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尤爾.利基特《夢中之花》

悠閒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掉下來,灑落一地。
精靈的森林裡,一片樹海無限延伸,彷彿沒有盡頭。
「唔……」躺在地上的青年發出呻吟,半睜開眼睛,看見天際燦爛的陽光,微微瞇起眼睛,口中呢喃著什麼,翻個身繼續睡覺。
他有著精靈族的尖耳朵,卻意外的擁有一頭稀有的灰色頭髮。
「尤爾,你果然在這裡。」
帶著微笑說話的,是一名綠色頭髮的美少女。
她有著正統精靈族半透明的肌膚與碧綠的美麗頭髮,好聽的聲音如風鈴。
名喚尤爾的青年並沒有回答,均勻的呼吸聲並沒有被她的說話聲打擾。少女再喚了幾聲,沒有得到回應,只是笑笑的坐在他身邊。
「父親說,希望你能夠保護我。」
少女說,柔美的聲音融入風中,彷彿自然的一部分。
身邊的人有些不自然的扭動,她愉快的笑笑,「我還沒有回答,想問一下你的意見,不過既然在睡覺的話,我還是自己決定好了。」
「不行!」尤爾從草皮上彈起,大叫著。
「為什麼?」少女眨眨眼睛,靈動的墨綠色瞳孔閃著慧黠的光彩,「你救過我,就像我解開你的封印那樣。我相信,這是神祇給予的奇蹟。」
「奇蹟啊……」青年.尤爾打了個哈欠,「不愧是最優雅的女祭司,除了信仰,連心都獻給火神。身為火神大祭司的我,是不是該感動一下?」
「你才不會感動呢。」少女笑笑。
「怎麼啦?那老頭該不會又惹了什麼麻煩吧?我前幾天才幫他解決過詛咒,現在又要來什麼?」尤爾沒好氣的說,少女笑盈盈的,晶瑩的眼睛閃爍奇異的光采。
「妳剛剛說的事什麼意思?舞?」尤爾挑眉,叫了一聲。
「父親要你當我的守護者。」少女.舞說,雙頰染上一抹緋紅。
「保護者是做什麼用的?」
尤爾悠閒地問,把玩地上的小花。舞凝視他的側臉,握住他的手,後者沒有閃開,卻沒什麼反應,依舊漫不經心的。她眨眨眼睛,笑著,「今天,我就滿百歲了。」
「哦,妳的生日啊。生日快樂。」尤爾笑笑著說。
「我要禮物。」舞說,她很難得這麼任性,尤爾挑眉,覺得有趣,「什麼?」
她棲身向前,溫軟的唇貼上尤爾的唇。
尤爾笑笑的,回吻她。
他總是這樣漫不經心的。
雖然外表看不太出來,但是他對女性總是很體貼,只要要求,他幾乎不會拒絕。他給予的愛情平等,所以他誰也不愛。雖然溫柔,但是總是淡如風,輕如雲。他不屬於任何人,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也許他的心已經給了某個人,某個在他神秘的記憶中,獨占他的女人。
想到這裡,舞心中略感不快。她抱住他,「在我成為精靈族長之前,保護我。」
「我不喜歡給予承諾。」尤爾親吻她的臉頰,微笑。
不馴的微笑,揚起。
「但是,如果妳是這麼希望的話,在忘記之前,我會保護妳。」
「我可以愛你嗎?」
他微笑著,沒有回答,但是笑很溫柔。
「現在,你可以暫時當我的情人嗎?」
尤爾點點頭,握住她的手,「我很意外呢。」他笑著說,舞眨眼,疑惑。
但是,他並沒有回答。
時間還沒有到,沒有到。
妳已出生於這世間,但是我卻不能在妳身邊。我在時間的長河裡,尋找破碎的回憶,長久的時間卻讓僅存的愛情被忘記,只剩下燃燒的恨意。
他看著舞在風中舞蹈,看著她漫舞,優雅的踏步,長髮飄揚於風中。
他想起,曾經看過同樣的畫面。近乎直覺的,他執起她的手,將她攔腰抱起。
遠處,是連綿的花海,與沒有邊際的雲。
草原如茵,他抱著舞,往前奔跑,以最快的速度,與風同行。
越過河川,直到遠處,直到再也沒有任何力氣。
他身體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大大的笑著。
「哈哈哈!」
舞在他懷裡,微微一笑。
上頭,是燦爛的晴天。
於是他笑,漫不經心的,陪伴,卻極少付出感情。
他仰望天空,細數星辰,替自己預言。
之後,他在夢境中看見他的公主。
粉紅色頭髮,以親愛的她最愛的花朵,琉璃花為名的少女。
輕輕的,他笑了。
他坐在聖樹樹幹上,等待著她。
看見她踏著優雅的步伐,走來,向他。
「這就是……聖樹希利司?不能靠近啊……」
優美的天使嗓音響起,打破他綿長的夢境。
「那是寫好玩的。」
他說,公主抬起頭,藍色的大眼睛看著他。
他看著她,看見她的粉紅色頭髮。
我在等妳。
原以終止的命運之輪,開始運轉。往他希望的方向。
-----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