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短篇】藝術品

※ 藍月相關
主要拿來抓性格用的隨筆。
其實試看了鋼鍊跟人聊天想到「藝術品」,然後 w
**
  一直從旁人的口中得知父親的事。 
  就算遠在瑟伊爾大陸,北到精靈之森都能聽到他的傳聞,大部分講他的叛逆、他的天才或者愛情。曾深愛著他們對他的憧憬,甚至迷戀。厭惡他的人深痛惡絕。因為好奇,小時候也曾問過母親—— 
  「您覺得父親如何?」 
  母親只有在我們單獨相處時才主動提起父親的問題。 
  那時候我還很小,但已經依稀明白:父親在這裡是禁忌的話題。就像我的黑髮一樣,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啊,怎麼說呢……」她微彎起笑容,「對他的第一印象很強烈,是看到流傳的畫像。你也看過吧?有個叫做弗羅多的人類詩人,把我們兩個畫在一起。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還在想,啊,好漂亮的人。」 
  「可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印象很差。他脾氣不好,很驕傲,又是敵對。就像是玫瑰帶刺一樣。」說著她不自覺笑出來,「雖然這麼形容他很奇怪,但是很能理解他被人們愛著的感覺。」 
  那時候我年紀很小,但卻清楚記得他使用的詞彙,還特別問了當時的神族皇后拉娜「玫瑰帶刺」的意思。 
  「大部分用在形容美女,大概是說美麗的東西難以親近。」她解釋,「不過,你是哪裡知道這話的?」 
  「母親說的。」當時年紀很小,竟然老實回答了。她的表情不斷變換,最後她說:「他有一種讓人仰望的氣質。」 
  「沒能看到他成為魔王,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那時候還不知道父母之間錯綜的關係,也不會知道複雜的政治情勢帶來的影響有多巨大,甚至對貴族們的表裡不一一無所知。 
  幾年後母親去世。 
  語言學習的過程中,知道一個詞彙,極端。 
  我想這個詞大概可以形容我所知道的父親。 
  第一次到魔族皇宮的時候,長廊尾端掛著他的畫像,頭銜是皇子。後來才從總管口中得知,受寵的三皇子傳聞有過之無不及。雖然如此,但是他回憶父親的語調帶著幾分憧憬。他也告訴我:他的女兒曾跟三皇子短暫交往過,然後分手了。 
  掛在牆壁上的少年是黑色長髮,臉上微笑,打著紅色領帶。隱約帶著不耐煩的神色。 
  後來跟父親經過掛畫前我問:「你當時是不是覺得很不耐煩?」他走在前面,很隨便地回應,「不記得了,那麼久以前的事。」 
  「以前我問過母親關於你的事。」 
  腳步稍微慢下,他帶著有趣的神色看我,「他怎麼說?」明明已經是身為父親的人了,那眼神卻帶著屬於孩童的好奇。 
  「她說,玫瑰帶刺是理所當然的。」 
  父親愣住了,沉默很久以後他問我,「我真的那麼像女人嗎?」 
  「不知道,你問我不準吧。」我說。 
  很多人說過我們父子很像,不過,見過本人以後,我鄭重否認跟那個人相似的說法。 
  「我們性格完全不一樣。」我說。 
  後來父親告訴我,他去問了母親那句話的意思,還吵了一架。本來以為他是因為被比喻為花而不高興。但是,他說:「不要用玫瑰那種庸俗的東西形容我的美貌。」 
  那時候跟他接觸不多,有瞬間我以為我聽錯了。 
  「啊?」 
  「以前一直很多人找我要畫塑像,但是我討厭在那裏呆坐,大部分都會拒絕。這次還是徹哄了很久我才答應的。」他說著笑了出來,「不過後來就沒有答應了,聽說這東西竟然可以賣不少錢。」 
  「哦?」 
  「因為我本身就是藝術品啊。」 
  「……」
分類:親子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