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兩百一十七話、公爵未婚妻的工作・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龍組 R15

Photo by Jeffrey Eisen on Unsplash


繼承公爵身分的亞德忙於新建領地,只有幾次在紫晶的邀請下稍微出席社交場合。看出亞德與珞緹雅關係親暱的貴族仕女們,也試圖接近這位神秘的龍族少女。受邀幾次後,珞緹雅在紫晶的建議跟琉璃的幫忙下順利嘗試了幾次,也交到一些朋友。
亞德也跟過幾次,後來由於事務繁忙就放著她自己參加。
最近稍微得空,才開始認真考慮求婚的事情。
研究關於龍族的文件毫無幫助,又無法遵循徹的建議直接開口發問。
最後亞德折衷改用旁敲側擊地問過珞緹雅關於龍族的事,還讓她以為亞德打算去禁地,熱情地提供了旅行的建議,自己的事情倒沒有說太多。
糾結了半天,就這樣拖到了到五月,距離前往滄雨的時間越來越近。
總而言之,就先從簡單的事情開始吧?
這回亞德排開所有外務,卻發現本該參加茶會的珞緹雅把自己包成一團,窩在亞德的被窩裡。他笑著從身後連著被子摟住她,「在等我嗎?」
「……」出乎意料的是,珞緹雅沒有回答。
「妳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珞緹雅掐著手指計算,才說:「你們的五月。」
「那不就是最近嗎?」
「嗯,好像是後天。」
亞德扶著頭嘆氣,搖鈴喚來艾斯弗德,告訴他自己身體不舒服預備休養一週,謝絕來客。管家很快理解了狀況,點頭稱是。
「你生病了?」
珞緹雅這下終於從被窩裡出來,擔心地從上到下確認,甚至還試著去拉亞德的領帶。這回他沒有閃躲,帶點無奈地看著戀人的動作。
「我沒有生病,我是打算把時間留給妳。」
珞緹雅眨了眨眼睛。「為什麼?出生的那天不會比其他日子更重要。」
「這我知道,但……」這是文化的一環。亞德吞下了說教般的敘述,短暫猶豫才開口:「我是想找藉口把時間空下來陪妳。」
「如果領地的事情處理不完該怎麼辦?」
「永遠處理不完的。」亞德輕輕抬起珞緹雅的臉,發現她受傷了。臉上手臂上都有傷痕,禮服也有些髒污,看來是跟誰動手了。
珞緹雅這才意識到自己露了餡,發出「啊」一聲輕呼,縮回被子裡。
「打贏了嗎?」
「……嗯,可是,對不起。」
亞德沉默地對她張開了雙手,「過來?」珞緹雅猶豫了一陣子,才走向他,把臉埋入他的懷裡。亞德感覺手臂被她緊握著,力道之大甚至讓人有些疼。
珞緹雅說:「我不喜歡茶會,也不太喜歡禮服,也不喜歡王宮的其他人。」
「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別去。我不希望妳勉強自己改變。」亞德輕輕回應,執起她的手。溫暖的聖光包覆著傷口,半晌後逐漸消失,最後用手帕為她擦掉血汙。「我讓艾斯弗德找了個空地,已經請由希介紹了可靠的結界魔導士。但這裡附近還是有城鎮,還需要一點時間。」
珞緹雅好奇道:「你什麼都不問嗎?」
「一定是旁人說了些什麼吧。跟我有關?」看珞緹雅的表情,亞德是猜中了。「那些話我從小聽到大,現在大概也不會改變多少。男的會說不是懦弱無能就是依靠女人保護之類,女人就會說妳跟我不適合。但是否適合,可不是外人說了算。」
亞德停下來,細看珞緹雅的神情確認她心情好了不少,才追問下午的事情。
亞德在珞緹雅的敘述下拼湊出事情的全貌。
大概就是前幾次地茶會有個侯爵似乎對珞緹雅很感興趣。起初只是一般打招呼,接著是增加了肢體接觸,珞緹雅讓她不要再不清不白地跟著亞德。死纏爛打好幾次,珞緹雅這回終於忍無可忍——揮拳直接把他打飛了。只是這樣還不打緊,珞緹雅這拳用足全力還被打飛到圍牆外。
一陣混亂中,還找來新上任的護衛團長幫忙尋找,花了半個小時才找到掛在樹枝上奄奄一息的侯爵。若不是聖正巧路過幫忙治療,現在這位剛繼任沒多久的侯爵大人多半已經回天乏術。
前來的侯爵夫人臉色難看至極,沒想到聖還嘆氣說了句。
「真是脆弱。」
以這句話為導火線,刀刃冷光出鞘。
珞緹雅跟聖聯合戰鬥,對上侯爵夫人召來的三、四時左右的私兵。本來只是想以數量優勢逼迫珞緹雅道歉,卻不想聖跟珞緹雅卻不低頭,眾人鬥成一團。
結果當然是珞緹雅跟聖獲得壓倒性勝利。
「我沒想到他那麼脆弱,平常用同樣力道你也沒事啊?」
明明不是該笑的時候,亞德不自禁嘴角上揚。「別擔心,這我會處理。」
「要去道歉嗎?」
亞德搖搖頭,「是他們得向妳道歉。這件事我會去要個說法。」
有些貴族會喜歡戲弄其他貴族的戀人。只有極少數是真的對他們感興趣,主要目的是透過爭搶與戲弄的過程激怒對方,展現自己的強大,本質上是把女性當成戰利品,越是稀有就更是熱門。可能是以為珞緹雅就像是嬌弱的花朵吧?
