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二十八話、追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Peter Oslanec on Unsplash


亞德本來擔心敵方在半小時內早就靠著魔法逃得不知去向。
事實證明,休息半小時已經足夠。
綿延的血霧伴隨散發詭異紅光的赤蝶,隨著那些藏匿的敵軍,在飼主甦醒後糾纏著敵兵。看來威嚇力十足,甚至可以毀滅整個大軍的紅色蝴蝶現在突然安靜下來,溫婉猶如待嫁的少女。
分不出這是魔王陛下的恩賜還是詛咒。
逃跑的殘兵所剩無幾,鬼魅般無法驅散的紅蝶如影隨形。
被死神的鷹爪逐漸扼住咽喉的感覺肯定不好。可惜這並非強者樂於戲弄弱者的遊戲,僅是因為力有未逮。第二次追擊,亞德站前而徹負責輔助,經過短暫磨合很快適應良好。即使如此,仍不能說毫無問題。
備用的魔劍纏上血霧後威力大增,輕揮出的劍挾著勁風砍出帶著腐蝕力量的風,所到之處均被夷為平地。
「這可真是……出乎意料。」
亞德讚嘆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抬頭的時候,驚訝的表情就這樣僵在臉上。
數秒前悲鳴言猶在耳,逃跑的敵人已在血霧侵蝕下成為一具帶著少許肉沫的屍骸。最終在含著血腥氣味的風之下,帶著殘溫著骨架摔在帶血的土地上。最後就連枯骨也被被血荊棘纏住,慢慢溶解在腥臭的血中。
「第一次用血魔法,感覺如何?」徹問。
「感覺不怎麼好。」亞德老實承認。
亞德從魔王陛下依舊溫和的嗓音讓聽出了幾分故意。這不僅是考驗,更是一種警告。他想說的是,這條路沒有你想像得好走。
比起浪費口舌,讓亞德親眼見證最快。
神王站在群眾之後指揮,而魔王則立於群眾之中,成為人民的劍與盾。若在神族,貴為王子的亞德派往前線是送死,對魔族則不然。對於黑髮紅眼的魔族來說,送上前線是無比的榮耀,能夠在魔王身後凝視他戰鬥的英姿。
不能讓敵人畏懼、不能讓敵人流血的王,不會被敬重。
而位於魔族頂點,有著少年容貌卻被稱呼為惡靈的魔王陛下,在殺戮方面肯定是專家。聽見徹帶點口音的神族語在耳邊響起:「這就是武聖皇給曼德沙家的禮物,是曼德沙家能夠踩著亞特寧、曼特爾家族,始終站在魔族頂點的主因。如果魔劍使用得當,也有類似效果。」
亞德循著他的視線往前看。
血色荊棘融化最後一截枯骨,眼前所見猶如人間煉獄。
徹輕聲道:「但你還有別的選擇。」說著視線落在珞緹雅身上。
珞緹雅道:「你想說,因為歐龍崇拜龍族,所以跟我結婚很有利嗎?」
「是這麼說沒錯……但是,我不希望亞德學會這種魔法,也相信你可以走出跟我不同的路。」徹頓了頓,微笑的神情看來有點寂寞,「你得快點長大,這樣一來,才能夠代替我成為你父親的支柱。」
「我知道。」
徹回過頭,腥風中傳來輕飄飄的一句話。
「可惜不能看到你的孩子出生。」
「怎麼會這麼說?我應該……不會讓您等那麼久。」
徹拍了拍亞德的頭。「我很期待。」
說著上前走了幾步,亞德凝視著他的背影並拔出劍。
「接下來速戰速決吧。」
……
與其說是戰鬥,不如說這只是單方面的殺戮。
這是決定孤注一擲的那些雷爾契家族最後的愚愚者,和代表西方魔族頂端的魔王的最後對決。這場戰鬥才開始不到幾天,就已經能看見戰鬥的盡頭。
魔族方僅靠三人就滅殺前方的菁英,顯然給這些人帶來巨大的壓力。
強大夕陽之女、聖女之子與魔王的組合宛如來自噩夢。
經過彷彿能夠烙印在噩夢深處的一天之後——
嘴角總掛著淺笑的滄雨惡靈終於追上了雷爾氣家族最後的希望。
那是個金髮碧眼的少年,模樣看來也沒比亞德小幾歲。亞德還在遲疑,只見徹一個箭步上去,精準砍斷他的腦袋。
少年下意識想要保護自己的祖母,卻因此命斷黃泉。
至此,雷爾契本家歷經千年的輝煌歷史終於畫下帷幕。
最後的血脈徹底斷絕,只剩下了高坐神王席位,被家族戲稱為「下等種」的神族女王斐斯特蕾雅。
亞德認出,那位祖母正是雷爾契侯爵的夫人,更是這次的主要謀劃者。被他護著的祖母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看見自己滿手鮮血緩緩回過頭。
她的表情瞬間凍結,由惶恐、絕望轉為憤怒。
那位即使如逃難都無比優雅的年邁貴婦,喉間併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徹.曼德沙,我要你償命!」拔出護身小刀砍向徹。
徹稍微側身閃避,單手扼住她的頸子,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您的丈夫當初也是這麼對我的父親。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小時候我說過要讓您千百倍還我的血債,遲了三百多年……總得多收一點利息。」
徹的聲音本來就柔和,特意溫柔更溫柔繾綣。
亞德從他淡然的神情看出滿滿的惡意。
