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第一百八十九話、古老時代的窺探.上

 > 第一話 <  
神殿外頭是蒼龍守護,裡面則是與「神殿」這個詞彙完全不同的狹窄空間。
帶著幽暗霧氣的巨大空間往上延伸,塔頂刺破解凍的海平面,連接天頂的空間緩緩落下片片雪花,遺落的雪片融化在古老的水之神殿,被無邊的晦暗色吞噬。
藍月傳說 修龍 奇幻架空 藍月本篇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珞緹雅道:「真是奇怪,我以前在海平面飛行的時候,沒看到過塔尖,就連父親也沒發現。這是某種神術嗎?」
「這裡有許多我未曾見過的魔法,不少陣法甚至違反基本的魔法理論。各位,請看那邊。」
循著由希的視線指向,看見空間盡頭的黑暗處,有數個類似魔法陣的圓形交織。
「如各位所見,這就是水之神殿,是由無數個魔法陣連接的異空間,基本上都是水屬性與闇屬性的魔物。」
由希上前碰觸其中一個陣法,魔法陣散發幽微的光,很快又消失。
「所謂的水之神殿,本來是水神造出的新世界。這個空間為海之民打造,由無數個狹窄空間組成。有部分法傑瑪王家的人使用者輸入充足的魔力,就能前往下一個空間。」
珞緹雅好奇道:「其他空間有魔獸?」
「大部分都有,而且每個空間都有容納的人數上限,請各位務必小心,避免的獨自進入空間。」
由希發給每個人手環,讓他們戴在手上,方便聯絡。
「我們的目標,是神殿守護者所在的房間。這位神殿守護者是少年模樣,是淡藍色頭髮委地、金色瞳孔,身上穿著神代風格的長袍。」
龍為伊芙蕾希雅扣上手環,「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嗎?」
「……那位守護者不好說話,對火神的信徒有敵意。不過,你們不是精靈,應該對你們沒什麼影響。」
「藍髮金眼……這個人不就在眼前嗎?」古特笑著指向由希,「只可惜老了一點,要是再年輕一點就好了!」
由希卻愣了一下。「說得也是。既然我是法傑瑪家族的人,為什麼不是藍色眼眸?難道說,法傑瑪家族其實也繼承了水神的血統?不,不對,這也許這是個單純的巧合,或者某種變異……但是……」
「好好好,別鑽牛角尖了!這些都不重要,」伊芙蕾希雅打斷他,「接下來我們該往哪裡走?」
妖精環繞他們唱歌,就連古特也閉上眼睛跟著銀色的精靈一同唱歌,歌聲在狹窄的黑色海洋裡面迴響,鑽入腦袋的歌謠讓亞德總感到些許懷念。
由希放棄用追究,開始向眾人演示驅動魔法陣的方法,眾人在由希的指導下,在交付的所有手環中儲存魔力,學會了感知距離的方法,這才小心謹慎地前進。
最初的世界是一片幽深、看不見盡頭的海,盡頭的微光中有著妖精在高歌,由希毫不猶豫地走過去。
與歌謠帶來的和諧氣氛相反,龍的表情有幾分凝重。他悄悄握住伊芙蕾希雅的手,「伊芙,跟我過來一趟。」
「等等,我們要去哪裡?亞德他們……」話沒說完,魔法陣運作跟的光芒在腳跟閃現,伊芙蕾希雅驚呼著握住龍的手臂。
再次睜眼時,看見的是與海的黑暗完全不同的場景。
碧藍晴空下,遠天的純白色雲朵襯托出無盡的花海,鳥語花香伴隨著和煦春風傳來,伊芙蕾希雅瞪大了眼睛。
「這裡跟聖法提加好像。」
身邊傳來龍的回應:「那當然,因為,聖法提加就是模仿這裡打造的。」
伊芙蕾希雅一愣,「你的意思是,這裡是天人之境?」回頭她再次愣住。
龍卻矮了一圈,五官氣質沒有太大變化,依舊是稍微上挑的細長眼睛、如神像般完美精緻的中性臉孔,卻變成黑髮紅眼的少年。他還是比伊芙蕾希雅高,容貌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乍看之下性別不辨。
「你怎麼縮小了?」
若說是靈魂的本質,這就是所謂的「黑暗與鮮血之神」的容貌嗎?平時的龍確實很俊美,雖然迷人,卻是讓人想要敬而遠之的毒花。但少年模樣的龍就不同了,少了些成年時的冷漠,同樣的瞪視看來也沒有氣勢。
——真可愛。
伊芙蕾希雅忍不住伸手,碰了下那頭絲綢般柔軟的黑色長髮。
那種碰觸瓷器般輕柔的動作激怒了龍。他一臉不高興,重重拍開她搗亂的手,「因為這裡是靈魂之河,所有的生物都會以最原始的樣貌出現在這裡。而且,妳自己不也是小孩子嗎?」龍的視線停在了胸口,「有些地方倒是沒有縮小。」
「我變成什麼樣子?」
誰知龍一臉嫌棄地打量她,「成為討人厭的女人。」
「等等,討人厭是什麼意思啊!鏡子、鏡子在哪?」
龍撇開頭,拒絕回答,也不看她。正當伊芙蕾希雅焦急地使用魔法失敗,轉而想往噴泉方向走的時候,聽見柔和的女聲在耳際響起:「請。」
巨大的全身光鏡出現在面前,映照出她此刻的模樣。
現在的伊芙蕾希雅外表看來約十六、七歲,依舊是金髮碧眼,一身純白簡約的洋裝,腳下踩著綁帶的羅馬鞋,比她原本的模樣更為稚嫩,少了些成熟更多了屬於少女的純潔。外表看來,就是非常符合聖法提加美學的美少女。
伊芙蕾希雅認真地審視鏡中的自己。
「明明很可愛,為什麼討厭?難道是嫉妒?」
