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一話、午後的六人約會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tella Tzertzeveli on Unsplash



這個午後實在太平和,就連煩悶的雲層都被耀眼的陽光遮擋,彷彿五界的未來終究能像這個午後、能像高掛的「世界」那樣璀璨。
一行人在出行之前遇見了魔王陛下。夏季豔陽在樹的間隙投下稀落的疏影,看著他閉上眼睛感受迎面吹拂的風。
在亞德的印象中,這個人彷彿總是獨自一人。
明明被人們敬愛著,卻總是寂寞的讓人心疼。亞德無法克制這種帶著憐憫的心情,卻也不搞不懂相處的距離,就只在經過時跟他打了招呼。
「午安。你們準備出門?」
聖道:「準備買謁見用的晚禮服。」
「為什麼要出去?你們可以把商人找來,不必親自走一趟。」
聖道:「是這樣沒錯,但翼姬喜歡挑選的過程。陛下您下午有空的話,不如就跟我們一起去吧?整個魔界沒有比您更擅長挑選正裝的人了。」
徹居然愣了一下,「你們是在邀請我嗎?」
聖還以為他不願意,連忙道:「確實是,不過我好像有點失禮了。陛下畢竟是一族之王,應該有許多安排。」
「如果你們不介意被打擾的話,我很樂意幫忙。」
在場四人全都愣住了,徹又說了一次:「我也去。」
珞緹雅卻多說了一句:「可是龍不會去噢。而且亞德是要陪我的!」
我的天啊,這傢伙也太直接了吧!
眾人瞪大眼睛瞪著珞緹雅,正當亞德還在思考該不該護著說錯話的珞緹雅,徹的笑聲打破了寂靜。
「我知道,不會跟妳搶的。我只是很久沒離開皇宮,想趁天氣好的時候去散散心。就把這套衣服當成歡迎的禮物,這就讓我來幫忙吧。兩位女士正好也挑一套,感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我們家孩子的照顧。」
「不客氣!」珞緹雅笑著說。
翼姬對她使了個眼色。「笨蛋,那是在說客套話。」
「可是我真的保護了亞德嘛,就算沒有功勞起碼也花了時間!」
翼姬一臉認真地說教:「別這麼理所當然地邀功,要謙虛。」
「可是太謙虛就沒人知道了,不是很可憐嗎?」
「好像也是……」翼姬陷入糾結,視線落在亞德領口隱約可見的吻痕上,明顯羨慕。等等,不要羨慕這種東西啊!
「好了,別糾結在這種東西上了。說起來,珞緹雅妳也真奇怪,別說聖法提加,你們那麼高調,滄雨的人大都知道妳跟亞德的關係了,不需要特別宣示領地吧?」聖還湊近亞德脖子旁看了半天,嗤笑一聲。「有什麼好羨慕的,難道戒指不行嗎?」
翼姬嘟噥著:「可是……」
聖乾脆拉下領子,直接露出頸子,「妳不是想試試看嗎?那就現在嘗試,別一副被欺負的樣子。不過我先講明,我可不是一般人,就算那麼做也不可能留下痕跡。」
翼盯著聖拉下的領口數秒,真的就吻上去。
聖也不過嘴裡說說,其實沒想翼姬會真的實行,嚇得退了半步。過了半分鐘,聖被人們盯著看,表情也沒有最初那麼從容了。
「好了啦,別浪費時間了,快點出發吧!」
翼姬這才終於一臉可惜的放開,被她親吻過的地方確實什麼痕跡也沒有。
有了徹的加入,交通方式勢必改變,要讓魔王陛下用雙腳走過去並不現實。
珞緹雅打了個響指。「我可以帶你們飛過去。」
徹秒答:「恕我拒絕。你們跟我過來吧。」
「我知道了,是要讓雪君帶您過去吧!」
「……珞緹雅,少說兩句話啦。」
結果徹找的並不是雪之君主、不是馬車,而是更理所當然的方法。
「我們用魔法陣過去。」徹說。
……
……
在滄雨城中,有好幾個地方都有這類短距離傳輸魔法陣。
其中一個就坐落在位於魔王陛下的書房。與皇宮與雨都給人的陰暗印象相反,魔王陛下的書房是個溫暖又寬敞的空間。偌大的空間有高聳入天的深黑色胡桃木大書櫃直達天頂,支撐著這座滿是書香的房間。
徹敲過門等了數秒,便領著眾人走進去。
「星澄,我進去了。」
屋內很是寂靜,唯有羽毛筆書寫的沙沙聲點綴沉寂。
巨大的落地窗灑下溫暖的陽光,暖了坐在書桌前的星澄。她正準備擱下筆,看見來客數量不禁微微瞪大眼睛。「陛下、還有亞德跟聖,這是怎麼了?」
「我準備帶他們去挑選適合身分的正裝,妳也來吧。」
面對堆滿的文件、複雜的政治角力也不退縮的星澄卻愣住了,詫異地瞪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清了清喉嚨。「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不打擾你們了。」說著重新打開瓶蓋,沾了沾墨水作勢要寫字。
「這樣啊。」徹湊近看了她面前地文件,輕輕抽走她手中的羽毛筆。「好像弄丟了筆。這樣皇后陛下就沒辦法代我決定了。該怎麼辦呢?」
「陛下……」星澄抗議的喊聲暫且被魔王無視。
「只好重新買一分了,對吧?」
……
……
最終四人行變成六人,領頭的工作理所當然交給了星澄。她以最快的速度連絡,在魔法陣啟動完成抵達店面之前,整條街道就為他們做好了準備。才踏出魔法陣,紅色地毯在眼前鋪開往前延伸,有數十名穿著黑色正裝的侍者接待。
一名灰髮赤瞳盤著頭髮的女人提著裙子出來,優雅地對星澄行禮。「陛下、大皇后陛下,歡迎光臨。」
「好久不見。」
雖然嘴上拒絕了一次,稍微上揚的語尾昭示了星澄此刻的好心情。
「我身後這幾位正是不久之前才抵達滄雨,我國的第五與第六皇子與他們的未婚妻。我準備替他們訂做適合滄雨的衣服,把最好的衣服、首飾還有配件拿出來吧!」
「是。那麼,大皇后陛下您……」
「老樣子。」
「是。」
侍者退下去,眾人在眾人的帶領下前往第一間店。
徹懷念道:「上次像這樣一起出來已經是很久以前了。」
「是啊,大概是我們結婚以前了。」星澄附和。
這也太久了吧?兩人現在大約是四百歲左右,結婚至少也有兩百到三百年……不是說魔族比較有情趣,搞成這樣沒被甩掉肯定是因為臉吧?
