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四話、勝者為王.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hirly Niv Marton on Unsplash


一行搭上馬車往不遠處的宴會會場前進。
上車的時候亞德只覺得有點古怪,抵達會場的時候才意識到為何必須離開皇宮。
車夫為眾人開門,將右手放置左胸前,行了個標準魔族的軍禮。
「三皇子殿下,已經到了。」
紅色地毯往前延伸,盡頭的不是華麗的大廳,而是稍加裝飾的競技場。
與會者不論男女均穿著風格類似的軍裝,也有不少女性穿著褲裝戴著軍帽, 為亞德展現了美麗的另一種可能性。
透過窗戶看著龍率先下馬,回頭對伊芙蕾希雅伸出手。
亞德打從心裡覺得,不論是自己或者父母能走到這裡實在不容易。雖然未來的路未必平順,但至少比在聖法提加自由。
此刻,同馬車內的其他人才意識到自己沒有惡補禮儀相關知識。亞德回頭就接收到聖與珞緹雅的求助視線。
聖悄聲問:「怎麼辦,學他們做就好嗎?」
「大概是這樣沒錯。」
珞緹雅問道:「為什麼要幫忙,難道自己沒辦法走下台階嗎?」
「一半是因為習慣,另一半是因為穿著長裙確實需要幫助。妳想試試看嗎?」
「好啊,被服侍的感覺也很不錯。」
「這算是嗎?」
「難道不是嗎?怕摔倒就別穿那麼長的裙子不就好。」
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這種詭辯在貴族的社交圈裡實在無禮。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
「離開房間就要裝模做樣。」
不,我當初說的是保持基本禮儀。亞德苦笑著下馬車,對興致勃勃的珞緹雅伸出手。聖認真看著亞德的動作有樣學樣,總算沒有出糗。
不知何故,那位侍者的神情看來有點古怪,仔細看似乎壓抑著某種情感。
龍笑道:「霖,現在感動好像太早了吧?我可還沒贏。」
被喊做「霖」的青年躬身行禮,掛在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葬禮的時候我沒能夠出席,從未想到還有機會與您再見。真心誠意地歡迎您回來,在屬下心中,只有您有資格坐上魔王的寶座。」
「你這麼誇我也沒有獎勵啊。抬起頭,笑吧。」
侍者帶著困惑的表情抬頭,很快就控制了表情。
龍在走過他身邊時說道:「要哭就等我坐上王位的時候再哭。」
「祝您武運昌隆。」
兩人越過侍者,踏上紅毯。這不是伊芙蕾希雅第一次參加魔族的宴會,卻是頭一次作為龍的伴侶出場。眾人的視線落在身上,帶著驚訝、羨慕、困惑甚至有些是品評,偶爾可以感受到像剛才那種帶著情緒的視線。
看來龍似乎沒有他自己所說的那麼不受歡迎。
伊芙蕾希雅悄聲問道:「是朋友嗎?」
「現在是。」
伊芙蕾希雅瞥了龍一眼。「你可真是老實得讓人討厭。」
「有什麼關係?現在已經沒有吃醋的必要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
在一片黑紅為主的的禮服中,卻有一群人穿著白色禮服,伊芙蕾希雅立刻意識到這群人的身份。「龍,那些是月妃國的人嗎?但我聽說他們與皇家信仰不同,雙方雖然不干涉,但也少有交流。這是怎麼回事?」
龍注視著伊芙蕾希雅。「妳是真的不知道他們為何而來嗎?」
伊芙蕾希雅先是一愣,接著才意識到真正的理由。「他們是來見我的?」
