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第一百八十八話、幽冥中的水之神殿.下

 > 第一話 <  
由希領著眾人來到水之都東側,穿過地下通道,來到隱密的門前。
透明的門前以古代語言寫著水神贈與的祝福語,門上的文字寫的是——
「來到這扇門前的人,都能受到水與智慧之神的祝福。」下一行字寫的則是「極東的空城歐蘭諾歡迎所有疲倦的旅人在此駐足」。
由希劃破手指,將血珠滴在文字上。暗紅色的血滲進半透明的門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填滿那些凹痕。
魔法陣瞬間驅動,發出刺眼的藍光。眨眼時間,就來到了神殿地區。此處亦受到水神的祝福被蘭茵包圍,不需要擔心在水下無法呼吸。
聽見由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裡就是水之神殿。」
亞德還沒習慣傳送魔法的暈眩感,扶著微疼的額頭抬眼望向由希所指的方向。睜眼的時候,感覺到一陣風——可是,水下怎麼會有風呢?那是水流帶來的錯覺嗎?
才這樣想,感覺袖子被珞禔雅揪著,她一臉興奮:「亞德,你快看!」
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果然看見了半透的水之神殿。水與智慧之神的神殿與料想中一樣,散發的藍光給這座沉睡海底的空城殘骸增添了幾分神秘氣息。
可讓珞禔雅驚訝的,並不是古代的神之所在。
珞禔雅道:「亞德,我可以去跟他打個招呼嗎?」
沿著半透明的神殿往上走數百階,就能抵達盡頭的水之神殿。這樣的設計與聖法提加的光明神殿類似,旨在讓信徒永遠仰望著神祇。神殿的前方是巨大的廣場,神殿後,一只如山高的巨龍彎曲著身體沉睡。若不是巨龍身上銳利的鱗片還有稍微起伏的身軀,亞德還以為那只是風景的一部分。
而亞德感覺到的風,居然是蒼龍的氣息!
亞德還沒開口拒絕,那只蒼龍就緩緩睜開了眼睛,注視著眾人。巨大的瞳孔過了數秒,終於緩緩落在由希身上。
雖然感覺不到殺意,緊張感陡然升高,龍與伊芙蕾希雅悄悄按上劍柄,卻被由希阻止。只見他單槍匹馬上前,在巨龍數步之遙停下。
「我依照約定,歸還向您借來的武器。」
說著解下胸前的「藍月之牙」,朝伸出手。
蒼龍沒有回答,巨大的瞳孔在一行人身上來回逡巡。出乎意料的是,這蒼龍的聲音是沉穩的女聲:「這回你可終於帶了點人過來,而且,還有我的老朋友。」
巨龍並沒有開口,聲音直接從腦中響起,幾乎能夠震動靈魂。
由希一愣,「老朋友……是說珞禔雅嗎?」
「那倒不是,我跟你們之中的許多人都曾經見過……可真是懷念。」
巨龍的語速很慢,彷彿每個字都能耗盡他的能量。他的視線在翼姬、珞禔雅、古特身上短暫停下,最後,視線留在亞德與龍父子身上許久。,
「好久不見,武聖皇閣下。」
「……好久不見。」
「您這回蒞臨,是終於想成為那兩位大人之間的橋樑嗎?」
「我確實有這個意思。但是,我更想尊重本人的意志。更何況,我自己也是戴罪之身,要維持自己的存在已經自顧不暇。」
蒼龍稍稍瞇起金色的眼珠,看不出喜怒。
亞德突然意識到,蒼龍這藍鱗金瞳的組合……跟由希好像?還沒細想,感覺到一陣強風迎面吹來,甚至被這氣息吹得退後好幾步。原來竟是蒼龍嘆氣了。
「也罷,諸神的事情可不是區區一個守門人可以干涉的。以那位的高度,必定知曉不應執著於過往……但若眾神自願執迷、寧願沉淪,又奈何?既然往事已矣,我等還是只能著眼於現在。若有機會,還請您務必……伸出援手。」
「我會盡己所能。」龍道。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蒼龍的語調感到十分可惜,亞德感覺那雙巨大的眼珠似乎正盯著自己看…….這應該是錯覺,他肯定是盯著身邊的珞禔雅。
珞禔雅興奮道:「亞德,蒼龍大人看著你耶!」
「……」
自欺欺人還是有極限的。蒼龍道:「請問閣下的名字。」
亞德忍不住問:「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拉斯奇……經過千年,您仍是聖法提加的人嗎?您對這個國家可真是執著。」
