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三十話、歸人.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Artur Aldyrkhanov on Unsplash


之後仍有一些零星的戰鬥。
聖法提加的援軍到來後,這場戰役以女王與魔王聯軍大獲全勝做收。
慶功宴上,作為功臣的亞德、珞緹雅以及龍人小隊獲得了魔族眾人的尊敬,反倒是主戰力魔王陛下不見人影。星澄與龍都很習慣他低落的食量與突然消失,亞德酒足飯飽後卻總是會想起徹,甚至帶著麵包跟酒到處找他。最終徹反到是為了方便亞德找到而減少了藏匿的次數,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意外收穫。
這回,亞德如昔帶著兩人分食物找到了徹。
徹委婉道:「你可以不必找我,我需要的時候會有人提供食物。」
「您覺得很麻煩嗎?」
「倒也不是,我很高興有你的陪伴。只是——」
亞德道:「我跟珞緹雅說過,她說要給你吃多一點。」
「……是嗎?」
徹苦笑著接過食物,慢條斯理地喝著濃湯配上麵包。他食量仍然少,基本是配合亞德進食。看他態度,亞德突然有點罪惡感:「抱歉,您是不是覺得我很煩人?」
「也不是,我只是覺得把時間花在我身上並不值得。而且我雖然外表看起來是小孩,但早已經成年許久,我已經習慣獨自一人,不必掛心。」
徹已經足夠委婉,亞德甚至找不到話反駁。
「若你這麼做,會聽到討人厭的謠言。答應我,這是最後一次了。」
亞德有些難過,還是追問:「討厭的謠言是指什麼?」
「但願你永遠不會明白。」
亞德怎麼遲鈍也聽出這是拒絕,咬著嘴唇感到委屈,仍然說「好」。見他失落,徹終於心軟:「亞德,我是真的很高興。但是……我並不是你想像地那種溫柔的人,我對你的關心都是為了龍。因為他身邊有了更重要的對象,我不想打擾他的幸福,只是把你當作替代而已。與其感謝我,不如感謝龍吧?」
「父親是父親,我是我……恕我直言,寂寞是無法習慣的。」
「那是你的觀點。你是想憐憫我嗎?抱歉,我不需要小孩子的憐憫。」
這大概是兩人相識以來算得上爭執的對話。
亞德默默啃著麵包,心想也許該跟父親、母親甚至大皇后商量一下。還在考慮對策,突然聽見湯匙落地的聲響。
回過頭看見叉子落在地上,徹掩著嘴,指縫間滿是鮮血。
「徹……不對,魔王陛下,您怎麼了?」
亞德直覺想為他治療,卻被徹用手勢制止。這對他顯然不是大事,因為他優雅地拿起早就染了血的手帕,在嘴上抹了一下。
「小事而已。」
「這怎麼會是小事?」
亞德急了,可要怎麼問出想要的答案?撒嬌或者威脅多半不會有用,還有什麼籌碼?亞德絞盡腦汁,突然想起了龍。
「如果您不告訴我,我只好去問父親了。」
徹擦嘴的動作頓住。「你還真的長大了,知道怎麼威脅我啦?」
「……抱歉。」
徹摺好手帕,回頭看亞德卻一點也不生氣,甚至還眼角含笑。
「只要你幫我隱瞞,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你。」
「……珞緹雅也不能說嗎?」
「她早就知道了,這無所謂。」徹道,「這是血魔法的後遺症。」
他彈了個響指,一名魔族侍者從陰影中現身。
「帶酒過來,還有一點下酒菜。」
「是,陛下。」
鬼魅般的侍者消失後再度出現,手上捧著疊高數層的酒與食物。他推了推三角形的眼鏡,「這是大皇后特別交代過的。如果陛下沒有胃口,看著也無妨。另一邊的肉食是三皇子殿下交代的,他要我告訴您是大皇后的意思。」
徹看著侍者手上的食物塔,「噗哧」笑出聲音。
「放下吧,我會儘量吃一些。幫我跟星澄還有龍道謝。」
「是。」
幾杯黃湯下肚,徹的臉頰微紅。看樣子他酒量不怎麼好。
「你長高了。」徹拍了拍亞德的頭,「我很羨慕你。我從十六歲認識星澄的時候就是這個容貌,幾乎沒有成長。直到五十多歲,還是十分弱小。我還是皇子的時候,先王為我準備了宮殿,讓全魔族最好的醫生為我治病。那時候,我被叫做玻璃娃娃,因為我就像是魔族成年前必須摔碎的玻璃娃脆弱,就連短匕首也握不好。」
