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六話、勝者為王.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hirly Niv Marton on Unsplash


為了讓亞德有表現機會,珞緹雅沒有恢復龍的姿態而是與亞德並肩站定。整個魔族能夠算得上人物的都在這裡、注視著自己的戰鬥,這是非贏不可的戰鬥。
對面的新咧嘴笑著握住了需要雙手才能抬起的大劍。只是輕輕一揮,帶起的勁風甚至吹拂到遠處的亞德臉上,能感覺纏繞著黑暗氣息的風。
看來新也進步了不少。
「亞德,這裡可不是學校,是神聖的鬥祭場。使盡全力想辦法殺死對方,才是最大的尊重。帶著殺死我的覺悟攻過來吧!」
帶著殺死他的覺悟嗎?
兩人的父親本來就會是競爭關係,或許那天很快就會到來。
「我不會殺你,」亞德頓了頓,「但我也沒有輸的打算。」
新哈哈笑,咧嘴時嘴角是尖銳的牙。「很好,那就盡全力攻過來吧!」
「開始!」裁判的聲音響徹競技場。
武鬥祭是以鐵與血獻給黑暗神的神聖祭典,雖然戰鬥方式不利遠距離的攻擊,卻也不禁止魔法。唯一問題就是絕大多數魔法需要發動時間,光是這數秒頂尖的戰士就可以分出勝負。
經過兩年多的練習,亞德已經熟練到不能再熟練,輔助已經像呼吸一樣自然。
亞德迅速給自己上了結界、輔助魔法,帶聖炎的劍照亮了漸暗的天色。
即便心跳聲如雷,結出魔法陣的手有些顫抖,在無數次練習中習慣戰鬥的身體很自然做出反應。誠如珞緹雅所言,即便是血緣相連的人,兄弟鬩牆、弒父殺母等事仍時有所聞,只有肌肉與練習絕對不會背叛。
平常他會先上輔助魔法,接著轟出的聖炎牆會被避開,儘可能保持距離給對方帶來影響,那怕是稍微分神半秒或者帶來些許干擾都能算是成績。
往常這個階段可能需要半分鐘,對魔王陛下大概只能拖延半秒。
新險險避開第一擊,炙烈的聖炎仍在他的臉頰留下傷痕。可亞德沒給他喘息空間,在後方的奈架起光屬性結界同時以聖炎混著黑炎攻上去。
黑白雙色火焰在兩人身邊圍起高牆,在兩人身上留下明顯的灼傷。
「是光明魔法!」人們驚訝的讚嘆。
亞德跟圍觀的人們同樣驚訝。居然沒有避開?他越想越覺得可疑,加強了魔法的力道。聖炎中的新面露痛苦,最終靠著魔劍的力量劈開了火牆。
珞緹雅雙手抱胸,看樣子連根手指都不打算動。
這姿態果然激怒了新。
新怒吼著揮劍破開結界,揮出的刀一一被亞德扛下。
鏘。鏘。鏘。
刀劍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左、右、下——
「這傢伙不是只會防禦吧?」
「怎麼這麼說,靠那張漂亮的臉躲在女人背後就好啦?就是龍女不行,還有魔王陛下不是。魔王陛下可是很寵他的,你看他那把不是魔王陛下的備用魔劍嗎?」
這聲音沒有壓低,還刻意用通行語,生怕亞德聽不懂。
心臟一揪,那種被議論的不舒服感讓亞德有瞬間遲疑。最令人憤怒的大概是,這些話還不完全是錯。
亞德自認這段時間還算努力,可是沒有人會讚許努力,只會看著結果。
在做出成果之前,只能背負著嘲笑苟延殘喘。
父親到底是怎麼壓下憤怒,在上一次武鬥祭一鳴驚人的呢?
這些議論與眼神都讓亞德感到十分厭惡。
「很不爽吧?」
新揮劍的空隙時候說,亞德心神不寧,被削去一段髮尾。
「聖法提加有聖法提加的規矩,而這就是我們滄雨魔族的規則。如果你不把人往下踩,就會換成你被踩在腳底。」
「……受教了。」
亞德扛下新雨點般的攻勢、避開奈的攻擊,抽空用對遠處的奈扔了個火牆。
看好戲的人們漸漸笑不出來,視線由輕蔑變成讚嘆。
他右手揮劍,左手靈活變換,進攻時是魔法造出的光劍,防守時則換成了盾,奈的遠端攻擊對亞德沒有任何效果,逼得她只能靠近戰場與新一同協作攻擊。以亞德的血統來說,使用光明魔法與黑暗魔法都不奇怪,但使用自如還能混用就不容易。
「那是附魔的光劍。是只有神子能夠用的神術!」
「難道說他還可以用神術?」
「不愧是聖女大人的孩子!」
驚愕、不可思議、質疑,各種聲音傳入腦內。
與繼承聖王之名的聖相比,亞德的名字更常出現在父母的故事裡當作浪漫結局的一環。帶著悲劇色彩出生的他,遇見了深淵的龍族受到保護而存活——這是多數魔族理解的故事,卻不是事情的全貌。
——我要贏。而且,要贏得讓這些人閉嘴。
——看著我的劍,不要只看著我的臉。
亞德屏除雜念,逼自己專注在戰鬥上。
與新初識的的時候,亞德就是劍與魔法混用的戰法。這種打法很容易變得樣樣通,卻沒有真的拿得出手的技能,只能成為半桶水。
帶著神聖光輝的劍輝出,散發的光芒夾雜著神聖的勁風劃破了新的臉頰。
「你可終於認真起來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亞德佔了絕對優勢。
感覺好奇怪。亞德心想,為什麼我還能這樣胡思亂想?
