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第兩百二十一話、新時代的黎明.中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Photo by Jordan Wozniak on Unsplash


豔陽穿過高聳的尖塔,透過斑斕的彩色玻璃「世界」為聖法提加王宮不變的死寂增加了些許色彩。
人民在皇宮外談論著新王繼任的全新願景,貴族在皇宮內品評新王的儀態與氣度。可女王容貌精緻、氣度非凡,隨侍身側的守護騎士兼未婚夫亦全身雪白猶如神使,那些議論的、批判的,唯一能說出地只能夠尖刻地將她形容為好看的花瓶,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參加過數度正式宴會後,亞德也開始習慣參加這種正式場合。
一度蒼白如雪的城堡裡,來自五界十族的貴族往來道賀,以自己的禮節為新王獻花。那些曾被驅逐的、被忌憚的、被憎惡的,同樣都踏過聖法提加的紅色絨布地毯,進入了世界的光華之下、真正成為聖法提加皇宮的一部分。
該是歡慶的時候,亞德卻顯而易見地低落,窩在角落安靜處拿著酒杯沉思。
「公爵大人,好久不見。」
被打斷思考地亞德反射性露出待客用微笑,抬頭與雙頰微紅的神族少女四目相交。亞德依稀記得曾經與對方在宴會上見面,算是少數對他態度友善的貴族,因此留下了一些印象。即便如此,兩人很少談話更說不上交情。
「您好?」被亞德困惑的神情注視,少女垂頭臉頰羞紅。
亞德看過很多次這種表情,卻是頭一次看見這種視線的落點在自己身上。那是在學院中,許多男女看著父親與母親的那種名為傾慕的凝視。
可是為什麼?
「我能暫時待在這裡嗎?」
廊柱的陰暗處,未婚男女把酒言談實在不妥,正想著課堂上提過委婉拒絕的方法,對方卻不給他思考時間,擅自他身邊站定。
「看著那孩子坐上王位,您心裡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那是一種彷彿雙方十分熟稔般,帶著同情與關懷的口吻。那口吻猶如懺悔室中,象徵著神的祭司。做出胸懷寬大、耐心體諒的模樣,究竟有什麼目的?
聽過開頭,亞德幾乎能夠立刻料到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直接找上他,意味著對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亞德刻意保持沉默,並不搭話。這種不置可否的態度正是鼓勵,對方繼續說下去:「只有您——神魔的混血王子——才是繼承戰神尊貴血統的繼承者,也只有您才有資格站在那個位置。您有了最強大的武器,也有聖王做後盾,殿下,難道您不曾想過爭取屬於自己的位置嗎?」
亞德愣了一會兒,才意識到她所說的武器是珞緹雅。
原來如此,對這群人來說她就只是武器,亞德與她走在一起是紆尊降貴為了哄騙來自蠻夷的龍。這種認知看來合理,背後蘊含的意義卻讓亞德捏緊拳頭。即便內心怒氣翻騰,亞德表面上仍平靜無波。
他帶著溫柔無害的笑容,聽完對方冗長的叨叨絮絮。內容說來簡單,就是把自己對戰神藍月一統五界的信仰與盼望強壓在擁有相近血統的亞德身上。
這是個好故事。亞德心想,但是與我無關。
這種時候應該怎麼做呢?亞德很快下定決心,正好替他拿酒的珞緹雅回來。
「亞德,我回來了……哦,你有客人?」
將酒杯遞給亞德的同時,珞緹雅好奇地打量著少女。感覺肩膀被戳了戳,回過頭就被帶著酒精香氣的吻奪走了嘴唇。
以唇渡酒是很浪漫,但在這樣的情境下似乎有點奇怪。
起初她看亞德跟陌生人並肩其實有點不高興,被這麼熱情的吻迎接,那點小小的怒氣頓時煙消雲散。
珞緹雅正想問他是否喝醉,被壓住後腦加深了這個吻。單方面的吻纏綿許久,終於分開的瞬間看見了亞德的表情。他眼神清楚不似喝醉,目光卻是堅決,看來是有什麼目的。珞緹雅雖懶得揣測卻知道配合,就乾脆學著柔弱少女的姿態扶在他的胸膛。
「珞,我跟埃弗媞蒂小姐有話要說。妳先休息下,我晚點去找妳,好嗎?」
亞德的聲音、氣息猶如裹了最昂貴的蜜糖,甜膩地叫人臉紅。珞緹雅先是呆住,才找回聲音:「哦,好、好啊……」
她一直覺得亞德很可愛,戲弄他很有趣,卻很少覺得他性感,因而有些混亂。
提裙走了幾步,她又回過頭。亞德與那位埃弗媞蒂小姐相談甚歡,那位大小姐甚至抽空扔來一個勝利者的眼神。珞緹雅倒沒被挑釁,心想著晚上得跟亞德問清楚才對,就這樣毫無負擔地提裙走了。
殊不知,這樣的反應正好符合這位大小姐的解讀。
——圖謀王位的第一王子、飼養的猛獸與對落難王子身手的貴族仕女,何等浪漫又甜蜜的英雄譚。
可惜結果絕對不會如妳想像。
「好了,礙事的人走了。」
亞德刻意溫柔的嗓音,猶如蜘蛛黏膩的絲,安靜無聲地纏著獵物。廊柱的暗影中,亞德執起少女的手,透過長手套親吻她的手臂。
人們想像的混血王子該是如何呢?
