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賀文】夢的安魂曲 09. 永生的墓碑 (END)

  09. 永生的墓碑 
  「我只是想同時看到你們的笑容而已,這樣真的不好嗎?」 
  這句話直到燄聖皇許下最後願望之前,沒有跟任何人提起。 
** 
  當初的想法很簡單。 
  與芙薇亞希陰險的猜測完全不同,燄找來莉羽與凜其實沒有任何想法。坦白說,只是覺得無聊罷了。 
  ——永生是什麼概念? 
  坦白說,在來到天人之鏡前,他想都沒有想過。 
  更確切來說,是無法想像。 
  從每天倒數殘存的日子變成永遠不死的存在,從思鄉的人類變成遺忘過去的天人。時間在他身上留下痕跡,磨平性格上的稜角。 
  再一次成為領導者的時候,他能以更穩重的目光由上往下看,而不帶鄙夷。但是,這種不被限制的自由日子太無聊了。 
  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沒有戀人。 
  所以他替自己找齊了,就只是這樣。 
  對他來說,這是全部。 
  只要能看到他們都笑著,就算只是看著也很棒。沒有什麼事情比看著心愛人們的笑容更愉快的。 
  到底過了多久了?幾十萬年、還是更久? 
  再也不想要一個人看著星空了。 
  那種感覺……太痛苦了。 
  ** 
  跟燄第一次的矛盾是在一個晴朗的午後。 
  他們四人坐在樹下午茶,凜問他,人類的他是什麼樣子。但是燄沒有給答案,「你不會想知道的。」 
  「為什麼?」 
  燄沒有說,只是搖搖頭,「這是你的選擇。來到天人之鏡的人類有兩個選擇,一是死亡,另一個則是成為天人並獲得永生。」 
  「你的條件就是忘記一切,我答應你了。」 
  燄沒有說謊。這確實很像凜會說出來的話。 
  「燄,我真的想知道呢。」凜非常認真。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說。」 
  燄的回應很從容,就像平日打招呼那樣。 
  他沒想過,也許凜只是想要些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東西罷了。 
  期待與失望是等重的。 
  所以,凜對燄相當失望。 
  當然,這只是單方面的。 
  ** 
  「我上次看到凜去找你的小公主了,這是這星期第三次了。」 
  發現凜跟莉羽走得很近之後,第一次聽見並不是旁人的耳語,而是廷打的小報告。 
  那孩子雖然跟凜要好,但是似乎沒有替他們隱藏的意思。 
  看了眼廷,他臉上表情完全不變,似乎沒有打小報告的心虛、也沒有告密者的興奮。他躺在沙發上,隨便翻閱繪本。 
  「哦,是這樣嗎?」 
  燄輕笑著看廷,他似乎被看得不大高興,轉身用長髮遮住燄的視線。 
  「啊……該說不愧是燄嗎?我以為你反應會更大呢。」 
  「你是說我該生氣嗎?」 
  「如果是我一定會生氣。」廷說。 
  「你希望我生氣嗎?」 
  廷轉過頭看他,又立刻別開頭,「你果然異於常人。」 
  「我以為你跟凜是朋友。」 
  「我跟你也是朋友。」廷說。 
  「但是你跟凜比較要好,而且你不喜歡我……如果我沒有猜錯。」 
  「……好吧,我承認我想看你們吵架。但是,說真的,我覺得他們有問題。」 
  「我知道。」燄回得很順,太冷靜。 
  廷詫異地看他,「你說什麼?」 
  「我說我知道,她身上有凜的味道。魔力是不會說謊的。」 
  「那……」 
  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如果他們開心,那就去吧。」 
  「……啊?」 
  燄對他比了個安靜的手勢,「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 
  就算燄表現得若無其事,矛盾仍加劇了。 
  是心虛還是罪惡感,抑或是兩者兼有之? 
