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短文】說謊

說謊 
早在吻你們之前就已經就表現得很明白了,或者說,在更久更久之前,整個魔界都知道了。
皇子是魔王的東西。
就算玩具被持有者丟棄了,曾經擁有的事實也不會變。
皇子就算被討厭了也是王的東西。 
「你並不是玩具。」
雖然背對著我,你還是這麼說。
「你是我的寶貝,我最愛得人。但是,我……」
每次我都會摀住耳朵不想聽,卻從你的眼神中讀出答案。
這麼徹底的絕望這麼徹底的悲傷。
這麼深、這麼刻骨的,我們的愛情。我的,你的,曾經的我們。 
在過夜之前我總會笑著拿起酒杯,「喝醉的話就可以裝做什麼都不知道了哦。」露出你們最喜歡而我卻最討厭的那種笑容,獻上最輕蔑的吻。
   討厭說謊。
但是每個人都要我說謊,只喜歡會說謊的我。
    什麼都可以問,只有一件事情我非常在意,在意的連說謊也做不到。
    「你愛他還是愛我呢?」 
    不回答也不想回答,因為這沒有意義。
    如果問了你們愛的是皇子還是我,想必你們也無法回答吧?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事情。
    愛他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一種存在的理由。 
    一直看著你的後果就是再也沒辦法看著其他人。
    像是永遠被罪惡感、被悲傷擁抱,但是已經習慣了所以不會流淚。只是悲傷無法習慣。該忘記的忘不掉。
    我以為我會永遠停留在原地,但是時間還有未來會伸出手。
    以為站在原地但是我已經前進。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連說真話也做不到了。
帶著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笑容,拿起酒杯,然後想著要喝醉,卻變得更清醒。
習慣了說謊變得一句真心話也說不出口了。 
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知道說了真話就會被討厭,所以啊……就說謊吧。你們喜歡的話。 
** 
然後性格變得越來越惡劣越來越討人厭。
任性之類的形容大概就是為了我這樣的孩子出現的吧?
但是人們依舊愛著說謊的我,甚至到了能夠獻出性命的程度。
可是我討厭說謊的自己,也討厭喜歡我說謊的人們。
敷衍人變成一件很無聊的事情。 
所以找了個不太認識的女人,去了一個不太熟的地方。
一間很小很破舊,完全不符合我對美學要求的酒吧。店主人是個長相普通性格普通,路上看過就會忘記的年輕男子。
雖然是很平凡的地方,卻有我最喜歡的酒,這讓我有點意外。所以去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有空去那裡看看、被搭訕變成了習慣。有時候就在那裡過夜。很隨性很放浪,但是我很開心。
因為這裡沒人認識我,也不會有人向我索求我給不起的東西。 
後來遇見一個人。
是藝術家,人類、男性,不算高,不算好看,但是眼神很溫和,還有很笨。看著我的視線明顯到我連裝作不知道都顯得虛偽。
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變得很在意。
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觀察動物那樣,覺得有趣。逗他很有趣、看他害羞也是種不錯的娛樂,然後偶爾曖昧地湊過去就會臉紅。一邊心裡笑著「怎麼有人都這種年紀了還這麼純潔啊」,一邊覺得很羨慕。
羨慕他的單純,同時也很討厭。
最奇怪的是他喜歡我。
但是始終什麼也沒做,就算我故意跑到他床上去也是。 
    不管怎樣總是微笑的忍耐著。
    所以變得很想欺負他。
    他也就無所謂地任我欺負,什麼問題都會回答。彷彿沒有脾氣。
    後來我才從旁人口中知道,他是只有對我會沒有脾氣。
    因為這句話變得非常在意。 
    在意到想跑過去問的地步。 
** 
    有一天放假,想不到去哪裡,竟然就跑去找他了。
    打開酒吧沒看到人只好繞出去。他的朋友對我的背影說了「如果知道你來過他一定很開心」,但我要他別說出去,他答應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想被知道其實有一點在意,好像這樣就輸了。 
    後來,竟然在約會的時候看到他在廣場上畫畫、唱歌但是很難聽。
    我寫了個字條附上金幣一枚,找了個人幫我送過去了。我遠遠的看著他的反應。他打開字條,有點驚訝,然後很開心地笑了。
    當天我的心情非常好。
晚上過去的時候,酒吧裡找不到他,就繞去房間。打開門看見他在睡覺,湊過去跟著躺在床上,他覺得不舒服了,掙扎著。我躲進輩子裡輕輕抱住他,「不給你睡。」
    他很疲倦地「嗯」了一聲,不高興了,半睜開眼睛,「誰啊?」
    我湊了過去,「是我。」
    「啊啊阿啊啊————!」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他還是嚇得跌下床,表情真的很精彩,我坐在床上大笑。他揉著屁股爬起來,卻沒有抱怨,只是一臉無奈。
    明明不知道我是皇子,為什麼這麼讓我?
    我知道。卻只能裝作不知道。
我跳下床,把他拉上去,順勢推在床上,由上而下俯視他。很明顯感覺出他嚇了一跳。
    可是他第一句問的卻是「你怎麼進來的?」,邊說邊想爬起來。我有點生氣,加重力道跨坐在他身上。
    「你……」
    我以為他終於要生氣了,可他卻說,「這件是制服嗎?」
    我更不高興了,湊過去吻住他,他這才真的嚇到。
「你怎麼……」
    我舔唇,命令,「躺好。」
    他一愣,「好。」然後竟然真的就疑惑的看著我。
    我被他疑惑的表情徹底打敗了,笑著躺回他旁邊,「陪我說話。」
    他還是疑惑,想了又想,終究沒問。 
    晚上抓著他問了一堆怪問題。
    「你唱歌真的好難聽,為什麼要說自己是吟遊詩人?」
    有些問題讓他很苦惱,但他還是回答了。
    裝作不懂還是很好玩的。
    直到月亮升起,銀色光華照在我們身上。在月光的魔力下,我笑著說「你是我的」,等到意識到自己說什麼的時候才開始有點慌張。側過頭看的時候,他不知到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只有那一次我沒有說謊,但是他沒有聽見。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