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暗視界未收入短篇.尤爾的一天

《短篇.尤爾的一天》  
 
對亞德而言,在黑森林中的生活並不輕鬆。
不過,在悠閒的三個小鬼和專門種花的琉璃外加整天只知道看書的由希和每一天天都出門不知道在幹嘛的尤爾眼裡,可是既輕鬆又愉快呢!
今天一大早,愛出門亂晃的尤爾對才吃完早餐就被叫去練魔法的亞德露出得意的微笑,像是在炫耀一般。
「亞德,掰掰~我今天很晚才會回來,幫我告訴今天負責做飯的人今天不必準備我的份了!」
「哼,有哪一天你早回來過的?」亞德嘟著嘴抱怨。
「哈,你說呢?」尤爾笑著跟亞德揮揮手,之後便消失在房子之前。
「啊啊啊啊啊~我也好想休息喔!」亞德哀嘆著。
「不可能。」翼姬冷酷的聲音突然從亞德的背後響起,他嚇得從椅子上彈跳起來。翼姬不在乎的繼續說下去:「雖然尤爾平常看起來混到不行,不過,他的實力可是你們所有人之中最強的!」
「他比由希還強啊,我怎麼看不出來?」
「呵呵!實力強的人在實戰中並不一定是勝利者,力量是增加勝算的最好方法。但如果你只空有一身力量而沒有計謀還是很難打的贏真正有實力的人。」翼姬的論點說服了亞德。
「比方說,誰是比尤爾弱但是卻打的贏他的人?」
「如果他遇到像由希那種專用計謀的人或是磨耐性的戰鬥,他就非輸不可。他是個急性子的人。」
「哦?那我在我們之中排名第幾啊?」亞德興沖沖的問。
「如果不包括我跟師父的話,你目前比琉璃稍微強一點,大概排名第三。」翼姬老實的回答。
「只比琉璃強一點啊……這樣算是有進步嗎?」亞德失望的問。
「當然有,因為你一開始是排在倒數第三,只贏過紫晶跟不會魔法的路達。你根本就沒練過魔法,實力很爛也是很正常的啊!」翼姬哼了一聲,嘲笑亞德太過高估自己的實力。
「意思就是說,當時的我連沙還有弱不禁風的琉璃都打不贏啊?」
亞德有種挫敗感。那些無聊人士的傳說以及父親的豐功偉業讓他也有種自己很強的想法,不過從亞德進到黑森林之後,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但是,沒想到竟然錯的這麼離譜!
「沒錯。我告訴你,戰鬥最忌諱輕敵。我遇過的最強敵人就是一個跟紫晶看起來差不多的女孩……」翼姬說出她的經歷。
「最後妳輸了嗎?」亞德開玩笑的問,不過翼姬卻很認真的思考。
「不,不過我想她的魔法能力和攻擊力都被封印過。如果她以原來的樣子跟那時候的我打,我沒有太大把握可以打贏她……」
「就跟我一樣嗎?不過,妳應該是很久之前被她挑戰的,對吧?」
「大約五、六年前吧,我猜她那時候應該已經有大約五百多歲了。」
「那就沒有關係了啊,表示十歲的妳應該比五百多歲的她厲害吧?」亞德不知道翼姬的真實年齡,所以這麼說。
「或許吧!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再跟她交一次手。」翼姬楞了一下,意會亞德說的『十歲』指的是她,笑著轉向亞德:「你一定會覺得她長得很可愛的。」
「很可愛嗎?不過我想妳不用找她,基於相同理由,她很有可能會等到妳五百歲時再跟妳挑戰。」亞德笑著拍拍翼姬的肩膀。
「告訴你,我早就超過五百歲很久了。而且,現在先練你的魔法比較重要。」
翼姬斜睨了亞德一眼,冷冷的說:「我猜,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說叫我自己好好練魔法,已備她下次突然跟我挑戰對不對?」
「啊啊,竟然被妳拆穿了~」
 
話說,看起來根本不像是會用魔法的尤爾用快速且熟練的魔法移動到了在十字大陸西南方遙遠的人類世界的商店去閒晃。
尤爾在充滿人類的大街上遭到許多從沒見過精靈族的人的注目禮,但尤爾仍毫不在意的哼著難聽的小調在路上閒晃著。
 
這時候在路旁的路人傳來了這樣的話──「那是什麼歌啊?」
「難道說精靈族的人根本不懂得音樂嗎?」
「對啊,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就可以看出精靈族的人的品味。」
「哎呀呀,我以為森林的種族‧精靈都是綠色的呢!」
尤爾望了那一堆說話的人一眼,然後走向他們。「就讓我告訴你們什麼叫做天籟之聲……」
 
