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兩百一十六話、黎明前夜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Jordan Wozniak on Unsplash


成為一家之主的事前準備比想像中更多。
亞德忙碌的閒暇,找到母親伊芙蕾希雅與父親龍詢問關於未婚妻的事。
「如果你是打算跟她結婚的話,早點提出來更好。但以母親的角度來說,我希望你能夠快點出手,但以貴族的角度來說,我不希望你直接放棄跟其他貴族交流。」
亞德本以為伊芙蕾希雅會全盤支持他的判斷,內心暗暗低落。
「有什麼原因嗎?」
伊芙蕾希雅笑著捏他的臉。「別露出那種表情嘛,聽我解釋。因為你同時會是神族也是魔族的貴族,最好的狀況是有兩個孩子。血統越純粹的龍生育的機率越低,珞緹雅身為蒼龍君主跟黑龍君主的孩子,你身上也有四分之一的龍族血統,你們能不能有孩子其實很難說。」
做為龍族的後裔,亞德認為這說法實在沒什麼實感。
「父親,真的有這麼困難?」
「是不容易,龍族大概數百年才會有兩、三個新生兒,而且兩個裡面只會有一個存活。若最後真的需要繼承人,也可以尋求其他方式,但狀況會變得很複雜。因此,相對不易懷孕的龍族女性其實不適合當正妻……但這是一般人的想法。但若是我的話,會選擇第二個方法。」
龍咧嘴笑,與伊芙蕾希雅交換了視線。
這是那種準備使壞的時候露出的表情。
「第二個方法?」
龍笑著去搭亞德的肩膀,湊在他耳邊輕聲說:「從現在開始努力不就好了?有體力的時候多加嘗試很快就會有消息了。」
亞德愣了一陣子,「是、是這樣沒錯。呃,可是我們還沒有……」
龍一臉驚訝。「為什麼,難道是你被拒絕了?」
「不是,是我拒絕了。」亞德垂下頭,不敢面對父母的視線。
「難道你要說,跟女人比起來其實你比較喜歡男人?還是你身體有說不出口的那種問題?」龍笑嘻嘻地問,「看來珞緹雅是真的很喜歡妳,不然按照這狀況,不是把你甩掉就是用暴力讓你屈服。」
「父親,我以為您是站在我這邊的……」
「大部分情況是,但你總是拒絕也太傷自尊了吧?是我就立刻去找別人,讓人吃醋也挺有意思的。」
伊芙蕾希雅低聲說:「難怪你跟魔王陛下處不好。」
「要妳管,如果我們處得好還能有妳介入嗎?」
「那很難說。」
「好了,亞德,你拒絕的理由到底是什麼?我可們可是你的父母,可以聽你的煩惱。是意外地身體不契合?如果是這樣地話我是能給你一點建議,不然你也可以寫信問問魔王陛下?」
亞德知道這只是龍在揶揄,他膽小。「都不是。我只是想,等贏過她之後再正式向她求婚。」
伊芙蕾希雅一臉遲疑,倒是龍說得非常直接:「運氣不好你可是要讓人家等一輩子啊?你這小子,還是別浪費別人時間,快點放她走吧!」
「想贏過她是很好的目標,但這一點也不容易。現在你還身兼公爵職務,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注重鍛鍊。」
被家長一說,亞德也認真開始考慮。
……
另一方面,閒得發慌的珞緹雅正窩在屋頂上曬太陽。夏季午後溫暖的陽光照在她身上,珞緹雅打了個哈欠。正好看到遠處紫晶路過,晃了晃尾巴跟她打招呼。
「姐姐,妳怎麼自己一個人?哥哥呢?」
「他最近好像很忙。」
珞緹雅展翅從屋頂一躍而下,落在紫晶身邊。比起人類的樣貌,半龍的容姿加上銳利的豎瞳給人猛獸的印象。
禁衛兵幾乎就要拔劍,被眼尖的紫晶抬手制止。「沒事,她是自己人。」回頭對珞緹雅道:「妳現在有空的話,陪我一起吃下午茶吧?」
「嗯,好啊。」
「琉璃也在。」
「……哦。」珞緹雅至今仍對琉璃有種奇妙的敵對意識,顯得有點不樂意。
「順利嗎?」
珞緹雅嘟噥道:「很不順利。最壞的狀況可能得用出最終手段。」
「真的那麼做的話,哥哥會生氣吧?不過應該沒關係,只要撒嬌一下他就會原諒你了。翼姬不也送了妳禮物?要不要試試看?」
兩人對坐著聊天,女王陛下的會客室除了琉璃之外還有古特與由希。
剛剛繼任的宰相閣下完全不浪費時間,等待過程中仍在書寫文件,安靜的屋內唯有鋼筆刮過紙的聲音響盪著。聽見腳步聲,由希起身對紫晶行禮喊了「女王陛下」,接著對珞緹雅露出微笑。
「許久不見,珞緹雅小姐。真難得沒看見您跟公爵大人一起。」
珞緹雅本來沒打算抱怨,這就被提起傷心事。
「我除了晚上睡覺基本都看不到他,而且我好無聊。我不想學禮儀,也不想學無聊的詩歌……這種生活什麼時候會結束呢?」
琉璃安慰道:「聖法提加的貴族基本都是這樣,魔族的規矩相對少一點。」但她作為前未婚妻也不好給建議,只有點到為止。
「妳本來就不是貴族,除了基礎的禮儀之外不需要學太多規矩。妳的身體狀況如何,在那之後有什麼改變嗎?」
