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第兩百一十五話、公爵大人的婚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亞德讓艾斯弗德備好馬車前往王宮,還沒見到紫晶,在走廊遇見了徹與星澄。與初次見面不同,兩人經常通信已經熟悉許多。
「一段時間不見,現在你已經是公爵了。感覺如何?」
亞德坦白道:「還不怎麼適應,還好重要的家僕已經找全。」
「跟代理人說好了嗎?」
「才剛決定,父親正在跟他敘舊。」
兩人並肩在長廊上並行,聽亞德講述近況、與克交涉,通常是亞德講述而徹傾聽。去年兩人身高相仿,才過一年亞德長高不少,雖然仍不脫少年的青澀,但已經比初見時好了許多。
第一次見面時,星澄對亞德的存在抱持些許疑問。
徹之所以保護亞德,很大部分是基於補償心態。
看見亞德本人後,星澄更擔心了,她掐不准徹是將他當成龍、還是王家的血脈保護?不論哪個都是令人不安的火星,應該隨時掐滅。
抱著緊張的心情觀望至今,星澄已經不再考慮這個問題。徹跟亞德相處的時候總是特別放鬆,更常看見他發自內心的笑容。
不論是是在龍、龍翔或者身邊,他都很少像這樣放鬆。
對徹來說,龍翔是床伴是強者更是可敬的對手、龍是他珍愛的人。
星澄喜歡看徹對人溫柔。不是自我保護的假笑也非貴族虛偽的面具,徹本來就是溫柔的人,能夠對他人寬容意味著他心理狀態很穩定。
畢竟只有還有餘裕的人才能對人溫柔。
回想過去那段往事、在溫室中仰望夜空的徹,還有站在外頭惴惴不安的自己。
星澄突然有些感慨。
那些時光猶如黎明之前最幽深的黑暗,終於過去。
「魔王陛下,您來王宮是要見紫……女王陛下嗎?」
「倒也不是,我主要是來獻花。」
亞德輕輕「啊」了一聲。「您在那裡見到母親了嗎?」
徹道:「她看起來很低落。我想她還需要一些時間,就不打擾她。我想你晚一點再過去比較好。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歡迎隨時告訴我,我很高興能幫上你的忙。」
「那就先謝過魔王陛下。」
「你找到的代理人是伊芙蕾希雅的守護騎士嗎?聽起來很不錯,但您是否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
「看您這表情顯然還沒人提起吧?當然是未婚妻的事!現在您才解除婚約、女王陛下也還年幼,為了神族與魔族共同的未來,還請優先考慮。」
「未婚妻是很重要,但對我來說女王陛下跟神族的穩定才是優先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
兩人就各自的立場進行了爭辯,徹旁觀了好陣子,終於看不下去。
「亞德,星澄的意思是讓你快點求婚。你現同時是神族跟魔族的王族,身分比王子重要許多。女王陛下即位後,你就是聖法提加唯一的公爵,整個神族跟魔族的未婚女性都會想方設法接近你、破壞你們的感情。」
會有這種事嗎?亞德有點茫然。
過去他很習慣成為紫晶的陪襯,也認為這種關係在未來也不會改變。徹跟星澄的態度十分篤定,亞德有一點緊張。
真有那麼危險嗎?
星澄道:「如果你是想跟那個龍女結婚,最好想辦法確定關係。龍族雖然也談戀愛,但跟精靈一樣沒有婚姻觀念,小心別受傷了。」
亞德一直認為自己在感情上是佔了上風,被這麼提醒總覺得有點難想像。
星澄笑著捏了捏亞德的臉頰:「你這孩子可真有自信。不過,在戀愛中自信可不完全是好事。你身邊的那位對龍族很有經驗,不妨問問他?」說著看向徹。
這句話帶點不明顯的嘲諷,徹瞥了她一眼,表面上仍是笑容。
「我見過的龍族也不算多,但是,如果能對你有幫助的話,我也不介意略提。」
比起幫助,亞德更感到好奇。「我想知道。」
「龍族沒有婚姻關係,也不在乎對方是否結婚,在求偶方面很不擇手段。對他們來說,擇偶最優先的是力量、其次容貌,情感與生活都不重要。他們的愛來得很突然也很隨興,對你感興趣的時候執著又溫柔,冷淡的時候也同樣殘酷。」
這個描述讓亞德想起了自己的父親龍.曼德沙。
「您好像不怎麼喜歡龍族?」
星澄語調不大客氣:「如果不喜歡的話又怎麼會這麼執著。」
「旁人都說我對龍族很執著,我是第一次被這麼說。你為何會這麼想?」
亞德有點不好意思,「這只是我的個人想法,我覺得你在描述的時候好像……不怎麼開心。」
「我看起來不開心嗎?」
徹瞪大眼睛,似乎對亞德的話感到很驚訝。接著陷入沉思。
認真地思考後,徹說:「我是很開心,但同時也覺得疲倦。跟他們相處很有趣,但這就像是戰爭或者是遊戲,經常要猜測對方在想什麼、彼此試探並搶奪主導權。」
