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賀文】夢的安魂曲 02. 樂園 Paradise

已經寫完了,貌似有七篇還八篇之類的XD?
  02. 樂園Paradise 
  惡魔在他的耳邊絮語。 
  「所謂的規矩就是為了被打破存在的,不是嗎? 
  ——你是為了什麼而追求力量的? 
  為了權勢,為了力量還是為了女人呢? 
  得了吧,就是為了慾望不是嗎? 
  想要的東西就想辦法得到手,這才是真正的強大!」 
  於是, 
  年輕的主神離開了樂園。 
  為了體驗沒感受過的憎恨、悲傷、痛苦, 
  還有寂寞。 
  ** 
  凜在天人之鏡開始了新生活。 
  適應新的地方與學習新的語言,對他來說不算難事。 
  他很快發現這個被稱作天人之鏡的地方沒有四季、沒有日夜,更不會下雨。印象中的故鄉充斥著美麗的藍色,水氣氤氳的城鎮,人們崇拜水也敬重土地。 
  但是,更詳細些的事情他卻再也想不起來了。 
  為了麼竟然遺忘了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會在「樂園」醒來?又是為什麼,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是流淚呢? 
  在欠缺了什麼的樂園裡,被女神們圍繞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他曾渴望這樣的平和。 
  但是,卻有什麼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想不起來,像是心被刨開一個洞,怎麼樣也填不滿。 
  少了那些,幸福變得不真實。 
  本來就沉默的凜話越來越少。 
  很多時候,他被認為冷漠、無情,沒有人試著探尋他為何沉默,當然也不知道他的靜默只代表著感傷。 
  沒有人能給他答案。包括他為什麼來到這裡,遺忘了什麼。 
  大部分的時候,他聽不懂女神們的話。 
  他們講得又快又急,除非意識到對方的急切,凜大部分選擇微笑回應。 
  但是,只有一個人是例外——眾神之首.燄聖皇,只有他能夠回答凜的問題,只有他知道凜微笑回應,只是因為不懂他們的對話。 
  「哎喲,我說你們啊。」 
  每當燄開口,他們就會立刻安靜下來。 
  「人家才剛來這裡,身為前輩,稍微解說一下不是更親切嗎?」 
  燄難得說話迂迴,但意思很明顯。 
  女神們討論魔法系統時,使用了許多天人之鏡常用的稱呼語,這對初來乍到的凜相當陌生。 
  神祇們交頭接耳,凜聽見他們問著:「聖皇殿下是什麼意思呢?」 
  其中,唯有花之女神眨了眨淡藍色的眼睛,抿嘴笑了。 
  「燄要你們別欺負他,凜可是他的學生呢!」 
  那是凜第一次聽見她的聲音,很舒服的女聲,與其他女性天人高亢的笑語截然不同。看見她微笑的時候,竟有些炫目。 
  回頭看見燄帶著讚許的笑意點頭。 
  『不愧是我的女人。』 
  ——表情透漏出顯而易見的驕傲。 
  那天,凜很難得問了跟學習完全無關的問題:「有點意外,你眼光還不錯。」 
  燄笑了笑,「不是還不錯,我的眼光一直很好,好得讓你驚訝吧。」面對自信過剩的回答,凜一如既往地沒有反應。燄接著說,「選了你跟莉的都是我。」 
  凜注意到「選」這個動詞。 
  「很多人認為人類的靈魂提昇神格有困難甚至殘缺,但是,事實證明他們是錯的。」燄說著,雙眼流露出一股驕傲,「你、我跟莉,我們三個都曾為人類。」 
  凜終於知道自己忘了什麼,也終於明白那種看不見的隔閡感為什麼存在。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只有燄對他友善。 
  天人們帶著一種近乎審判的目光看著他,期待他出錯。 
  在那些人微笑的面具下藏著什麼。 
  光是知道這件事情,就讓凜覺得不愉快。 
  燄可以說是無所不知,看起來總是漫不經心,卻從不會感到不耐煩。 
  不論同樣的問題重複了幾次,總能得到答案。他總比凜更快察覺遇到的難題,很快就能提供解決方案。 
  第一印象來說,燄是凜討厭的類型。 
  那頭紅髮、總是笑嘻嘻的,輕佻地與女神調笑,不論哪一項都讓凜反感。 
  但是,有了相處機會之後,凜開始感到疑惑。 
  他不如想像那般俗不可耐。 
  或者說,太深沈了。 
  是的,深沈,像海沒有邊際,也探不出深淺。 
  會認為他輕浮、隨便,那是因為自己只看到了那個人的表象而已。 
  對燄的態度由起初的些許排斥變成接受、轉為憧憬,這之間也不過經過了幾十個鐘響而已。燄說,天人的一個鐘響代表人類的一年,在他們的感覺,不過是一個日夜。 
  「未來的夜之女神你也見過,就是我的女兒。一個世界有了陽光之後,似乎直覺地渴求黑暗,也許這就是平衡吧。」 
  有時候燄似乎若有所思,但大部分的時候沒有。 
  燄從未刻意表現他的強悍,也未特別隱藏。 
  他只會在該表現的時候,以太陽般的光芒壓過所有。 
  燄曾說:「凜,你會成為水神,有一天跟我站在一樣的高度。也不要輕易相信別人。」 
  「……為什麼?」 
  「他們都等著我們掉下去,這樣才能爬上來。」燄輕笑著,「他們太天真了,太天真。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們。」 
  「但是,正是因為這麼天真,所以,才覺得他們真的非常可愛啊。」 
  明明是近乎傲慢的發言。 
  但是,凜沒有詢問,心裡卻從未有過疑問,他的言語有種魔力,讓人深信不疑。事實上,提問亦無意義。 
  過了千年,凜開始習慣燄與莉羽的陪伴。他與燄與其說是師生,倒不如說是朋友更貼切——雖然很多人認定水火不容,但在他們身上並不完全適合。 
  凜對燄的稱呼也慢慢地從「聖皇御下」改成「火神」,直到最後直稱「燄」中間經過了萬個鐘響的時間。 
  在燄有意的引導下,天人們漸漸接受凜的存在,在凜展示其能力後,漸漸地奠定了凜在人們心裡的印象——與火神並肩者。 
  時間慢慢推移,風之神旋嵐、愛與美的女神緹依序誕生,從此以後,天人之鏡有了風。日後,如同燄的預言,他的雙胞胎孩子成了太陽神與月神,為仙境帶來日夜。十六神僅黑暗神與水神之位空懸。 
  對於水神之位的候選者,天人們心照不宣。 
  在凜來到天人之鏡兩萬個日夜之後,正式獲得水神之名。雖然神力與位於頂點的火神仍有差距,但是,本來只是普通天人的他,知識豐富,位居主神之冠,因此也有人稱他智慧之神。 
  凜站在屬於自己的宮殿前,俯視山腳下的城市。 
  ——一切都跟燄所說的一樣。 
  在他的預言之下構築的世界正平穩的運轉。 
  凜回想起藍色故鄉的時間越來越少,獨自一人思索的時間越來越多。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