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賀文】夢的安魂曲 08. 白色

  08. 白色Pure 
  「你有什麼願望嗎?」 
  那是那兩個人被稱作聖皇的最後,曾經被這麼問了。 
  男人說:「我想要莉羽跟凜的靈魂回歸,都忘記我的事情,第三個,我想變成人類。」 
  「那麼你得到什麼了?」 
  「我得到他們的原諒了。」他笑著說。 
  接著,男孩說:「我不要當天人。」 
  「為什麼?」 
  「我不知道,但是這裡找不到我的夢想。」 
  女人說:「我希望孩子的願望可以實現。還有,希望他們可以和好,不管需要多久。」 
  「那麼妳得到什麼了?」 
  「我得到他們的笑容了。」 
  消散的靈魂碎片前,消失前最後一個問題,「你有什麼願望嗎?」 
  藍色的光芒微微閃爍,然後,傳達出他的意念。 
  「想要再見他一面。」 
  ** 
  距離燄站上代表光明之位,正式成為火神,已經過了很久的時光。 
  根據年長的天人表示,燄佔據眾神之王的位置,是在十六神的名稱正式出現以前。那時候大部分的靈魂都還未被創造。 
  除了芙薇亞希,燄是幾乎最古老的神祇,忘卻了大部分人性,獨獨沒有捨去慾望。 
  他領來花神,讓她成為十六神、也成為他的妻子,後來又給天人之鏡帶來了能力足以匹敵三聖皇的水神凜,凜又迎來武聖皇。燄的領導者位置不可撼動,並且,聖皇齊聚,天人之鏡的鉅變正悄然醞釀。 
  轉動命運的齒輪,只有一個問句。 
  ——你有什麼願望嗎? 
  那天之後,燄偶爾會抓著羽毛筆發呆,或者只是抱著莉羽。 
  安靜的時候變多了,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的思考時間。莉羽察覺了他的變化,卻沒有點明。燄看來隨便,但他思考問題時總會想得很深入。 
  有時候莉羽會讓他獨自一人,讓他單獨思考那些說不出口的問題。 
  正好看見凜仰望夜空。 
  她放輕腳步聲走過去,但是凜沒有回頭。 
  「其實,我一直在想廷的問題。他問我有沒有願望,我回答沒有。」凜的口氣很輕很輕,若不仔細聽,好像隨時會消散在風裡。 
  莉羽一直不瞭解凜,也從不瞭解燄為何能毫無芥蒂地把這個人放在身邊。 
  他的心思太深了,莉羽無法分辨他言語的真假,自然不懂他提問的含意,給了平庸的答案:「沒有願望不也是好事?」 
  「不,我的沒有答案跟妳想得不一樣。並不是無欲無求。」 
  莉羽微偏頭。 
  這才想起,好像是第一次跟凜單獨對話? 
  也是第一次看見他這麼脆弱,好像更殘忍些,就會像玻璃般破碎。 
  「我沒有願望,只是因為我不存在這裡。」 
  他自顧自做了結論,卻聽見莉羽笑了。生氣的同時,嗅到她身上充滿女人味的薰香。 
  ……被摸頭了。 
  愣著的時候,正好對上她帶著抱歉的笑意。 
  「對不起。」 
  「……啊?」 
  「明明這麼近,卻沒發現你一直一個人。」 
  其實只要稍微猜想,凜甚至可以猜出她會說什麼。莉羽一直很溫柔,跟燄一樣樂觀過頭。 
  明明是意料中的答案,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竟然有種被撼動的感覺。為什麼可以用這麼純淨的眼神,說出這麼冠冕堂皇的話? 
  包裝精美的謊話從她口中說出,竟然像是真的。 
  ——理智上知道應該說些什麼,道歉然後感謝,虛情假意的笑容也好。 
  可是撐不起下彎的嘴角,笑不出來。 
  喘不過氣。 
  這種感覺,就是悲傷嗎? 
  溼潤眼眶的就是眼淚嗎? 
  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流淚了。 
  「閉上眼睛。」莉羽說。 
  眼淚沒有停的跡象。 
  她用衣角替凜擦了眼淚,安靜地離開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很久以後想起來的時候,凜一直無法理解事情為什麼會這麼發展。 
  但是,對她的依賴並不是沒有跡象的。 
  對她告白就帶著幾分撒嬌的味道吧? 
  如果跟燄這麼說了,他會怎麼回答呢? 
  見過凜以後,莉羽回到書房。 
  燄還在原位坐著,手持羽毛筆,維持著所差無幾的姿勢。本來想告訴他遇見凜的事情,但是莉羽最後什麼也沒說。 
  她只是走到燄的身邊,輕輕握住他翻書的左手,「燄。」 
  他終於抬頭,帶著淺笑回望她,沒有言語。 
  「如果,哪天你真的累了,一定要告訴我。」 
  燄果然笑了,放下筆,揪起她一縷髮絲把玩。 
  「怎麼突然說這個?」 
  「我覺得我不像我以為的那樣瞭解你,很害怕。」 
  燄望著她,依舊不說話。 
  只是湊上去吻了她。 
  ——依舊什麼也沒說。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