『你看你看,他會說話耶!』  
 
『妳聽到沒啊,他聽的懂我們的語言耶!』  
 
「哼~你們把精靈當作什麼東西啊!本大爺我可是精靈族的火神祭司耶,你們有沒有搞清楚能和創世神燄聖皇溝通的人是多麼的難得嗎?」尤爾意氣風發的說,不過很可惜,沒有人懂得他到底在興奮什麼。
「是很難得沒錯!不過,又有誰能證明你就是精靈族火神祭司──尤爾‧利基特?」路人中一個金髮的少年說,臉上輕蔑的表情頗不以為然。
「喔,沒想到你還滿有常識的嘛!」尤爾對這個有大腦的金髮少年升起一股強烈的好感,只差沒過去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
「海加曼,校長不是叫我們趕快回去嗎?」一個褐髮少女對金髮少年喊。
「悠夏,妳如果妳想回去就自己先走吧,我想知道更多關於精靈族的事情。」海加曼連頭也沒有回,便回答了女孩的話。
『看來這傢伙鐵定是一個狂熱的知識份子。而且從他的衣服看起來很有可能是魔法學校的學生……』尤爾皺皺眉,海加曼給了他一種由希的感覺。  
 
喚做悠夏的女孩子皺了皺眉,然後一個人走了。
「首先你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祭司,普通的祭司應該是除了聖歌之外不會亂唱歌的。第二你身上連一點基礎水準的聖氣都沒有,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我不相信有精靈族的火神祭司會大老遠的跑來人類世界跟女孩子搭訕!」
『嗯,會一條條列出疑點的這一點也像斃了由希。』  
 
「這點,你就說錯了喲……」熟悉的聲音從尤爾的身後傳來。
「舞小姐!」海加曼驚訝的轉向說話的人,尤爾的女朋友.舞。
「尤爾可是所有祭司中最特別的,況且火神原本就以風流聞名,那他的祭司會在大街上泡女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舞笑著攬住尤爾的手臂,他沒有掙扎,但是也沒什麼特別熱情的反應。
「妳為什麼會來這裡啊?」尤爾問,習慣的撫摸舞的綠色長捲髮。
「我來這裡學一點魔法。」舞笑著,甜甜的笑著。
「咦、你們兩個認識啊?」海加曼驚愕的問。
「他也是精靈族的祭司,我們當然認識了。」
雖然舞的出現證明了尤爾的身份,但是從海加曼的表情看起來,他似乎還是不太能接受這種太過『特別』的祭司。
「你現在可以相信他的話了?還有剛剛悠夏很生氣的走回去了,為了不要讓悠夏更生氣你還是快點去追她吧?」
舞提醒了海加曼一句,這時他才猛然想起自己忘記的事。
「啊!」海加曼輕呼一聲,然後快速的跑向那女孩消失的地方。
「尤爾,你既然可以出來的話為什麼不來看我?」
見海加曼的背影逝去,舞斂起笑容,幽幽的問。
「我覺得妳應該不會想要我陪妳吧!」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少了一個人而停止轉動,而不能離群生活的人類都害怕孤獨。但是也不是非某個人陪著才會幸福……  
 
「……說的也是,你根本就不需要我。」舞的口氣中帶著一股濃濃的悲哀。
「我很難對任何事情下評論,而我也很難搞清楚我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妳也不用太在意我的所作所為,因為如果認真的話就不像我了,不是嗎?」
「呵呵,說的倒也是。」舞笑著,很無奈。
「不過妳不用擔心,更沒有必要等待,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未來。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達到月裔的魔法陣能量的需求,也有可能永遠都回不去精靈森林,所以,妳不要等我。」
舞望著尤爾,水藍色的明眸中帶著明顯的不捨。
「對啦~今天我有空喔,妳如果有時間的話就陪我逛逛吧!」
尤爾正要拉著舞到處走的時候,卻發現她低著頭,一副泫然欲泣的神色。
「尤爾,你以後還會來嗎?」
「嗯,如果我有空的話。」尤爾心虛的說。
「我會好好把握跟你相處的每一刻的。即使你連一絲一毫都不愛我……」舞說完,眼淚沿著面頰滾落。
尤爾抹去舞臉上的淚痕,笑著說:「我相信,妳即使沒有我也一定可以很幸福的。所以,不要再哭了,帶笑的妳才是最美的。」
尤爾在舞的陪伴下第一次完整的逛過了這個小村子,而時間也晚了。
「尤爾,你要回去了嗎?」舞的頭髮在風中輕揚著,她臉上溢滿悲傷。
「嗯,下次再見了。掰掰~」尤爾的臉上還是帶著微笑,那是很輕很輕、但滿不在乎的笑容。
「可以吻我最後一次嗎?」舞提出了最後一個要求,但是尤爾只是對她笑了一笑,對她點頭示意後,就消失在人海中了。
只留下舞一個人。
她看見尤爾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眼前,突然覺得,他距離自己很遙遠。
想叫住他,淚水卻不斷流下來。她不希望尤爾聽見她的哭音而過來安慰她──他對每個女孩子都是這樣的,他的溫柔對舞而言,只是一種殘酷。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尤爾這麼一去,可能就此消失在她的世界裡。
抹去眼淚後,她決定離開。永遠離開最心愛的人。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