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二話、闇之華.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結束了接風洗塵的宴會,亞德等人也逐漸步入了常軌,而亞德也正式改名為亞德.曼德沙,做為魔族皇子跟在父親身邊學習。
非常令人意外的是,在武鬥祭上奪魁的龍居然是文職。與看來隨意又任性的外表相反,龍的一天意外地很有紀律。他會在清晨時鍛鍊,之後洗澡並與母親伊芙蕾希雅一起用餐。
龍的工作就是負責篩選寫給魔王的信件,直接批示不重要的信件。這是個無聊又繁瑣的工作。好動的魔族皇子們對這個工作避之唯恐不及,這個工作基本是露、龍與奈三人輪流,除此以外的皇子與皇女基本沒有辦法把工作做好。
龍理所當然地將這個無聊又乏味的工作分給了亞德與聖幫忙,兩人接下後不到一小時,聖已經忍無可忍。
「為什麼本王……不是,本皇子要做這種無聊的瑣事!」
龍笑嘻嘻地看著兩人,「這是為了要讓你們更了解滄雨。不然你可以丟給亞德,看他要不要幫忙?」
亞德甩甩手,沒想到自己居然有揀選信件與回信等庶務而發痠的一天。
「沒有更重要的工作嗎?」
龍笑道:「看你們可憐,我就給你們另一個選擇吧!正好宮殿已經整理好,你們就負責幫忙監工,跟負責闇之華的新人熟悉一下。」
「那這些信件怎麼辦?」
「我當然不會全部自己做,我準備挑幾個可以信任的人,把工作交代下去。」
聖怒道:「既然如此,幹嘛讓我們浪費時間啊!」
龍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掃過,勾起笑容。「因為你們工作很可愛。」
「這什麼爛理由!」
龍大笑著擺擺手,「好啦,就不欺負你們了!反正你們再悠閒也沒幾天了。」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因為武鬥祭就要開始了。祭典結束後,就得開始準備新王即位的祭典。跟宴會有關的從邀請函到禮服到場地,從邀請接待賓客到準備住居外,最重要的就是組織軍隊。到時候,你們就必須作為滄雨的皇子盡到義務。」
聖驚詫地指著自己,「我也要?」
「除非你能統領教會成為光聖教的神,否則就必須工作。有什麼問題嗎?」
聖抿著嘴唇,本來想乾脆回個「是」結束對話。
聖對這個掛名父親很少相處,兩人除了亞德之外沒有交集。
聖雖然羨慕龍對亞德的偏愛,卻也接受自己在亞德身邊只是因為亞德,而龍與伊芙蕾希雅只是基於禮儀對他溫柔以待。不論外貌如何相似,自己終究不是他們真正的兒子,在這個家庭裡面是永遠的外人。
龍這番話正巧戳中了聖的痛處。他捏緊了拳,咬著嘴唇忍著不說話,可忍了又忍終究還是忍不住。
「得了吧,沒必要做這種準備吧!你自己也知道,我根本等不到那個時候。」
「很難說,事情還不到無可挽救的地步。你如果就這樣放棄,至今亞德、翼姬與其他人為你的努力都會成為泡影。你是因為亞德而誕生,但要怎麼活下去卻是你能選擇的。要是你現在就打算放棄……我也可以成全你。」龍瞇起眼睛,笑容不懷好意。
「父親!」
「好好好,是我不對,別生氣。我可是認真地把你納入未來考慮,你這種自我放棄的態度看了可真礙眼。」
聖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被這麼嘲諷也忍不住了。
「簡直就像徹.曼德沙?你們的恩怨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對他態度有意見自己去找他吵架啊!」
龍的表情一沉。「我會的,用不著你提醒。」
氣氛僵硬無比,亞德拉著聖的手臂匆匆告退,正好在走廊上被露喊住。
「你們出來了,龍說要帶你們看看,怎麼沒一起過來?那傢伙該不會又在糾結什麼髮質還是衣服之類的細節吧?」
露左右探頭沒等到龍,就要推門前被聖攔住。「別去。」
「你們兩個是怎麼了,表情這麼奇怪?」
「沒什麼,只是稍微吵架了而已。我們快點去吧。」
氣氛實在過於尷尬,露內心奇怪可又不好意思多問,只有與亞德交換理解的視線就快速轉移話題。
「你們知道未來的寢宮在哪了嗎?」
「不知道。」
露猶豫了一會兒,壓低聲音:「是闇之華。」
