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兩百二十四話、再會之約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小孩子有小孩子的職責,而大人也有屬於自己的責任。
同時是孩子亦被視為成人的女王斐斯特蕾雅,偶爾還是會覺得肩負的責任令人無法喘息。休息時間縮短,忙於見客、協調與決策,許多平凡的小事堆疊一起就成了無法擔起的沉重。體力差不多到極限,難得休息時間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很累吧?」
拉娜的聲音傳來時,斐斯特蕾雅坐挺了身軀。「我、我不累!」
拉娜看她的眼神難得和藹,她輕拍了下孫女的肩膀,「陛下,您休息一下吧。」
斐斯特蕾雅沒有立刻回答,似乎思考著這是考驗的可能。拉娜苦笑道:「陛下,我是嚴格但是並不嚴厲。妳這陣子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稍微休息也無妨。」
「可是,接下來的會議……」
「讓由希負責主持就好。」
「陛下,只是事必躬親並不是個好的王。真正好的王要能夠遴選適合的人,凝聚信念相同的夥伴,只有單打獨鬥絕對不夠。」
單打獨鬥這個詞彙讓斐斯特蕾雅聯想起魔王陛下。
他身後有優秀的大皇后、一眾期盼神魔族和諧的同伴,同伴敬畏而敵方害怕。
與傳言不同,魔王陛下是個謹慎溫和的人,信念堅定、決定的事情難以撼動,某種程度與先王類似。對比新王他更寡言也更難以看透,比看來好相處卻很難親近。
「聽說魔王陛下好像以前被雪之君主追求過,到底是喜歡上哪一點啊?」
「這我就不清楚了。」
斐斯特蕾雅趴在桌上,完全沒有女王的儀態。「果然是因為外表嗎?」
拉娜輕笑。「因為外表小看他可是會吃虧的。知道龍族喜歡什麼嗎?是強者、珠寶與美人,那個人既是強者又是美人,受到龍族青睞也不奇怪。」
「有件事情我很好奇。關於魔王陛下跟、跟…….」
讀出斐斯特蕾雅沒說出的那些話,「是真的。」
「這樣的話哥哥會不會有危險?」
「那可不必擔心。陛下,您這麼說是懷疑我的判斷,不只是懷疑魔王陛下的品德。畢竟,是我選擇跟魔王陛下合作、也從他那裡接受了晨曦。倘若他有一點異樣,我絕對不會讓亞德跟他見面。」
「話是這麼說沒錯……」
拉娜嘆息,「連妳都這麼說,其他的人會怎麼想可想而知。但是,妳剛才那些話最好別讓他們聽到。畢竟,那位魔王陛下可是妳最強大的盟友。」
「也是。但是,其實我對他印象很不錯,雖然總是在微笑看不出情緒,但是他不常生氣也很溫柔,感覺跟哥哥很像。為什麼大家那麼怕他?」
「妳會有這種疑問,是因為妳還沒看過真正的血魔法。不過,這也無妨。妳很快就會懂了。」拉娜唇畔揚起意有所指的微笑,「我去找由希談談,妳應該也累了吧?下午就在王宮內散心,放鬆一下吧!」
……
斐斯特蕾雅獨自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注視雕飾華美的天篷床。四周靜下來,腦中卻一時半刻不能安靜,她思考著與珞緹雅的對話。
她說妳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家族。這句話任誰來說,都可能激怒斐斯特蕾雅。因為這句話好像在說「妳是多餘的」,放大內心的不安。她很清楚,在聖女與魔族王子的悲戀裡面,她才是不被需要的存在。
不能更貪心了。
斐斯特蕾雅對自己說,妳身邊有由希跟琉璃,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由希說過想親手打造自己想要的未來,為此必須以另一種方式進入權力中心。廣義來說,他確實是為了她離開水之都,卻是因為與龍、伊芙蕾希雅以至於拉娜的交情。
新任女王能夠擁有在房內短暫偷閒的時刻,都是因為來自父母的饋贈。
琉璃由希的存在解決了很多問題,特別是由希。
最初拉娜根本不認為由希會答應,還想把他的名字直接移出名單,還是因為紫晶的堅持才把他的名字留下。亞德跟紫晶商量後還是決定把珍貴的第一順位留給他,理由也不單純,就是想利用雙方交情,即便他拒絕,在壞狀況也得請他在必要時提供協助。就連紫晶本人也完全沒料想到由希會答應。
……
時間回到數月之前,斐斯特蕾雅預備繼承王位以前。
群臣的都已經找好了位置,眼下反而只有最重要的那位找不到理想人選。
先王希尼斯的宰相是自己的表弟雷爾契公爵,也將一半的權力交給拉娜,兩人在政務上一直意見相左,也在一定程度上彼此制衡。
此舉安撫了害怕水之都王室入侵聖法提加的保守派,雖然雙方檯面下的爭執不斷,也在漸進的改革與開放中,確實為聖法提加帶來數百年和平。
可那是和平時代的做法,新時代的宰相必須作為女王的左右手訂定完整的規劃。作為執行者,除了立場必須與女王相若更必須有一呼百應的名望。
這樣刪去之後,合適的人選寥寥無幾。
考慮了數週,斐斯特蕾雅腦袋中還是只有一個理想人選,那就是由希。
