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短文】多話的男子

遇到討厭的事情會立刻皺眉頭,不高興的話會立刻講出來,他一直是這樣的人。話很多,很雜。他喜歡說話,喜歡表達自己的看法。講得越清楚他越開心。
但是,有些事情他也不會說的。很微小的,很傷人的情緒什麼的。只是一瞬間,並不是全盤否定這個人。為了避免誤會,他會裝笨。因為方便。不說,因為不想要麻煩。因為總是看著、思考著,所以很清楚語言的力量,隨著年齡增長也生出一套判斷事情有意義與否的價值觀,並且自然而然的遵循。
或許因為這個特質,他很習慣、很擅長聆聽,也同樣被人害怕。
認識的女孩子常說,啊,他好兇。甚至他那些兄弟暗暗害怕他。
在受到尊敬的時候同時被恐懼著。這就是他。
「大哥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他最要好的兄弟這麼說,事實上他確實沒問題。
當然說不出口「你就不會關注一下嗎?」之類的話。
偶爾有人會像是招呼一般的說,你沒事吧。他也會很習慣的回答「你以為我是誰?」
但是,夜深人靜時,獨自一人總會想:我是誰?我在哪裡?
清醒時又笑。這不過庸人自擾。
啊啊,但是,總是這樣想著。一年,兩年,三年。不解的疑惑像是交纏的線,一圈圈,一絲絲,又一個迴旋。交織錯綜,好似沒可能解開。想想似乎又沒那麼悲傷。
卻又被這種無所謂的悲傷壓得喘不過去。
孤獨,寂寞,悲傷。一個人的時候他像是洩了氣的皮球,有時候光是發呆就會流淚。
強悍,果決,冷靜。站在別人面前的時候他又是那樣意氣風發。
連自己都不懂到底哪個才是自己,到底自己是什麼,想要什麼。
靠近他的,擁抱他的那些人都懂得他的溫柔,卻不曉得他的寂寞。他們想要他的溫柔,卻不承受他的寂寞。但他也不很在乎,很習慣的事情。只是變得討厭被信賴而已。被信賴的時候,有時候會想,是不是又要從自己空蕩的心拿走什麼了呢。你還要取走
所以他擁抱著寂寞,在夜間給自己斟一杯酒與月亮共飲。
今宵,又是一個人品嚐寂寞。自問自答。
「你在哪裡啊?」
月當然不會回答。
他彎起一個算是嘲弄的笑容。微醺。
麻痺之後是否感覺不到痛苦?不知道,不知道,不想知道。
只是,那樣的痛楚就算醉著也會突然被那酸楚札痛。又是佯醉。連自己都騙。
「酒精吾友啊。你說,我快樂吧?」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