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おやすみなさい 《提葉外篇》 - 2

  再說他這個人吧。  
  他看起來就是聰明絕頂的樣子,也有個符合他外表的高雅興趣:看書。除了睡覺吃飯外,基本上都在看書。看的書很雜,非常雜。  
  他看食譜,雖然不會做菜。喜歡看愛情小說,因為他說研究人類很有趣。除此之外,他喜歡發呆或者盯著人群瞧。  
  很久之後我才明白,他喜歡做的就是他不懂的事情。  
  他是個會拿起量筒、秤子、量杯還有實驗用的酒精燈等等東西做菜的人,做的菜根本不能吃。  
  還有不太說話,尤其是對笨蛋。  
  所以他一向不怎麼跟我說話。  
  我跟他第一次單獨相處是在婚宴後,他的書房裡。  
  他坐在我身邊,隨意抽了一本起來翻閱,態度依舊。我卻突然緊張起來,透過書本不斷窺視,突然,他闔上書,隻手撐著頭看我,看我緊張。  
  「堤葉。」  
  「咦、是,是的。」  
  我慌張的回應,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孩子。  
  「我可以叫妳葉嗎?」  
  「啊,好的。」  
  我一怔,不懂為什麼他要徵求我的同意。他是我的丈夫,應該用命令語氣才是。他接下來的話回答了我的問題,「我不喜歡別人對我用敬語,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我抿著唇沒有說話。  
  他輕輕一嘆,語氣轉為不耐煩,「妳是我的妻子對吧?」  
  「對不起!」  
  他露出一個苦惱的笑容。  
  「我不是要妳道歉。對不起,我的口氣應該好一點。」  
  「好。我、我會加油的。」  
  他對我投以鼓勵的笑容,之後就不再理我。我緊張的看書,連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也不清楚。  
  隔天早上醒來,我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由希靠著枕頭正在看書。抬起頭,迎上他帶著笑意的目光,「醒了嗎?」  
  我當下有點茫然,有一瞬間腦裡閃過「這是誰」。  
  「好像還在睡。」他笑著說。  
  「嗯……啊!」  
  我立刻從床上彈起來,完全清醒了,「殿……由希。」  
  「早餐準備好了,可以去吃。」他淡淡的說。  
  我不習慣這麼溫和的口氣,連忙要回「是」,話到嘴邊卻住了口。  
  起身準備換衣服的時候一愣,我昨天的衣服呢?  
  「衣服是我幫你換的。」他說。  
  我想我現在的臉應該紅得像番茄一樣。  
  由希口氣卻很自然,「換洗的衣服我幫你跟侍女要了。我放在那裏。」修長的手指隨意一指,視線也沒有投過來。  
  我抓著衣服衝進浴室更衣,還沒平撫受到驚嚇的情緒,剛出來就撞見他在換衣服,正要把褲子換下。  
  於是我尖叫了。  
  幾乎同時,敲門聲響起。  
  由希苦笑著披上襯衫去應門。  
  後來,我不知道由希怎麼擺平的,但是,如果我那時候知道我一定會阻止他。據說他探出頭,對聞聲趕來的侍女這樣說,「不要打擾夫婦的晨間時間。」  
  說完這種話後,他啼笑皆非的回頭看我,「有必要尖叫嗎?」  
  「可是、可是……你……」  
  我紅著臉,手足無措。  
  他卻笑出來。  
  「看久了就習慣了。」  
  那就是我跟他一起度過的第一天,直到現在我依舊印象深刻。  
  我直到半年多後,才習慣哪張臉在身邊晃來晃去的刺激,也很習慣膩在他身邊叫他的名字。習慣他突然湊過來看我正在翻的書。習慣他身上的味道,也習慣他那種淡然那種冷漠。最後,習慣他偶爾的吻。  
  對我來說,那是最幸福的時候。  
  我不確定我是什麼時候愛上他的,卻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淡漠他的成熟,還有極少人懂的:他的幼稚。  
  第一次吵架也是在那不久之後發生的。  
  他一向讓人捉摸不定,那樣平靜而淡然。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雖然如此,我卻總有股自信,認為自己對他來說是很特別的。  
  直到一天,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一股陌生的香水味。  
  我想我的表情應該透露了一切,我一向不擅長遮掩,他也知道。  
  他看出我的異樣,「有什麼想問嗎?」  
  我好幾次開口,最後也只是張著嘴說不出話。  
  「等到妳想問的時候再說吧。」他說,換下一身衣服,倒回床上。沒多久,就聽見他平穩的呼吸聲。  
  我有點生氣,對問不出口的自己,也對冷淡的他。  
  就算有什麼人追求我,他知道了也不過問,甚至不表現出嫉妒。我不知道他是極端的自信還是什麼。  
  也到那時候我才知道,那是殘忍。  
  他不是看起來不在乎我,而是真的不在意。下午,他終於醒了,衣服還是凌亂不堪。就算是我,也很少看見他這樣。  
  他半瞇著眼睛看我,「下午了?」  
  「你睡了很久。」我儘可能以平穩的口氣說。  
  「嗯。」他靠著沙發,一副慵懶的模樣。突然,他問我,「妳早上是不是有問題要問?」  
  我竟然搖頭了,他也難得沒追問,隨意抓起看到一半的書翻閱。我賭氣不看他,很久很久之後,他說:「妳生氣了?」  
  我故意裝作沒聽見。  
  極有自信,說話只用肯定句。就算是疑問句也是肯定語氣。  
  這樣非常有自信的人,面對那時候非常膽小守舊的我,心裡作何感想?  
