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2)

目的地是附近的史萊姆養殖場。
臨近的迷霧森林有一些弱小的魔物,對南都人而言是後院般的地方,也是冒險者試煉的舉辦場所。
誰都沒有說話,氣氛沉悶到極點。
克洛托偷瞄希爾達。這傢伙,真的是騎士嗎?後面的重盾是真的嗎?真想揮看看!克洛托盯著少女背後的巨劍正想得出神。
突然,希爾達轉過頭,與克洛托窺視的眼神對上。克洛托滿臉做壞事被抓到的表情,希爾達卻問:「您很緊張嗎?」
克洛托短暫一愣。「普通?」
「克洛托先生雖然是召喚師,卻帶著劍呢?」
「這是父親的劍,寶石是元素結晶,目前還算堪用。」
「那還真是辛苦了。」
四周又陷入了難耐的寂靜,只有兩人的呼吸聲與踩踏在草皮上的聲音。
希爾達突然開口:「雖然這麼問可能有些失禮,但是……對身為前戰士的您來說,任務應該很簡單才是?」
克洛托微微一愣,「是這樣沒錯,但是──」
「我遇見了超大的史萊姆」。
這種話連伊文潔琳都不信了,更別說是初次見面的女孩子。
「不如我直接讓妳看看,就會明白吧!」
希爾達停下腳步。
「那我就開始行前說明了?」
希爾達伸出手,透明水晶飄在他的掌心──那是伊文潔琳的觀測水晶。她用毫無情緒起伏的口吻道:
「克洛托.托馬斯,任務是兩小時內活捉至少三隻含有不同屬性的史萊姆,能夠使用道具。我說得夠清楚了嗎?」
「是的。」
「那麼,托馬斯先生,願您受到戰爭女神的眷顧。」
「謝啦!那麼,我出發了。」
山林蓊鬱,平坦的原野上偶爾可以看見一些史萊姆藏在石縫中蠕動著。
陽光明媚,微風徐徐。
克洛托站在制高點,往下俯視:「就只有這些嗎?」
耳邊傳來伊文潔琳戲謔的聲音:「是啊!可沒有你說的長壽史萊姆喔?」
「……別再挖苦我啦。」
藍綠雙色的史萊姆在草地上曬太陽,靠近石塊的地方則有些土色史萊姆。
克洛托決定速戰速決。他衝下山坡,連續斬了藍綠史萊姆,以最快的速度將瀕死的史萊姆扔入袋子中──很好,手腕揮復壯況良好!
接下來,土色史萊姆也很快地入袋,克洛托哼著歌曲往回走。
不知何處颳起一陣強風,克洛托一個沒注意,被吹往溪邊。踏入溪中時,竟然沒有被弄濕的感覺,腳下的觸感也不大尋常。
「這種討厭的觸感,該不會是……」
克洛托往腳下一看──
腳底下踩著的哪是溪水,是他十分熟悉的……帶著黏稠觸感的透明生物!
從底下被壓扁的水草可以看出,這東西確實不小。
這東西不是史萊姆是什麼?
短暫沉默後,伊文潔琳讚嘆。
「好大的史萊姆。」
克洛托暗叫不好,迅速脫下被黏住的鞋子,狼狽地往旁邊跑。
這麼一踩,卻喚醒了史萊姆。巨大的史萊姆彷彿睡醒的獅子那樣,從水中現身,遮蔽了陽光。陽光透過史萊姆的身體,在克洛托面前的地上映照出波光。
伴隨著大量的黏液,巨型史萊姆撲向克洛托!
「報告長官,這也太大隻了,屬下搞不定!」克洛托急忙喊著。
觀測水晶閃了幾下。
「這個麼大的史萊姆十分少見。就算有,也很少在人類面前現身。看樣子,這孩子很喜歡你。也許你可以考慮當魔獸飼養員?」
「臭女人不要說風涼話快來救我啦!」
克洛托從沒跑得這麼快,感覺心臟都要從胸口跳出來,卻還是不夠。
黏液從身後追了上來,土地開始有種令人不舒服的黏稠感拖慢了速度。稍微遲疑,那股黏稠的液體滴在背上,克洛托回過頭──
正好看見了史萊姆撲向自己的那瞬間。
史萊姆的腹中意外沒有惡臭,只是黏液灌入了口鼻,難以呼吸。雖然還可以移動身體,卻無法呼吸。
克洛托憋著氣,隨著時間的經過,慢慢到達極限。
緊閉著的嘴巴也睜開,液體緩慢而確實地侵入口鼻……
克洛托聽見希爾達慌張地喊著自己的名字,從遠處跑了過來,另一個陌生的聲音呢喃著沒聽過的咒文。
太好了,得救了……
克洛托放心地失去意識。
睜開眼睛的時候,克洛托發現自己置身於自己的房內,窗外是逐漸低沉的夕陽。他從床上坐起,環顧四周。
討人厭的黏稠感好像還沒消失,指縫間還能看見結成蹼狀的黏液。喉間有什麼東西哽在喉嚨,稍微咳了一下,偶出一些也能咳出卡在喉間的液體。
帶著毛巾的伯特走來,笑道:「晚安,托馬斯先生。您醒得真是時候,剛好可趕上晚餐。」
「晚餐吃什──等、等一下!我的測驗呢?」
「當然通過了。辛苦你了。」伯特笑著將毛巾遞給他,「請用。」
克洛托擦著臉與手指,又咳了幾次,感覺身體狀況似乎恢復不少。
「今天先稍微休息吧!明天可以去公會領受您的卡片。現在,魔獸飼育師導師正等著見您呢。」
「見我……?」
「是的,因為──」
伯特話還沒說完,克洛托注意到他身後變成色塊的櫃子。仔細一看,他背後的櫃子還在蠕動?