於是,她花了數天時間親自擬定草稿、請拉娜協助校對,才寫了一篇文情並茂的邀請,親自交給由希。期間拉娜還讓弟弟亞瑟幫忙刺探,可由希依舊滴水不漏,對此不置可否。過去希尼斯也曾對由希提出邀請而被婉拒數次,拉娜對這邀請也不抱期待,還勸她不要浪費時間。
半天之後,緊張的小女王敲開海亞大圖書館的門,親自端下烙上聖法提加鋼印、親筆佣金粉墨汁寫下的書信。
「我能夠直接開信嗎?」
「請。」
見她緊張,由希無聲地笑了下,拆信閱讀。那雙漂亮的金眸稍微掃了下信,似乎陷入沉思。「以正式文書來說用詞還不錯,但可以更好。」
這似乎是轉移話題的前兆,斐斯特蕾雅有點氣餒。
「謝謝您的讚美,這都是導師您教導有方。回到信的內容本身,您意下如何?」
由希處著下顎陷入沉思,纖長的手指規律地敲擊著桌面。
沉默的半分鐘彷彿千年那樣漫長。
「我覺得妳還有很多進步空間,但是……」由希審視著她,那視線猶如死神的鷹爪般掐緊心臟、奪走呼吸。「除了我之外,沒人能夠正確地指導妳。」
由希擰開瓶蓋,拿起沾水筆稍微沾了下墨水。
「我可以提一些要求嗎?」
紫晶其實最早沒聽懂他的意思,出於教養還是回應了。
「那當然,請。」
「我不喜歡王宮,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想住在郊外,或者在聖法提加的大圖書館裡也可以。只要有可以睡覺的地方就好。除此之外,妳得幫我說服我的母親還有多琳……特別是多琳,她知道這件事大概會很生氣。」
「這當然沒問題。」
斐斯特蕾雅看著由希沾了下墨水,流暢地翻開信的最末端,在信的末端簽下自己的全名。看見「由希.海亞」這幾個字的同時,她才終於意識到這代表的意思。
「你、你答應了?不是騙人的嗎?」
「畢竟我們的女王陛下都親自邀請,不給出理想的答案有點不近人情。不過,這個約定是有期限的。只要我覺得妳強大到不需要支援,我就會辭掉宰相的工作,立刻回到水之都。」由希露出微笑,「為了讓我能夠儘快回到海亞大圖書館,請妳加倍努力吧?」
紫晶還是楞了好陣子,等到腦內終於消化了這個消息,發出短促的驚叫。
「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說著又扭頭對門外大喊,「哥,他答應了!他答應了,快點進來!」
「真的嗎?」
門後探出了亞德與聖的臉。
亞德也顧不了禮儀,咚咚咚地奔進房間,從另一個方向抱住由希,由希似乎不習慣肢體接觸,表情有些奇怪。他很努力克制推開他們的衝動,保持略帶尷尬的微笑。
只有聖還慢悠悠地走進來,笑著說:「真是太好了。」
「別擔心,」由希說,「我會幫你好好看著她的。」
斐斯特蕾雅一直期待眾人能夠在聖法提加重逢。為此,必須加倍努力,將聖法提加打造成理想的國度。
疲倦襲上的瞬間,斐斯特蕾雅進入了短暫的夢鄉。
在那個夢中,有她的父母、親友與兄長們,是溫柔又理想的地方。
……
雖然貴族們仍未完全接受與魔王和談的事實。誰都知道戰火連天並失去王的聖法提加已經徹底失去與魔王一戰的資格。
仇視魔族教育下成長的貴族們不得不意識到,他們視為深淵陰影的魔王並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麼邪惡。 一頭不祥黑髮、尖耳利牙的他們,並不是魔獸更非怪物,只是單純的人類,與自己同樣金髮碧眼的神族下手未必更溫柔。
在這樣的氛圍下,終於迎來別離。
送別了天使族女王、與代表水之都的亞瑟揮別,最後與精靈的族長道珍重,終於來到最後,以魔王為首的滄雨魔族。最前面是魔王夫婦,緊接著是位置次於兩人的龍與伊芙蕾希雅,接著則是亞德與珞緹雅。
依照正式王室禮儀行禮道別,斐斯特蕾雅注視著母親與兄長的背影。
熱淚盈眶、忍耐著不要讓眼淚落下來,表現出堅強得體的模樣。
最初斐斯特蕾雅確實想這麼做,看著亞德背影逐漸遠去,她再也忍不住提裙追了上去。在眾人錯愕的驚呼下,女王提著裙子往前奔馳。
亞德詫異想回首的瞬間,斐斯特蕾雅正好撲到他的懷裡。
「紫晶?」
亞德過於驚訝,一時之間忘了改變稱呼。
想說的話太多,卻沒有一句適合說出來,兩人四目相接卻只能沉默。
淚光在眼中流轉,亞德輕輕拍著她的肩膀,不著痕跡地用指尖為她化去淚水。
「不論……多久,我都會在聖法提加等你回來。」
笑容從亞德臉上消失,鼻頭一酸,有股想要哭泣的衝動。最終他只能強逼自己露出笑容,「這是我的榮幸。」
斐斯特蕾雅咬著嘴唇,有瞬間亞德以為自己真要弄哭她了。
可她忍了又忍,最終還是沒有掉下眼淚,反而露出笑容。「在那之前,請看著我。總有一天,我會成為讓你驕傲的妹妹。」
安在臉上的面具似乎稍微鬆脫,亞德發自內心地微笑,本來要摸她的頭卻還是收回去。亞德由衷地說:「不用等到未來,妳現在就是我驕傲的妹妹。」
斐斯特蕾雅笑出來。「那我會讓您感到更驕傲。」
握手後擁抱、最後一次道別珍重,斐斯特蕾雅終於放手,目送亞德的背影離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第兩百二十三話、成長的寂寞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一話,菜鳥冒險者的征途 (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