說也奇怪,那明明是一張比起人類更接近魔物的臉孔,亞德卻能看出她在苦笑。那是對熟人談話的口吻。那雙金色的瞳孔雖然注視著亞德,卻又不是看著他,而是透過他注視著什麼人。
「既然您這麼問,答案自然是『沒有』……這不過是將死者的感慨。」
年邁的蒼龍說。言下之意是,這與您無關——這句話讓亞德聽來像是被拒絕了,一方面覺得無所謂,同時又覺得有點寂寞。
「既然您說自己是將死之人……不妨就當成故事告訴我吧?」
蒼龍凝視了亞德片刻,「還不行,現在的您還沒有強大到能夠知道。更何況,那不過是毫無意義的往事,已經與您無關。」
亞德說:「但您的視線不是這麼說的。」
「好了,我的殿下,刨根問底不完全是好事。到您認為自己足夠強大再回來吧!到時候,跟你說說故事也無妨。您來這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吧?請進。」
不願意再跟亞德多說,蒼龍隨手一揮——
半透明的階梯在眼前展開,往上的階梯散發著誘人的微光。
「殿下,請。這回,請您別再回頭了。」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亞德最終還是放棄追究。在蒼龍的引導下,與珞緹雅一同踏上前往水之神殿的道路。
「你在擔心什麼?」珞緹雅問。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我跟龍族似乎很有緣分。」
珞緹雅理所當然:「那當然,與龍有緣分的靈魂才會作為龍族誕生!」
蒼龍說了不要回頭。
走至盡頭前,他還是忍不住在魔法陣的光芒之前稍稍回過頭。蒼龍那顆巨大的眼珠仍舊凝視著他,帶著遺憾、祝福與其他什麼複雜地看不出的情緒。
「我保證,我一定會回來。」
年邁的蒼龍咧開血盆大口,露出類似微笑的表情。「那我就等著您了。」
亞德對古老的龍王匆匆行李,邁步走向前往水之神殿的台階。
由希問:「亞德也是收到諸神祝福的人?」
「那當然,親愛的主人。」蒼龍雖然語調平淡,仍讓他聽出了一點興奮。
由希道:「……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對什麼人這麼感興趣。」
「確實如此。但是,我的主人……您不也是只接近感興趣的人嗎?」
「看來我們品味類似。」由希失笑,隨著亞德走上台階。
藍月傳說 輕小說 奇幻架空 修龍 藍月本篇

Photo by Fezbot2000 on Unsplash


一行人陸續上樓,是聖與翼姬兩人殿後。翼姬卻沒走,走到一半停下腳步,正好與巨龍對視。她稍微提起裙擺,鄭重地行禮。
「蒼龍君主,我有件事情想請教您。」
「好久不見,五界的公主殿下。如果您是想知道關於這一位的靈魂的未來,那麼請不用擔心,最糟糕的狀況已經過去,接下來,只要耐心等待就好。您是冥王的眷屬,跟龍族一樣,擁有看透靈魂的能力。只要靈魂不滅,不論天人或者人類都是永恆的存在。您追求的永恆,早就已經實現了。」
聖有點困惑,「什麼意思?」回過頭,聖很難得看見表情總是如人偶般冷淡的戀人露出春天般的笑容。一時驚愕,聖居然忘記挪開視線。
「龍王是不會說謊的,對吧?」翼姬的聲音甚至帶著笑,黑色鏤空蕾絲袖口下,那只失溫又蒼白的手扣住了聖的手。
兩人十指緊扣,彷彿想融合彼此的靈魂——
「雖然您過去有過不好的經歷。但是,神總是願意給予迷途之人一個機會。眾神的見證下,您的戀情必將能夠受到百花的祝福。」蒼龍說道。
翼姬鄭重地對蒼龍行禮,愉快地步上台階。
這話聽來玄乎,很像是某種神諭。可是聖雖然是光明神的代行者,卻對這種模糊其辭的預言不感興趣。
「怎、怎麼這種時候還在問這種問題,這不是理所當然的?」
說著想要甩開翼姬的手,但翼姬這回怎麼說就是不肯放手。那雙猶如被赤紅血池浸染的瞳孔,帶著強烈的執著。
「聖,」翼姬的表情十分認真,「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聖因為害羞而扭過頭,他還是無法習慣翼姬的直白。「非要在這種地方談情說愛嗎?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翼姬卻沒這麼輕鬆放過他,眼神炯炯地凝視著他,「對我來說,沒你就是最重要的。遠超過我的父母,超過水之都的存續、甚至亞德的性命。」
聽見翼姬舊事重提,聖語調一沉:「妳還沒放棄嗎?」
