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翼姬.瑪格林《魂之頌歌》

生日賀文,二月
翼姬.瑪格林《魂之頌歌》
    那是她第一次見到聖,八年前。
    母親帶回來一個漂亮的孩子,那個嬰兒沒有名字,母親也從來不說他從哪裡來,或者任何有關於他的事。母親從這孩子大約兩三歲,連語言都還不是學得很清楚時,就教他正式魔法。還是嬰兒時,便在他面前演示各項不同的魔法。
    那個孩子有雙紫色的瞳孔與金色頭髮,他的笑容像光,在這個黑暗的森林裡特別突兀。母親從小就告訴他,要他未來成為揚名大陸的聖者。至此之後,這個孩子終於有了名字,他給自己的名字,「聖」。狂妄的美麗少年至此之後,以聖王為目標,以聖為名。
    「小翼。」母親難得叫得親近,但是她並沒有特殊感覺,那是他們兩人唯一像是母女的地方,親暱的稱呼。那是沿用千年的習慣。
    直到那名孩子以這個親暱的稱呼喚她為止──
    「小翼。」小男孩唸了這個名字一次,對她微笑,「小聖。」
    接著,他微笑的比了自己。
    至此之後,他就叫她小翼。直到他如鬼魅般學會,並熟練所有高級魔法。他還是這麼叫,即使她已經擺明不喜歡這個稱呼,他還是微笑的這麼叫她。後來,他離開黑森林,到魔界尋自己的過去與王蝶之城,並順利的取得聖王的血月杖。
    她漸漸遺忘對她來說如此一個特別的存在,直到後來,她從水晶球中看見那名母親說過過來拜訪的少年,亞德。深深感到震驚。
    亞德跟聖的外表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她沒有問母親,只是看著,就是看著他。兩人相同卻又不同,她迷惘但是卻不知道為何迷惘。這兩位漂亮的少年擁有的不只神秘的血緣,還有一段故事,很長很長的故事。
一天,這位神出鬼沒的聖者出現在她統領的冥界。一個理論上,任何人類都無法進入的地方。她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感受到,他的進步。限制與理論對他來說,只是參考。
「小翼,好久不見了。」聖對她說。
翼姬沒有什麼表示,只是微笑著,「沒想到你會來這裡。」
這位身穿聖者服裝的少年是聖,雖然她從來不會搞混這兩人。除了截然不同的髮色外,兩對晨曦的色彩與微笑的樣子一樣大異其趣。
「我來找妳。」聖簡短的表明來意,但是這卻讓她感覺益發疑惑。
「什麼事?」翼姬以平淡的語氣問,雖然聖的年紀比她小很多、很多,但是她總是看不清他的想法。每次只要碰到聖,引以為傲的心靈透視魔法總會失靈。
「走吧。」他說,握住翼姬的手。
翼姬不習慣他人的碰觸,不給面子的甩開,「我在工作,而且你已經不是孩子了,如果有事情發生,自己解決應該也不是什麼過份的要求。」
「我才不是希望妳幫我解決問題。」聖似乎因為翼姬的誤會感到有點不高興,不過他很快的微笑起來,「就算放著冥界不管,也還有衛法斯在。別擔心,我們走吧!」
他也不給翼姬反駁的機會,瞬間移動就將兩人移到冥界外頭。難得他要求這麼多──翼姬也開始覺得有趣,於是她不再反駁聖的決定,隨著他往前走。
往前走。跟在他的後面。
一個咒語,兩人便出現在人界的市集裡。
吵雜的人群裡,人們叫賣吆喝著,即使在髮色不一的人類裡,還是相當明顯。人們的目光聚集在他們身上,除了翼姬的黑衣以及聖的白衣、紅髮與神族的金髮這明顯的差異外,就是兩人漂亮的容貌。翼姬有些不悅,雖然她習慣被人們當作焦點,但是很不喜歡打量的目光。
聖走在前頭,一派悠閒,彷彿沒有感覺到周圍好奇的目光,對翼姬伸出手,「走吧。」
「為什麼?」翼姬蹙眉,那副表情彷彿下一秒就會扭頭離去。
但是這位傲氣的聖王並沒有生氣,聖放下手,對她微笑,「跟我走,妳會知道答案。」
「我不喜歡不確定的事。」翼姬覺得自己的舉動與平常似乎有一點不同,如果是別人,她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打擾她的工作,這是她的堅持。
或許她也正期待著什麼。
「不會有事。」聖輕快的說,執起翼姬的手,「有我在。」
翼姬楞了楞,接著微笑起來,「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雖然這麼說,但是她仍覺得這樣的話很可愛。只是,時間流動的速度太快,她並沒有注意到,這位漂亮的聖者已經不是個孩子,而是個擁有不亞於她魔力的少年。
「公主需要騎士保護。」聖說。
這句原本有些輕佻的話,在他的口中聽起來卻像是承諾。聖那雙漂亮的眼睛盯著她,毫不退縮,認真的彷彿仍未學會恐懼為何物。但是這種單純讓她覺得很愉快。
「我不是你的公主。」翼姬說,但是她卻笑了。
聖沒有接話,只是往前走。
人們自動讓出一條路給這兩名氣質出眾的少年少女,他們目送他們的背影離去。
「你最近都在人類世界?」翼姬問。
「不一定。」聖簡短的回答,翼姬有些不耐煩,也不打算問下去。如果聖打算讓人知道,他自己會說,不用人問。他不願意給的答案,當然不可能得到回答。
「我從水晶裡看見一個跟你很像的人。」
「是亞德吧?」不出意料,聖的口氣就像是知道他一樣。
「他是誰?」翼姬問。聖只是微笑,沒有給她答案。
「為什麼不能說?」聖的表現讓她有點火大,但是她仍試著保持冷靜。聖的眼神望向天空,瞬間,她似乎在他的表情讀到迷惘。真是難得啊,翼姬心想。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妳會不會難過?」
「我不回答假設的問題。」翼姬說。
「是嗎……」聖抬起頭,看著天空。
翼姬隨著他的目光看,但是她卻不認為這片天空有什麼特別。
「就算擁有翅膀,也沒辦法到達天堂。就算擁有靈魂,卻沒辦法選擇命運。命運只給強者選擇,弱者只能隨波逐流。如果有天我會隨著海波飄盪到命運的盡頭,那我會控制權世界的海流,讓命運照我所希望的運轉。」
「你很有自信。」
「那當然。」聖說。
翼姬不明白的看著聖,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把她帶出來。就只是看看天空。
「我想妳一定很想知道我為什麼帶妳來。」聖笑著說,他現在的表情就像是個普通的少年,少了狂妄與銳利。
「告訴我。」
「如果人的命運被記述在火神的史詩上,那我會竄改它。」聖說。
他在心裡許了一個願,不管如何,都希望能夠完成所有願望。然而,他知道那個能夠達成他願望的人也聽見了。而他想給的諾言,她還無法了解,但是這卻已經足夠。
聖王在死神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這是他唯一給予的承諾,給予他的唯一。
時間之輪繼續轉動。
-----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