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三話、未來魔王的請託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Akbar Babu on Unsplash


為慶祝魔王的回歸與龍之君主的再臨,魔族首都滄雨舉辦了盛大的宴會。亞德換上星澄早為他準備好的禮服,有點困惑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為自己扣上了腰帶。
俐落的高馬尾、披風底下穿的不是馬甲,沒有緞帶、更無寶石與黃金,取而代之的合身的皮帶,腰間是不是華麗的裝飾劍而是徹贈與的魔劍。
因為束起頭髮,蓋在側髮底下的晨曦更為醒目。
會不會太高調了?
「很適合你,真要我說的話我覺得穿太多了!」
珞緹雅也換上了搭配的服裝,而且不是裙裝而是帶著裝飾的短褲。若這裡是神族,女性以這種打扮參加宴會必然遭到非議。
可是這是星澄準備的服裝,總不會出錯吧?
「穿太多是什麼意思啊?」
「是稱讚喔。」珞緹雅嘿嘿地笑。
這段時間,珞緹雅的通行語進步了不少——甚至還懂得話中帶話。珞緹雅平常懶得動腦,只有在調戲亞德的時候會字句斟酌,根本是本末倒置。亞德有點無奈。
面對亞德的說教,珞緹雅只會義正嚴詞地表示,學習語言是為了求偶。
某種程度來說這傢伙積極學習的動力實在令人敬佩。
「妳的語言天賦還真不錯。」
珞緹雅雖聽出了諷刺,還是咧嘴笑開。
「是老師您教得好。」
隨著交往時間拉長,本來就活得相當自由的珞緹雅更是徹底嶄露了本性。在正式場合她反而很少使用敬語,只在言語交鋒跟調戲亞德的時候會話中帶話。
「我不是在考慮那種問題,這怎麼看都更像是軍禮服。一般只有武職會穿。」
珞緹雅回得漫不經心,「不是跟魔王陛下看起來差不多?好了,別再調整衣服了,我肚子好餓,快點出去吧!」
「再等我三分鐘——」
珞緹雅支著頭看亞德研究衣服構造,突然說:「看你換衣服很痛苦。」
「稍微等個五分鐘就好,沒那麼嚴重吧?」
「不是那個問題。」珞緹雅嘆著氣,「再這樣下去會讓我想幫你把衣服脫掉。」
亞德調整髮帶的動作頓住。
直率的珞緹雅說這種話不是威脅,這代表她是認真的。
珞緹雅意興闌珊地接下去:「所以別讓我等太久。」
「……是。」為了避免在宴會缺席,亞德果斷放棄弄不好的釦子。「我準備好了,走吧!」說著去扶珞緹雅,珞緹雅一臉可惜。
「這麼快嗎?我還以為要更久。」
「怕妳生氣啊。」
珞緹雅嘴角微揚,勾起亞德的手。「不會真的生氣,只是會討點利息。而且你的體力不是還不錯?」
亞德被說得耳朵泛紅。「承蒙誇獎。」
「我不是在誇獎你,只是在說事實。」
「……」
認識到現在,交往將近一年,亞德還是沒辦法順利接下珞緹雅這種話。
要是有天能夠找到反擊方法就好了。
……
……
龍與伊芙蕾希雅比亞德更習慣宴會,兩人很早就做好準備在外頭閒談。
珞緹雅發出讚嘆:「好漂亮!」
也難怪珞緹雅會有這種反應,亞德也不禁看呆了。
肩膀與腿以半透明的黑色蕾絲掩蓋,頸子上掛著象徵曼德沙家族的飾物,領口以暗紅色的絲線編織出繁複的玫瑰紋路。
兩人的服裝同樣是高領敞開胸口的設計,黑色為主軍服內部襯著鮮豔的紅絲絨,低調莊重又不妨礙行動。以軍裝來說過於花俏,用軍禮服標準來看正好,這種喪服般的顏色硬是被他們穿出一股旁人學不來的貴氣。
難怪他們會被稱為「魔族之花」跟「神族之花」。
龍笑道:「被我的美貌迷住了嗎?」
「嗯,兩人站在一起更好看!」珞緹雅說著四處張望,「雪君也在嗎?」
「她是收下了請柬,會不會來我就不清楚了。怎麼,妳很關心我們啊?」
「那當然,更何況跟雪君打好關係也沒什麼壞處。」
珞緹雅指的是可以透過龍翔拉攏西方的歐龍、作為聖女的伊芙蕾希雅受到信仰光明女神的月妃國歡迎也是可想而知。
龍離開魔族多年後回歸,之所以決心魔王之位正有這個原因。
即便魔族崇拜強者,龍在武鬥祭奪魁取得邪劍,也遠遠不夠。靠實力坐上魔王王座並不難,但要坐得穩、坐得長久,現任魔王的支持可說是杯水車薪。
雖然龍表面上從容,這些現實問題卻也讓他頭疼。
「雪君非常隨心所欲,就像是天氣一樣。想幫忙就會出手相助,懶得幫忙就會袖手旁觀。但如果是拿她的名號來嚇人,她肯定不會介意。」