「你知道我不可能放棄,只是嘴上同意而已。」
「妳就不怕我真的生氣嗎?」
「……就算你生氣也沒關係,只要等個千年萬年,你總會原諒我。」
該說不愧是永生者的想法嗎?聖感覺自己永遠追不上她的思維模式。翼姬握緊他的手,親吻他的指間。
「我希望能從你那裡收到信物,作為約定的證據。如果你後悔了,只要拋下它就夠了。但如果你沒有扔下這份禮物,這樣一來,不論經過多久,甚至橫跨了不同的世界……我都會用盡全力找到你,絕對不讓你逃跑。」
聖一臉不明白,「為什麼要逃跑?」
翼姬一臉黯然,「因為……因為你有時候會覺得我很可怕。我只是害怕……或許你不像我喜歡你那樣喜歡我?」
聖被噎得說不出話。他確實是這麼想,只不過,覺得雪白的巨龍非常迷人跟感覺牠很可怕……兩者並不相悖。
聖喜歡翼姬,包含那些多數人會感到害怕的佔有欲——甚至很喜歡她這一點。
他不希望翼姬放手,很多時候,甚至希望她掐得更緊一點。
他能夠藉此確認自己的價值,確認自己的存在,甚至能夠確信自己不滅。因為他知道,翼姬永遠不會忘記他,如此一來,在翼姬的記憶裡他就是永恆、不死的。
「哦,我懂了。就是像人類的戒指,龍族交換鱗片那樣,妳想要信物?那很容易,只不過……只要這樣就夠了嗎?」
翼姬不明白地看著他。
看著戀人不安的神情,聖感到非常困擾。他忍不住想,自己若有亞德一半的口才就好了。看來即使共享經驗與知識,兩人依然不同……不如說,作為共享靈魂的人,他們實在太不相像了。
聖撓著腦袋,「我的意思是說,妳不是很不安嗎?只要這麼做,妳就會安心嗎?這會不會太容易了,除此之外,如果是實體的物品也有消失的可能。」
「應該……是吧?」翼姬的口吻滿是不確定。
聖皺眉頭盯著她的表情片刻,捧住她的臉,在頰上落下淺淺的親吻。
「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但是,我保證,不論過了多久……就算化成灰燼,我都會想盡辦法回到妳身邊。」
聖說著覺得有點後悔,自己怎麼有臉說出這麼肉麻的話啊?我又不是亞德……他在內心腹誹,卻不敢直視翼姬的眼睛,在她耳畔低語。
他並不是沒有這種想法,只是認為自己沒有資格開口。翼姬是天人,守護著時間的縫隙,即使回歸也是死神。與蜉蝣般的他相遇,不過是曇花一現,是萬千年壽命中的片羽,終究會隨著時間消逝。
「好的。」
——說完以後,聖才意識到,剛才那番話簡直像是求婚。
光聖教的典籍中,就有一個章節講述執著,認為執著需要控制的雙面刃。
看著翼姬與溫母女,聖打從心底覺得確實如此。
只要放手就能夠不被過往的鎖鏈勒住,可她們偏偏就是不走,抱著讓人畏懼的堅毅與執著,像是忠犬那樣在原處等待。
聖想說:不要等我太久,也想說請妳等著我。
這種時候,他很慶幸翼姬能夠閱讀靈魂的波動。若非如此,此刻心中的思緒……怕是永遠無法傳達了。
「呵呵呵,我這是當了你們的見證人嗎?可真是我的榮幸。作為約定的見證,我就送給你們一個小小的賀禮吧!」
蒼龍從喉嚨深處發出咯咯的笑,從身上扒下了鱗片。那是一片手掌大小的幼麟,在冬盡的寒光照耀下,白水晶光澤的鱗片散發溫和的輝光。
所謂「幼麟」與「逆麟」類似,是龍族身上特殊的鱗片,是龍族的力量泉源。雖然不及世界樹,但仍是所有追求強大的魔法師夢寐以求的存在。
翼姬瞪大眼睛:「是幼麟……這麼重要的東西,我們真的可以收下嗎?」
「那當然,倘若您把禮物退回來,我會生氣。」
在蒼龍的默許下,聖握住了那片麟,握在心口。
「……非常感謝。」
「但這並不是毫無代價。如果在未來的某一日,你們再見的話……就像今天這樣,手牽著手來到我面前,再把這鱗片還給我。」
兩人握緊了彼此的手,相視微笑。「好的。」
蒼龍目送聖與翼姬交握雙手的背影消失在神殿的入口,忍不住嘆息。
「要是那位大人有他們坦率就好了。」
古老龍王的感慨,消融在東的海底,被海洋底部的無名的水波沖散。
#藍月傳說  #輕小說  #奇幻架空  #修龍  #藍月本篇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第一百八十七話、幽冥中的水之神殿.上
  • 下一篇
  • 【藍月】第一百八十九話、古老時代的窺探.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