雖然事出意料,但正好能夠展現珞緹雅的實力,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威嚇作用。
「在事情有結果以前,暫時別去茶會。」
「那我還能做什麼?你不是說我去你的書房,會打擾你工作。」
確實是打擾。因為珞緹雅似乎很喜歡盯著亞德看,看他有空的時候也會向他撒嬌。為了避免整體工作效率下降,亞德只好將她請出書房,固定的時間有時候會去找她,珞緹雅也會抓準時間進書房拜訪。
亞德思考了片刻。「妳願意幫紫晶訓練新的禁衛兵嗎?」
「神族?」珞緹雅的臉上寫滿了不加遮掩的嫌棄。
「是翼族,主要是德古加家族的人。我已經讓代理的家主挑選了幾個比較有實戰經驗的人。妳不需要教他們戰鬥方法,只要在想去的時候活動一下就好?」
「贏的話有獎勵嗎?」
亞德笑了。「輸了也可以有禮物,妳想要什麼?」
「你。」珞緹雅用完全不是開玩笑的口氣這麼說。
這是反過來被求婚了嗎?亞德笑道:「換別的吧。」
「為什麼不行?你不喜歡我嗎?」
亞德輕笑出聲,「因為我本來就是屬於妳的,算不上禮物。」
「但你每次都拒絕我,我已經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翼姬明明說,色誘比想像中還容易的……」珞緹雅說著居然有點委屈,「你是對我不感興趣嗎?」
「也不是這樣說,只是……我們認識才一年多。」
「這跟時間有關係嗎?」
亞德答不上來,又不想說出真正的理由,只有沉默。
因為魔族喜歡強者,亞德想著哪天能夠打敗珞緹雅的時候再向她求婚。可惜亞德才稍微追上一點,珞緹雅又變得比過去更強。如果是住在水之都還可以維持輕鬆的交往態度,正式成為貴族擁有頭銜後就必須考慮身分與繼承人等現實因素。
就算追不上去,也只能請求她留下。
希望結婚儀式的時候能夠第一次肌膚相親……但這理由似乎有點孩子氣。
珞緹雅一臉失落,看來魔王陛下說的是對的。
亞德執起珞緹雅的手,吻在指尖。珞緹雅能感覺到亞德的手在微微發抖。
怎麼了?珞緹雅詫異抬頭,正好望進亞德的眼睛。
同樣是被稱為「魔王之眼」的紫色瞳孔,卻猶如夜空中的滿月那樣清澈、毫無雜質,那視線明亮卻不刺目。
一開始珞緹雅是被他的魔力吸引,之後真正吸引她目光的卻是眼睛。
帶著些許戒慎與憂慮,卻仍舊溫和。他的視線一度追隨著另一個人,如今卻只凝視著自己。好想把他徹底占為己有,讓他的眼中只看著我、只想著我——
可是不行,絕對不行。要忍耐。
真的那麼做的話會被討厭的。
不需要仔細看,也知道亞德非常緊張。就在課堂上演講、與人爭辯、面對強數倍的敵人,都不曾看過他這麼遲疑。珞緹雅有很不好的預感。
「很難開口的話,可以晚一點說?」
亞德搖搖頭,深呼吸一口氣。
「雖然我到現在還是需要被妳保護,可能不是妳理想的男人。但是我……有一天一定會追上妳。」
「嗯,我知道。」珞緹雅眨眨眼睛,注視著亞德。
他有時候會講這種讓人搞不清楚意思的開場白,偶爾還會引用一些複雜的詩詞,讓人有點弄不清本意。起初珞緹雅覺得有點麻煩,後來也逐漸喜歡上他的委婉。這讓沒有攻擊性的柔和正是亞德的魅力。
「雖然可能得等上幾十年,甚至百年。但是等到我能夠打敗妳那天,能夠請妳……成為我的妻子嗎?」
珞緹雅愣了一會兒,看亞德滿臉通紅,才意識到自己沒有弄錯。
「你剛剛是對我求婚了嗎?」
「是、是的。」由於緊張過度,亞德還下意識用了敬語。
「要等你能夠贏過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不行嗎?」前面那段嫌棄的發言讓好脾氣的亞德難得不高興,他有點無奈:「這是答應的意思嗎?」
珞緹雅頑皮地咧嘴笑,親了亞德一口。「不是。」
「妳想要我怎麼做?」
珞緹雅笑起來,「你不是說你是我的嗎?你這次可不能再拒絕了。」
「等、等一下,我還沒有——」
「要是你拒絕的話,那我也不跟你結婚。」
「哪有這……」
不給亞德抗議的機會,珞緹雅笑著解開亞德的領帶。在他閃躲的時候扣住他的腰,含住耳尖把他拉向自己。「你為什麼現在還這麼害羞?」
「難道對妳來說沒有更重要的事嗎?」
「最重要的是把你吃掉,然後是變強。」
原來這件事優先程度還超過變強嗎?
亞德徹底無語,這回稍微掙扎幾下就乾脆放棄。珞緹雅鬆開他的馬尾,看著梳理整齊的頭髮散落在肩膀上,稍微掂腳尖偷走一個吻。
「等等,」她按住亞德準備脫衣服的手,「讓我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龍組  #R15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第兩百一十六話、黎明前夜
  • 下一篇
  • 第兩百一十九話、霧都的紅色惡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