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九話、神代殘卷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兩人基本共享感知,即便切斷也能夠感覺到彼此的情緒。可自從歡迎宴之後,亞德就經常消失,聖基於好奇問他去哪,亞德說是跟珞緹雅出門。
聖跟往常一樣乾脆斷了兩人的五感共享,結果在自己的房間看見珞緹雅跟翼姬正在下棋。「珞緹雅,妳沒出門嗎?」
「我一直都在這裡。怎麼了,表情那麼奇怪?」
聖難掩驚訝,試著反向追蹤亞德,應該彼此聯繫的線卻被掐斷。像這樣在大白天關掉五感共享真是太古怪了。
聖正好無事,乾脆在城堡裡到處閒晃。
最奇怪的是,居然沒有任何人知道亞德的下落。可用魔法找不到,親自在滄雨裡找也不現實,最後聖找到窩在亞德床上吃著甜點的古特。
「喂,小子,你很閒吧?你能幫我找亞德。」
古特咀嚼著餅乾說話,發音特別模糊,「是可以,但你怎麼不自己找?」
「找不到,亞德阻擋了。」
古特從床上跳起來,「他會不會被綁架了?」
「我想大概不是,他還跟我道別了。」
兩位男士商量好陣子,決定先幫亞德保守這個不名譽的小秘密。一人一獸偷偷摸摸地隱藏行跡,還跟翼姬編了個藉口才離開皇宮。
為了避免太過顯眼,古特化身人形在路上尋找,卻也因為人形而降低了搜索的效率。繞了好一段時間,古特才找到亞德離去的方向。
「亞德的味道是往那邊走。」
聖循著古特手指的方向,表情凝結了半秒。
「你確定沒弄錯嗎?」
「怎麼可能,我受過訓練,絕對不會認錯他的味道!」
古特本要發怒,看到著紅燈、散發詭異氛圍的入口的時也愣住了。
「看起來可真詭異。上面是寫什麼?」
「你的魔族語沒那麼差吧?我看看上面寫了什麼……」聖一副鄙視的表情瞪了古特一眼,「願所有來此之人都能尋到屬於自己的……不行我說不出口。」
「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那是……不適合小孩子的地方。」
作為聖職者之首,聖還是有基本的廉恥心,說得比較委婉。古特雖然外貌是小孩還是活了五百歲的獸,可惜從未離開森林,一臉不耐煩。
「可是我不是小孩子,而且你可是聖王,有什麼地方不能去?如果有結界打破就好,在這裡囉嗦一點都不像你!」
聖抬頭看著魔法燈點綴成的曖昧紅色招牌,想像了接下來可能看到的畫面。
聖當機立斷。「我們先回去吧。」
聖跟古特追著亞德去的是常悠外圍的舊市區,也是魔族著名的紅燈街,等到晚上亞德終於回來,連晚餐也沒吃就直接睡著了,也沒機會開口。
隔天亞德仍找了個藉口出門。這回聖跟古特還是跟了上去,可惜這次出師不利,不過形跡可疑的兩人被翼姬逮了正著,最後聖被逼問下只好從實招來。
於是,跟蹤的隊伍變成了三個人。
這次亞德去的不但是高級酒店,還是單獨包廂,跟蹤的三人就在隔壁。
兩人簡單破解了隔音魔法與結界,貼著牆壁能聽到隱約的談話聲。
只有古特聽見了模糊的談話聲:「最後我還是想問個問題,為何研究這種危險的東西?您既然是王族——」
聲音逐漸消失了。
翼姬捏著裙子,表情非常險惡:「沒想到亞德會做這種事。」
