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七話、諸王的宴會.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 修龍

Photo by Ricardo Cruz on Unsplash


戰鬥結束之後,那種集中的感覺仍舊揮之不去。最奇怪的是,集中精神可以看見人們身上隱約的光亮,這些明滅不一的火光有著不同顏色。
亞德自己的是金黃色,父親是黑色,宴會會場就有四、五人身上的光亮幾乎就要消亡。其中一個是聖,另一個是魔王陛下徹.曼德沙。
亞德揉揉眼睛,再次回神,人們身上的燭光已經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
戰後的餘韻猶存,所有的感官好像都變得敏銳,人們身上的細節、食物與香水混雜的氣味、酒精的餘香以及遠處的聲音都不受控地鑽入腦內。自己正作為曼德沙家族的一員以被注視、評價著。
那些謬讚、品評與羨慕鑽同時鑽入腦內,亞德感到有些頭痛。
被讚美的感覺很好,但每個舉動都被檢驗實在耗神。扭頭一看,珞緹雅受到的品評與打量不少於亞德,她卻完全不受影響。
終於應付過一輪滄雨的伯爵之子,亞德藉口到陽台,離開人群暫時喘息。
「呼——」
「稍微喝一點,感覺會好一點。」
聲音突然鑽出,亞德猛然回過頭,在夜晚的深影中看見熟悉的橙色。那人卻不是珞緹雅,而是陌生又熟悉的人。
是雪之君主。
橙色頭髮、身材高挑的她難得換上洋裝,恰到好處地露出了豐滿的胸與纖細的腰。少了初見時的銳氣,即便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仍舊非常抓人眼球。
亞德連忙道:「抱歉,我不知道有人了。我這就離開!」
「好了、好了,沒事。反正我一個人也無聊,不如你就陪陪我聊天。反正我有的是時間。珞緹雅呢?」
「她去收集食物,需要我幫您帶一些嗎?」
「……也好,我要酒還有肉。」
亞德回到宴會會場,很快就找到正在搶食物珞緹雅。
討論後,兩人帶了大量的酒跟少量的肉回到陽台。龍翔維持亞德離開的姿勢,百無聊賴地盯著月光,月色的氣氛下硬是讓亞德看出了幾分寂寞。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就算你是我家的孩子,我也會生氣。」
亞德歛眸垂頭。「……抱歉。」
「你贏得很漂亮,但是……為什麼你最初遲疑那麼久?要知道,對方如果跟你實力相當,這段猶豫的時間就會殺死你。你在想些什麼?」
亞德壓低了聲音:「這有點失禮,我不敢直接說。」
「沒關係,我不會說出去。說。」
「我只是以為那是陷阱。」
龍翔一愣,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很可惜並不是,分辨自己的實力也很重要。不過,這也不奇怪……畢竟你才剛開始進化,成為真正的龍族還要一段時間。」
「進化?」
看亞德一副第一次聽見的表情,龍翔笑道:「你不知道?你的實力增長一半是你自身的努力,剩下一半是因為龍族血統正在復甦。你看過珞緹雅進化吧?過程就大概是那樣,你會有一段時間不好控制魔力。不過她是純血龍族,進化只是一瞬,你要出現龍族的特徵得花更久的時間。」
「我會變強嗎?」
「那當然。只不過,以你的年齡來說這也太早了。」
亞德就把之前跟黑龍君主見過,吞下他鱗片的事情簡單敘述。龍翔聽了點點頭,「原來如此。有了黑龍君主的鱗片確實可以提早進化。」
亞德奇道:「可父親也是龍族,為何沒有進化?」
「如果你是人類跟龍的混血,就會展現較強那一方的外表特徵。我本來是想把她帶回龍族,看樣子沒有必要了。」說著嘆了口氣。
「為何?」
「因為他最少是武聖皇的祝福者,簡單來說就他的靈魂本身就是天人,算起來黑暗神還是龍族跟魔族的先祖,若成為龍族是降階……糟了,他沒告訴你?」龍翔拍了拍腦袋,「算了,你知道也沒什麼不妥。總之,如果身上出現了變化也毋須擔心,那是你變強的徵兆。」
「我明白了。什麼樣算是進化完成呢?」
「可以看見細微的靈魂波動,集中精神的話也能看見模糊的靈魂。不過你繼承了我的血統,或許會有一點龍的外觀特徵,比方說鱗片或者角。」
亞德想起剛才看件的火光,一股不好的預感在腦中浮現。
「如果那種火光特別弱,是不是代表這個人的壽命將盡?」
「沒錯。你已經看到了?」
想起剛才看見的景象,亞德內心一沉。聖姑且不論,但是魔王陛下是怎麼回事?一般魔族通常有六百歲左右的壽命,長壽者大概可以活到七、八百歲,以魔王陛下的年齡來說應該還有兩百年才對。