一旁的聖很吐槽又拼命忍著,最後只有扭開頭保持沉默。
亞德重重拍他的肩膀,對聖搖搖頭。兩人交換著理解的視線。
珞緹雅「哦」了一聲,很自然跟在星澄深後欣賞魔族風格的正裝。她注意到星澄打量著她,便走過去。「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星澄有些窘迫地收回視線,「抱歉,我看得太久了。我只是在想……原來龍族不完全是那個樣子。」
這比較的標準當然是龍翔,而且話中多半不是稱讚,珞緹雅也感覺到了。
「那當然,因為她是雪之君主,是尊貴的龍,當然跟我不一樣。」珞緹雅頓了頓,「妳很討厭她嗎?」
星澄表情一僵,「是不怎麼喜歡。」
「跟龍比起來是誰比較討厭?」
面對這略帶火藥味的提問,星澄居然不怎麼惱火,甚至思忖了片刻。「還是龍翔吧!嚴格來說,我雖然不樂見她,卻也不不討厭她。畢竟她強大又率直的人,還對自己非常誠實。更何況……」
明知毫無意義,星澄卻稍微壓低了聲音。
「我作為魔族的大皇后活到了這個年紀,看見了許多比個人情感更重要的事。」
「比方說什麼?」
「家族、榮譽,在我剛成為王后時滄雨還是個除了競技場之外一無所有的地方。我看著這條街道蓋起了一棟棟屋子,最後才成為現在的樣子。」
星澄遠眺街道,緊繃的嘴角終於鬆開,露出不明顯的微笑。
「我作為皇后並未失職。那麼,妳呢?妳覺得自己真的作好準備,能夠站在亞德身邊而毫不丟臉嗎?魔族確實已力量為尊,但有許多事不是靠著戰力優勢就能夠得勝。更何況妳雖是龍族,卻不像雪之君主那樣有壓倒性的實力。就像妳剛才說的,妳確實不是她,也走不了她的路。」
星澄稍微停頓後,露出微笑。
「還沒思考過,對吧?但這也不要緊,犯錯是小孩子的權利。妳還有許多失敗的機會,但願妳不永遠不會因為自己沒能做好準備而後悔。」
珞緹雅表情空白了一瞬,似乎陷入了思考。
星澄留下話語後走向聖與翼姬,聽過翼姬的描述,便仔細為他們從頭到腳選定了適合的服裝,並簡單地講述了著衣的重點與禮儀,徹偶爾也會給予建議。
對從小到大沒有真正意義被長輩照顧過的聖與翼姬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試穿過數件,最後他們各自選定了兩套衣服,又訂做了一套。
「這樣的款式就可以了嗎?你們兩個不但是滄雨的皇子,更是聖法提加的貴族,一般的衣服可不能——」
「好了星澄,」徹打斷她,「孩子會有自己的主見,妳就別再煩心了。」
星澄皺著眉:「穿著這樣的服裝求婚是很好,但是……」
「現在暫且這樣吧,就把孩子們的婚禮就交給妳了?」
星澄雖然仍有些微詞,終於勉強接受。
以夕陽的溫柔作為輓歌,這個陽光滿溢的午後終於結束。
經過了兩年的歲月,聖的身體仍維持在與亞德十五歲時相同。再過幾年,恐怕會是鞋跟也追不上的高度吧?為亞德與聖訂做的正裝已經有了尺寸的區別,亞德的那件褲管稍微長了一些,肩膀也比聖寬了一些。
只可惜最後星澄極盡所能刁難裁縫師,用上滄雨最好布料精心製作的的服裝,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被穿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話、古老時代的祝福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二話、闇之華.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