  凜變得更冷淡了,莉羽感受到氣氛不對,也變得少言。也許他們本人不特別這麼做,但是燄仍感覺到些許變化。 
  他想了想,是否開揭穿。 
  三個日夜後,他仍然選擇不動。 
  ——但是廷可不是乖孩子,或者說,那孩子太多話了,也藏不住好奇。他沒有加油添醋地說什麼,但不久,凜問他:「你小看我嗎?」 
  「什麼意思?」 
  「我就是討厭你種態度,明明什麼都知道,卻裝作一無所知。難道你要說,你還在考慮我的感受嗎?」 
  本來很想很想點頭,但是燄沒有回答。 
  「我沒有那個意思。」 
  不知道凜到底感覺到什麼,但他變得更生氣了。 
  「因為你們好像很愉快的樣子,我是第一次看到凜那種表情,所以……」 
  凜咬牙。 
  「——夠了!」 
  燄收聲,面對凜的憤怒不知所措。 
  「我會離開這裡,你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好好當好你的火神。」 
  「等等,我……」 
  「凜,我們是兄弟吧。」 
  不要。 
  「你只是嘴上說著我很重要。」背對背的時候,凜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但是,你從來沒有為我做過什麼事情。」 
  不要。 
  「因為我不表現情緒,就當成我不會憤怒也不在乎我的感受。」 
  ……不要。 
  不要討厭我。 
  「我們會一起參加會議,一起去……」 
  說到一半,看著凜的表情,燄突然說不出口了。 
  絕望。 
  竟然有如此深刻的絕望…… 
  究竟是做了什麼,才讓他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 
  雖然他如此悲傷,但依舊沒有眼淚。 
  他想起芙薇亞希曾帶著笑意說過:「凜是水做的,他的骨子裡只有水,被放入什麼樣的容器,就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他其實不是那個樣子的。你只是看見你想看見的他,而沒看見本質。」 
  「你跟凜差太多了,很難真正理解他。」 
  燄不以為意,聳聳肩,「那妳呢?」 
  「燄,我跟你不一樣。沒受過傷的人不懂什麼是溫柔。身為人類的你是王,在天人之鏡也是。凜跟你一樣位居高位,但是他很不自由——就算在你的保護下他依舊不自由。或者說……」 
  「他是因為你而不自由的。」 
  「……什麼跟什麼。」 
  「不過,這樣也許還不錯吧。至少有了什麼在乎的東西。」 
  這一刻,卻懂了什麼。 
  芙薇亞希說的本質也許指的是思想。 
  「如果被放在你身邊就代表著重要,那我也不想要了。」凜說。 
  這幾乎是燄第一次如此強烈感受到凜的情緒,也終於明白相處時的不協調感代表什麼——他只是一直壓抑著壓抑著,直到無法忍受時才會喊痛。 
  但喊痛的時候就是他痛得不得了的時候。 
  ——代表著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凜離開了不久之後,定居在人類世界,被稱作雪妖。 
  廷也離開了天人之鏡。 
  看著空泛的房間,燄開始計數永生的長度,興趣是透過鏡子看凜。 
  有時候也占卜什麼時候可以看到他。 
  終於去人類世界看他。 
  凜跟以前很不一樣,安靜很多。 
  費時千年,從人們的口中拼湊出模糊的真相。 
  他看起來就像人類口中傳述的雪中妖物那樣輕飄飄的,比印象中更冷傲。他身邊跟著黑色的貓,看來是凜製造的新物種。燄聽見凜稱呼他為黑。 
  不知道是否是錯覺,燄總覺得他的目光帶著無盡疲倦。過了幾次,他終於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凜。」 
  「……火神殿下。」 
  久違的聲音,語氣卻疏遠很多。 
  燄三分開心七分失落,總以為他願意回答是好事。但是,這不過是禮貌性回覆吧? 
  「我們那個約定,還算數嗎?」 
  「……約定?」 
  「我自己打破了承諾。那時候,我說,若是我仍堅持要你恢復記憶的話,請你殺了我。」本來稍微露出地笑臉斂起,凜笑得很邪惡,「那時候,你怎麼回答我的?」 
  冬日的雪山,被冰凍的白色妖怪。 
  恐懼一無所有,也無法承受記憶的重量。 
  那時候,力量爆走而誤殺族人的凜,對從天而降的火神說出了願望,「我想忘記這一切,代價是我的命。」 
  然後,那個人是這麼回答的—— 
  「好。」 
  燄的答案依舊沒有變。 
  代表水神的神殿崩潰,是在那一天。 
  火神將凜的靈魂結晶帶到他曾經的故鄉。陰暗的水之鄉,在水神與火神的魔力下逐漸生機盎然。 
  淺藍色的靈魂破片從天而降,像是細碎的雪花。 
  燄在那裡,只是等待。 
  無數破片落下之處形成了湖泊,後人命名為永恆之湖。在那裏誕生了新的神族,被稱作水神族,繼承了水神凜的智慧,也繼承他的孤傲。水神族在東方的都城,安靜而寂寞地生活,就這樣過了千年。 
  不久後,武聖皇被人類抓住並且殘忍地殺害。 
  知道花神自責並且悲傷而死,不過是千年後的事情。這些早就在夢中見過,本來以為先難過一回,真正面對可以更從容一點。 
  但他完全做不到。 
  只是不斷地回首,不斷想像那些曾經的笑語。 
  微笑之後,擁抱一個人的寂寞。 
  既然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等吧?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一定可以等到你們。對吧? 
  我可以這麼相信嗎? 
  那麼,請等我。 
  我會去找你們。不管要花多久,路途多遠—— 
  我都會走到你的身邊。 
  他們四人齊聚是數千年以後,其中兩人已經沒有記憶。 
  跟曾經心愛的女人也不是戀人了。 
  但是,他們正微笑著,就算沒有牽著他的手。 
  這樣的話……願望算是達成了,對吧? 
  精靈仰望天空,紅色的長髮流洩。 
分類:心靈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V家】歌手音ピコ 簡略介紹與 些許歌曲推薦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