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第一百九十四話、亡者之美是為永恆 #黑森林

 所謂的「魂之鄉」是靈魂的居所。
與「靈魂之河不同」,魂之鄉不存在神話與紀錄中,過往與來世的夾縫。
在無數次輪迴中遍體鱗傷的魂魄會在此暫歇,若仍與世界有緣便會受到緣份的牽引回到世間,帶著深重罪孽的靈魂會被浸泡在血池,在無邊的苦痛中洗清罪孽。
然而,無功無緣無過無欲的那些亡魂,將在此永遠地休息,回到魂之鄉、等待重歸靈魂之河的那天。
對於古老的靈魂來說,這是來自過往的考驗。陳舊的緣分穿越了古舊的時代,蠻橫地來到此處,糾纏著故人。
曾經以為掙脫往昔的人,終究回到此處。
——蒂法妮瑟睜開眼睛。
舉目所見只有黑暗。
不、不對,或許不是黑暗,那是因為失去眼睛已經無法視物的緣故。這種並非死亡也非活著的狀態該比擬為何?既準備滌清罪孽,更不打算回到靈魂之河,不過是蟄居於這片幽微的黑暗。
她已經死去,被來自信賴之人的詛咒浸泡於此。
蒂法尼瑟。她聽見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
不,不對,那不是我。蒂法妮瑟已經死了。被自己信賴的騎士所殺,如同春光般燦爛的公主殿下爛成了腐臭的屍骸。
為什麼我非死不可?
腦內的聲音回答了她的疑問:「蒂法妮瑟公主殿下不如父親、更沒有母親的天賦,她是五界之王生命中唯一而且最大的敗筆……」
「強大的戰神螻蟻般弱小的女兒」。
「人偶公主」。
這就是人們私下給予露水般清澈又美麗的公主殿下的稱號。
刺鼻的血腥味、逐漸腐朽的軀殼,被噁心的蛆蟲、骯髒的穢土吞噬的軀體已不再美麗,被殘酷地拋入血池。
「撲通」一聲悶響。
戰神之女的屍骸,沒在冥界的血池中激起太大的漣漪。
……
光的盡頭被深淵吞噬,在彷彿永恆的闇暗中,唯有壓抑的喘息聲。並不是空氣變得稀薄,在伴隨著疼痛與悲嗆的喘息聲中——逢魔時最後一道日光,穿透了金線編織的絲絨窗簾,刺破了朦朧的天蓬床,落在床上交疊的一男一女上。
遠遠地看,還以為玫瑰色的床簾內是入也前的旖旎春色。
只可惜,這也終歸是誤解。
「為什麼殺我?」
逐漸急促的呼吸卻不能在肺部填滿氧氣,縱橫交錯的淚痕爬在人偶公主精緻的臉龐上,我見猶憐。
蒂法妮瑟綢緞般的黑色長髮落在白色床單上,少女因為痛苦而蹙眉的臉龐如此美麗,騎士不禁有些失神。
「因為您是那個戰神的女兒,」騎士從喉間逼出的聲音猶如來自地獄,「他毀了我的故鄉,殺死我的家人,奪走了我的信仰與一切!」
「你討厭父親嗎?」
「我痛恨奪走聖王大人的月,也痛恨著您。」騎士收緊了手臂,纖弱的公主殿下發出痛苦的低喘。「既然月王奪走了我最重要的東西,那麼,我也要奪走他的寶貝。這是妳……應有的下場……」
雖然口裡滿是詛咒,騎士卻緊繃著嘴角,露出近四哭泣的神情。端正臉上卻是蜘蛛網般密佈的淚痕,掐著喉嚨的手也如秋風中的落葉那般顫抖。
只要稍微掙扎,蒂法妮瑟就能掙脫。
但她並沒有那麼做。
蒂法妮瑟突然感到非常疲倦,對一切感到無比失望。
與忙於政務的父母不親近、沒有戰鬥與魔法的天賦、纏綿病榻,在這樣寂寞的人生中出現了一道光。
騎士對她伸出友善的手,讓她體驗了世界、人民,還有初戀。很多話沒有說出口,好比「我喜歡你」、「沒關係」還有「別哭了」。
就要在病痛折磨的時光、一度溫暖的夕陽下,結束短暫又毫無價值的一生嗎?應該感到遺憾,可是,逐漸變慢的心跳卻不這麼想。
終於能夠解脫了。
接下來的話她已經聽不見了。
停留在深紅色瞳孔的最後一個畫面並不是騎士得意的獰笑,而是被痛苦、懊悔與矛盾折磨的,青年騎士痛苦不堪的容顏。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四周是一片血紅。