「您說的是人的胸口靠近心臟部分浮現的光芒嗎?我確實看到了。」亞德捏緊酒杯,看龍翔獨酌的背影,再仔細思考,意識到對方並沒有看來那麼從容。
「您是為了見魔王陛下才回來嗎?」
這句話說得斟酌,龍翔仍聽出話中話而嘆息。「是啊。」
「徹的事情你就別管了,交給我就好。我看他挺喜歡你的,偶爾陪他說話就好。那傢伙很固執,弄個不好只會讓他發怒。至於你的那個……怎麼稱呼來著?」
「他叫做聖。我把他當成我的雙胞胎兄弟。」
「從靈魂來看,他是你的一部分,最後終究會回到你身邊。倘若要成為不同的存在,就必須累積不同的經驗與存在。現在你們有不同的名字,經歷了不同的事情,這是好事。」龍翔看亞德雙眼發光,頓時笑笑出來。「可別高興得太早,這還需要神術還有非常巨大的魔力才能夠將你們兩人徹底分離。正好這個神術收藏在滄雨,現在只欠缺必要的素材跟魔力。」
珞緹雅忍不住道:「雪君,亞德還不是我們的族人。就這樣把龍之君主的禁忌魔法告訴他,萬一父親知道繪很麻煩。」
「別擔心,這是黑龍君主的意思。亞德或許不是龍族的一員,但是他與兩位原初的龍王結緣。這是他應有的回報。」龍翔道。「你想知道嗎?」
想要聖活下去的意願超越了一切。
就算是禁忌也無妨,只要能夠讓聖活下去的話……
「既然是禁忌,你就知道這魔法很有難度,還有一定的危險。即使如此你也想知道嗎?」
亞德道:「請您務必告訴我。」
龍翔咧嘴笑的時候,露出屬於龍族的獠牙,尖銳地彷彿能夠輕易刺穿咽喉。
「這是神術,更是龍之君主的禁術。使用這魔法的前提就是——」
月明星暗,食物稍被風吹得微冷,裝滿的酒杯暫時沒人動手。
……
……
結束了與龍翔的談話回到競技場附近時,龍與伊芙蕾希雅的正好站在場上。站在兩人對面的卻有三人。
不,不對,其實有六人。
其餘三人都已經帶傷,其中一名整齊的宴會戰袍染上鮮血,看來狼狽不堪。剩下的兩位不是昏迷,就是已經失去意識。
從競技場往上看,龍與伊芙蕾希雅獲得壓倒性優勢。龍身上泛著輔助魔法的微光,雙手握劍同時應對兩人的進攻。而且遠處的伊芙蕾希雅甚至還沒有進攻,只是雙手抱胸地偶爾使個輔助魔法。
亞德心想,奇怪,為什麼母親不上前幫忙呢?
龍翔語氣帶著笑:「不愧是我兒子,真想跟他認真較量一下。」
珞緹雅道:「道時候我也要看!不過你們兩個在這種小地方戰鬥太危險了,得找個比較空曠的地方才好。」
這大概是亞德第一次在真正意義上看龍戰鬥。
龍平常基本上用劍,偶爾也會使用一些基礎的初級魔法,他左右手都能用,近距離會使用短劍防禦或者扔出去當成中距離的暗器。龍揮劍看來隨興寫意,用的魔法通常都是干擾用,暗器、魔法加上一些干擾的小道具拆開來都平凡無奇,這些不起眼的組合加在一起卻非常纏人。
亞德的戰鬥風格有部分就是受到他跟伊芙蕾希雅的影響。
此時剩餘三人正包圍龍,一齊進攻。
龍稍微側身閃過三人進攻數次,唯一一次揮劍——
悲鳴聲響徹了競技場,被連著手肘斬斷的左腕被龍踩在腳下,黑色的火焰正燃燒。數秒,就將那只斷手燒得一乾二淨。
「啊啊、我的手!」
龍不帶感情的聲音響起:「要是你下次再想碰伊芙蕾希雅,就不只這樣了。聽到了嗎?」
那是個黑髮紅瞳,中等身材的男人,從服裝看來大約是歐龍或者闇星出身。
他瞪著龍不發話,咬牙切齒地,似乎想將龍生吞活剝。龍也不生氣,笑咪咪地說:「再生魔法其實是神術的一部份,讓已經失去的四肢再生。新生的手要好好地熟悉劍也要花上一段時間,但我很好奇……如果砍掉某個地方,有沒有辦法用再生魔法重生呢?」說著舉起劍。
「我、我認輸!我認輸!」
龍笑著拍拍他的腦袋,「不是這句話。」劍往下就要往跨間某個地方戳下。
「是我不對!三皇子殿下、王妃殿下請原諒我,不會有下次了!」
劍尖劃破了柔軟的絲綢,在危險的地方來魂逡巡,只要稍微手抖就會發生慘劇。那人的破碎中帶著瀕臨崩潰的恐懼。
「我願意將魔劍交給三皇子殿下,向您宣示效忠!」
說著解下腰間配劍,雙手遞給龍。
龍這才收劍回鞘,滿臉笑容地接過劍。
「為了感謝你的忠誠,晚點讓伊芙蕾希雅幫你治一下左手。這回要是你再看不該看的地方,做了多餘的動作……我保證你會比現在更後悔。」
扔下這句話,龍帶走劍與伊芙蕾希雅一同離開競技場。
#藍月傳說  #藍月本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3)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八話、諸王的宴會.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