恐怕就像現在這樣危險卻誘人。優雅尊貴,沉默中帶著令人憐愛的憂傷,蟄伏黑暗中醞釀力量伺機而動。
意識到的同時,亞德早就身處風暴之中。
既然如此,為何不利用外貌的優勢呢?弱小可悲,無人聞問,需要關懷。這場表演之於亞德也是一場豪賭,賭珞緹雅對他是否足夠信任。
以前他可以在祖父母以及父母甚至由希的保護下,維持一種接近天真的善良。掛上了貴族的頭銜,一切就完全不同了。弱小可憐的王子有利用價值後,突然就有了能夠理解他立場與哀痛的朋友。
可真是令人感動,不是嗎?
——這棋局,亞德絕對不會認輸。
……
結果直到第一天的晚宴結束,亞德都不知所蹤。
珞緹雅也不覺得無聊,正好在紫晶身邊陪著她聊天權充護衛。
越是接近純血神族的人,更是把她當成不可言語、無法溝通的猛獸,當著她的面揶揄嘲弄,以為她完全聽不懂那些彎彎繞繞。她是可以聽懂,但並不介意,學那些隱晦的說詞只是想更了解亞德在說什麼,無意深入上流貴族社交圈。
想要留下來。想要離開。兩種聲音在腦中盤旋,最後是前者的聲音更高。
腦中有聲音在問:這樣的生活還要繼續下去嗎?
她是喜歡亞德,但是這種喜歡不會永無止盡。
亞德跟那少女親暱談話的畫面在腦裡揮之不去,即便珞緹雅對亞德深信不疑,亦有些惱火,遠比看著亞德的視線追著琉璃的時候還令人不快。
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佔有慾嗎?
珞緹雅叼著葡萄帶著皮吃下,陷入沉思。
感覺一雙手輕輕還住她的腰,繼任的女王斐斯特蕾雅陛下笑靨甜美。「老是盯著公爵大人,不如看看我吧?」說著從侍者手中要來食物遞到她嘴邊。
珞緹雅沒有立刻接,看見女王陛下滿臉假笑,她瞬間明白這是一種計策。於是壓低聲音問:「妳跟亞德談好的嗎?」
「沒有,」答案出乎意料,女王陛下笑眼彎彎,「抱歉,把妳牽扯進來。」
看見可愛的少女示弱,珞緹雅最後那點不滿徹底消失,任幼小的女王摟著她手臂撒嬌,「沒關係,反正我也看到了好東西。」
「妳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只要能提出來,我都能找給妳,當作賠禮。」
珞緹雅看著遠處的亞德,越看越惱火。
被排除在外的感覺不怎麼好,一無所知的被捲入局中也不是很愉快。總得跟亞德討個說法,如果生氣的話亞德肯定會道歉。
那麼……乾脆就討點補償?
想到夜晚可能發生的事,珞緹雅嘴角微勾。
亞德經常抱怨她成長的速度太快,讓他費盡全力才能夠勉強追上。但對她來說也是如此,珞緹雅喜歡上他的時候他還很青澀,如今她會見證亞德的成長——或許終有 天,會被溫柔地守護在他的羽翼之下。
而她也十分期待那天的到來。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第兩百二十話、新時代的黎明.上
  • 下一篇
  • 第兩百二十二話、新時代的黎明.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