被掐緊的喉嚨終於鬆開,因此,她終於能夠開口說話。
「如果我死掉會讓你高興的話,告訴我一聲就好。別哭了,好嗎?」
男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半是戲謔半是好奇。
那種喘不過氣的痛感揮之不去,就連想要偽裝的笑容也僵硬無比。
「雖然妳是溫的女兒,但可真是愚蠢。妳是在為殺死妳的男人祈禱嗎?妳的母親應該會很傷心。」
「哦,對了,妳現在還看不見吧?那我就給妳眼睛好了,那外表……跟活著的時候一樣,稍微長大一點好了?毋須道謝,就當成是神的慈悲吧。」
消失的觸感終於回來,拋棄舊名的少女再度睜開眼睛,終於看清對方的容貌。
即便是看慣了美人的她,也不禁盯著他看。那是個黑短髮紅眼的俊美男人,氣質與父親月王相近,是典型的魔族容貌。除此之外,稍微上挑的眼角有著明顯的淚痣,笑起來的表情有幾分邪氣。
愣了半晌,她才找回聲音。「請問閣下的名諱是……」
男人發出「咯咯」的低笑,「既然知道是避諱,又如何能問出口?只不過,看在我跟妳母親的交情……就告訴妳吧!聽好了,我的名字是衛法斯,也就是你們所謂的冥王。」自稱衛法斯的男人咧嘴笑的模樣俊美又邪氣。
「如果能夠娛樂我的話,搞不好我會伸手幫個小忙,讓妳不至於這麼消失。說起來……我一向喜歡美人,特別是像妳這樣的少女。要是妳哭哭啼啼的撒嬌,可能會有點用處。怎麼辦,要不要開口懇求我?」
「……不要。」她毫不猶豫。
不意外地,可一世的冥王大人錯愕無比的瞪大眼睛。
「為什麼,難道妳不想復活嗎?只有我能夠幫妳。」
「不想。」無名的少女回答,「我討厭這個世界,我總是只能躺在床上,活著跟死掉也沒什麼區別。」
「我也是這麼想的。看來我們的想法一致?」衛法斯凝視著她。「既然妳不回去那也無妨,要不要乾脆成為我的眷屬留在這裡。」
「……眷屬是什麼?」
「就是被神寵愛的存在。舉例來說,芙薇亞希的愛子被稱為聖王與聖女,我做為冥界的統領也可以有自己的眷屬。我可以為妳重塑健康的身體、給予新的名字,讓妳自由來去冥界與人類世界,不需要受到束縛……唯一的問題就是,在我答應之前,妳永遠無法回到靈魂之河。」
健康的身體、自由來去。這兩個詞彙實在太誘人。
少女瞪大眼睛,「好。」
冥界的統領一臉錯愕,咧嘴微笑,露出銳利的獠牙。「妳可真是讓人意外。」
「只要思考就會感到痛苦,可以不要感覺到痛苦嗎?」
「治癒傷痛可不是我的專長,但我可以降低妳的情緒反應,稍微減低痛苦。」
「這樣就行了。」
「這樣的話,我得給我最初的眷屬想個名字……配得上妳的身分、容貌還有我的寵愛,不像過去的名字那般拗口,在哪個語言都無比尊貴的名字。」
思忖了片刻,衛法斯打了個響指。
「叫做翼姬怎麼樣?」
這是關於死神少女剛剛成為翼姬.瑪格琳的往事。
還回了舊的名字、身為人類的軀殼,繼承了冥界統領衛法斯偏愛的眷屬——
蟄居於時間的縫隙、外表如人偶般淡漠的少女在絕望的深淵重獲新生。
黑森林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奇幻架空

Photo by Joakim Honkasalo on Unsplash

#黑森林  #藍月本篇  #藍月傳說  #修龍  #奇幻架空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第一百九十三話、願成為您的羽翼 #龍族組
  • 下一篇
  • 【藍月】第一百九十五話、必然的巧合中 #黑森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