「原來還有這種事。」
「我的母親痛恨弱小的我,生下我不久去世,只有先王偶爾會看我。雖然這麼說,但我童年過得很開心。除了圖書館之外,就會待在父親的書房。我是被養在溫室裡的花朵,天真地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下去。」
紅霞爬上了魔王陛下的臉頰,他注視著遠方的天空陷入回憶。
「後來我跟星澄見面、定下婚約,除了同個母親所生的皇兄闇之外對其他人毫無興趣。之所以接受星澄,也是因為那是父親的安排……可惜父親重病,作為第四皇子的我被迫參加武鬥祭,是我的大哥想要殺我。」
「是有血緣的哥哥嗎?」
「是的,我曾經請求大哥找到讓父親病重的理由,他問我能給他什麼好處?我向兄長求助,可他對我說:因為你生來是王族,弱小是你的原罪。最後他把我丟給了有特別興趣的人,我才從對方口中知道真相。父親重病是因為大哥跟歐龍以及神族合謀,之所以告訴我,也是認為我沒有還手之力。」
這段話講得簡略,但亞德很不情願地聽懂了。
他一直以為魔族比神族更好。
在某種意義上,弱者生在王家向來容易被犧牲。
「我心想,只能哭著請求別人手下留情實在太窩囊了。我發誓要不擇手段取得王位,所以費盡心思取得邪劍,以一半的壽命為代價取得強大的力量,殺死大哥、打敗二哥最後成為魔王,卻沒有人為我高興。」
「大皇后呢?」
「她說我身上有血腥味,所以我也不跟她過夜,也不喜歡說自己的想法,於是活成了你現在看到的樣子。」
說什麼似乎都不妥,亞德也只有沉默。
「我從沒想過自己能夠有孩子、有了孫子,你能來找我,我是真的很高興。我已經收到你的心意,這樣就足夠了。」
「您跟雪之君主是怎麼認識的?」
徹笑出聲音:「我還以為珞緹雅肯定告訴過你。你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那不是你想像的那種浪漫的戀愛故事。只不過,這是有人第一次問我跟龍翔的事。想不到你還挺貪心的?」
亞德眨眨眼。「我知道您不會真的對我生氣。」
「確實如此。你這孩子可真會利用自己的特權啊?」徹笑著輕捏他的臉頰,「你知道武鬥祭吧?三十年一度,決定魔王的盛事。優勝者能獲得挑戰魔王的資格,勝過現任魔王就能夠成為王。在我接近三百多歲的武鬥祭,我輸給了龍翔。她說她不想要王位,但她要的孩子,我答應了。所以,她大概一季會來找我,我會安排一個月的時間跟她在一起。這段時間,她給了我血鈴降低血魔法的反噬、延續我的壽命。」
亞德注意到,徹說起龍翔的時候神情特別放鬆,與提起龍那種帶著戒備的反應完全不同。雖然龍也算強勢,但兩人給徹的印象似乎不同?
「聽說您找了她很久,您愛她嗎?」
徹似乎沒料到這問題,明顯一愣。「我很喜歡她,她算得上是我的朋友。一直以來我都習慣一個人行動,就連星澄也總看我的臉色說話。她會主動找我說話、塞東西給我吃,或者是拉著我去看滄雨附近的景點。跟她相處很愉快,不需要猜測也不需要顧慮太多。她是個很可愛的人。」
「之後呢?」
「這樣的日子大概大概持續了三、四十多年,她懷孕後消失了一年多。之後她再也沒有出現,反倒是溫帶著出生的龍來到我的面前。之後的事情你大概都知道了。我一直很感謝她,希望能夠再見她一面。上回她又突然出現,告訴我會回去禁地一趟,如果能夠見面就介紹你們認識。」
「……如果還能夠再見面就好了。」亞德發自內心地說。
馬車緩緩駛離神族邊境,踏入了魔族的土地。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二十九話、三十七枚金幣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三十一話、歸人.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