「喜歡是喜歡,但是……一直沒辦法安心。但是,我想這跟種族無關?珞緹雅跟龍還有雪之君主完全不同,星澄的意見可以參考,但不用放在心上。」
「徹.曼德沙,你也太不給面子了!」星澄抗議。
徹帶著笑意看著星澄,輕拍了下她的手表示歉意。
「我建議你不要拐彎抹腳,想說什麼直接說就好。龍族很重視約定、不會輕易收下禮物,她不可能是因為有趣才留在你身邊、學習人類的禮儀。真是把這當成遊戲,你肯定看得出來。」
徹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語調非常肯定。
亞德知道那必定是親身經歷。
「現在是你人生中難得自由的時光,也能夠親自做決定。如果你有想留下的人,絕對不要猶豫。其實你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不是嗎?既然如此,就不要吝嗇,讓她知道你一直把她放在未來的規劃裡。」
亞德想起了龍與伊芙蕾希雅。
兩人雖然互相喜歡亦十分重視對方,卻仍少不了摩擦。撇去那些過去的傷痕,就是雙方對未來沒有共識。
珞緹雅不怎麼提自己的事情,想來亞德對龍族甚至珞緹雅本人了解其實很有限。
想到這裡,亞德突然有了危機感。「好的。」
「如果需要準備生日禮物,我也可以幫忙,她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沉默突然降臨。
亞德滿臉尷尬:「我不知道。」
星澄笑道:「你們都認識到床上去了,連這種問題都沒問過嗎?」
「……進展倒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快。」
就連徹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亞德被看得好像自己做錯了事。
「雖然你在聖法提加長大,但是,你得對象可是龍族啊!她可真是喜歡你,否則怎麼能忍耐這種溫吞的交往方式。雖然溫柔是你的優點,可是猶豫不決可不是個好現象。可別以為能夠用這種敷衍的方式——」
這個答案換來星澄長達三分鐘的說教。
亞德被說得無地自容,頻頻點頭稱是,暗想著是該做點像是戀人的事情了。
這段時間以來亞德確實很忙,但珞緹雅的體諒並不是理所當然。終於意識到兩人的付出並不對等,亞德感到有些慚愧。
與魔王夫婦道別後,亞德在熟悉的王宮裡漫步。
一年多以前,他還住在王宮,除了偏殿與花園之外很少出門,也很少像這樣正大光明地進入主殿。如今,人們對他行禮、稱呼他為「公爵」,那些敵視他的人避之唯恐不及、曾經友善的人垂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對亞德來說,最大的差別大概自己的房間。
居住十幾年的房間已經收拾整齊,挪到了公爵的新居。
而亞德在聖法提加的皇宮也徹底由主人變成了客人。亞德抱著紊亂的思緒,匆匆走過長廊,對那些喊他「公爵大人」的下人點頭行禮。
下意識就回到了過去居住的偏殿,甚至推開了房門。
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間,亞德內心無比悵然。
現在已經跟以前不同了。他跟紫晶住在不同的地方、想要見面不能直接敲門而需要預約,在人們面前得對她跪下,稱呼她「女王陛下」。
如今,兩人都算得上如願以償,卻不免感到寂寞。
……這可不行,得快點習慣。
亞德陷入回憶,與過往的一切道別。踏出聖法提加的時候,他還以為這不過是一次比較長的假期。卻沒想到離開之後再回來,物是人非。
收拾好情緒與表情,正好到了約定面聖的時間。
亞德在侍者的帶領下前往女王陛下的書房。
……
沒有複雜的政治話題、沒有外人,也不必下跪。
仍留有先王希尼斯生活痕跡的書房哩,滿室古籍的馨香。溫暖的輝光以外,帶著甜香的花茶鑽入鼻腔。女王陛下放下了盤起的髮型,一身與身分不合的簡單洋裝,甚至還舒服地窩在未婚夫身上。「你遲到了。」
「抱歉。」
兩人的態度很普通,彷彿這只是一次與過往無異的午茶。
雙方都帶著微笑。他們在內心深處都很清楚,這是兩人最後一次單純以兄妹的身分見面。可誰都沒有提起,刻意避開了複雜的政治話題對坐著隨意談天,談論著最新的茶、點心以及禮服,就像過去一同共度的十多年。
搖曳的燭光下,女王陛下的房間內傳來愉悅的笑聲。
往後的數百年,分隔兩地的兄妹懷念此刻的時候同樣露出微笑。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第兩百一十四話、公爵大人的庶務・下
  • 下一篇
  • 第兩百一十六話、黎明前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