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賀文】夢的安魂曲 07. 灰色

  07. 灰色Gray  
  若說火神代表光明,武聖皇代表黑暗的話,唯一的女性聖皇代表著混沌。她亦正亦邪,比起火爆的燄聖皇與武聖皇更難以捉摸。  
  這三者存在,因此天人之鏡達到平衡,如人類的世界那樣。  
  為了讓他們站在天人的頂端,眾神的領導者被賜予了三種特質三種武器,唯一的女性擁有代表光的聖杖,幾乎完全持平的公正性格;武聖皇的黑色魔劍亞雷特能夠劈開任何事物,賜予他的是人性;最後,眾神之首火神擁有看穿未來的眼睛,還有絕對樂觀的性格。  
  從此,三位天皇再也沒有插手天人之鏡的爭鬥。  
  **  
  凜終於知道廷在意的事情是什麼了——他沒藏好他總想去人界的心情。  
  凜扮演了聖皇的護衛,跟著廷在人類世界到處悠晃。他經常站在人類地墓碑前發呆,安靜地坐著,就只是流淚。有時候,光看著就待了整天。  
  「都已經不在了啊……」  
  最後他總會這麼說,就只是苦笑。  
  燄對廷的態度很曖昧,跟凜成為主神時不同,毫不關心,也沒有任何探尋的動作。相反地,莉羽對廷特別照顧,有時候獨自來到廷的庭院拜訪,帶來花束或者食物。問了原因,她卻說,「想要做一件事情不一定需要理由吧?」  
  就是這股天真。  
  凜不喜歡她,但是羨慕她的生活方式,也羨慕他跟燄如此瞭解對方。為什麼能夠如此溫柔探尋對方心情的女人,已經是別人的所有物了呢?  
  有時候看著他們微笑著牽手的模樣,偶爾會這麼想。  
  廷倒是更直接,「好想搶過來啊。」  
  「……你說什麼?」  
  廷頓了頓,彷彿看著稀有生物的目光,「別裝傻,你怎麼可能不懂。」接著是一陣瘋狂的大笑,「啊啊,可能是因為得不到所以更想要吧?」  
  「我的生活方式就是看著他們,然後想像自己的幸福。就只能這樣。」  
  雖然這麼回應了,但心裡有聲音說著:「有什麼不行呢?」  
  很久很久以後,凜站在白色的世界裡回想這一刻,才終於明白。  
  原來那時候,自己的願望並沒有那麼複雜。  
  只是想跟什麼人並肩而已。就只是這樣。  
  明明可以並肩的人已經存在了,為什麼要拒絕對方伸出的手?因為理智被嫉妒吞食嗎?還是因為憤怒蒙蔽雙眼了呢?  
  雖然擁有神的階級,但是水神凜終究只是人類。  
  被七情六慾所苦,有時候甚至享受著這份苦痛。  
  某一天開始,廷總鬧著想去人界,次數頻繁,甚至有次出手阻止了人類的戰爭,這舉動嚴重違反天人的三個約定之一,武聖皇受到審判。面對神情肅穆的天人們,廷沒有道歉也不退縮。  
  他的答案很簡單:殺光了在場的天人。  
  在這之前,天人們曾經以為自己擁有無限的生命,人們開始恐懼武聖皇。也終於明白,他不只是十六神中的武神,還有另一個更強烈的特質——邪惡。  
  開始有人稱他邪神,正如廷看見鏡中黑色的自己一樣。  
  燄曾經問,「為什麼插手人類世界?」  
  「那是我唯一的願望,如果可以達成,不管怎麼樣都無所謂。」接著他邪氣地笑,「不管代價是什麼。」  
  「火神,你要阻止我嗎?」  
  氣氛一觸即發。  
  但是火神只是側著頭,慵懶地打了哈欠。  
  「我沒想過。但是,如果玩累了記得要回來啊……」  
  「……啊?」  
  就算是廷也楞了,燄繼續說,「如果不任性的話就不像你了。」  
  廷憤怒著爭論,想證明自己。  
  「哈哈,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一副想咬人的樣子最適合你。很有精神啊!」燄就只是張狂地笑。  
  看著他們的互動,凜曾經想過,他真的不懂嗎?  