  我連續躲他躲了一星期。  
  他顯然注意到了,卻不過問。態度依舊。  
  香水的味道一個換過一個,而且,我清楚那是極為昂貴的香水。他會面的對象必定是身分高貴的女子。  
  一個真正適合他的女人。  
  我替自己感到悲哀,卻只是嘆氣。  
  當然也不會想到,也許他是有一點希望我哭鬧的。因為我還不了解他。  
  並不是冷淡,而是漠然。那時候的他被世界拱上了天,卻不愛這個世界。回答一切人們的疑問,卻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懂。對前來詢問預言的人如此溫柔、如此寬容,卻連愛自己也做不到。  
  在遇到尤爾之前,他根本不是真正活著。  
  在遇到他之前,我也沒有真正活過。  
  **  
  之後過了很久,某一天他終於主動找我說話了。  
  「妳有想要的東西嗎?生日禮物。」  
  我很想說有。就是你。  
  但是我說不出口,只好搖頭。  
  「好吧。那我只好自己選了。」他聳肩,繼續看書。  
  後來他經常出門,感覺心情似乎特別好。一問之下,才知道那是因為認識了一個朋友。根據他的說法,那是他這輩子,第一個朋友。  
  他笑著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尤爾」。  
  那之後我就經常看見他的笑容,對我還是一樣溫柔,但是說也奇怪。  
  感覺不像過去那樣制式化。  
  有點頑皮,偶爾會有點任性,卻很有分寸。他由漂亮的娃娃變成了人類。很可惜,依舊不愛我。  
  真的很可惜。  
  為什麼改變你的不是我?  
  後來我終於見到了尤爾。  
  那個人是個精靈,一頭顏色怪異的灰色頭髮,異色雙瞳,臉上掛著散漫的笑容,掛著金色環狀的耳環。他的衣著很隨性,甚至可以稱得上隨便。  
  他手搭在由希身上,兩人說笑著走進來。  
  「她是葉。」由希說。  
  尤爾看了我一眼,走過來像是狗一樣在我周身嗅了嗅,我有點不安的看著由希。他微笑的對我點頭。  
  「她就是你之前說過的葉啊。」尤爾一臉看稀有動物的表情,他說出了我想說很久,卻從沒勇氣說出口的話,「沒想到竟然有女人能夠忍耐你那種性格,真是個狠角色。」  
  他撇過頭不說話。  
  由希很聰明,兼之口才非常好,我很少看他在嘴上失利,驚訝的瞪大眼睛。  
  「妳好安靜。」尤爾湊過來,很認真的說。  
  「對不起。」  
  由希冷淡的糾正,「不要道歉。」  
  我很明確知道他生氣了,卻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尤爾又來家裡拜訪很多次,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由希失去冷靜的樣子。  
  尤爾幾乎是隨時隨地纏著他,跟他說話。最誇張的是他似乎很喜歡勾肩搭背,一邊打擾別人看書一邊蹭著。他湊過來的時候,我嚇得後退。被由希制止之後,他才不甘願的停止騷擾的動作。  
  多來幾次之後,我很悲哀的發現我竟然習慣了。  
  但他喜歡騷擾由希遠勝過我。  
  「好冰好舒服。」他笑嘻嘻這麼說。  
  由希眼神一凜,拳頭往尤爾臉上招呼。尤爾痛得哀嚎。  
  「不要挑戰我的忍耐極限。」  
  由希淡淡的說。口氣平靜得不像突然出手打人的樣子。  
  「惱羞成怒?」尤爾捂著鼻子,還是嘻皮笑臉。由希挑眉,手中的書飛射出去。那精靈身手也不差,側身閃避,「我說,這樣不行喔。」  
  「怎麼不行?」由希回他。  
  他低著頭,我以為他是對由希說的。  
  「當然不行啊!」他斂起玩笑的神色說,下一秒又撲了上去。結果當然是被由希一腳踹開,「你真的很煩!」  
  後來我才知道,他那句話是對我說的。  
  是警告。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