月妃國是魔族內信仰光明女神的宗教國,國民均是神職人員,國主則由神子擔任。上一任的聖女死後,國主位置空懸至今。
「我雖然是聖女,但可是神族。」
「這跟種族無關吧?一般來說月妃很少涉入政爭,在魔族屬於中立派,也不會有人想花力氣拉攏他們。妳如果好奇,可以跟他們稍微見面。」
視線接觸的瞬間,白衣的魔族對伊芙蕾希雅行了個最高等級的祭司禮,看樣子是真的把她當成聖女,完全不考慮種族。
「……魔族跟神族真的完全不同。」
「是嗎?我是覺得相似處還挺多的。」
龍領著伊芙蕾希雅進入競技場,位於魔王座前的位置已經有人,這兩位伊芙蕾希雅見過,分別是二皇子冽.曼德沙與龍的親姐姐也是大皇女露。根據龍的描述,冽跟將同為徹的皇兄,也就是現任常悠國王所生。
即便有血緣關係,可是冽與大皇子感情淡薄。相較於大皇子的魔族優先主義,冽對於異族接受度較高,跟露與龍走得很近。
最初伊芙蕾希雅也誤以為四人都是徹的孩子,後來才瞭解這是魔族的習慣。凡是王族之後都稱皇子、皇女,同輩的孩子接受同樣的教育,作為兄弟姐妹相伴成長。龍會直接喊皇子們「皇兄」,對親生姐姐就比較親暱喊的是姐姐。
沒等到龍走到,冽起身對招手。
「龍,這裡!快點過來!」
「這不是在走了嗎?要是你再催,害得伊芙蕾希雅摔倒怎麼辦?」
「哈哈,說得也是。那你得好好護著她啊!」
雙方簡單自我介紹打過招呼後就各自談天,不只龍跟冽聊起來,就連亞德也遇見了新與奈,正在愉快地敘舊。
兩兄弟又聊了一些無所謂的事情,比方今天的餐點、接下來的切磋。
「你知不知道,你死的時候我還真的為你哭了!沒想到居然是騙人的,你這渾小子,還我眼淚啊!」
「老實說我還真沒想過你們真的可以在一起。你是怎麼說服那位陛下的?」
那位陛下說的當然是徹。伊芙蕾希雅飲酒的手微微停頓。
龍依舊笑容滿面:「你問得太多了。」
冽愣了半晌,這才意識到不是可以閒聊這類話題的場合,「哈哈哈,抱歉!我沒注意到公主殿下也在……哎、等等,你們結婚了?不是吧,什麼時候?」
說著就要抓龍的左手,被龍輕巧避開。
「有些原因,更何況也不是應該大張旗鼓的場合。」
「哦,對,神族那位陛下可終於……終於壽終正寢了,聽說小女王好像挺可愛的,你見過嗎?」
他幾乎就要說出「終於死了」,還好懸崖勒馬才沒弄得更尷尬。
「多年不見,二哥你似乎還是學不愧控制自己的嘴。」
「我這個人直來直往,不像你滿口甜言蜜語。」說著在龍反唇相譏前對伊芙蕾希雅伸出手,「許久不見,現在不應該喊您公主殿下。那我喊你名字?」
「請隨意。」
「哦,好,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還是先說點重要的話題。伊芙蕾希雅聽說那件事了嗎?」
「還請二哥直說。」
二哥這個稱呼出乎意料地取悅了冽,二皇子殿下嘴角微翹。「不愧是前公主,可真會看人臉色。當作歡迎妳加入的禮物,告訴妳一件事。大哥最近心情不大好,伊芙蕾希雅等等遇到他要更小心。」冽說著對伊芙蕾希雅眨了眨眼。
這句「心情不太好」乍聽之下只是敘述,背後卻含著某些暗示,說的是大皇子將因為龍的歸來心情不佳,甚至可能採取行動。
看來大剌剌的冽意外大膽,伊芙蕾希雅有些意外,「謝謝二哥。」
「還有,這個給妳。」
伊芙蕾希雅接過冽的信,「這是?」
「另外月妃託我交給妳的歡迎信。」
翻過來一看,背後的名字伊芙蕾希雅也略有耳聞。
——榭絲塔莉娜.尤卡是月妃的樞機主教之名。
月妃國是位於常悠與闇星國中間的小國,整體國風與聖法提加類似,同樣信仰光明女神芙薇亞希。國主由國民中最接近神的人——也就是受祝福者——比如聖子、聖女,甚至聖王擔任,且國民均為聖職者。