每個動作都很慢,不需要特別集中也能看見破綻。
亞德謹慎地維持戰線,用半分鐘確定對方苦戰的表情並非表演。但這是為什麼?與珞緹雅、父母親甚至魔王陛下相比,新身上到處都是破綻。這會不會是某種陷阱?
亞德抱著懷疑,被新的攻擊逼得步步退後,眼看就要退到競技場邊緣了。
「怎麼了?你上次可沒這麼膽小!」話語中滿是得意。
——真想挫挫他的銳氣。
身體比嘴更快做出反應,亞德揮劍反擊。魔劍刺穿了新的防守,沒遇到預料中的結界阻隔、更沒碰到陷阱,穿透了腹部,帶出鮮豔的血花。
「嗚呃——」
新面露痛苦神色,摀著腹部跪下。
亞德迅速揮劍收劍,左手的盾「鏘」地扛下奈短劍,將奈踹飛。這力道比看起來還重,奈被踢飛數公尺,在地上滾了一圈,倒在地上。過了許久才掩著肚子、嘴角滲血艱難地起身,赤紅眼眸中仍戰意沸騰。
散發幽微光芒的魔劍抵住新的脖子。
「我可還沒輸,奈,妳快點——」
「太慢了。」珞緹雅鬼魅般出現在奈身後,白色刀刃扼住她的脖子。「別動,我不想讓妳受傷。」
奈還要掙扎,銳利的刀刃劃破纖細的脖頸,赤紅鮮血落在上衣。
眼見大勢已去,新先發出一聲長長的喟嘆,苦笑著舉起雙手。
「是我輸了。」
一陣死寂後,歡呼與讚嘆震耳欲聾,呼喊著「五皇子殿下」。
「還愣在那裡做什麼?他們在喊你。」
「我嗎?」
亞德對新伸出手,他注視亞德伸出的手,許久還是握住。
「我的父親是大皇子,奈的父親是二皇子,你是父親第三皇子,我跟你是第四跟第五皇子。王族的繼承者會依年齡排序,奈就是第三皇女。說起來,你怎麼連這都不知道?你父親是怎麼教你的?」
「抱歉,這是我的問題。我得從語言開始學習。」
「哈,也是。」
新拉著亞德的手舉起,帶著亞德接群眾的歡呼。
「你這段時間到底幹了什麼?你這小子可變強了不少啊。」
亞德思考了一會兒,「從聖法提加過來的時候有一些實戰機會,那段時間會跟珞緹雅、父母親還有魔王陛下練習。」
「魔王陛下?他可是不輕易指導人的。」新明顯帶著嫉妒,上下打量著亞德,「你得感謝三皇子殿下,要不是他,魔王陛下怎麼可能對你這麼好。」
「或許是吧。」
珞緹雅從遠處跑來,直接撞進亞德懷裡。「你看,我說的對吧!」
「是是,在戰鬥上妳才是專家。可是——」
珞緹雅眨了眨眼,接著臉頰被亞德用力拉扯。「好痛!」
「妳別再答應這種奇怪的請求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不是贏了嘛。」珞緹雅一臉無辜。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別把這種事情當成賭注。」
有時候亞德很受不了珞緹雅這點,跟這傢伙講道理往往行不通。她只服從強者,在與戰鬥有關的事情她向來把亞德的話當成耳邊風。
「啊,你是吃醋了嗎?別擔心,我從頭髮到每個鱗片都屬於你。」
亞德順著她的邏輯說下去。
「因為妳是我的,所以,只有我能用妳下賭注。不是嗎?」
「還有這種道理嗎?」
亞德摟住她的腰,垂頭親吻她的額頭。「有。」
「勝利者,五皇子殿下!」
在裁判的歡呼聲中,結束了亞德在滄雨的亮相。
相當於聖法提加神族在社交界出登場的一戰,亞德繳出漂亮的成績單。
「說起來,妳說的炫耀是什麼?」
珞緹雅伸手在裸露的腰部曖昧的一劃,眼神閃閃發光,像是看見糖果的孩子。「你因為我變強了,而且你是我的。難道這不值得炫耀嗎?」
亞德心情特好,壓不住嘴角的笑。
這傢伙還學會撒嬌啦?亞德垂頭吻在嘴唇上。「僅只一次。」
輕鬆贏過新、馴服了龍女的亞德很快地成為議論的焦點,討論內容也如願從容貌轉移到了戰力。
這件事亞德暫時還未知曉。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五話、勝者為王.中 #花組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