「妳看起來腦袋空空,沒想到還是會思考。」
伊芙蕾希雅微怒:「龍,你太失禮了!真是抱歉,龍這傢伙……」可回過頭卻愣住了,因為珞緹雅居然還笑得出來。
「那當然,我可不是笨蛋!因為你是亞德的父親也是我的同族,所以我才特別告訴你。如果要送禮的話,她喜歡酒跟肉……特別是葡萄酒。」
龍嘆氣道:「那可真是感激不盡。」
「雖然你比較漂亮,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亞德。」
這下換成龍表情有點微妙,「除了漂亮之外還有很多形容詞可以用。」
「我知道,但我覺得這個最適合。」
拐彎抹腳、說話夾槍帶棍的龍,同樣在珞緹雅面前完敗。亞德打從心裡佩服珞緹雅這種直率。也是因為她話裡沒有嘲諷意味,龍難得被說漂亮還沒有生氣。
龍看了眼時鐘,距離宴會開始還有半小時。
「既然妳有意幫忙,那我就直說了。有件事情需要妳的幫忙。」
珞緹雅「哦」了一聲。「難得你會找我幫忙,跟雪君有關嗎?」
「不,那件事情暫且不論,我想請妳幫忙的是另一件事。上回你們去前線的表現已經傳開了,我打算乘勝追擊。妳還記得那幾個帶回來的混血龍族嗎?我想請妳跟亞德在宴會上找出混有龍血的人,並將他們納入麾下。」
「麾下……」珞緹雅愣了一會兒。
亞德解釋:「就是讓他們成為自己的部下。這件事父親跟我提過,我也收到幾封求助信,不論在聖法提加或者是滄雨,擁有非人外觀的龍族雖然強大可是處境艱難。若不是被狩獵,就是被……抓去育種。」
「什麼是育種?」
亞德表情有點尷尬,還是伊芙蕾希雅開口道:「簡單來說,就是為了養育優秀的後代而選擇生育對象,就像人類培養家畜那樣。」
「這我知道,到處都是貪圖龍族血統的蠢蛋。但這是毫無意義的,弱小到會被人類奴役的不能稱做龍族,只是擁有稀薄龍血的存在。只不過……」珞緹雅微微瞇起眼睛,「只要大量收集混血的龍族,就有機會孕育出強大的後代。從這角度來看,也不是太蠢,但真非常討人厭。」
「我想請妳幫忙找出流浪的龍族,說服他們加入。」
「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上次那幾個傢伙雖然弱小,但拿來當肉盾應該有點用。一邊幫助同伴一邊累積實力……好像還不錯。」珞緹雅沉吟了一會兒,「亞德也能一起嗎?視情況可能要離開滄雨一段時間。」
「當然沒問題。」
「我個人覺得沒問題,但這關係到龍族對人類的戰略,我要跟雪君商量之後才能正式回答。如果她認為不妥,可能就得花點時間訓練那幾個傢伙。」
做出結論後正好鐘響,翼姬與聖穿著成套的黑色禮服壓線抵達。
亞德笑道:「聖,你差一點就遲到了!」
聖解釋道:「這可不能怪我,是翼姬一直要挑黑色的洋裝來穿。」
龍從上到下打量姍姍來遲的小情侶,笑得了然。「你這傢伙可真是遲鈍,這種場合當然只能穿黑色。難道你不是曼德沙家族得一份子嗎?」
「嚴格來說不算是,但我畢竟是聖王,即使穿白色也——」
伊芙蕾希雅溫和地打斷他,「聖,我知道你不會喜歡這個顏色,但這是魔族的習慣。我們身在滄雨,至少在融入之前必須配合當地的文化。你這回就暫時聽翼姬的,別再為這種事情爭執了。」
身為前聖女的伊芙蕾希雅一身黑衣,說起這話特有說服力。
聖悻悻然允諾,表情仍然不服氣。
亞德看翼姬滿臉通紅,內心覺得有些奇怪。
這才意識到翼姬害羞的理由,偷偷地笑。珞緹雅悄聲問翼姬:「為什麼要選黑色,白色不是也很好看嗎?」
翼姬悄悄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珞緹雅「哦」地點頭,滿意地看著自己跟亞德成套的黑色軍禮服。
「那我以後每件衣服都要挑黑色,去神族就穿白色!」
毫無慧根的聖即使聽到這麼明顯的暗示仍然毫無感覺,跟彆扭委婉的翼姬簡直無法溝通。雖然聖滿臉不情願,可最終還是主動握住翼姬的手。「走吧。」
表情略顯憂鬱的翼姬終於露出微笑。
「……好。」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二話、但願在有你的未來腐朽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