目前月妃聖女已歿,國主由樞機主教榭絲塔莉娜代理。
伊芙蕾希雅將信拽到懷裡收下,這若不是機會就是陷阱。倘若一切順利,甚至有可能建立起讓神魔族長久往來的交流。但畏首畏尾的人絕對無法成事。
「非常感謝。說起來……大皇子殿下生氣起來有那麼可怕嗎?」
冽拄著下巴思索,咧嘴笑的時候露出森白的牙。
「跟魔王陛下比起來是差了一點。不過以伊芙蕾希雅妳的膽量,恐怕也不把這點威脅放在眼裡吧?加油,我很看好妳!」說著對她比了個拇指。
「少在那裡搧風點火,我家的伊芙可是和平主義者。」
「你睡了一覺之後眼睛是瞎了嗎?你當初可不是——」
冽的話梅能說完,就被龍華麗的肘擊打飛半公尺,摀著肚子發出悲鳴。「龍.曼德沙,你這小子居然真的下手!」
龍笑得很嘲諷:「難道你還希望我憐香惜玉?很抱歉,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你也……可惡,我就是喜歡你的臉啊!」
「你們平常都是這樣相處的嗎?這可不行,得跟哥哥好好相處才行。」
對成長過程中沒有兄弟姊妹的伊芙蕾希雅來說,這樣的互動非常新奇。
龍雖然控制力道,但也沒有手下留情,冽的表情顯然是真的痛。便趁著氣氛愉快,笑著給冽施了個治癒術。
冽發出「喔喔喔」的聲音,「哇,居然沒有灼傷!這是怎麼做到的?」
伊芙蕾希雅笑道:「因為這是神術,不是一般的光明魔法。黑暗魔法與光明魔法互相牽制,但深淵魔法與神聖魔法彼此獨立,甚至有共通處。」
這個世界上的魔法有三大種類,元素魔法、創造魔法與神術。
最高階的創造魔法特指罕有的時間、空間與靈魂系魔法,只有身為半神的天人與神祇能夠使用。神術是由神祇值接受與的魔法,只有少數的祝福者能夠使用,例如光聖教的聖子、聖女,西方魔族的神術則是透過血脈流傳,曼德沙家族的血魔法屬於血脈繼承的神術。
而元素魔法即為地水火風光暗六屬性,彼此互生、相剋。由於神術使用者稀少又屬機密,多數人對於神術非常陌生,以元素魔法的概念理解,導致多數人的概念仍停留在元素魔法的範疇,意即治癒魔法對暗屬性者也對魔族無效。
冽的表情空白了一瞬,貌似理解的點點頭,露出爽朗的微笑。
「不愧是聖女大人,果然名不虛傳。」
言下之意就是我聽不懂。
伊芙蕾希雅笑道:「神代的史詩中也有聖王降下聖雨治療傷者的故事,那個被治癒的城市不就是月妃嗎?」
「是嗎?」冽露出第一次聽到的表情。
龍認真道:「是。」
露道:「這是基本常識,你還是多念點書吧。」
眾人笑著談天,讓人伊芙蕾希雅有種融入魔族的錯覺。
在貴族的常識中,這種對新入者直白展現善意幫助的人反而更該留意。但是看龍跟冽談話愉快,伊芙蕾希雅也不好掃興,就這樣順著談下去。
競技場內笑語宴宴、氣氛和睦,觥籌交錯之間,魚貫而入的來客各自落座,為這座小型競技場增添了人氣。
隨著第一個來客與龍攀談敬酒,親近的來客絡繹不絕,只差沒有列隊。
看來龍的人緣出乎意料地挺不錯?伊芙蕾希雅有點意外地看龍與人閒談,與向她招呼的人們應對順便記下對方名字。
突然間,不絕的談話聲突然沉默,人們各自退避。
越過人海中走來的是一名穿著有著龍爪標記的長披風、長褲長靴的短髮女性。
向前走來的她猶如一道切開人海的風,英氣逼人。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2)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五話、勝者為王.中 #花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