退休金平均才五十六個金幣十個銅幣二十個銀幣而已!」
「對事務官來說,背景比能力更重要,同理,奉承的能力也與薪俸成正比。」
兩人話題還未完,黑眼圈女子以接近奔跑的疾速走來,將克洛托的證書拿給他,同時遞上一張羊皮紙、註明冒險者身分的卡片,迅速坐下,從疊成山高的文件中拿了了一張,口裡還不忘說明:「這裡是您的證書,請妥善保管。若遺失,重新申請需要兩周的時間作業,期間無法承接任何公會委託的任務請特別注意。還有這是您的制服試穿後若有任何問題請三天內偕同包裝一起送回公會我們將會以最快的速度替您整理。」
大概是因為急著工作,她的語速漸漸加快,克洛托愣愣地看她喘也不喘的說話。她突然記起什麼,抬頭露出營業式笑容──這回倒是沒忘記逗號:
「能夠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歡迎再度光臨。」
說著,就在度埋首於工作中。
克洛托拿著嶄新的卡片,仔細端詳。上面寫著自己的冒險者編號、職業以及目前的星級,未來克洛托的冒險經歷都會儲存於此。
「那麼,接下來……本來是應該先示範接個任務,但是……您要測試精靈的屬性嗎?」
克洛托欣然同意。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二話,菜鳥冒險者的日常 (1)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二話,菜鳥冒險者的日常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