  但他相信燄比任何人瞭解。天人之鏡的律法的重要性、廷的願望甚至縱容的後果。他用那雙眼睛看到了什麼樣的未來呢?  
  能夠真心微笑的世界,真的存在嗎?  
  ——在你的眼中真的存在那樣的世界嗎?  
  看著這樣的他,凜突然很羨慕。  
  他沒有記憶,並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存活至此也沒有特別重要的人。對於燄如此輕鬆地放手,對廷與天人為敵也想完成的願望感到非常羨慕。  
  經常覺得空虛。  
  見面時,廷曾嘲笑他厭世。如今回首看過去的自己,突然什麼也不明白了。不論碰上什麼都能夠單純算計,選擇有利的方向。  
  這樣真的對嗎?  
  又,什麼樣才是正確的?  
  **  
  某一次敲鐘後,燄、芙薇亞希與廷三人被召喚至天皇的偏殿,之後,燄開始寫史詩——他說那是給人類的禮物。  
  莉羽說:「如果被人類知道,那麼,會變成爭權的工具吧?」  
  「哈哈,說不定喔。不過那不是主要目的。」  
  同時,燄稍微疏遠了凜,但是凜並沒有感覺到。  
  燄沒有提起天皇們說了什麼,芙薇亞希平日不多話,聖皇中只有廷大發牢騷,「什麼東西嘛,什麼叫做我給你三個願望。那女人是什麼東西嘛?說什麼會幫人實現願望,這又不是童話。耍人也該有個限度吧?」  
  「你說的一定是天皇陛下,她很喜歡這種假設性的問句,跟光聖皇有點像。」莉羽說:「天皇殿下是天人之鏡的第一個神祇,是很神秘的存在。如果他說了會實現,那就一定是真的。」  
  「哦?」尾音上揚,廷挑起眉,滿臉輕蔑,「啊啊,我不管她是誰。她要是真的那麼偉大,就完成我的願望如何?」  
  雖然滿腹牢騷,但是,他嘴角忍不住的笑容透漏主人的期盼。莉羽笑著抿唇,沒有拆穿。帶著笑意轉向燄,「燄許了什麼願望?」  
  「世界和平囉。」  
  光看著燄飄忽的眼睛,莉羽就知道他在說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上次看見他這個神情,是成為花神的時候。什麼都不記得,連語言也懵懵懂懂的艱辛時光,適應以後依舊無法忍受天人們的嘲弄與刺探。  
  她問燄,「花神的責任有終止的時候嗎?」  
  那時候他不自覺移開目光,然後,微笑。如今,她知道那個答案是否定的,燄撒了謊。但是,那種反應相識至今僅有一次。  
  廷立刻叫道:「怎麼可能是這種答案,你把我們當笨蛋嗎?」  
  「我是火神,這種願望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啊……」他突然正經起來,「有時候很羨慕人類,到了約定好的時間就會休息。因為有可能結束,才會懂得珍惜的意義。」  
  聽著他的話,就連聒噪的廷也暫時靜了下來。  
  「如果是妳的話,會許什麼願望呢?」廷想了想,這麼問莉羽。  
  她首先一愣,很快給了答案:「我希望能夠一直這樣,有空的時候坐在一起喝下午茶。」莉羽牽起燄的手,後者輕笑著回握。  
  「啊、就這樣?」  
  「嗯,就只是這樣。」莉羽笑著點頭。  
  「無聊死了。」廷皺著眉頭,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轉頭問凜,「凜呢?」  
  本來以為凜會說無聊,但他卻想了很久,久到廷以為他根本沒在思考的時候,他說:「不知道。」  
  後來廷抓著凜離開了,莉羽躺在燄的懷裡,想著他為什麼說了謊。  
  惶惶不安。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