「給妳兩個選擇。自殺,或者是被我殺死。」
「我寧可自殺,也——」
侯爵夫人說不出話了,赤紅的邪劍穿過她的喉頭。徹的笑容非常愉快:「當然是騙人的。我怎麼可能真的讓妳稱心如意呢?」
雷爾契侯爵夫人以恨不得吸肉食髓的恨意瞪著徹,掙扎幾下便動也不動。
雷爾契侯爵與小侯爵都死了之後,一眾士兵彷彿被抽走靈魂,有一些對亞德投以期待的目光。
亞德被看得心軟,可又牢記龍的勸戒,索性不看。徹本來已經抬手準備揮劍,下手之前又停下。「你們想活下去嗎?」
赤紅色的的血荊棘盤上最後的殘兵,即便是最後的殘兵,也並不完全是死士。有的跪下求饒,有的為了即將到來的死亡祈禱、有的涕泗橫流地喊著陌生的名字。血荊棘掐斷了絕大多數人的咽喉,侵蝕他們的死骸,只留下了四人。
珞緹雅發出「咦」的聲音。
也難怪她會有這種反應,因為徹還留下了四人,兩個金髮兩個黑髮,外表看來都是跟魔族的混血。其中有一名模樣像是貴族女人的女性吸引了亞德的注意,她神情中沒有畏懼與憎恨,反倒像是期待。
「辛苦妳了。」徹對女人說道。
那名即使逃跑也穿著低胸洋裝、高跟鞋的女人嫣然一笑,「謝陛下。」
「晚點我讓妳如願見伊芙蕾希雅,不過,得在我的陪同下。」
「那當然。」
「不需要其他東西嗎?」
女人笑著搖搖頭,提裙站在徹的身邊。
在血霧纏繞的狀況下,徹並沒有細心分辨對方的餘裕,對方看樣子也什麼不滿。也就是說,這女人是徹安插在雷爾契家族的死士。
是怎樣的恨意,才會讓她冒著生命危險也想毀滅整個雷爾契家族?
回想過去雷爾契家族在聖法提加橫行霸道,惹人怨恨也不奇怪。鮮血黏稠的手感仍未完全消失,亞德不禁想起剛才那些人的死狀。
感覺更糟糕。
想必這種糟糕的感覺,就是徹對他的考驗,試探他是否有踏過血路的覺悟。
徹開口道:「其他幾個,你們是想活下去、還是死得乾脆?選哪個都無妨,我可以達成你們的願望。亞德可以為你們治療,但是,作為交換……你們必須把心臟交給他,成為他最忠誠的奴僕。」
三人沒有猶豫,在亞德面前跪下。
亞德在徹的示意下為三人治療,同時在徹的教學下在三人的心臟落下血印。最後剩下的是一名看來比亞德大一些的短髮少女,少女一頭黑髮、深褐色肌膚,她穿著麻布隨意綁成的破爛衣衫,赤裸著腳。
珞緹雅好奇地盯著她看,突然扯掉她的斗篷,露出少女藏在帽子底下的斷角。「你是龍人嗎?你的角怎麼了?」
擁有稀薄龍族血統,並且外表展現部分特徵的混血被稱為龍人。
只有繼承渾沌之力的混血才能被稱作龍族,這種龍人一直是龍族狩獵的對象,把他們當作玩物或者當作馴養的魔物飼育、讓他們交配,試著培養出人造的龍族。
亞德在紀錄裡看過這種實驗,卻沒想到自詡光之後裔的神族居然也這麼做。
腹裡一陣翻攪,難以言喻地噁心。
「是的,祖父輩是下階的龍,至今仍然活躍。至於我的角……在孩提時代被當作藥材吃掉了。」
珞緹雅皺著眉看她很久,「亞德,可以把她給我嗎?我也想做點事。」
「我聽說您是亞德殿下的未婚妻,這件事是真的嗎?」
「是哦,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搶到手的!而且亞德現在還很弱,甩不掉我。」
「……就算變強也不會甩掉妳啦。」亞德一臉無奈。
「這難說,你可是男人,還是很漂亮的男人,父親說人類隨時會改變心意。」
在這種狀況下,對於外貌的形容肯定不是讚美。
亞德有點氣餒:「那妳希望我怎麼做?」
「讓我感覺到你的愛?不需要思考也可以感覺到的那種。」
亞德聽出她的意思,卻不太想聽懂。珞緹雅的意思是他在床上不怎麼積極,但怎麼能把這當成評斷標準啊?某種程度上,亞德感覺自己的體力似乎以某種令人尷尬的方式變好了。亞德害羞又有點氣憤,「妳的愛太狹隘了。」
「反正我本來就是笨蛋,聽不懂貴族大人的迂迴。」
「我不是那個意思,別鬧彆扭。」
珞緹雅沒回答,亞德嘆口氣上前摟住她來了個深吻——在戰場上這實在不怎麼合適,不過,已經別無選擇。那位混血的龍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畫面。
「兩位感情真好。」
珞緹雅得意洋洋,伸手去摟亞德。「可不是嗎?」
三人又在龍人少女的引導下,找到其他藏身的龍人,並且全部納在珞緹雅的管轄之下。回神的時候,已經組成了兩男三女的的五人小隊,這些混血的龍人對於擁有龍族血統的亞德與珞緹雅特別尊敬,幾乎是無條件服從。
他們在珞緹雅的指導下學會了屬於龍族的戰法,加入戰鬥後可說所向披靡,不到半天時間就徹底消滅雷爾契家族最後的殘兵。
最終,三人帶著倒戈的十多人回到了魔族的本部。
至此擁有數千年悠久歷史的雷爾契家族正式滅亡。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第兩百二十七話、血魔法.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二十九話、三十七枚金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