「誰會嫉妒!」
「好久不見,我可愛的女兒。」
突兀的笑聲打斷了談話,伊芙蕾希雅這想起第三人的存在。巨大的全身光鏡旁,站著一名的成年女性。她的頭髮是陽光般的燦金,膚色白皙中透著誘人的粉紅,身上服裝與伊芙蕾希雅十分類似。
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女人。
女人上前執起伊芙蕾希雅的手,溫暖的能量籠罩著她,從靈魂到情緒都被安撫了。她的魔力與笑容給人溫暖而熟悉的感覺。
這是魔法嗎?伊芙蕾希雅有點困惑,她好奇地觀察著女人。她的睫毛長而濃密,溫暖的陽光在她臉上投下優雅的影子。她稍稍抬起唇角,笑容優雅恬靜。看到這個神情的瞬間,伊芙蕾希雅立刻意識到她是誰。
怎麼會忘記呢?這是她從小到大,每天都會看到無數次的容貌。她的重要性遠超過戰神藍月,世界各地乃至西方人類世界都有她的雕像。她溫柔而慈愛地守護著世界,一直被人們仰望崇拜的對象。
她回過頭,含笑地注視著龍。
「還有,我心愛的弟弟。」
女人——也就是光明女神芙薇亞希——微笑著開口。
龍上前將伊芙蕾希雅護在身後,一臉不快:「我可是一點都不想見到妳。」
「我很想念你,也很想念我的女兒。」
龍的表情明顯僵住。短暫沉默後,龍說道:「妳想要我做什麼?」
「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逼著你服從只會有反效果。所以……不如我們就面對面坐下來,好好地談吧?」
芙薇亞希比了個「請」的手勢。桌椅、甜點與熱騰騰的茶憑空出現,她甚至親自為龍與伊芙蕾希雅拉開了座椅。
最終龍還是翹著腳,雙手抱胸地坐下。
「我們來談條件吧。要怎麼樣,妳才願意把伊芙蕾希雅交給我?」
在空中自動茶的茶杯頓了一下,芙薇亞希一臉驚訝。「這倒是不成問題。不過,你比我想還認真對待這次的感情啊?」
「這次的」——不曉得女神大人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伊芙蕾希雅好奇地多看了龍一眼。他道:「我一直都很認真!」
「這我知道。但是,廷,你所做的事情違反天人之境的律法,縱然你是三聖皇之一,也要受到懲處。」
「我知道。但是我親愛的姐姐,總是給我將功贖罪的機會。」
芙薇亞希笑了。「我的條件很簡單。首先,你要答應我,絕對不能夠再召回死者。第二,也是我找你過來的主因……我希望你能夠幫我一個小忙。不論是否成功,我都會把伊芙蕾希雅交給你。」
「不用妳說,我本來就會介入。只不過,我的影響力實在有限,就算出手也不會改善結果。」
伊芙蕾希雅盯著茶杯瞧,杯子裡的並不是水,而是散發著光輝的某種物質。
龍道:「喝下去,對妳有幫助。」
「……這看起來不像是食物。」
看著杯裡像是星砂般閃爍的物質,伊芙蕾希雅認為這更像是某種惡作劇。龍嘆著氣吞下去,壓下她的頭,在震驚中逼她飲下。
「不難喝吧?」龍面無表情,語調比平常更冷淡,「這東西跟蘭茵很像,簡單來說,就是靈魂的碎片。對妳來說很有幫助。」
在龍難得的威逼下,伊芙蕾希雅乖乖地喝下了兩人份。芙薇亞希滿臉笑容,雙手交握地看著兩人互動。
「要是妳的信徒知道妳拜託我幫忙,肯定會對妳很失望吧?」
「我很喜歡你現在的靈魂,黑暗中散發的光輝彷彿可以看見世界的縮影。我一直看著你所做的一切,也很想看看你創造的未來。」
「如果感激我的話,說謝謝比較好。」
龍撇開頭,一臉不情願。
過了數秒又回頭看她,才彆扭地說了「謝謝」。
之後,兩人又隨意聊了些往事,氣氛和緩了許多。芙薇亞希給了伊芙蕾希雅一顆玻璃珠,又為她治癒靈魂的傷處,才為兩人送別。
臨行前,龍問:「妳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我答應過她不能召回死者,但是,這只是口頭約定。常理來說,她可以封印我的能力,卻刻意不這麼做。是想考驗我的意志力。」
龍一臉不高興的踏出遍地青草的空間,嘴裡還在嘟噥:「真是壞心的女人。」
「你們在打什麼啞謎?」
徹底離開充滿光的空間步入黑暗時,伊芙蕾希雅回首盼望。
芙薇亞希仍坐在原處,帶著笑容對她揮手。
她本來想問:「你有想要留下的對象嗎?」卻問不出口。只要開口,不論回答如何都只會感到不安,那就不如不問。
克制看似簡單,卻不容易。
就像多年前一時衝動對龍告白,兩人雖然彼此喜歡卻不曾真正心意相通。倘若是過去,這樣的問題就夠她煩惱好幾個月,這回,內心雖然震動卻沒有恐懼。
那就是前往美好未來的小石塊,不論是要踩過或者踢開都沒有區別。
他們曾並肩跨越許多障礙,這次也沒有不同。
#藍月傳說  #修龍  #奇幻架空  #藍月本篇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第一百八十八話、幽冥中的水之神殿.下
  • 下一篇
  • 【藍月】第一百九十話、古老時代的窺探.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