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八話、諸王的宴會.下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Photo by Ricardo Cruz on Unsplash


戰鬥、宴會與會面,這三者就是滄雨的宴會風格。期間亞德又幾次上場,發現這看似隨意的競技也有規則,就是雙方必須年齡相仿。
亞德在抵達滄雨前拯救的那幾個混血龍族也上場贏了幾次,只見他們議論好段時間才咬牙向亞德走來。
為首的是一名半長髮、身材結實的高壯女性,他的雙臂與臉有半透明的鱗片,看來是這群混血龍族中最有話語權的人。與魁梧的身材相反,她一身俐落男性褲裝,走向亞德行禮的儀態也完美無缺。
「六皇子殿下,鄙人是妮塔,是您前陣子救下的人之一。在此感謝您的救命之恩。看過您在競技場的英姿,我有個不情之請。」
亞德內心有些警惕,這種突然的讚揚通常代表著有事拜託。「謝謝。我可以聽聽看,妳想拜託我的是什麼?」
「除了我們之外,也有許多同樣混有龍族血統的同胞正在各界遭遇著不人道的對待。我想請您同意,讓我們組成隊伍,親自拯救同伴。屆時,我們將會帶著這些同伴回到滄雨,成為您的左右臂膀。」她頓了頓,抬頭看亞德的時候雙眼閃閃發光。「就像您救下我們一樣。」
「這樣的人數量大概有多少?」
「在我們那裡就還有二十多人,通常是在聖法提加或者滄雨的黑市被當成劍鬥士戰鬥至死。現在我的孩子還在聖法提加的牢房裡,懇請殿下允許。」
亞德有點奇怪:「我雖然救了你們,但你們仍然是自由的。想要拯救自己的孩子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你們想要我幫什麼忙?」
妮塔捏著拳頭,「我們需要一些武器還有的旅費。」
「這個也可以自己賺。如果你們是驕傲的龍族,就不要靠著別人的好意,用自己的力量賺錢就好。」珞緹雅的聲音突然響起。
「可是,公主大人,我們時間已經不夠了!」
「公主大人?」亞德困惑地重複。
「就是珞。」龍翔的聲音響起,「她是兩位原初龍王的孩子,以你們人類的標準來看就是公主,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怎麼還一臉意外?」
亞德作為王家的一份子,看過的公主皇女沒有百個也至少有二位數。雖然翼姬有點奇怪,不說話的時候還是有股皇族的貴氣。對亞德來說,珞緹雅在亞德內心的形象比起公主大概更接近騎士或者王子。
……不行,按照這個邏輯思考下去太傷自尊了。
「你在想什麼?」
「也有各式各樣的公主呢。」
「啊,開始轉移話題了。你在內心說我的壞話嗎?」
「真的沒有。總之,這不是重點吧?先解決那邊的事情再說。」
珞緹雅哼了哼,算是放過亞德。「我本來想帶你們過去,但是你們的人數本來就不夠,只帶少數人過去可能也沒辦法起作用。亞德,怎麼辦?」
如果單從戰力考量,這是個絕佳的機會。亞德確實有過類似構想,可真要這麼快嗎?可機會難得,必須把握。
珞緹雅肯定知道對亞德來說錢不是問題,她對政治不感興趣,卻也知道組織軍隊意味著什麼。會這麼問,只是把主動權交給他。
思考再三,亞德有了決定。
「情感來說我很想幫忙,以我個人的力量幫助有限。」
妮塔捏著的拳頭稍微顫抖,大概以為會被拒絕。
「……但如果我以皇子或者公爵的的身份動用了王家的力量,代表你們之後不再自由,必須為王家效忠。這樣也無妨嗎?」
「是!」
亞德道:「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能夠選擇一個地方常住,你們會選擇滄雨還是聖法提加?」
妮塔一愣,意識到亞德是讓他們選擇要效忠的對象,不禁感激。
「是滄雨。」
「我去謹見魔王陛下,等我的消息。」
亞德辭別龍翔與珞緹雅,在星澄的指引下找到了獨自休息的徹。
此時他獨自一人窩在安靜的角落若有所思的啜飲著紅酒,維持仰望天空的姿態。有別於競技場的熱鬧與宴會的笑語,讀酌月下的他未免太過寂寞。並不是被拋下,而是選擇安靜。亞德還思忖著如何開口,徹的聲音從幽暗中響起:「坐嗎?」
