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おやすみなさい 《提葉外篇》 - 7 (end)

  「不相信。」我很快回答。  
  由希微微瞪大眼睛,像是有些詫異。正打算發問,他卻笑了,「那麼我換個說法了。我的預言跟一般所謂的預言有點不一樣,與其說是看見未來的畫面,我的預言比較像是回憶。」  
  「回憶?」  
  由希點點頭。他頓了頓,彷彿陷入了回憶,他的語調跟著變得飄渺:「我經常作夢。有時候光是發呆,腦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很真實,每次做過的夢都不會忘記,有時候只要稍微回想甚至能夠想起夢境的延續。就像是我一開始就知道。」他突然笑出來,「看來妳不相信。」  
  「咦?你……」  
  「我知道。」  
  由希的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本來心裡充滿疑惑,看見他的表情,疑惑消失了。理智上告訴我應該思考,但是卻很想相信他。  
  由希說什麼都想相信。  
  是不是被牽著鼻子走的人就輸了?  
  糟糕,臉好像紅了。我別過頭,不想他看到我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不是看懂了我的表情,由希連聲音也帶著些許笑意,「只要碰到無法理解的理論或者事情的時候時候,妳就會露出這種表情。」  
  「說是浪漫也行,愚蠢也罷。我相信靈魂的存在。」他笑了,「我只是由希.海亞,所以過去的名字已經不需要了。」  
  「葉過去的姓氏也不需要了吧?」他接著說。  
  我過了半晌才知道他的意思。  
  瞬間有些手足無措,雖然我試圖保持冷靜,卻徒勞無功。  
  他突然湊過來,把臉靠在我的肩上。  
  「下午有空嗎?」  
  我點點頭,順口問他要去哪。他沒有回答,就只是笑。  
  那天我們去看了所謂尤爾的墓地。  
  我還沒告訴他尤爾的墓地在哪裡,那個墓碑上沒有寫名字,墓碑上放了四隻銀色耳環,那是尤爾經常帶著的耳環。由希走過去輕觸墓碑。我不懂耳環代表的意義,但我知道由希一定明白。光看著放在墓碑前的耳環,他的表情悲傷的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但他是由希,當然沒有哭。  
  他只站在墓碑前,頭低垂著。  
  我偷偷碰了他的手一下,他沒有反應,猶豫了好久終於握住他的手,他還是沒有反應,也沒有掙脫。  
  我試著跟他說話,「你知道是這裡?」  
  由希點點頭,還是沒開口。  
  我伸出手去碰耳環。奇蹟當然沒有發生,耳邊呼嘯而過的風吹亂我的頭髮。我伸手去撥,抬起頭,才看見掛在他臉上的眼淚,可是他臉上卻笑著。  
  笑得很勉強,可他確實在笑。  
  很久之後,他哽咽的聲音依稀傳入耳中,「我答應要笑著送別。這次我守約了,所以你一定要回來。」  
  尤爾說過,哪一天能夠看到他的睡容我一定要告訴他。我說我看過,他立刻否決,還說之前都是裝睡。  
  看見他的睡容那代表著他完全接納我了。  
  那天回家後,他抱著我很快睡著了,而且睡得很沉。我偷偷吻了他一下,在他耳邊輕聲說了「晚安」。隔天起床,他起來第一句話也是晚安。  
  我問為什麼,他說:「妳昨天跟我說晚安了。」  
  就是很婉轉的說他知道了,想看我窘迫的表情。本來想著要維持冷靜,但是卻忍不住。我顫抖的指著他的鼻子,「你……」  
  「沒關係,我不介意。」  
  他這麼說著,甩了甩半長的頭髮,臉上在笑。  
  我想,那應該是做了什麼好夢吧?  
  後來他再也沒有提起尤爾的事。  
  可是我經常想起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兩人站在一起,由希維持雙手抱胸的動作,彷彿思考著。他身邊的尤爾大笑著,用力拍他的肩膀。  
  那樣的時光回不來,也不會回來。但是,他的笑容回來了。  
  我知道他會告訴我,所以會等。等著你願意跟我說,就像我等著看你沉睡的容顏那樣。  
  我很有耐性的,你知道吧? 
【END】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