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賀文】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4) (123456Hit)

星空之下,兩個苦悶的男人相對無語。
正確來說,苦悶的男人只有一個。特羅斯一臉無聊,由希則靠上欄杆,眼睛輕輕閉上,表情很是愜意。
「說真的,我跟你無話可說。我只是希望她們兩個能夠談談。」特羅斯無奈的聲音打破平靜。
「你只是問題太多,不知道該從哪裡問起。」肯定語氣。
「也許吧。」特羅斯一哼。
「你這麼討厭我?」
特羅斯回得很快,「對。」
「為什麼?」由希不慍不火的反問。
如果是由希所知道的那個特羅斯,這時候應該暴跳如雷的指著他大罵。但特羅斯沒有。他只是平淡的看由希,不生氣。
原因很簡單:認識由希這麼久,特羅斯知道跟這個人生氣基本上是浪費時間。由希非常喜歡問為什麼。為什麼討厭我,為什麼喜歡我。什麼都能問。
也許跟雅蒂絲說的一樣,他雖然是天才,但是某些方面……
是白痴。
他嘆著氣把壓在心頭許久的話說出來,「我討厭你的態度,曖昧不明。」
「你的通行語進步了。」
依舊是那樣平靜的讓人生氣的語調。
「不要轉移話題。」
他側著頭,半瞇著眼睛。仰首,望著天空。風亂了他一頭水色的頭髮。
過了很久、久到特羅斯以為他不會開口時,他終於說話了,「我不確定要怎麼做。對堤葉有點生氣,想要解釋又不知道說什麼。」
「你們吵架了?」
「因為她問了我一個問題,她不滿意我的答案。」
「她問了什麼?」特羅斯順口問下去,卻沒想到由希竟真的回答了,「她問你愛不愛我。我回答不知道。」
特羅斯徹底無言了,「這誰都會生氣吧?」
「你愛雅蒂絲嗎?」
「啊、呃,這個……」特羅斯慌了,臉立刻紅起來。由希笑了,笑得很愉快,「真是老實。」
「你這傢伙,幹嘛老是玩弄別人……」特羅斯覺得被玩弄,瞪了他一眼。由希卻一臉笑容,「我沒有在玩弄你,我只是想看你會怎麼反應。」
「你的表情看起來就是這麼回事。」
「如果是你,一定能夠回答。不管是用什麼方式。」他說,「但是,我不想說謊,也不想要給不確定的答案。」
「換句話說,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她。」
「差不多就是這樣。」
特羅斯一臉不可思議,「就這樣?」
「嗯。」由希注意到他的用詞。就。真是傷人的詞啊。
「……其實你是開玩笑的吧?」
「不是。」由希說。
特羅斯注意到他的眼神,那是期待著他給出答案的意思。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起魔王戲謔的說「你為什麼對精靈情有獨鍾」。
他說的情有獨鍾,代表著他過去曾經跟某個精靈很要好。
而那個人特羅斯也認識。
但是,為什麼呢?他突然有點好奇。如果這時候刻意讀取,會不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呢?這想法一閃而逝。他苦笑著否定自己的想法。
跟雅蒂絲約定過了,跟人類要用語言交流,而不是用思想單方面的瞭解別人。眼前的人跟過去得自己有相同的問題,而且更嚴重。
這個人總是有股天才的傲慢,天才的理所當然。
他認為自己能夠理解、能夠體會的東西,別人也能夠理解。所以他不瞭解堤葉為什麼生氣,不懂為什麼為了愛可以堅持。
他不是真的不懂,只是沒有意識到而已。
特羅斯微笑。
果然不知不覺被那個人影響了呢。
「你在意她嗎?」
「多少會。」他說,接著曖昧的一笑,「我也很在意你啊。」
特羅斯臉紅的撇開頭,「你都這麼跟人說話的嗎?」
「什麼?」
「調戲。」特羅斯非常嚴肅的說,由希又笑出來了,「我沒有調戲你。我是真的很介意,因為,你跟當時的尤爾說了一樣的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尤爾也非常討厭我。他對人很和善,但是看到我就生氣。」
「我不討厭你這個人,但是我討厭你面對事情的態度。就算是自己的事情,你也總是置身事外。」
「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是比較公正的。」
「我不否認。但是,就連愛情,你也用第三者的角度觀察。而且,只有面對女性的時候你會特別表現出這一點。你魔王的態度很平常,但是對雅蒂絲……我總覺得你在警戒,不要讓她愛上你。不要讓自己愛上她。」
「我認為我們不適合。」
「判斷的基準呢?」
「性格、背景、生長環境,還有追求者。」他說,如此溫柔平淡的口吻,「我認為對女性而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跟深愛自己的人結為連理。我不確定我是不是愛她,也不覺得我跟她有沒有可能。所以,我告訴她可以走第二條路。」
「而且我認為那是正確的。」
由希看著特羅斯,微笑起來。
「真是傲慢。」
「傲慢?」
「是,就是傲慢。你替她決定了她的路,這是你的傲慢。你怎麼知道她的幸福是什麼?你又怎麼知道你們不適合,又怎麼判斷不適合。有什麼公式嗎?」
由希難得的愣住了。
「如果你是真的尊重女性,那應該把選擇權交給她,也給自己。然後兩個人一起做出選擇。」
「對我來說,愛情應該是這樣的。」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