濃郁的陰影中,魔王徹.曼德沙依舊微笑。
亞德這回沒有落坐,對滄雨的主人躬身行禮。
「魔王陛下,我有事相求。」
徹縱然難掩驚訝,仍保持微笑。
「是有關前陣子收留的那幾的混血龍族的事。其中一位叫做妮塔的女性向我請命,希望我能夠協助拯救她的孩子,代價是向滄雨效忠。」
這話說得很有技巧,滄雨不只是首都更是是魔王直屬的領地,更代表著曼德沙家族。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要讓他們做為未來的戰力收於麾下。
「所謂的拯救是指什麼?」
亞德將妮塔講述的經歷重複一次,徹道:「現在從滄雨過去太慢了。最好的方式是由你親自出馬,向神族女王請求幫助。同時用魔法陣將他們送過去,他們的去留就隨你處置。亞德,你想成為魔王嗎?」
「暫時還沒考慮過。」
徹的眼神似乎意有所指。
「那你最好從現在開始考慮。你現在是在滄雨,不是聖法提加,而我也不是拉娜,不會像她那樣處處保護你。」
「……是。」
「還有,你剛才表現得不錯,我沒想到你可以贏得那麼漂亮。」
亞德傾身行禮而後離開,短暫的會晤暫時結束。
當天夜晚月還未明,一對約莫七人的小隊從滄雨城出發,奔往最近的傳送陣。
……
……
這天聖雖然也參加了宴會,但很早就離開。
最初幾次確實是因為聖討厭跟陌生人社交更討厭學習貴族的禮儀,有過龍翔的提示,亞德不禁在意起聖狀況。
透過聯繫的意識能感覺他精神不錯,但體力卻不怎麼好。本來要找珞緹雅,可她正在競技場旁觀戰,看得認真還會跟著群眾加油吶喊。
正在發愁,正好看到負傷的新還未治療,便主動走過去幫忙,從他口中問到關於魔族大圖書館的事情。根據新所言,魔族的大圖書館確實有許多黑魔法、死靈術相關的典籍,除此之外的東西新沒有特別研究。
於是亞德在他的介紹之下找到了任職魔族艾露達大圖書館的研究者。
所謂的「研究者」是名紅髮紅眼的中年女性,樣子看來比星澄還大不少。即便在理應盛裝的宴會,她仍固執地穿著象徵學者身份的長袍,似乎對自己的成就很有自信。亞德上前,「您好,我是第六皇子亞德,有些事情想請教。」
她推了推鼻梁,皺眉打量著亞德。
「大名鼎鼎的六皇子殿下找我這個小小圖書館管理者有什麼貴事嗎?」
看對方語氣似乎抱有敵意,亞德只有更加謹慎。他稍微欠身,「我想參觀艾露達大圖書館的禁書庫,聽說鑰匙是由您負責管理,於是來找您請教。」
算得上禮貌的措辭取悅了她,女人推了推眼鏡。
「艾露達確實有禁書區,只不過是用神代的文字寫成,已經很久沒有人翻閱。您怎麼會知道……啊,是水之都的那位告訴您的吧?那個人來滄雨的時候也去過艾露達,你們這些血統特殊的人總有些特殊的癖好。」
——其實並不是由希說的。
可對方沒有給亞德反駁的時間,就這樣喋喋不休地說下去。「只不過禁書庫只有在特定的日子才會開放,最多一個月才會開啟一次。您很幸運,正好大後天就是那個日子,殿下若有空閒,我這就為您安排。」
「那就勞煩您了。這位……」
「蕾蓓卡。」嘴唇緊繃成一條線的女學者終於笑了,「我是大圖書館的禁書庫管理員蕾蓓卡.安德魯斯,我們一家擔當這個職務已經有兩千年。」女性學者推了推鼻梁,「我會在大圖書館的正門口恭候您的光臨。」
亞德本以為還會遇到更多刁難,或者需要更多考驗,沒想到這麼順利。
「妳什麼都不問嗎?」
「這可真是有趣的問題。您可是皇子,整個滄雨包含大圖書館,總有一天都屬於您……又為何徵求我的同意。」
說罷也不等亞德回應,逕自行禮欠身離開。
亞德目送著女學者挺直的背影離去,直到她消失在宴會的茫茫人海中。
——她已經給出了答案。亞德之所以可以自由閱覽,並不是因為他的身份,單純只是因為大圖書館實際上是由曼德沙家所有。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七話、諸王的宴會.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九話、神代殘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