先不說聖,亞德對魔族內部了解不多,聽到這個名字只是平淡地「哦」了一聲。露的聲音變得更低:「你們知道闇之華的意思嗎?」
亞德答道:「黑暗中盛開的花?」
「闇之華這座宮殿是人們給那座黑色宮殿取的異名,意思就是魔王陛下的後宮。這其實是父皇的意思,沒想到龍跟伊芙蕾希雅也不反對,我這個外人的意見更是無關緊要。」露重重嘆息,「更何況他在龍回來以前幾乎天天都在溫室,這樣一來他就無處可去了。真不知道父皇在想什麼。」
聖問道:「什麼溫室?」
「就是那個種植黑玫瑰的溫室,」
露的答案很簡略,亞德卻立刻聽懂了。
「是種出母親的那朵黑玫瑰的地方嗎?」
「沒錯,黑玫瑰其實是琉璃花的一種。最早是父親親手移植栽種,以自己的魔力培育出花瓣猶如絲絨般的黑玫瑰。其他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
聖困惑地看向亞德,亞德這才壓低聲音告訴他露表情微妙的理由。
最初闇之華這座宮殿是為容納魔王的後宮存在,也是現任魔王徹與常悠王闇出生成長的地方。徹繼任王位後只取了一位妻子星澄,於是星澄被稱為「大皇后」而這座美麗的宮殿也空置了數百年,只有魔王必下偶爾會到訪。
百年之後龍翔到來隨後龍出生成長。
繼承龍族血統的龍,強大又美麗的龍自然成為眾多繼承人嫉妒的對象,魔王將她保護在這座寢宮,之後也真正地讓這座宮殿成為名副其實的「闇之華」。
那個溫室就是魔王送給龍的禮物,孕育出的黑玫瑰以徹與龍的魔力共同培養。培育出的多數都是宛如從最幽深黑夜深處誕生的黑玫瑰,卻只有兩次出現了通體黑色而花瓣內部呈現暗紅色的夢幻逸品。
種出兩朵玫瑰的龍,將花朵先後交給兩個人。
一個正是魔王徹.曼德沙,另外那朵玫瑰則獻給了亞德的母親伊芙蕾希雅。
「真搞不懂父皇在想什麼。」露嘆著氣又說了第二次。
亞德與聖默契十足地交換了視線。
「我們可以去參觀嗎?」
「那邊有血域結界,只有父親跟龍能夠進去。」露的視線落在亞德身上,「如果你去求情,說不定會答應……畢竟父皇對你很特別。」
亞德不是第一次被這麼說,一直覺得這個說法有點冒犯。可對方是從小教育她成長、在亞德心中幾乎相當與母親於姐姐的露就不同了。
「為什麼這麼想進去?」
露撓撓臉,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我有是想要贈花的對象,但也不想太勉強你。畢竟,溫室對父親來說就相當於神殿一樣,是休息的場所。」
三人來到了位於邊陲的宮殿「闇之華」。
這座宮殿正如其名,是黑暗中綻放的花。滄雨的皇宮宮殿基本以黑色為主調,而這座闇之華卻是聖法提加風格的白色。建築風格是東西方混用,此時包圍宮殿的花園盛開,隨風帶來花朵的馨香。
亞德忍不住讚嘆,「感覺好像聖法提加。」
「據說闇之華是戰神閣下為貴客準備的居所,人們猜測應該是其他的后妃。可這座王宮千年以來一直被封印著,直到最近百年內才終於解開。」
結界減弱恐怕是因為那為戰神閣下即將復甦的緣故。
而王宮的建築風格,恐怕是為了自己的姊姊——也就是聖王藍而造。可惜聖王在五界統一前就逝世,這座宮殿就成了空曠而華美的寢宮。
顯然聖也想到同樣的事,表情有點複雜。
「這裡雖然很少使用,但一直維持得不錯,近年來只有父親跟少數負責打掃環境的下僕出入,宮殿的結界強度不輸魔王的寢宮。」
此時宮殿內已經有幾位侍者,看見露來訪便起身行禮。
三人越過花園、踩過稍微濕潤的草地,宮殿中央的噴泉吸引了亞德的注意。
聖法提加的噴泉是光明女神芙維亞希的塑像,滄雨應該是黑暗神的雕像,噴泉內的雕像卻是三人。分別是曾經統御地上世界的三位神祇,位於中間的是光明女神,左方是黑暗神廷,右方則是火神。
「沿著武聖皇注視的方向,走到盡頭就是闇之華。你們想去看看嗎?」
雙胞胎皇子殿下的的視線凝望的方向已經說明了一切。
「還有點時間,我就帶你們在外頭看看。下次有機會,再請父皇或者龍帶你們去看。」露對兩人眨了眨眼睛,「到時候記得幫我採一朵。」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一話、午後的六人約會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三話、闇之華.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