聖低聲道:「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翼姬眼神尖銳地像是恨不得戳穿牆壁,「你是想包庇他嗎?好,我可以等他出來,但你要負責問出答案。否則我就親自動手。」用手比了個剪刀的姿勢。
……
……
結束會晤的亞德與會晤的對象分別離開包廂,翼姬正雙手抱胸地瞪著他。翼姬身後的聖雙手一攤臉上寫滿無奈。
亞德眼中閃過一絲心虛,但收斂得很快。
「真巧!你們幾個也出來玩?」
「廢話少說,我都已經看到了!亞德.拉斯奇,我只給你一句話的機會。」高於頭頂的巨鐮往下揮舞的瞬間,殺氣十足的巨鐮扼在距離亞德脖子五公分處。
亞德舉雙手頭投降。
「先把鐮刀拿開吧。我沒做什麼對不起珞緹雅的事。」
「那你在做什麼?」
「……在尋找進去艾露達大圖書館的方法。」
「艾露達」是位於滄雨的大圖書館,也被稱作魔王的大圖書館。
翼姬握著鐮刀的手稍微鬆懈,「藉口。你是王族,要進去大圖書館只要找你父親或者魔王陛下幫忙就好,何必浪費時間?」
「管理的家族很難纏,要我幫忙收集一些素材才答應讓我進去。」
「你去艾露達做什麼?」
亞德思索了片刻。「由希拜託我幫他研究,是研究神代魔導具。」
聖一副理解的樣子,拍拍亞德的肩膀。「加油。」
亞德報以苦笑。
可翼姬卻沒那麼好騙,作為原本的魔族,翼姬對於艾露達的熟悉遠超過聖。
艾露達大圖書館藏書數量位居九大圖書館之末,卻被稱作最危險的大圖書館。圖書館的藏書不只血魔法、空間魔法、死靈魔法、靈魂魔法等黑暗禁術。
除此之外,艾露達禁書庫裡藏著數卷神術、深淵魔法的聖典,甚至還有戰神藍月的魔法筆記、血魔法的學習方法,即便經過千年只有少數殘片,只要學會其中一種都能夠稱霸,至今只有魔王有權閱覽。
而且,艾露達的守門者數千年來一直效忠曼德沙家族。
「難得你們出來找我,正好這幾天我也稍微熟悉了滄雨,就一起繞繞吧?」
「是可以,但珞緹雅會生氣啊!」
亞德苦笑。「那我得買個禮物回去了。」
三人在滄雨城中心閒晃,繞過了廣場、踏上鐘塔一起眺望遠方夕陽,在太陽被地平線吞滅前回到滄雨皇宮。
正好是用餐時間,翼姬抓準時間攔住亞德。
「亞德,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翼姬.瑪格琳?」看她表情,亞德很快意識到正確答案,「蒂法尼瑟.曼德沙,是神代的魔族公主。」
「所以,我也作為曼德沙家族的成員進過大圖書館。」燈火搖曳下,翼姬那雙赤眸看來深不可測。「也看著父親使用自己的血開啟禁大圖書館。只要是曼德沙家的成員,隨時可以進去大圖書館,請求守門者的幫助。你到底去了哪裡?」
對聖與古特來說,這樣的謊言足矣,對翼姬卻遠遠不夠。
她默默收下鐮刀,仍是滿臉狐疑。她盯著亞德的側臉看,從那張如昔的笑臉上看不出破綻。曾幾何時,這傢伙……也學會說謊了嗎?
亞德苦笑:「我是去大圖書館沒錯。」
「要是你變心了也無妨,但是,我為了聖必須保護你不被珞緹雅殺死。」
翼姬一本正經地說,表情完全不像開玩笑。亞德茫然一陣,甚至還有心情笑:「不是妳想的那樣。」
亞德沉吟片刻,抬起手。
這瞬間,微弱的光芒出現在亞德手心,翼姬見狀不禁愣住。因為那並不是什麼火光,而是動物的靈魂!