克洛托揉著眼睛,定睛一看。
那彷彿眼睛般轉動的突起物!不是史萊姆的眼睛嗎?
「哇啊啊啊!」
克洛托驚恐地猛然後退,撞上身後的窗戶。
「啊、你說這個啊!」
伯特回過頭,摸了摸巨大史萊姆的頭,「這孩子被你收服了。」
「哎……?」克洛托皺著眉頭與史萊姆拉開距離。
那眼睛轉來轉去,蠕動著過來。
「不、不要過來啊!」
這麼一喊,它居然真的停住。
克洛托一愣,「你、你聽得懂?」
史萊姆晃了晃,克洛托連忙說:「如果聽得懂就這樣搖。」說著伸出食指搖晃。史萊姆伸出一隻管狀觸手,接著,那隻手的形狀開始改變,變成一隻人手。接著是另一隻手,人體、雙腳以及頭髮……只有面目是模糊的。
他試著模仿克洛托的手勢,伸出食指,那隻手就這樣晃啊晃的。
「這孩子的資質不錯,你可以試著對他下令。」
克洛托目瞪口呆,「這這這……」聲音逐漸轉為驚喜,「這不是水精靈嗎?」
「沒錯。」
「那我之前三次見到的巨大史萊姆,也是未成型的精靈嗎?」
「不,那是真正的長壽史萊姆。魔獸飼育師剛剛捕捉到三隻體型巨大的史萊姆,他們想要親自向你道謝。」
克洛托半開玩笑地伸出手:「道謝就不必了,請給我錢。」
「那是當然的。」
伯特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袋東西,放在克洛托手上,有點沉。
「這是謝禮。」
打開一看,袋子滿是金幣。
克洛托瞪大眼睛,發出「喔喔喔喔──」的讚嘆聲,以敏捷地不像傷患的動作從床上跳下來,將那袋金幣倒在桌上,五個一組,以熟練的姿開始算錢。他的雙眼散發出非比尋常的狂熱光彩,不時發出「呵呵呵呵」以及「顆顆顆顆」之類的詭異笑聲,搭配狂喜的表情,伯特下意識後退。
「克洛托……你還是暫時躺在床上比較好?」
其實袋子上早就寫了裡頭金幣的數量,克洛托恍若未聞。他專注的模樣彷彿進入冥想模式那樣,專心地與外界隔絕。
「十八、十九……」
數到三十,克洛托吐出一口氣,「終於可以修我的劍了!」
彷彿被金幣閃耀的光芒眩暈那樣,克洛托發出滿足的歎息。
「我感覺身上的痛苦一下子消失了!真是療癒的光澤啊!」
雖然他腹部的繃帶還滲著血,卻似乎不覺得疼痛。
「我找飼育師導師進來了?」
克洛托那雙毫無幹勁的眼睛一下子變得特諂媚,搓著雙手,露出見面以來最燦爛的笑容:「請請請!」
伯特沒有太多表情,微微抽動的嘴角似乎洩漏了他此刻的心情。
「那麼,請您稍等。」
轉過頭時,克洛托像是想起什麼地喊住伯特,「那個,伯特。」克洛托深深鞠躬,「謝謝您救了我。」
伯特發自內心地笑了,「別那麼說,這是我的職責。能看到您平安無事,比什麼都好。那麼,我就先告──」
「等、等等!這傢伙要放在我這裡嗎?」
「你不是還沒有培育出精靈嗎,留下不是正好?而且,這孩子至少有一百金幣的價格。」
克洛托震驚地看著「史萊姆」──但他看的也許不只是精靈本身,而是黃澄澄的金幣。
「史萊姆」抖了抖。
克洛托以熱切的眼神看著「史萊姆」,誠懇地說:「我不會賣的!」
應該沒有表情的史萊姆可憐地顫抖,看起來幾乎要哭了。
「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有空的話就試著跟他好好相處吧!明天希爾達會帶你熟悉公會的環境,如果有其他問題也可以到公會找我。」
克洛托回頭,這才看到正在他身後盯著金幣的「史萊姆」,把金幣迅速掃入袋子。「史萊姆」好奇地想伸觸手摸金幣,克洛托擋住,「別碰!這是我的,聽到沒有?」
史萊姆再度做出人手,晃了晃食指。
「很好!知道就好。」
伯特似乎也對他很好奇,跟著克洛托一起對他下指令。
最初是變成各種物體,接著是動物,再來是神像。隨著時間的經過,精靈能夠更細緻地化身成各種物體,也更能夠理解人類的語言。
克洛托找出教科書,指出上面水精靈的樣貌,讓它模仿。
克洛托讓它試了無術種造型,伯特則是試著教會它人類的語言。而它也慢慢地從克洛托身上知道表達情緒的表情,開始以動作與模仿的表情回應。
「克洛托,你應該替這孩子取名。老是叫它史萊姆也不大好。」
克洛托想了幾個名字,比方說「小水」、「史萊姆」或者「藍寶石」甚至是「金幣」、「我很有錢」、「伊文潔琳」之類的名字,一概被精靈拒絕。
克洛托覺得麻煩,翻閱著字典隨便唸著。
暫名「史萊姆」的精靈在克洛托念到某名字時開心地晃著果凍般的身體。
──於是,它的名字終於決定了。
借用海洋之神「狄斯蘭斯」的名諱,給予初生的精靈祝福。
精靈的名字是狄斯蘭斯。
冒險者 修龍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三話、未來魔王的請託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四話、勝者為王.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