「你的建議真的很有用,我現在已經可以控制龍化的比例。像是這樣!」珞緹雅閉上眼睛的瞬間,尾巴漸漸收回、瞳孔也恢復原本的樣貌,「雖然在空中飛翔的時候還不能控制得很好,但是長期飛行已經不成問題。」
「那就好。如果狀況有任何改變,可以隨時告訴我。」
眾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可是內容改成了政務與建設,珞緹雅聽得無聊頻頻打哈欠,乾脆窩在沙發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紫晶用手梳理珞緹雅散亂的頭髮,「哥哥真是的,真有那麼忙?這麼漫不經心的交往小心被甩掉。既然這樣,只好讓做妹妹的我代替哥哥照顧她了。」
由希挑眉。「女王陛下有何高見?」
「你這麼咬文嚼字可真是讓人不習慣。總之,可以讓她在聖法提加內旅遊順便當作巡邏。除此之外,也可以讓她幫忙研究魔導具或者是修補結界。之前有一對衛兵在例行巡邏的時候,進入廢墟就消失了。也可以讓她到附近的廢墟幫忙尋找?」
「您可真是成長了不少,知道應該物盡其用。」
紫晶啞然。「那是宰相閣下教導有方。」
「總而言之,還不到需要插手的地步。如果狀況一直沒有改善,我會出手,請女王陛下集中精神在政務上。」
紫晶嘟噥著答應。三人又閒聊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內容,由希則拿起書本閱讀。等到重新抬頭,才看見紫晶窩在珞緹雅懷裡睡著了。
琉璃對他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由希注視著兩人的睡容,露出難得溫和的微笑。
他就這樣看著兩人的睡容數秒鐘,這才執筆寫下一行字。
上面寫的是:今天的尋訪行程延後,我會通知禁衛珞緹雅也會到。
對琉璃傾身行禮後,本來就要悄聲離開,卻被琉璃喊住:「等等,我有話想問。能借一下時間嗎?」
看過懷錶確認還有時間,由希與琉璃悄聲離開女王的書房。
盛夏的太陽照進午後的走廊,徐徐微風帶來聖花的馨香。經過數個月的努力,聖法提加的花園開滿了神聖的白色花朵。
此刻,吹過的微風讓花海中的聖花為之低頭。
「你最近跟尤爾聯絡過嗎?」
「我寫信給他過,但還沒得到回復。怎麼了?」
「來過聖法提加之後,我就沒跟他聯絡過了。我有點擔心他的狀況。」
「這樣啊。晚點精靈族的使者就會到,如果不是尤爾的話,可能真的出了什麼問題。還是說你們吵架了?」
「倒是沒有。」
「也是,你們還沒有熟悉到可以吵架吧?」由希的語調還不帶一絲嘲諷,琉璃想要辯解,內心卻暗暗覺得由希的說法有點道理。
「總之,尤爾的事情交給我,聖法提加的大結界就交給妳。我還有點事,先走了。」由希擺擺手離開了,琉璃目送他背影離去。
……
這天傍晚,未即位的聖法提加女王帶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護衛。
夕陽之女的到來間接證實了民間的謠傳。
坊間謠傳聖法提加在先王希尼斯離世前,夕陽之女到來為聖法提加的萬民守護了這座聖城,相隔一年後夕陽之女的再臨更是與這座搖搖欲墜的千年古城締結不解之緣。有民眾問道:「女王陛下,為何夕陽之女會隨您過來呢?」
年幼的女王,斐斯特蕾雅.拉斯奇陛下笑了起來。
「因為她會跟我哥哥,也就是我們唯一的公爵結婚,很快就是我姐姐了。」
「也就是說,如果發生像去年一樣的事情,也可以請求她幫忙嗎?」
其實珞緹雅能聽懂神族語,但不論是禁衛兵或者民眾都寧可對紫晶說話,這讓她感到有點不快,連帶表情也不太好看。
紫晶注意到她不高興了,笑著摟她的手臂。
「姊姊,妳生氣了嗎?」
珞緹雅盯著她看。「為什麼突然改變稱呼?」
「等妳跟哥哥結婚之後,就是我的姊姊,所以我才這麼叫。」
這句話不只是說給珞緹雅聽,更是對旁人的宣示,這意思是——只有珞緹雅是我承認的公爵夫人,要那些閒人不要動歪腦筋。
「如果我遇到麻煩,妳可以來救我嗎?」
這句「姐姐」喊得正好,珞緹雅嘴角微翹,方才那股不快已經煙消雲散。「如果紫晶需要我幫忙,我是可以過來,但是,就算全力飛行也要用上幾天,聖法提加還是需要更多……有用的軍人。」
「確實是這樣。」
在數百年後,夕陽之女履行了此刻的承諾,在聖法提加遇襲時守護了這座城市。以此為契機,只流傳於西方魔族大陸的龍族信仰似乎在聖法提加悄悄復甦。
然而這一切都不是此時的兩人能料想到的。
對她們來說,就只是兩人抽空一起去遠離主城的地方品嘗美食,並且順手解決了一些魔物罷了。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第兩百一十五話、公爵大人的婚事
  • 下一篇
  • 第兩百一十七話、公爵未婚妻的工作・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