「來到滄雨之後,我只要集中精神就能夠看見這些東西。」
翼姬抿著嘴唇,「我就知道總會有一天。那你去大圖書館是想要去禁書庫?」
「我聽說那裡保存著某種神術,能夠讓聖成為跟我完全獨立的存在。」
「是沒有錯。但是靈魂魔法是神術,需要使用大量的魔力。就算你窮盡一生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大量的魔力……但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有什麼方法嗎?」
翼姬抿著嘴唇,有點不確定:「或許可以拜託父親。」
父親?亞德看來有點茫然,這才發出驚嘆。「是戰神閣下?可是,他不是已經離開許久,難道妳說的是他的亡靈?」
「當然不是,他現在還活著,而且就在滄雨。」
兩人直接前往拜訪,房間內卻空無一人,桌上只留著一封信,使用古代的魔族語言。亞德依稀辨認出署名是「妳的父親」。
看翼姬表情凝重,亞德忙問:「上面寫了什麼?」
翼姬表情有點奇妙:「上面寫說,事情我都從溫那裡聽說了。等你們完全準備好之後,我會在這裡等你們。」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亞德看得懂每個字,卻搞不懂這位古代魔王的真意。翼姬道:「父皇的意思是讓聖親自去去城裡謹見。」
「這位戰神閣下很難相處嗎?否則妳為什麼這麼擔心。」
平時翼姬總是鮮有表情,往常只有朝夕相處的聖能看出她細微的表情變化。可這回,她憂愁的表情連亞德都能看出來。
亞德一方面為聖擔心,同時又有點幸災樂禍。
這就是要帶戀人去見嚴格見家長時的緊張嗎?
翼姬不悅地瞪他一眼。「父皇一直討厭接近我的人,更別說是戀人。城堡本身就由陷阱與結界包圍,依父親的性格,恐怕會在路上布置麻煩的陷阱。就算是聖,要見到他的面恐怕不容易。」
亞德抱著胸沈吟。「就是說很有挑戰性。依照聖的個性,大概會很開心。妳打算什麼時候去見戰神閣下?」
「一週後,而且你也要去。」
「為什麼?」
「要是父皇真的發怒,你可以阻止他。」
「為什麼每個人總是這麼說?我沒有這麼神通廣大。」
翼姬死死揪著亞德的手臂。「作為曾經的聖王,你可不能見死不救。難道你忍心看著聖被陷阱折磨嗎?」
亞德心想著有這麼嚴重嗎?但看翼姬的表情不像玩笑,只有答應下來。
「那我知道了,我會把時間空下來。中間那段時間妳打算做什麼準備?」
翼姬扶著額頭。「父皇是個重視禮儀的人,總之就從外表開始打理吧!」
「平常那套聖者的正裝不行嗎?」
「不行,對父皇來說聖王只有他姐姐藍,我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兩人討論一陣子無果,就由翼姬告訴聖這個噩耗。
「總而言之,你接下來必須學會我告訴你的所有東西。」
聖的表情一片空白。「妳是說手該放哪裡、維持幾度幾秒鐘,然後走幾步根據對方態度跟雙方關係決定鞠躬角度的那堆東西嗎……」
「對。」翼姬掐住聖的手臂,「這是攸關性命的事,你可不能像之前那樣敷衍了!你不是總自稱亞德的哥哥嗎?最少有點王子的樣子!」
「我知道啦,我學就是了!妳有必要這麼兇嗎?」
三人為了可能遭遇的幻術與陷阱做了沙盤推演,效果有限,只是增加了疲勞程度。最後,兩人基於態度的爭吵持續了三分鐘,亞德就要告退,被聖從身後拉住馬尾。「你幹什麼,很痛!」
回頭看聖一臉幽怨。「亞德,你要拋下我嗎?」
「呃,話不是這麼說。不論是古代魔族的禮儀還是幻術我都瞭解有限。」
「可要是你不在,我跟翼姬光吵架就行了。」
「那就別吵架啊。這理由真爛。」
「你覺得有可能嗎?」
「是不可能……」亞德是很想甩開聖的手,可又有點心軟。「好啦,我知道了。我陪你們就是。但我還得去大圖書館,不能跟全程。」
「沒關係,這就夠了。說起來……你不回去沒關係嗎?已經是睡覺時間了。」
「睡覺時間?」
亞德台眼看了時鐘,此時,十點的鐘響。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八話、諸王的宴會.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四十話、古老時代的祝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